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七十四章 彪悍的瓦斯塔亚人(昨天标题又错了,是七十三章)
    早在殇月与素云等人在悲哭之地转移平民期间,塞勒斯的麾下就已经将芝云行省的大部分地区占领。

    随着收到斯维因的协助邀请,他率领着3.5万大军在海军的护送下,从芝云尼亚起航北上支援纳沃利大岛东部的军事行动。

    将剩余的一万五千人,全部交给了自己麾下,地位仅次于德莱厄斯的领军上校,一个名字叫做艾弥丝坦的女人。

    这是一个以杀人为乐的女人,在全面占领了芝云之后,她几乎每天都要让自己的手下,去找一些艾欧尼亚人,用各种残忍的手段杀死他们,所有的目的只是让自己度过一个开心的一天。

    直到有一天,她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忘忧花园的传说,从那天开始她将自己获取乐趣的来源,从普通人类集中到了瓦斯塔亚人的身上。

    每次看着身体各处有着动物特征,却被自己踩在脚下濒死的瓦斯塔亚人,艾弥丝坦都会向他们询问忘忧花园的存在。

    可每一次得到的回答,都是那些瓦斯塔亚人的宁死不屈,不知何时开始,她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暴躁。

    甚至有一次连续七天的时间,她手中的弯刀不分敌我,有可能只是心情莫名的烦躁,她都会拔出腰间的弯刀杀死每一个自己触手可及的人。

    直到那一天,在看着自己手下折磨一个濒死的瓦斯塔亚人时,被折磨的对象终于无法承受身体与心理上的折磨,将忘忧花园的位置与进入的办法告诉了艾弥丝坦。

    起初的时候,艾弥丝坦只是调集了5000精兵,并抓捕了几百名瓦斯塔亚人,就从芝云尼亚出发,发动了东征忘忧花园的行动。

    大军翻越高山在喀舒利休整一天以后继续出发,五天之后前锋部队就到达了忘忧花园之外。

    在被那几百名瓦斯塔亚人用魔法带着他们进入了忘忧花园之后,艾弥丝坦看着那漂亮的城市彻底疯狂了。

    当然,她不是因这震撼的美景而疯狂,而是看到远方那城市里密密麻麻的瓦斯塔亚人而疯狂。

    大军还没开始做好准备,她就已经开始想象,几万瓦斯塔亚人尸体堆在自己面前的画面,这让她从疯狂渐渐变得陶醉。

    5000大军在忘忧花园完成了再次集结时,自己副官的提醒? 才让她从那血腥的幻想中清醒过来。

    虽然脸上挂着不悦? 可将想象变为现实的期待,确没有让她生气? 而是开始发挥自己指挥的才能? 命令自己麾下的士兵开始做战争的准备。

    士兵按照自己的职能列好了方阵,被拆散带来的投石车重新组装? 炼金武器也已经放在了抛投篮里。

    诺克萨斯士兵一如既往的展现了自己的作战素养,只等自己的指挥官一声令下? 就会发动猛烈的攻势。

    当她下达命令的那一瞬间之前? 她甚至一直都认为,眼前的这个瓦斯塔亚人构建的城市,与喀舒利和芝云尼亚一样,大军发动进攻之时? 就是这些本地人的投降之时。

    只是当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后? 她才发现自己想的实在太简单了。

    被抛石机投过去的炼金武器,才刚刚到达空中的最高点,就有无数长着翅膀的人类,从城市里飞出,他们用双脚夹住下落的木桶? 然后又扔回给了诺克萨斯人。

    接下来诺克萨斯士兵,无论是使用血魔法? 亦或是使用弓箭远程攻击,都会被城市里的瓦斯塔亚人轻松化解。

    要知道这些瓦斯塔亚人? 是这片土地上最初的种族,瓦斯塔霞瑞所繁衍的后代? 他们天生比人类更为亲近源生魔法。

    而这里又是艾欧尼亚大部分瓦斯塔亚人的集中居住地? 所以他们对于魔法的使用? 甚至超过了人类中,许多高阶魔法大师。

    艾弥丝坦注意到这一点之后,又让自己的步兵军团对这座城市发动进攻,可生活在这里,携带着肉食基因瓦斯塔亚人,用他们强健的体魄再一次粉碎了诺克萨斯人的进攻。

    到最后他甚至想要用自己在外面抓到的瓦斯塔亚人做人质,来迫使瓦斯塔亚人投降。

    不过让艾弥丝坦没想到的是,当她带着自己的士兵,去临时战俘监狱提人的时候,除了发现地面上有几个大洞以外,那些带着自己进入忘忧花园的瓦斯塔亚人全都不见了。

    艾弥丝坦见状,马上命令士兵顺着这里的地道爬进去,可等了整整一天一夜,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的信息。

