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大国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播出
    中午江老父子也过来了,江老是为了看看药材基地,小江则负责开车。

    “环境真好。”小江忍不住感慨。

    江老点头。

    省会周边一直在控制开发,这一带处于上风口,没什么化工厂,环境自然很不错。哪怕没打开车窗,心里也会莫名觉得这边空气比别处好。

    路过一处村口时,小江发现有人在赶鸭。

    鸭子又肥又大,鸭掌十分宽大,踩在泥泞地上感觉会啪嗒啪嗒地响。

    小江对这鸭子一见倾心,下车和那位赶鸭人交谈几句,拎了好几只肥鸭塞车里。

    车子在嘎嘎声中抵达药材基地。

    看门大爷见又有车来,立刻上前招呼。得知来的是陆则老师,瞧着是位很有名气的老中医,看门大爷又热情地求合照。

    陆则他们上山后,看门大爷把和蒋饶的合照放群里,现在全村可都羡慕死他了

    陆则还没下山,江老父子被引进药材基地,小江拜托看门大爷找人料理好鸭子,自己则去找药材。

    上回陆则给小江整理了一批药膳菜谱,小江本身有中医底子在,掌握起来不算太难,现在已经略有小成。

    小江准备把这些个鸭子料理成药膳,给陆则打了个电话,问清楚药材摆在哪里就和江老一起去看药。

    这一看,小江还没什么,江老却看入迷了。

    陆则这两个月大肆收购药材,又把药庐里的药材混进去,把占了好几面墙的药柜填得满满当当。

    江老见猎心喜,一样样地辨认过去,越看越喜欢。

    药是医生手里的剑,不同于作用于外表的手术刀,药物是在身体里进行“微创手术”。

    好的药,可以直达病灶、药到病除;差的药,效用差不说,还可能含有许多有害成分。

    所以看到好药,江老自然忍不住多看看。

    陆则一行人从山上下来时,侯志洲手里还提着两只肥兔子。

    这兔子在山上野生野长,本来应该挺机灵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陆则经过时两只撞到一起,同时给撞晕在陆则面前。

    侯志洲他们啧啧称奇,麻溜地把两只兔子提溜下山。

    兔兔这么可爱,当然要把它红烧了吃。

    麻辣也不错

    两边一会合,陆则对小江委以重任,托他中午带人多做几个菜,留蒋饶他们在药材基地这边吃饭。

    药材基地以后是要卖药的,也改建了专用的宴客厅,这么多人坐下来吃饭是挤了点,可山上山下哪都不缺地方,又不是什么正式聚餐,大伙想坐哪里吃就坐哪里吃,压根不用考虑座位问题

    在侯志洲他们的起哄之下,陆则拥有了一只鸭腿和一只兔腿,午饭吃得十分丰盛。

    两只兔子撞晕在陆则面前的神奇事件也在饭桌上传播了一圈。

    蒋饶和节目组的人留下饱餐一顿。

    临别时,蒋饶给陆则看准备采用的片段,要是陆则觉得不能往外放他可以剪掉。

    陆则认真看完了,觉得没什么问题,都是很普通的素材,大致展现了挂牌过程和山上的风光,他露脸的地方也就那么几秒。

    就是那两只兔子比较抢镜。

    不得不说这山保护得挺好,一般山上到这个季节已经很难看到活物,这山可能是因为山上有活泉的关系,聚集了不少野生动物,走在林间时不时能看到它们一闪而过的身影。

    “没问题。”陆则说。

    “那行,我们回去就剪辑,”蒋饶说,“档期可能安排在年二十八、年二十九,算是是今年的最后一期节目,播出时你们可以看看。”

    陆则一口答应:“行。”

    蒋饶看了眼陆则身边的裴舒窈,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票,说:“这是春节晚会的内部票,你们到时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看个现场。如果没时间,你们提前一天告诉我,我再把票转给别人。”

    按照惯例,春节晚会是大型直播节目,观众席最好不要有空座。

    蒋饶是因为有幸在晚会上露几秒脸才蹭到几张内部票。

    这次来s省受到陆则的盛情款待,尝了好吃的药膳,还顺便被指出并解决了几个身体上的小毛病,蒋饶决定把其中两张票送给陆则和裴舒窈。

    在裴老爷子的盛情邀请下,今年过年陆则和裴舒窈一起去裴家过,到时正巧在首都,这票倒是正好用得上。

    陆则收了蒋饶送的票,和蒋饶道谢:“谢谢蒋哥。”

