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六十六章 惊觉
    一个半月之后的某天清晨,悲哭之地内。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伴随游离在植物之间的鸟鸣声,刚刚洗漱完的殇月来到了树屋内的镜子前。

    将木易昨晚送给自己的新装备放在桌子上,开始对着镜子整理好贴身的衣物后,一件件的往自己的身上套。

    首先是一定发箍,镌刻着银色条纹的铜制发箍戴在自己的发际线上,泛着闪亮的金色光芒,它将保证殇月在战斗时,自己的长发不会因身体活动幅度太大,而遮挡自己的视线。

    抬手从身旁的桌子上,拿起自己的归月铁扇,在发箍上轻轻一敲,发出的清脆声音是那么的悦耳。

    心情愉悦的殇月,对着镜子里带着秀气的面容,以及嘴角带着坏笑的自己,挑了一下自己的眉头。

    带好了发箍的殇月,又从桌子上拿起一对护臂,虽然是金属做成的,但是戴在自己的小臂上之后,却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重量。

    与发箍不同,两幅护臂从手腕到手肘虽然面积很大,可这对护臂上却没有铭刻任何的花纹,看起来给人一种极简的风格。

    最后是一套鳞甲编制的大氅,左右开襟一直到自己的脚踝处,将内外两根腰带系紧之后,正好紧贴自己的身体,有一丝丝凉凉的感觉。

    虽然见大氅看起给人很笨重的感觉,但是殇月披上之后,左右活动了一番,却完全没有任何感到自己的动作,有任何的困难感。

    最后蹬上木易薪给自己做的这双皮革靴子,下意识的跳了几下,脚下柔软的触感,产生了很好的缓冲作用。

    将全新的行头穿戴好之后,殇月再次打量起了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表情瞬间出现在了脸上。

    手腕一抖,归月展开护在胸前,殇月笑着用调侃的语气,对镜子中的自己说道:“帅!”

    然后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自己的树屋,奔着大家之前一起开会的会议室走去。

    自从上次和素云他们一起去寻找平民的行动? 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了。

    他们最终在当天晚上? 就在银兰村以北不到3公里的地方,找到了村民? 并把他们带回了悲哭之地。

    之后的时间里? 所有人都自发的三两成群,带着一些自愿者一起? 前往米尔汗江支流的南岸,诺克萨斯大军可能会经过的地方? 去寻找居住在那里的村庄。

    并且在前天的时候? 最终帮大部分南岸的艾欧尼亚人,迁徙到了米尔汗江支流的北岸。

    现在可以这样说,纳沃利大岛上,普雷希典三江交汇点的整个西南方? 除了已经被诺克萨斯人占领的村子以外? 所有的艾欧尼亚人都已经完成了转移。

    随着平民转移的事情做完,悲哭之地的人们自然而然的,将工作的重心向下一个开始转移。

    现在诺克萨斯大军距离普雷希典的面积越来越近了,虽然殇月之前从对方后勤兵那里得来的情报来看。

    杜廓尔的先锋军会翻越中央山脉,然后在翁库沃与巴鲁鄂布库纳洛的2万大军会师北上? 完成对普雷希典的包围。

    但现在随着殇月带人对他们后勤线的袭扰,诺克萨斯人必然会改变之前的作战计划。

    所以现在最紧要的任务? 就是快速打探出诺克萨斯人,到底有什么新的作战计划。

    而这项工作早在6天之前? 随着迁徙平民的工作进入尾声,殇月就让霓虹国的六道大和和慧子他们进行了。

    他们现在就在米尔汗江支流南岸的各处? 探查着诺克萨斯大军的动向? 一旦有准确的消息? 他们就会依次回来报告。

    殇月离开了自己的房子,还没等离开居住区,就见到在一间树屋的后面,有着猴子外表的王子,正挥舞着手中的长棍,与赵信在那里对练。

    两人基本上都是从零开始修习武道,虽然王子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是一名特种兵,对于格斗技巧有些了解,但是棍法他确实在是外行。

    正好虽然赵信是天生的艾欧尼亚人,但是对于武技来说,同样也是个门外汉,若不是殇月之前教了他一些基础招式,恐怕他到现在还在自己摸索呢!

