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六十九章 不曾改变的命运?
    傍晚之际的迁徙队,坐在第一辆马车旁的艾瑞莉娅,正在和自己的父亲聊着对于未来生活的畅想。

    正在这温馨的时候,突然听到前方谷道口的方向,传来了一声猛虎的啸声,紧接着马车内就奶奶急切的询问声响起:

    “儿子、艾莉,怎么了,那头白虎的叫声听起来怎么充满了愤怒?”

    父女俩对视了一眼,艾瑞莉娅转身揭开马车的门帘,对着车内的奶奶和妈妈说道:“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殇月哥哥很厉害的,应该没什么事情,一会等他回来问问就好了。”

    “哦!也是啊!”奶奶闻言点点头,在母亲的搀扶下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并对驾车的儿子叮嘱道:

    “不管怎么说,咱们是头车,是带着大家赶路的,你带着艾莉在外面,一定要小心稳重点啊!”

    “知道了,母亲!”艾瑞莉娅的爸爸闻言,赶忙沉声的回应着。

    保持着这样不快不慢的车速向前,走了大概有10多分钟之后,艾瑞莉娅的眼角余光,感受到天空中有什么东西快速接近,所以她下意识的抬头望向了天空。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个巨大的白色影子,猛然落在了自己的身边,当她定睛一看,却发现这是那头白虎。

    只是不知为何,早上看到还是黑白分明的皮毛,现在它的嘴部和双爪染成了一片鲜红,而坐在上面的殇月脸上还带着一片焦急。

    就在艾瑞莉娅刚想要开口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殇月却先开口说道:“叔叔,不要吝啬马匹的体力了,加快速度前往谷道口。”

    “我刚刚在山顶已经解决了一支诺克萨斯的侦查小队,而在南侧的山坡下,还有一支2000人的军队,正在向着谷道口进发。”

    父女俩对视了一眼? 同时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讶? 而艾瑞莉娅的父亲这时,也不知为何居然开口问了一句道:

    “殇月? 你杀人了?”

    闻听此言的殇月也楞了一下?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清醒过来的他也明白? 尚赞行省的平民们,还和原来的他们一样? 没有明白在战争中的人命是多么的不值钱。

    不过现在也来不及和他们解释那么多? 只好用冰冷的语气说道:“叔叔,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如果我们再晚一点到达谷道口,那么我们就会成为被杀的对象,还请您为了艾莉和大家? 抓紧时间带着我们赶路? 好么?”

    “额!是是是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的艾莉父亲,赶忙抖了一下手中的缰绳和马鞭,催促着马匹加速赶路。

    可是对于这些家养的马匹来说,他们再快也能多块,更何况迁徙队又不是一辆马车? 在这辆马车的后面。

    还有更多的马车,上面满载着各种物资与伤员? 而且还是在这种完全上坡的路上,甚至到最后一段距离? 在殇月强烈的要求下,有不少人身体健康的人下车? 在推车马车前进了。。

    直到天色彻底黑了下来? 他们才堪堪走到了距离谷道几百米的距离。

    此刻那些诺克萨斯人是否已经占领了谷道口? 现有的观察环境让殇月根本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只能不停的驱使着白虎在队伍前前后后的跑着,并高声催促大家加快速度。

    虽然这样做确实有些招人烦,但现在无论是殇月自己,还是那些已经知道了情况,正在拼命推车的人们。

    他们的脸上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愿意,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只要比诺克萨斯人先进入塞拉谷道,他们就少一分危险。

    当再次回到队伍的最前方时,殇月胯下的白虎突然不再受控制,一个起跳拦在了艾莉父亲的马车前,身子低伏并向着远处的谷道口方向发出低沉的吼叫声。

    见到白虎这个样子,殇月哪里还不明白,诺克萨斯人最终还是比自己要快了一步,他们已经抢占了塞拉谷道的入口,前方的道路已经被彻底阻断了。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后,殇月第一时间回头对艾瑞莉娅和她的父亲说道:“停止前进,我们的前路已经被阻断了。”

    “通知后面所有的马车,熄灭所有的灯火,找路边的灌木丛躲藏起来,现在他们在上面,应该早已经能看到我们这一队火龙了。”

