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大国医 > 21、第二十一章 威霸物流
    有了第一天的教训,第二天没人有空闲聊,人人都专注地干着手上的事,只时不时偷看陆则两眼。

    陆则很喜欢这样的合作氛围,多棒啊,安静,高效,令人愉悦!

    倒也不是所有人都对陆则有抵触,有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就把位置挪到陆则身边。他趁着陆则喝水的间隙也拿起水杯喝了一口,主动和陆则搭话:“我叫宋嘉诚,现在在老许手底下打工。”

    陆则点头,言简意赅地回:“陆则。”

    宋嘉诚说:“我知道,你可出名了,不管是在业内还是圈外。”虽说他们还不能算正正经经的业内人士,但也已经半只脚踏了进去。宋嘉诚是网络达人,什么微博什么微信什么直播软件他都玩得很溜,得知自己要和陆则一起给专家组打杂,他心里可激动了。宋嘉诚推推自己的黑框眼镜,疯狂给陆则暗示,“我很久以前就关注了你的微博。”

    陆则“哦”地应了一声。

    宋嘉诚:“……………”

    宋嘉诚只能明示:“相逢就是有缘,要不,我们互关一下?”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陆则拿起手机打开微博app,一下子又被新消息卡爆了。还没到私信问答时间段,他眼皮都不抬一下,直接略过微博上的各方轰炸,点开搜索栏问宋嘉诚:“名字?”

    宋嘉诚感动不已,给陆则报了个名字:“我叫‘我也想姓李’。”

    陆则:“…………”

    感觉这人不太靠谱。

    宋嘉诚说:“本来我想叫‘我想当首富’的,结果已经有人用了,我只能改个委婉一点的。”

    并没有委婉到哪里去,谢谢。

    陆则默不作声地搜索并关注,重新投入到中医古籍整理工作之中。哪怕宋嘉诚是天生爱热闹的性格,对上陆则也浪不起来,只能跟着陆则的节奏一起埋头干活。

    好在古代的医书一般并不算特别长,又有这么多人分工合作,这种时刻在比拼谁整理得又快又好的恐怖氛围很快结束了。

    专家组这几天拿着整理出来的文稿轮流换着看,也把大部分文稿囫囵着过了一遍,医学是一代代延续和发展下来的,这些医书补充了一些过去的空缺,可以借此对明清时期某些治疗方法进行进一步溯源。

    总的来说,这批医书的观点虽然说不上特别新鲜,对于古代中医发展的研究来说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专家们带学生过来,自然不全是为了让他们当苦力,他们也希望学生们能学点东西。所以专家们都默契地先分头看文稿,等古籍全部整理完毕之后针对医书内容的讨论才正式开始。

    所有参与打杂的学生之中,陆则的中医基础理论上来说是最薄弱的,唯一一个没带学生过来的戴老专家在正式讨论开始之前把陆则喊过去准备提前指点一番。

    戴老一脸慈爱地看着陆则:“小陆啊,这几天辛苦了。”

    陆则说:“不辛苦。”

    戴老说:“明天我们就要针对这批古籍的内容开研讨会了,有些现存的古籍我们默认学生已经读过,可能会直接提及或引用。我叫你来是想看看你平时有没有阅读过其中一部分,要是没有的话,可以先上网看看相关简介,回头要是觉得有疑问也可以针对性地去找来看。”

    戴老说完,把一张书单推到陆则面前。

    陆则认真接过,拿起来看了一会,最后指了指中间一个书名:“这本……”

    戴老看了一眼,说道:“只看过这本吗?也正常,你是学西医的。”

    陆则老实地说:“这本没看过,其他都看过。”

    按照陆则的学习能力,大学其实也可以和高中一样提前毕业。不过考虑到医生这个行业的特殊性,他就算十八岁就毕业,出去当医生也不会有人信服,所以陆则在校期间除了争取在不同医院进行临床见习之外就是纵向学习。

    叶老头有些没头没脑的诊断,他连蒙带猜也能猜出几分,要不然他也不会贸然给单小云开方。

    既然是这次研讨会需要了解的基础书目,陆则认真向戴老保证:“我今晚回去就把这本书补了。”

    戴老一阵沉默。

    这小孩,不是说一心往西医临床发展,专注外科手术领域吗?