    “不用,我们也算是合作伙伴来着。”蒋饶笑着和陆则挥挥手,和节目组的人一起上车走了。

    转眼到了年底,就算陆则不想休息,其他人也是要回家过年的,所以项目组暂时放假。

    章有不想回首都,带着几个同样“无家可归”的项目组成员自愿加班,算是留守项目大本营。

    陆则和裴舒窈一起飞首都。

    裴正德依依不舍地送他们到机场。

    裴正德本来也想去首都过年,毕竟他挺多年没回去住过了,结果裴老爷子说:“小陆他们回来就好,你不用回来了,你回来家里没地方住。”

    话里的嫌弃之情简直要溢出来。

    裴正德只能让两个小的自己飞首都。

    两个人抵达首都时正好是年二十八。

    过年忙里忙外的都是小辈,裴老爷子反而很清闲。

    从裴舒窈那里知道陆则又要上普法在行动,裴老爷子决定来一场别开生面的老朋友聚会:大家一起喝茶聊天,顺便看看他准孙女婿要上的节目。

    年三十预留给春节联欢晚会,普法在行动倔强地波导年二十九。

    于是从年二十八开始,一座诱人的山开始播出。

    这个时候坐在电视机前的不仅是裴老爷子他们,还有不少普法在行动的忠实粉丝或者正好转到这个台的普通观众。

    看到这标题时不少人都愣了一下,出于人类的天性,不少人都放下了遥控器,准备看看这山怎么个诱人法。

    开始播的是一段种树视频,一对年过半百的夫妻合力把一棵树苗放进挖好的坑里,庆祝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这段视频是当时去拜访老苏的一个学生帮忙录制的,得知普法在行动要曝光那群白眼狼的所作所为时,学生主动提供了这个视频的存档。

    蒋饶感觉适合,就把它作为案子的开头。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种树很容易,只要挑适合的地方把它种下,浇浇水施施肥,它们大多能茁壮成长。

    养儿育女却很难,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有太多诱惑,很多人想管好自己的心都很难,更别说成长路上可能遭遇的天灾了。

    一座诱人的山的上集算是把这座山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几个养子养女轮番上阵、各显神通,最后连伪装欠下巨额赌债的事都做了出来,各种照片和视频还伪造得十分逼真

    一集看下来,不少人都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了:就为了分钱,这些白眼狼还真是奇计百出

    大家都等着看白眼狼的结局,结果节目组来了个“请看下集”

    不少人骂了节目组半天,还是决定等第二天的下集。

    老爷子们也觉得节目组不厚道。

    平时这些节目他们是不看的,毕竟他们不需要被科普法律知识,不过这次不一样,这不是要看老裴的准孙女婿吗这期节目好像压根没出现他准孙女婿啊

    “这就没了”

    “老裴,你不是说有小陆吗”

    “没看到还有下集吗肯定是在下集出来”

    “这些白眼狼真不是东西,幸亏不是亲生的,还能解除收养关系。”

    “解除了也难受啊,花了那么多钱、那么多精力养大的孩子,一个两个都这么狼心狗肺。”

    老爷子们的话题绕着儿女问题讨论起来。

    他们的儿女倒还算孝顺,只是有不少不是整天忙,就是满世界飞,经常一年到头见不了几次,还有些连过年都回不来。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网下在节目结束之后纷纷展开讨论,网上却有不少人意识到这案子讲的就是当初引起热议的“狗咬狗”话题,第一时间翻找出那段打架斗殴视频重温了一把,还积极地给没看过的人科普一下下集肯定更精彩。

    毕竟那可是狗咬狗,真正打起来的那种

    到年二十九,普法大行动正式播出本年最后一期节目:一座诱人的山下集。

    作者有话要说:

    小陆:好东西当然在后面

    更新

    今天更新了足足六千牛逼哄哄

    上章的小红包已发哦没抢到的小可爱可以这章再试试

    最后写了个新文案给你们康康照例是男主言情有兴趣的可以点进专栏收藏一下后年写住口

    戏明

    朱由校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左边一个专业陪玩魏忠贤,右边一个亡国弟弟朱由检,不由陷入沉思。

    不行,亡国了他的大宝贝们岂不是全没了

    朱由校:“垃圾弟弟,给我读书,给我练武,给我当个绝世明君”

    崇祯弟:“明明是你先来的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