    果然殇月的这番话话音刚落,殇月就听到山坡的上方传来了一阵整齐的,犹如闷雷一样的声音。

    已经打过几场仗的殇月,听到的第一时间就能分辨清楚,那分明就是士兵布成军阵后,踏着整齐的步伐所发出的声音。

    身后的平民们,在得到了艾瑞莉娅和艾莉父亲、母亲的通知,正在驱赶着马车,向道路两边的灌木丛中转移。

    看这样一时半会也不会完成,殇月现在有些着急,他借着艾欧尼亚魔法植物,在夜晚绽放的光线去看。

    已经能看到上坡处的几百米外,那连绵不绝的军阵正在向自己的方向推进。

    为了防止平民被屠杀,尽管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能战斗,尽管对面人员的数量是自己的2000多倍,他也必须要上去做点什么,阻挡他们的脚步。

    再次将两把铁扇抽出,殇月眼中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冷,就连他身下的白虎,也感受到了骑在自己身上人类的杀气,低沉的吼声也透露出了一丝愤怒。

    双腿夹紧,白虎仿佛在这一刻收到了信号一般,紧紧抓着大地的四肢猛然一蹬,带起无可匹敌的冲击力,奔着那2000人的军阵就冲了过去。

    “杀!!!!!”

    “吼!!!!!”

    在接近敌人的一刹那,一人一虎同时发出了震天的吼声,白虎载着殇月高高跃起,猛然扑进了人群之中。

    在进入军阵的一瞬间,殇月双脚踩在虎背上直接跳了出去,而白虎凭借着自己那庞大的身躯,直接在人群里打了一个滚。

    之前猛冲时带起的速度与力量相结合,直接将军阵中一片的士兵压倒在地,而殇月也在白虎爬起来,再度飞扑之时落地。

    两把铁扇一把画符,一把掀起狂风之力,将那些刚刚被砸的七晕八素的士兵,或是用雷符劈死,或是用裹挟在狂风中的剑气砍死。

    霎时间伴随着虎啸风吟,殇月与白虎默契配合,不管身边的刀枪林立,只管自己将自己所拥有的战斗本能全部施展出来。

    “风神腿.第七式.风雷九州!”

    打到正酣时,殇月甚至连之前完成任务得到的奖励《风神腿》都施展了出来。

    在原著中,雄霸在教授秦霜、步惊云、聂风三人武功时,对每一个徒弟都有所保留,而教授聂风《风神腿》时,只教了前六式。

    而现在殇月使出的“风雷九州”,就是雄霸对聂风所保留的第七式。

    只见殇月这一腿踢出,霎时间整个军阵之内掀起了风云雷动的气势,中招的诺克萨斯士兵,无不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击飞。

    落在地上之后,还没等自己缓过来,就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一丝力量,在自己的身体内四处游窜,每当他经过之处,体内总有一种像被电击中了一样的麻痹感。

    而这些人或是被白虎那磨盘大的虎爪拍死,或是死于不知道从哪里射来的剑气与雷符。

    (@#¥..@#%...@#%)

    随着这一强力杀招使出,战场的态势顿时发生了逆转,殇月只凭着他自己与一只白虎的配合,居然直接将诺克萨斯人打退了。

    殇月见状也没有过多的纠缠,将欲要追杀逃兵的白虎唤回,殇月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本来就已经连续几天没休息好了,再加上刚刚自己以先天之炁,去催动一个后天的武道功法,一个没掌握好将先天之炁用去了七七八八,各种因素的错纵交织之下,这才让殇月有些脱力。

    就在殇月抓紧时间坐在原地休息的时候,一个黑影从路边的灌木从中窜出,奔着此刻还在路边的一辆马车跑去

    待殇月回头一看,原来是艾瑞莉娅,在向着她的奶奶所坐的那辆马车跑去,一边跑一边还不停的高声叫道:

    “奶奶,奶奶,你没事吧?”

    手忙脚乱的爬上马车,掀开门帘向里看去,熟悉的面容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看到自己的奶奶安然无恙后,少女明显松了一口气。

    而坐在马车上的艾莉奶奶,见到自己的孙女后,脸上浮起了一抹会心的笑意,将自己一直抱在怀中的家徽递给了孙女,然后笑着说道:

    “艾莉,奶奶没事,刚刚大家都没事么?”

