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六十七章 再归尚叶村
    6天之后,尚赞行省的上空。

    一只两肋生出一对洁白而又巨大羽翼的白色猛虎,在湛蓝的天空上挥舞着自己的翅膀,偶尔划过低空之际,猛虎还会张开大嘴发出震天的咆哮声。

    殇月坐在前方双手抓着白虎背部的虎皮,而在她的身后正是已经15岁的艾瑞莉娅,曾经水汪汪的大眼睛,如今正带着浓浓的担忧之色,望着下面的青山绿水。

    这六天的时间,两个少年一直都在天上飞着,只有在这只白虎因为实在太疲惫的时候,两人才会抓紧时间小憩一会,而这个时间加起来连8个小时都不到。

    等他们看到了那片熟悉的丛林之后,这才让白虎从落到了地上,当它宽大的四肢落地之后,这个长相看起来十分凶猛的野兽,四肢一软直接趴在了地上。

    殇月和艾瑞莉娅见状,赶忙抱着它安慰了一番,好在这只白虎自从被银狐带回来之后,一直跟人类都很亲近。

    明白这“两只”人类是在安慰自己后,它也勉强抬头,用自己硕大的脑袋,在两个少年身上蹭了蹭。

    “就让它在这歇会吧!”殇月抬手抓住正在白虎脸上抚摸的胳膊,对艾瑞莉娅继续说道:“咱们赶紧回尚叶,争取早点带大家出发,后面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呢!”

    就这样艾瑞莉娅被殇月带着,两人一起向着村庄的方向走去,时隔1年多之后,再次回到这里,殇月感慨颇多。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和艾瑞莉娅离开村口,前往普雷希典时,自己当时的想法是任由原剧情的发生,再也不会看到这个村子。

    没想到的是,就这短短的一年时间,自己认识了很多人,也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再次回到了这里,也见到了那条熟悉的道路。

    虽然村庄仍旧是那个村庄,但当殇月走进了村子之后? 还是发现了和原来不一样的之处。

    “村子里的人好像多了很多啊!”走在村间的小路上? 望着来来往往的人,殇月不由自主的对身边的少女低声说道。

    而一旁艾瑞莉娅的脸上? 也同样出现的疑惑的表情? 她四下打量了一番之后,疑惑的说道:

    “今年我回来的时候? 村子也没什么变化,怎么现在突然多了这么多人? 好多的生面孔啊!”

    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街道上的人们的面容? 无不是脸上挂着愁容的表情。

    直到一个断臂的残疾人,断臂之处包着殷红的纱布,殇月这才反应过来,村里的这些陌生人? 都是从南边躲避诺克萨斯人兵峰的难民。

    将自己观察到的信息低声告诉了艾瑞莉娅后? 两人快步向着她的家走去。

    还是那间熟悉的小院,艾瑞莉娅全家都在院子中,似乎在忙碌着什么,看起来好像是在做饭,只是他们的做的东西远超三口人所需要的食物。

    “奶奶、爸爸、妈妈!”快步小跑的进了院子? 艾瑞莉娅在见到自己的亲人后,之前一直紧张的表情终于放松了下来。

    院子里的三人? 在听到少女的声音后,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只是一眼就发现了自己的掌上明珠。

    “艾莉!”惊呼了一声,奶奶颤颤巍巍的来到了她的孙女面前? 张开枯槁的双臂? 将自己的骄傲紧紧的拥在了怀里。

    祖孙两辈亲近了过后? 奶奶将艾瑞莉娅拽出来,一脸严肃的望着自己的孙女说道:“小艾莉,你怎么跑回来了?难道普雷希典也不安全么?”

    点了点自己的头,艾瑞莉娅脸上带着些委屈,喏喏的说道:

    “现在城市里的人都人心惶惶的,有不少从纳沃利省西南边来的人涌入城市,也有不少人想要出去去殇月哥哥那里避难。”

    说到这里艾瑞莉娅突然转身,抬起自己的纤纤玉指,指着在院门口还没进来的殇月,对自己的奶奶继续说道:

    “不过之前殇月哥哥找到我,说家里这边有危险,所以他带着我回来,我们打算带着奶奶和大家一起转移。”

    奶奶闻言脸上带着诧异的表情,抬头看向了殇月,当初还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早熟的孩子,如今早已变成了翩翩少年,此刻正一身铁衣的站在那里。