    看着两人在那里练的热火朝天,殇月也没去打扰他们,而是自顾自的离开了居住区,来到了一片小广场之上。

    这个小广场的一头就是会议室,而在另一侧则是一路向南,通往离开悲哭之地的大道。

    此刻这片小广场上被数不清的人,分成了三片区域,疾风剑道的永恩、无极剑道的易大师,以及均衡教派的劫,他们三人带着这段日子招来的外门弟子,在进行日常训练。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在说服了那些守旧势力,让他们亲眼看到了诺克萨斯人的残暴值之后。

    殇月突然感觉到,这三个在艾欧尼亚极为重要的教派的几个英雄们,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一般。

    每次他们迁移平民碰到诺克萨斯人的时候,他们根本不会再去考虑要不要伤害人这个问题。

    只要敌人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并做出了威胁艾欧尼亚平民的动作,那么那些诺克萨斯人必会遭受这几位大师的雷霆手段。

    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殇月也知道现在的艾欧尼亚人,不再像以前那么天真了,这多亏于无忧,最先说服了卡尔玛的缘故。

    看着如此朝气蓬勃的画面,殇月的脸上不由的浮起了会心的笑容。

    “月弟,你在笑什么?”

    走在广场的边缘,耳边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殇月吓了一跳,不过当她定睛一看后才发现,原来是亚索在和自己说话,而在他的身后塔利垭正俏生生的跟着。

    先抬手跟这只小岩雀打了个招呼,殇月这才回头对亚索说道:“没什么,只是现在大家都暂时安全之后,发自内心的高兴而已。”

    亚索闻言脸上也扶起了一丝笑容,抬手在殇月的肩膀上,轻轻一拍说道:“这一切还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和素云他们,我们现在不知道还要死多少同胞。”

    “呵呵呵!言重了,言重了!”殇月闻言赶忙用谦逊的语气回了一句,然后想起今天要做的事情,赶忙转换话题对亚索说道:

    “亚索大哥,你是要去教塔利垭控制岩石魔法么?我就不耽误您了,素云在那边等着我呢,我先过去了。”

    就这样三人告别之后,殇月径直来到了会议室中,掀开门帘一看,素云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这里了,此刻他正在伏身看着面前的地图。

    而在他的身后,无忧与卡尔玛对坐在一张矮桌的两侧,中间放着围棋的棋盘,上面摆满了黑白两色的棋子,看样子他们似乎已经对弈有一会了。

    没去管素云,殇月先是来到卡尔玛的身旁,而这位天启者见到殇月到来后也没有说话,两人只是互相点头示意后,卡尔玛又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回了面前的棋盘。

    由于殇月实在是看不懂围棋,所以只是看了一会之后,就来到了素云的身边,见他在地图上是不是的标记一个点,又再次查看其它地方,只好轻声问道:

    “看出啥来了么??!”

    正在全神贯注看着地图的素云,突然听到耳边响起的声音,顿时吓了一跳,身体一个激灵,突然直起了上身。

    不过看到身边的是殇月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摆出一副不耐烦的声色埋怨到:“你属猫的啊,走路一点声不带啊!”

    哈哈一笑,殇月反唇相讥道:“你自己带耳朵不好好听着,还怪我走路不出声,拉不出屎还怪地心没音里呗?”

    “滚滚滚!”抬手指着旁边的凳子,对殇月说道:“你先去那坐会,我有点想法,等会整理好了再跟你商量,你现在爱干嘛干嘛去!”

    虽然素云的语气有些冲,但是嘴角挂着的笑意,还是让他的好兄弟第一时间明白,现在不是两人拌嘴的时候。

    所以殇月揶揄的看了一眼素云之后,找了一个角落在背坐着卡尔玛的角度,从胸口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打开好友APP,点开了卉卉的对话框,双手拇指敲字发送消息:

    “卉,你们到哪了?!”

    并没有等多久,卉卉很快就回复了殇月的消息:“我们刚上船,正往米尔汗江南方支流上飘着呢!”