    气急败坏的艾弥丝坦实在没有办法了,随着战斗一天天过去,她每天都在以最少几百人的速度减员。

    她不得不再次调兵,将驻扎在芝云尼亚的一万大军,一次次的调集过来,想要凭借人数优势拿下这场战役。

    可没想到的是,就算一万大军全部调集过来,面对全民皆是战士的忘忧花园,仍旧没有占到一点便宜。

    前前后后到现在加起来,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艾弥丝坦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反而还搭进去了至少6000多诺克萨斯士兵的性命。

    ......

    当一个顶着鼬鼠脑袋,身高只有150cm的瓦斯塔亚人,将这些事情都告诉了卉卉四人后,四人唏嘘一阵不由得在心里惊叹道:

    “这里的瓦斯塔亚人不是一般的彪悍啊!”

    惊叹了一番后,白狼突然想到了个问题,然后转身看着眼前这个面容苍老的瓦斯塔亚人问道:

    “那个...老人家,我看那些诺克萨斯人的防备似乎并不严格,你们为什么不在晚间对他们发动突袭啊?”

    “啊!?”下意识的抬手扶了一下自己下颚处,那一缕长长的胡须,老人家满是疑惑的反问道:

    “突袭那是什么东西啊?还有,孩子,你是怎么知道他们防备那么松懈啊?”

    老者的话音落下后,白狼和身旁的阿妍对视了一眼,两人顿时明白,之前他们对诺克萨斯人的战斗,所凭借的诠释自己的强悍的力量,对于战法什么的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白狼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身前坐着的卉卉,在看到她眼中同意了自己的目光后,白狼开口说道:

    “老人家,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外面那些敌人一夜之间彻底溃散,你们愿意接受么?”

    “哦!”老人家挑了一下眉头,转头看向白狼,严肃的问道:“小伙子,你是认真的么?”

    看着老者不可思议的目光,白狼笑着俯身,让自己在老者的身边,用稍微大有点的声音说道:

    “现在是晚上,人类在这个时候精神是最松懈的时候,如果我们这个时候突然发动攻击,他们无法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在纷乱的环境里,人类会有不知所措的感觉,如果我们闹的动静足够大,他们会遵从自己心底的本能,下意识的四处逃跑。”

    “而现在外面那个军营有好几千人,他们四处奔逃,再加上我们的攻击,甚至能做出杀死自己同类的事情的。”

    老者闻言点点头,沉思了半晌之后,然后看着白狼和卉卉说道:

    “你们几个是从人类世界里过来的,我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人类了,不太懂他们的想法,不过你们只要确定这样做有效果的话,我想忘忧花园里的同胞们,都会鼎力相助的。”

    卉卉、阿狸、白狼和阿妍四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最后卉卉起身对老者点点头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

    “老人家,您可以相信我们,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们绝对不会拿瓦斯塔亚同胞的性命去冒险的。”

    浑浊的双眼再次打量了一番众人,老者这才点点头,然后转身想外面走去,边走边说:“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叫那些有声望的小子们过来,你跟他们说怎么办吧!”

    对于这些瓦斯塔亚人来说,虽然他们体内有着各种动物的基因,但他们说到底也还是人类的一个分支。

    就像不管是肉食动物和食草动物,只要他们到了河边就不会互相攻击一样,对于这些瓦斯塔亚人来说,他们的潜意识里告诉自己,晚上是人类通用的休息时间,而在这个休息的时间是不能打仗的。

    所以当白狼把自己的夜袭计划告诉了老者找来的人之后,他们纷纷觉得不可思议,见到他们脸上拒绝的表情,卉卉突然站了出来,她只问了一个问题:

    “诺克萨斯人来到这里之初,他们有没有在夜间对我们发动进攻!”

    房间里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其中一个头长着长长鹿角的瓦斯塔亚人面露不甘的说道:

    “刚开始他们确实晚上向我们发动进攻过,不过后来他们没得逞之后,也就不再这样了,应该是他们也意识到晚上打架是不道德的吧?”