    虽然身体处于青春期的疯狂生长,让殇月现在的外貌产生了不小的变化,但是那抹清秀与成熟的气质,还是让奶奶第一时间确定了他就是那个孩子。

    从自己的儿媳手中接过手杖,奶奶抬手对着院外的殇月招了招手,示意让他进来说话。

    快步穿过院子,来到奶奶的面前,殇月微微一欠身,翩然一礼间说道:“奶奶,好久不见了,您身体看起来还是这么硬朗。”

    奶奶闻言笑呵呵的看着殇月说道:“小哥说话还是那么中听,就是拘谨了些,好歹也在我家住过一夜,还和艾莉那么熟,没必要的!”

    “没有,没有!”殇月微微一笑,看着奶奶继续说道:“再说刚刚我也没客气,奶奶您看起来身体确实好得很,一点也不显老。”

    “呵呵呵!”老太太闻言顿时眉开眼笑,不过想到之前孙女和自己说的,她收敛了自己的笑容,突然沉声说道:

    “小哥,艾莉说在普雷希典城内,有人想要离开城市去你那里躲避战乱,还说你要带领我们离开这里,老朽想问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啊!?”

    殇月闻言仔细的想了想,然后这才将自己离开普雷希典之后,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与自己的心路历程告诉了奶奶。

    当然,有些事殇月并没有直接说,比如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知道在哪会碰见谁,而是用一些巧合与意外掩饰了过去。

    就这样在殇月的讲述中,自己过去一年多所做的事情,一点点说给了艾瑞莉娅家的三个长辈听。

    艾瑞莉娅的父亲闻言和孩子她妈对视了一眼,然后激动的问道:

    “小友,这么说,在纳沃利的悲哭之地,卡尔玛大师和艾欧尼亚各大门派,都在那里么?你也要带我们去那里,是么?”

    点点头回应了少女父母的疑问,殇月再次说道:“我们在悲哭之地观察过尚赞行省,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对于诺克萨斯人来说,没有了翁库沃魔法森林的阻拦,凭借现在的地形,无法阻挡敌人的脚步。”

    “所以现在你们必须跟我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悲哭之地距离这里虽然远,但也不是没有机会到那里。”

    “而且如果我们在路上能碰到飞行隆昆,或者其他爬行类隆昆,还是完全可以转移到中央山脉西侧的。”

    “只要到了纳沃利行省,悲哭之地里的人,就有能力接大家去那个安全的地方。”

    奶奶闻言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和儿媳,以及此刻已经躲在母亲怀里的孙女,然后叹息一声说道:

    “小友的这个想法倒是很好,只是你和艾莉进村的时候,应该看到了,现在村子里有很多从南边逃难过来的同胞。”

    “你看到的那些是能走动的,还有很多被诺克萨斯人使用的特殊武器,伤害到的同胞,他们只能躺在床上,寄宿在同村人的家中。”

    “有他们在的话,我们根本走不快的,而且与纳沃利行省相比,我们尚赞的隆昆,本来就少,若是一头也碰不到,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能想象到吧?”

    殇月闻言想都没想,上前一步斩钉截铁的说道:“不管如何,也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抛弃任何人,也不放弃任何人,如果实在有困难,我也会想办法克服困难。”

    奶奶闻言眼中一亮,看着殇月满意的点点头,紧握着手杖的手,也因为激动而发白。

    再次躬身一礼,殇月沉声说道:“奶奶,时不我待,还请德高望重的您老,抓紧时间通知村民们。”

    “我们早一点出发,就能和诺克萨斯人的距离远一点,一旦被他们追上发现我们,怕是会产生什么意外。”

    “好,好,好!”老太太连忙答应了一番之后,就让自己的儿子、媳妇去通知村里的邻居们,让他们快点收拾东西,带上伤病准备转移。

    而殇月和艾瑞莉娅打了一声招呼后,让她照顾自己的奶奶,他自己则出村去照顾那头疲惫的白虎。

    时间一直到了晚上,初春的寒峭惊醒了躺在上白虎身上的殇月,他起身之际惊醒了身下的白虎,一双在夜空中显出金黄色的竖瞳,也传出了一抹询问。

    在它头顶上轻轻的抚摸了一阵后,殇月打算去村子看看,那些村民在忙什么,到现在都没还没有人出来叫自己。

    可回到村子之后惊讶的发现,整个尚叶村用鸡飞狗跳来兄容也不为过,每个人都在慌忙的收拾东西,吵闹声不绝于耳。

    殇月双眼迷离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在这些人的身上,他无法看到战争爆发之前,艾欧尼亚人身上的那种雍容。