    戴老说:“好,那就没问题了。”

    戴老目送陆则离开,打电话给裴正德:“你这学生真的是搞西医的吗?怎么很多中医典籍他都看过?”

    裴正德十分谦虚:“他的兴趣比较广泛,什么书都看看。当然,比起正经学中医的,他只是了解了一点皮毛而已,完全不能应用到临床上。”

    戴老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你这学生一个学西医的读完那么多中医典籍就不得了了,你还想让他应用到临床上,怎么不上天啊?

    裴正德被戴老挂了电话也不觉得有什么,心里还挺美。

    他这辈子第一得意的是有个优秀的女儿,第二得意的是有个出色的学生,这么棒的女儿和学生,当然得瞅准机会就拿出来摆显摆显,虽然不时会坑到女儿和学生,但是这事容易上瘾,实在忍不住啊。

    确定陆则可以直接旁听,不需要特别照顾,戴老和其他人说了一声,第二天的研讨会如期进行。

    这时候长假正式进入尾声,返回的人潮开始涌向各大城市,各地景区聚拢的人群渐渐少了。

    鹿鸣镇也从拥挤中解脱出来,回归平时一天只有三五车游客的宁静祥和。

    经过游人们蹂躏之后,清洁工的工作大大加重,曾经突发心梗被救回来的清洁工老人休养了大半个月,还是闲不住,又开始在街头巷尾忙碌地清捡垃圾。

    所有人的日子逐渐回归到固有节奏。

    这天一早,陆则收到一通来自粤省的电话。

    “小陆啊,好久没联系了,最近怎么样了?”

    “挺好。”

    “是这样的,你师父的诊所今天要搬了,你先前不是让我通知你一声吗?我昨天忙着去开会,一时忘了,今天赶早给你打电话。”

    “谢谢王叔。”

    陆则礼貌地道完谢,挂断电话。他想了想,又拨了另一个粤省的号码。

    不等陆则开口,对面就热情地打招呼:“喂,陆哥啊?有事吗?要是有什么要我去做的,你只管开口,我保证帮你办得妥妥帖帖!”

    陆则说:“我郑师父的诊所拆迁,今天要搬了,你帮我去帮把手吧。”

    对面二话不说立刻答应。

    陆则安排完了,又打电话到他正骨师父那边,把自己叫人过去帮忙搬诊所的事告诉对方。

    那边的老医生冷哼一声:“我还差找搬家公司的钱吗?”

    陆则说:“您当然不差钱,就是您的宝贝库藏挺多的,还是认识的人好指挥。要不然那些粗手粗脚的人把您的好酒砸了,您还不心疼死了?”

    老医生没再拒绝,算是答应了。

    ……

    远在南方的老城区,老诊所孤独地伫立在早已空荡荡的街头。

    最近几拨人轮番造访老郑正骨诊所,和老医生商谈拆迁的事。

    这一带几乎所有住户都搬走了,唯独老医生还坚持在即将拆迁的老诊所里开业,老城区另一端已经开始施工了,开发商有点担心老医生当钉子户,只能派人过来反复劝说老医生搬迁。他们咬咬牙表示给他搞定一个价格相当优惠的新门面,让他可以直接搬到那边开业!

    在最后一拨人过来劝说之后,老医生叫小学徒把招牌拆下来,轻轻地抚触着那早已斑驳的陈旧木板。

    招牌挂上去的时候,他还年轻,觉得自己一定能闯出一番名堂来,让妻子过上好日子,几十年过下来,他早没了最开始的雄心壮志,只想把这店一直开下去,要是哪天妻子回来了,也能轻松找到回家的路。

    只是沧海都能变桑田,更何况是这世间的人和事。

    得知老医生愿意搬,开发商派来的人还积极询问需不需要帮忙请搬家公司。老医生并不答话,闷不吭声地收拾着诊所里的东西,把该打包的东西一一打包,小学徒知道他心情不好,不敢吱声,乖乖听指挥把东西装箱。

    到中午,几辆货车停在了诊所门口,一群彪形大汉从车上走了下来,手臂上纹着硕大的纹身,看起来很不好惹。

    小学徒有点吃惊,他跟着老医生快一年了,没见过这群人,下意识觉得他们是来找茬的。难道开发商连半天都等不及了,要派人过来强/拆他们诊所?