    这时已经跟殇月等人混的久了的阿狸,听到自己同胞的话都不由自主的咯咯笑了起来,然后风情万种的对他说道:

    “傻样吧!他们那哪是意识到不道德啊!分明是打不过我们,所以就不白费力气了。咱们现在有机会把他们赶走,你们不抓住这个机会,难道还要让他们这么多人都死在我们的秘境里,然后还继续把尸体都扔到我家附近么?”

    阿狸在忘忧花园可是一直都留有传说的,所以当她这句话一说出口,这些人顿时联想到他们抛尸地附近的那口温泉,所有人都意识到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就是阿狸。

    在所有人眼中透露着些许的恐惧中,阿狸一转身抬起一支藕臂放在桌上,撑着自己的下巴满不在乎的继续说道:

    “别管用什么办法,赶紧结束,我可不想我下次再回来之后,发现我的地方还是现在的鬼样子。”

    这话一说完,屋子里的所有人都鸦雀无声,而那个有着麋鹿基因的瓦斯塔亚人,半晌之后再次开口了,只是这一次的态度与刚刚截然相反,只见他转头对白狼说道:

    “这位兄弟,你说咱们怎么搞?实在不行,今晚就搞他一次,争取早点结束这该死的战争。”

    有了这个人的话,接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很顺利,有阿狸撑腰和卉卉的授意,白狼一点都没把自己当外人,一番调兵遣将之后,就为所有人安排好了作战计划。

    ......

    一个半小时之后,忘忧花园内诺克萨斯军营门口。

    距离天亮还有2个多小时,此刻是人类最为疲惫的时候,营门口的哨兵是最早跟随艾弥丝坦来到这里的5000人中的两个。

    可以说他是现在还存活的几千诺克萨斯人中,对忘忧花园内瓦斯塔亚人最为了解的人之一。

    本来他以为今天又将是与之前一样的一晚,等天亮的时候,会有自己的战友接替自己,然后白天美美的睡一觉,等晚上自己还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过没想到的是,刚刚闭眼眯了一会,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突然发现距离营门200米之外,有两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人影。

    从身形上来看,那两个人似乎是个女人,而且看不出他们身上的瓦斯塔亚人的特征,也分不清她们体内具体是什么动物的基因。

    下意识叫醒了身边的战友,就在他们想要采取行动的时候,只见其中一个长着一条白色尾巴的女人高举双手,一颗乳白色的法球在她头顶滴溜溜乱转。

    这一看就是在准备什么魔法,营门前的两个哨兵对视一眼,就在他们之中一个人准备回到大营内叫人的时候。

    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面前不知何时飘起了无数瓣银色的花瓣,他们只是看了一眼,就沉沦在了自己内心中最为执着的画面。

    而且不止是这两个哨兵,随着花瓣随风飘向军营的深处,越来越越多的士兵,被这银色的花瓣所吸引,他们遵从心中的幻境指引,全部来到了营门之前。

    营门处,灵魂宝珠此刻已经变的如天空皓月一般,阿狸双腿离地虚托着那轮圆月似是在准备着惊天动地的魔法。

    一旁的卉卉一对白藕玉臂伸展,身形翩然辗转间,头顶木钗上一朵巨大的银花,向外洒出由纯粹妖力构成的花瓣,向着那些浑浑噩噩的士兵飘去。

    慕然间卉卉停止了旋转,将头顶木钗上的花朵摘下,双手在花下的根茎一搓,只见这朵巨大的银花,在空中婉如水灯一般向着远处的诺克萨斯士兵游去。

    做完这些之后,卉卉转头对身旁的阿狸说道:“行了!”

    飘在空中的阿狸闻言双手冲着头顶轻轻一推,那颗由灵魂宝珠凝成的魔法球,猛然向着远处军营门口划去。

    乳白色“皓月”划过夜空,照亮的营盘的大门,随着“皓月”猛然炸裂。

    那些被卉卉银花迷惑的诺克萨斯士兵,伴随着“眼前”的画面,带着满足的表情中,只觉得自己的灵魂被一阵火焰掠过后,只剩下满地空虚的尸体。

    之前被卉卉搓走的银花,这一刻飘到了夜空之上也跟着炸裂,化作漫天得音色星光,悄悄的坠入下方军营中最大的帐篷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