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七十一章 悲伤的少女
    10天之后,纳沃利行省,悲哭之地北侧入口。

    几天之前,当睡了两天两夜的殇月重新睁开双眼的时候,就看到了已经重归一身白衣的辛德拉。

    当时她就跪坐在马车内的窗口,身体倚着马车的侧壁,望着窗外那美轮美奂的景色,就连殇月醒了之后都没看一眼。

    面对车厢内尴尬的气氛,殇月清醒过来后,第一时间就像爬出车厢,去外面看看艾瑞莉娅。

    不过就在他刚想要爬出车厢的时候,倚着侧壁的辛德拉突然开口了:“那个小姑娘已经醒了,现在精神不太好。”

    “我个人建议你还是好好跟我在这个车厢里待着,等过几天我们回到悲哭之地后,你再找机会开导开导她。”

    “哦!”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后,殇月手脚并用的躲到了车厢的角落里。

    其实不是殇月胆子小、认怂,毕竟这个喜怒无常的女人可是需要自然之灵亲自出手,才能将她控制住的人,绝对是整个艾欧尼亚战斗力天花板之一,任何人在她面前都会不自然的。

    重新坐好之后,殇月突然反应过来辛德拉刚刚话里有个自己没在意的东西,惊讶的问道:“我们?你也要跟我会悲哭之地?”

    调整了一下自己露在长裙外的白藕玉臂,用掌心托着自己绝美的容颜,仍旧望着窗外的风景说道:

    “怎么?你们不是需要人反抗诺克萨斯人的入侵么?我这种高手去给你们坐镇,你不欢迎?”

    殇月闻言赶忙将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但是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点了点头说道:“不是不欢迎,而是我这庙小,容不下你尊大佛。”

    “大佛?”辛德拉这时收回望着窗外的目光,看着殇月好奇的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额...没啥,一个其他城邦国度不出名的神!可能还没你强呢!”殇月赶忙出口解释道,但内心赶忙自己对自己说道:

    无忧秃驴别怪我啊,我可不是诚心侮辱佛祖的。

    没好气的瞥了一眼殇月,辛德拉收回自己的目光,转头再次望向了窗外,然后幽幽的说道:

    “臭小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吧,去了你的地盘之后,我会听你的。但我也有个要求,那就是我住的地方,不允许有人打扰我。”

    说完之后还没等殇月再想问什么,重新回到刚才那样托着自己下巴的辛德拉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再次补充道:

    “还有,别什么任务都找我? 几十几百的犯不上让我出手? 要是因为这个破事来找我,别说我翻脸不认人啊!”

    殇月闻言愣住了? 心中将她刚刚说的话在心里仔细的过了一遍? 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太过分的要求后,殇月只好嘿嘿一笑说道:

    “可以? 可以,这都不是问题。不过...我还有个小问题? 你有没有心情回答一下?”

    漂亮的蓝宝石眼球动了一下? 看了殇月一眼后开口回道:“问吧,如果我心情好的话,就回答你。”

    也许是这一番对话缓解了车内的紧张和尴尬,殇月索性也放松自己? 将身体倚在角落处? 换了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对辛德拉问道:

    “我就是想问,你怎么没由来的想起来找我,又想要帮我呢?”

    “答应了一个人,我们做了一些利益上的交换。”辛德拉说完之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死死的盯着殇月伸直的双腿。

    殇月见状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将自己的双腿收回? 给她腾出了一大片空间。

    看到少年如此聪慧善解人意,辛德拉的嘴角不由得翘起一抹笑意? 慵懒的将自己完美的躯体展开,侧躺在车厢里对殇月继续说道:

    “他答应了我的条件? 而作为我要付出的? 就是帮你完成对抗诺克萨斯人的战争。”

    听她将这番话说完? 殇月用大腿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整个艾欧尼亚能和辛德拉做利益交换的,自己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一晚出现在自己眼前,并给自己发布一个逆天的“史诗级隐藏剧情任务”的自然之灵了。

    明白了前因后果后,殇月满意的点点头,识趣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将脑袋靠在了马车的角落上,开始闭目养神。