    从自己的奶奶手中接过家徽,一手抱着家惠一手扶着自己的奶奶,而这时她的父母也从远处赶来,想要扶着自己的母亲下车。

    艾瑞莉娅一边和自己的奶奶说着,自己刚刚帮大家进入灌木丛躲藏,一边说着殇月战斗时所遇到的事情,而她的奶奶就站在马车旁静静的听着。

    一直等道艾瑞莉娅说完,她的奶奶才在父母的搀扶下,从马车上顺利的下来。

    就在他们进入旁边的灌木丛时,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黑影,在这泛着荧光的夜空下划出一道黑线,恰巧落在了一家四口的中间。

    那个黑咕隆咚的东西落到地上之后,还弹起来蹦跶了几下,最终砸在了艾瑞莉娅的脚上。

    感受到脚背上的疼痛,少女下意识的踢了一脚,黑色球体再次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滚到了奶奶的脚下之后,艾瑞莉娅这才发现,这个黑色的球体一端上有一根“线”正闪着火花。

    而刚刚回过头的殇月,这时也听到了异物落地时产生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下意识的回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一边挣扎的想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对着艾瑞莉娅一家四口大声吼道:“快跑,那是炸弹,快跑啊!”

    虽然不明白炸弹是什么东西,但是艾瑞莉娅的父母,却能从殇月撕心裂肺的惨叫中明白,此刻一家人的中间,这颗黑色的铁球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一刻为人子女与母亲的本能,让艾瑞莉娅的父母做出了想都没想的决定。

    艾莉的父亲第一时间想要往前站一步挡在母亲的面前,而艾莉的母亲则下意识的想要将女儿抱在自己的怀中。

    可这一切都有些晚了,引信在他们刚刚想要动,还没来得行动的时候烧完了。

    伴随着一阵如雷霆的声音,铁球内的炸药被引信的火星点燃,强大的能量转化为动能,炸药的表皮无法承受内部的剧烈爆炸而裂开。

    这些被铁皮碎片,伴随着炸药中参杂着的钢铁颗粒,以肉眼不可见之势,猛然迅速向四周散开。

    而殇月在这一刻因为身体的原因,只能在那里干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难道自己帮别人改变了英雄们的命运,到自己这里却改变不了艾瑞莉娅的命运么?

    难道真的要让这个陪着自己长大的姑娘,经历一次失去亲人的痛苦么?

    难道有些天注定的事情,自己是无法改变的么?

    还是...难道说自己所做的一切,还不如让故事一切按照原来那样发展比较好?

    一瞬间无数个疑问如白驹过隙般,在殇月的脑海里如走马观花一般闪过,最终这所有的疑问化为对现实的不甘。

    硝烟散尽一个个躺在地上的影子开始逐渐显现,殇月不知道那里还有没有人活着。

    殇月无力的摆弄四肢在地上挣扎着,并不停的对道路两侧藏起来的平民们大声的吼着:“快来救人啊!快点,快来人救救他们!”

    伴随着窸窸窣窣的人,几个人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快步的迎着硝烟来到了刚刚爆炸发生的地方,仔细的检查着那里的人影。

    “轰轰轰!”

    还没等人们分辨出艾瑞莉娅一家四口究竟谁还活着,殇月就听到自己的身后,那整齐的脚步声又再次响了起来。

    将丹田炁海中那颗金丹上,那最后一抹先天之炁散到四肢百骸,殇月这一刻终于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迎着那些诺克萨斯人,走到了刚刚的战场附近,抬手将自己身上的银甲大氅解开,脱掉扔在了一边。

    从那些尸体的手中捡起了两朴刀,殇月眼中带着无边的愤怒,死死的盯着那再次席卷而来的诺克萨斯士兵。

    艾欧尼亚万物有灵,刚刚一直趴在殇月旁边保护他的白虎,这一刻也感受到了身边之人心中那婉如海洋一样的怒火。

    迈动四肢来到了殇月的身边,身形再次低伏下来,已经被诺克萨斯人鲜血彻底染红的白虎,与殇月一样,再次准备发动突击。

    只是没想到的是,当那些诺克萨斯人来到殇月面前100多米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将巨大的盾牌擎住,然后一动也不动。

    就在殇月不解他们为什么这样做时,夜空之中一个用绿色油漆,刷着骷髅头标志得木桶,从夜空中向着殇月这里快速坠落。

    而不是第一次见过这个东西的殇月,在看到向自己急速飞来的东西,只是一眼就认出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炼金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