    在现实世界的网络资讯中,殇月不止一次接触过和战争有关的信息,但那些都是通过第三者转述,或是写在字面与屏幕的文字上。

    尽管他已经不止一次听说过,战争对于人的改变,要远超于一个人的想象。

    但就算你知道这样,也无法想象一个人再改变能变成什么样。

    可现在看着眼前这些人,过往的他们即使是一个无业游民,也没有经过任何教育的少年,他也会在人前表现出对与生活的满足,与对未来的期望。

    所有的过去,在战争的摧残下都改变了,殇月突然觉得,眼前自己所看到的艾欧尼亚人,就像是现实世界自己小时候在车站看到的那样。

    人们的表情上都充满了慌张,来回走动之间恨不得甩开双腿大步快跑,生怕自己上不去火车一样。

    “大家不要慌,大家不要慌,我们会带上所有人的,不要慌!”略显沙哑的声音从村子的路尽头传来。

    奶奶在艾瑞莉娅的搀扶下,一手杵着自己的手杖,眼中尽是紧张的对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没一个同胞安慰道。

    叹息一声,殇月快步的来到奶奶的身边,示意艾瑞莉娅和自己一起,把奶奶扶到高处,然后高声说道:

    “各位同胞们!你们不要乱,我是从纳沃利行省来的,接下来我也会带大家一起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殇月的这番话很有效,所有人在听到这个少年的话之后,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转头看着一身银甲的少年,在黑夜的荧光中,泛起一层光晕。

    见所有人都在望着自己之后,殇月再次开口说道:“大家不要紧张,一定要听从艾莉奶奶的安排。”

    “我可以在此向你们保证,我不会因为任何原因,抛弃你们中的任何人,请你们相信我,大家不要再乱了。”

    微风拂过,扬起了殇月刘海鬓角间的那几缕毛发,一身紧身的银甲大氅衬托着少年英武之气。

    尤其是那些从南方逃难过来的平民们,见到这身装扮的殇月,再加上他刚刚说的话,心中升起了一抹安全感。

    他们接下来整理行李时的动作,不再像刚刚那样慌乱,在艾莉奶奶的引导下,一切都开始变得有条不紊。

    看到这一切,殇月和身旁的艾瑞莉娅刚刚紧绷的心,也不由得放松了不少。

    突然想起了什么,殇月对艾瑞莉娅和她的奶奶说道:“奶奶、艾莉,你们收拾好了之后,直接出村向中央山脉方向走吧,如果不知道路的话,艾莉你就带着大家走。”

    “奶奶,如果在半路上碰到飞行隆昆,或者爬行隆昆的话,你一定向它们请求帮助,我就在队伍后面,如果你们先出发了,我会看得到的。”

    与奶奶对视了一眼,祖孙俩同时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好奇,艾瑞莉娅更是焦急的问道:“殇月哥哥,你在后面干什么?”

    微微一笑殇月对着奶奶行了一礼说道:“现在我们不知道诺克萨斯人距离我们有多远,我需要去南边看看。”

    “若是对敌人的行踪有了解,我们自然而然也有多余的时间准备,万一他们要是追上来,至少我们也要有时间,去找一个可以躲藏的地方,藏起来呀!”

    “哦!”艾瑞莉娅点点头应了一声,然后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关切的问道:“那会很危险么?”

    看着少女那天真的模样,殇月绝对她说一个善意的谎言:“不会,有飞虎帮我,一旦有敌人我可以跑!”

    “哦!”鼓着嘴巴,艾瑞莉娅再次点点头,虽然她相信了殇月的话,但仍旧说道:“那好吧,殇月哥哥你要小心啊!”

    给祖孙两人留下一个放松的笑容,殇月转身离开了村庄,来到了白虎所在得地方。

    经过一天的休息,白虎也已经恢复了体力,双腿一跃跳到了它的背上,在它后脖颈的毛发上摸了摸,开口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白虎说道:

    “走吧,该去南边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