    第二天之后,已经彻底修养过来的殇月,离开了马车,让辛德拉独自一人待在里面,自己则再次跨上了那头白虎。

    带着已经穿过了塞拉谷道的迁徙队,踏上了前往悲哭之地的道路。

    之后的8天里,殇月每天都会抽时间去看看艾瑞莉娅,看着她尽心尽力照顾已经失去一条手臂的母亲,而每一次看到那淡薄的生硬,殇月的鼻子都会不由自主的一酸。

    这个陪着自己一起长大的少女,已经不像当初那样,总是一幅阳光明媚的笑容挂在脸上。

    虽然每当她面对母亲时,总是会勉强在脸上挂上一幅,让人一看就觉得很勉强的笑容,可所有人也都知道这是表象。

    当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殇月甚至偶尔能发现,她看着那已经变成了碎片的家惠,默默地流着眼泪。

    期间殇月也曾试着去安慰她,但是当她在脸上挂起那幅,和面对她母亲一样的笑容时,殇月知道对于现在的艾瑞莉娅来说,还是让她安静的独处一下才是最好的。

    也许等回了悲哭之地,有生活在那里的和她有同样悲剧的人们的陪伴后,才会让她慢慢的从这场阴影中走出来吧。

    就这样8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殇月终于带着他们回到了悲哭之地。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没回来了,来到北侧的峡谷入口之际,卡尔玛、无忧、疾风三兄弟早已在那里等待在了那里。

    驱使着胯下白虎快跑了两步,在距离他们狠近的地方直接跳下来,快步的走到了众人面前。

    先对着卡尔玛一礼,然后笑着对这位天启者说道:“卡尔玛大师,我从尚赞行省回来了。”

    微笑着点点头以此来算是回礼,然后打量了一番他身后长长的车队,由衷的感叹道:“你这一趟还真不简单,带回来了这么多的同胞。”

    “若将它们留在尚赞行省,这些人中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能从战争中活下来,你可是功不可没啊!”

    殇月闻言谦虚的后退了半步,然后笑着说道“卡尔玛大师过誉了,我只是做了一个大家都会做的决定,尽我所能而已。”

    看着眼前谦逊有礼的少年,卡尔玛满意的抬手在殇月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望向车队的方向问道:

    “艾莉呢?你不是先去普雷希典接她,然后和她一起去她的家乡了么?怎么这时候没见到她?”

    殇月闻言气息一滞,然后咧着嘴巴沉吟了半晌后,才有悲伤的语气说道:“对不起大师,我让您失望了。”

    “艾莉的父亲和奶奶我没有救下来,而她的母亲也失去了一支手臂,从此生活面临着诸多不便。”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亚索和永恩,都是见过艾瑞莉娅的人,对于那个漂亮而又可爱的少女,他们心里都留有不错的印象。

    如今听到殇月这样说,所有人的脸上都迅速浮现出了一抹惊讶的神色,但他们同时也都是了解殇月的,他们的认知中殇月绝对不是一个玩忽职守之人。

    所以发生了这样的结果,只能是有什么他们想象不到的事情,所以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卡尔玛皱着眉头对殇月问道:

    “月,我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能告诉我么?”

    转过头望着漫长的车队,殇月抬手指着迁徙队那一辆辆马车,哀叹一声幽幽的说道:“大师,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在这里说并不合适。”

    “他们经历了漫长的跋涉,途中又受到了诺克萨斯人的惊吓,早已经疲惫不堪了,我看咱们还是带他们进去。”

    “让人帮他们安顿下来之后,我们再给各位好好讲讲握着一路上的经过吧!”