    殇月:“【ok】,你们这趟回忘忧花园的时候小心点,我记得诺手兄弟好像就在那边,估计会有穿越者知道忘忧花园的存在。”

    卉卉:“知道了,我这边不用担心,我和阿狸还有白狼和阿妍,我们四个应该没啥问题!”

    殇月:“你确定船够么?别装不下!还有,一定记得要把霞、洛和他们的家人带过来啊!”

    卉卉:“你今天咋了?不会是大姨妈来了吧?怎么比我们女人还要墨迹!知道了,知道了!”

    卉卉:“【叹息】”

    看到这条消息,殇月一直挂在嘴角的笑容,突然变的更为灿烂,他无奈的摇摇头回复了一个【咒骂】的表情,刚想要在跟她说两句话的时候,一旁的素云突然开口:

    “老阴货,你快过来!”

    听出素云的语气中有些焦急,殇月抬头一看,发现站在地图旁的素云眼神中,居然有着浓浓的不安感,没理再次震动的手机,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到他的身边。

    来到了他的身边,素云抬手在地图上一指,然后沉声说道:“看出来什么没有!?”

    殇月闻言放下手机,附身趴在了地图上,手指顺着刚刚素云在地图上标记出来的点,一步步的观察着。

    望着眼前的地图,耳边传来了素云的声音:

    “我将这段时间我们所了解的,诺克萨斯人的行动轨迹标记了出来,你看看他们和你之前弄来的情报比,有什么不同的了么?”

    只是大概看了一眼,殇月惊讶的发现,现在中央山脉以西,纳沃利行省的杜廓尔先锋军,完全没有要东进翻越中央山脉的意思。

    他们反而开始转道北上,从地图上标注的诺克萨斯活动轨迹来看,尤其是普雷希典以西,米尔汗江以南的那些艾欧尼亚村庄,诺克萨斯人出现的地方,可以说是无处不在。

    看到这样的情况,殇月不由得脸上也泛起了凝重,他抬头看向了素云凝声问道:

    “我们之前袭扰粮道,虽然对他们的后勤线产生了袭扰,但没必要改变这种作战计划吧?他们为什么不翻越中央山脉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殇月的目光突然转向了中央山脉东侧的尚赞行省,看着那里空空一片的地形默默不语。

    素云这时也抬手抱起双臂,和殇月一样望着尚赞方向的地图,幽幽的说道:

    “巴鲁鄂的2万敌军,现在估计已经在翁库沃半岛扎稳了脚跟,可2万人他能干什么?”

    “除非.......!”*2

    两人同时出声沉吟,也同时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彼此同时在对方的眼中找到了答案。

    “MD!咱们这边解决问题了,忘了易大师他们是怎么过来的!”殇月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人同时俯下身看着尚赞行省的地图。

    在翁库沃半岛巡视了半天,殇月对素云问道:“你说他们如果是用炼金武器的话,这个时候能到哪?”

    “不太好判断!”素云摇了摇头,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开始丈量翁库沃半岛的距离,然后再次沉声说道:

    “根据易大师和长林他们的情报来看,他们使用完了炼金武器之后,必须要等一段时间才能继续前进。”

    “要不然那种级别的生化武器,在丛林中漂浮,可不会区分敌我的,而且既然是毒气必然也不是那么容易挥发的,否则没有大规模的杀伤效果,这么一看他们的行进速度不会太开。”

    “从咱们接到无极的人之后,到现在应该有4个月左右的时间吧,他们能从翁库沃的魔法森林走出来,应该就算快的了。”

    殇月闻言点了点头,手指从地图上的翁库沃半岛向北划过,然后沉声说道:“不过出了半岛之后,就没有大规模的丛林了,他们必然也不会受到太多阻碍。”

    就在他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殇月突然停止了自己到嘴边的话,双眼的瞳孔也不由自主的变大,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

    而一旁得素云也第一时间发现了自己好友的异样,赶忙看向了殇月手指的地方,在地图上那里是一个村落,名字叫做“尚叶”,正是艾瑞莉娅的家乡。

    “你留在这负责,我要马上去一趟普雷希典,外面那头飞虎我带走了!”只留下这样一句话,殇月扔下身后的素云快步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