    小学徒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们有什么事?我们马上要搬了!”

    为首的彪形大汉露齿一笑,说道:“小孩你别怕,是陆哥教我们过来帮郑师父搬家的。”

    小学徒听到“陆哥”,有些发愣。

    他突然想起最近往上的“医院涉/黑”风波,视频里几个黑背心肌肉男齐刷刷喊陆则当“老大”,虽然后来有了辟谣,但网络上的消息一向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往往造谣转发破几万,辟谣转发寥寥无几!

    眼前这群纹身彪形大汉的数量,可比那天的黑背心肌肉男多多了!

    小学徒小心翼翼地往那几辆刷得漆黑的货车上看去,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威霸物流。

    小学徒:“……”

    这个物流他有点印象,是粤省早些年最早发展起来的物流公司之一,据说送货很及时,送货员态度良好,评价非常高。近几年网购飞速发展,他们还分流出面对群众的小件业务分公司,还起了个很萌很可爱的分公司名字:尾巴快递。

    威霸物流和尾巴快递的官方账号甚至在各大平台公然组cp卖萌,群众纷纷表示霸道大哥和小萝莉简直萌爆了,狗粮吃到吐!

    真想不到,威霸物流的人居然真的这么威风霸气!

    小学徒忍不住问:“你们说的陆哥,是指我师兄陆则吗?”虽然老医生话里话外都是“我没有陆则这个徒弟”,但是老医生眉梢眼角时刻溢出“看看我这徒弟多牛逼啊”的自豪,小学徒在心里已经跟医学院的新生们一起把陆则喊师兄了。

    威霸物流的壮汉们看了小学徒的小身板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但眼神里还是流露出“你居然是陆哥师弟”的不信任来。

    小学徒挺起胸脯说:“我跟着师父学正骨!”

    威霸物流的壮汉们这才收回刚才的眼神,对小学徒点点头,跟着小学徒入内和老医生打招呼。

    老医生搞正骨大半辈子,什么人都见过,看到这群彪形大汉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他对走进诊所里的几个彪形大汉说:“这外面的东西随便摔都无所谓,里面的都是药酒,得轻拿轻放,不能摔!”

    为首的彪形大汉保证道:“您放心吧,我们是专业的,都干了好些年了,绝对不会摔坏任何东西!”

    接下来他一挥手,其他人一涌而入,呼啦啦地开始搬东西,不到十分钟,所有东西已经全部装车,而且全程轻拿轻放,果然没有半点损伤。

    小学徒有些目瞪口呆,呐呐地说:“好快啊,一下子就把东西全搬完了。”

    老医生哼道:“大惊小怪。”他亲自拿起硕大的招牌,没让任何人帮忙,自己把它抱到车上,还执着地把它抱在怀里坐着,不许任何人经手。

    为首的彪形大汉和小学徒确认了新诊所的地址,发动了车子。

    小学徒趴在车窗边看着已经门窗紧闭的老旧诊所,忍不住说:“没走的时候觉得这边待得挺腻的,现在要走了,忽然又觉得有点舍不得。”他转头一看,只见老医生定定地看着窗外一棵老树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学徒闭了嘴,没打扰老医生对待了大半辈子的地方作最后的缅怀。

    作者有话要说:

    小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到处都有我的传说!

    更新!

    夏天!

    木得激情!

    需要大家的留言鼓舞一下!万一明天二更了呢!还有那什么营养液……也可以浇灌一下……夏天,需要多喝点水清热解暑!

    今天依然有小红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