    几个人闻言也看向了那有些望不到边际的车队,也都纷纷醒悟过来,赶忙帮着殇月,带着迁徙队驱动马车进入了北侧的山谷。

    半个小时之后,在众人的带领下,这些从尚赞行省来的人,走完了悲哭之地北侧那狭长的谷道。

    许许多多已经适应了这里生活的平民们,见到这些远道而来的同胞,纷纷自发前来帮忙,一起搬动马车上的行李以及伤员,好让他们尽快在这片盆地内安顿下来。

    永恩兄弟两人甚至亲自抬着艾瑞莉娅母亲的担架,将他们安置在了居住区内,他们兄弟旁边的一间空树屋之内。

    甚至卡尔玛大师也在帮着艾瑞莉娅忙前忙后的,或是照顾着她受伤的母亲,或是和殇月一起帮她整理这全新的“家”。

    整个悲哭之地一直忙碌到了晚上,殇月在中心湖幻梦柳之下,给辛德拉也弄好了简易的容身之处后,这才回到了会议室之内。

    当殇月掀开门帘的时候,仍旧是早上在北侧山谷接自己的那几个人,早早的已经在那里等着自己。

    快步的走到主位卡尔玛的身边,坐在了侧首的位置上,大家早已经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了,所以殇月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开场白,直接将自己这一段时间所经历的事情,一一讲述了一遍。

    一直到8天之前,他从车上醒来作为结束,殇月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将所有的前因后果全都告诉了众人。

    然后双眼突然放空,低头默默的注视着眼前木桌,想起了当时的画面,殇月的鼻子一酸,眼睛也变的湿润了起来。

    在他身旁的素云,是知道艾瑞莉娅和殇月之间的牵绊的,见到自己的好兄弟伤心的样子,他抬手楼主了殇月的肩膀,以这种男人的方式安慰着他。

    卡尔玛闻言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他和身边的永恩还有大家对视了一眼,然后才转头对殇月说道:

    “月,你不用自责,这一路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猛地抽了一下鼻子,殇月压住眼中的泪水,摇了摇头然后坚定地说道:

    “不,这一次我已经意识到了,现在的我还不够强,我必须要更努力才行,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再发生在我身上。”

    卡尔玛闻言眉头不由得皱的更紧,赶忙出言劝道:“让自己变得更强虽然是个好事,但你要掌握好这个度。”

    “人一旦沉浸在对某种事物的痴迷和追求,欲望会在不知不觉间蒙蔽你的双眼,让你失对外界事物的判断。”

    “月,现在的悲哭之地是你用自己的智慧缔造的,身为一个智者,若是陷入我刚说的那样会有什么后果,你一定懂的。”

    “善于分析人心是你的长处,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毁了你,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一定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答应我,别让自己迷失在对力量的执着里,成为一个为了变强不择手段的人,好么?”

    卡尔玛的语气中充满了关切,殇月闻言脸上鼓起一抹笑意,然后用自己这幅笑容展现给身边的人,告诉他们自己并没有事情。

    最后他才对身边的众人开口说道:“你们放心,我会掌握分寸的,谢谢你们对我的关心。”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脸上,再次出现了他们记忆中那熟悉的微笑,众人也不由得放下了自己的担忧。

    殇月见众人的表情放松了之后,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说道:“对了,各位,关于中心湖那个辛德拉,我有几件事要叮嘱各位。”

    众人中,永恩和亚索兄弟俩对于辛德拉不太了解,但其他人可都是知道辛德拉到底是什么样存在的。

    卡尔玛闻言更是目光中带着不解,却又有一些钦佩的情绪,对殇月说道:

    “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自然之灵都拿她没有什么办法,却被你三言两语给算计了,现在更是上门给你当打手,说吧,关于她你有什么要说的。”

    尴尬的笑了笑,殇月抬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然后认真得对众人说道:

    “麻烦大家私下告诉其他人,以后再有新的同胞来悲哭之地避难时,不要让他们在中心湖附近安顿下来了。”

    “从今以后,那里就属于辛德拉和莉莉娅了。”

    其他几人闻言点点头,表示同意并会将殇月的这个意见转达出去,倒是素云想起了之前在斐珞尔时的经历,吐槽道:

    “当初那个娘们只是吓唬了殇月一下,那精神力的余波就把卉卉和阿狸吓个够呛,也不知道以后莉莉娅会过上什么样的日子!”

    其他人闻言脸上皆是会心一笑,然后又寒暄了一段时间的闲话,这才纷纷回自己的树屋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