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六十三章 以外的“邂逅”
    13天之后,悲哭之地东南方130公里外,米尔汗江支流南岸。

    由于之前殇月对诺克萨斯军的后勤运输线,发起的几次突袭,导致现在杜廓尔的前锋军,停止了向翁库沃半岛的推进,开始转道向北,对米尔汗江南岸的村庄发动了扫荡作战,意图想要找到殇月这些“游击队”的存在,并彻底根除对粮道的威胁。

    不过他们虽然整整10多天的时间,也依然没有找到反抗军的根据地。

    而这期间他们也横扫了七八个村庄,获得了不少的物资,让曾经一度缺少粮食的诺克萨斯大军,在后勤上得到了缓解。

    反观艾欧尼亚这一边,殇月和素云在仔细的了解了这段时间以来,杜廓尔先锋军的行动后也做出了决定。

    殇月和素云将所有战斗人员分成若干个小队,带上一批志愿者,然后派到江水的南岸,前往江南各个村庄里,帮助他们将人口尽量向悲哭之地迁徙。

    今天,殇月跟着疾风剑道三兄弟,带着20多个丛云村的弟子,要去一个名叫银兰的村落,它所在的位置距离诺克萨斯的前锋军非常近,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可能。

    他们必须要尽管赶到那个村落,然后带着那里的村民向北,渡过米尔汉江支流,在北岸那里会有人带着他们前往悲哭之地。

    30来个人骑着独角兽,以及从诺克萨斯人那里弄来的战马,一路在丛林中向北急速奔去。

    走在最前面的素云和亚索还有殇月,三人坐在独角兽的背上闲着,只听亚索先开口道:“哎!咱们上次战斗结束的时候,你们看到那帮老不死的表情了吗?”

    哈哈一笑,素云手持缰绳向上提了一下示意它慢一点,等一下身后那些骑着战马的同门,然后回道:

    “看到了,那帮老头子啊,就是崽卖爷田心不疼,现在知道那些诺克萨斯人的真面目后,他们也没办法维持着那美好的通话了。”

    听到自己师弟的话,亚索不由得深表认同,点点头之后,看着前方的道路幽幽说道:

    “要我说啊,他们口中那些精神均衡啥的? 没啥鸟用? 咱们这些学武之人,若不能随意的使用自己所学的本事? 那还有啥意义。”

    在无忧旁边的殇月这时突然开口了? 先是摇摇头表示并不认同亚索的话,然后在对方不解的目光中说道:

    “亚索大哥? 你这话太过绝对了。”

    “武是止戈之术,也许和平什么的? 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 还有些遥远,但它终究是一个术。”

    “我们人类发明了术就是被我们使用的,若是任由自己沉浸在使用术时,所带来的那种畅快? 或者满足感时? 那我们不是被术控制了嘛!?”

    “若是艾欧尼亚人人都这样,那我们和那些野兽有什么区别?”

    “所以我感觉啊!正常的环境下,朋友来了我们用美酒与优雅的利益去接待他们,这能证明我们是有教养的人。”

    “但面对这些像诺克萨斯人这样的,对于我们的土地与家园有觊觎心的豺狼? 我们就必须化为做比他们更为凶猛的飞虎才行!”

    “那话咋说来着?”素云突然扭头看向了殇月,眼珠上翻做了一副思考状? 然后才笑着说道:

    “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是不是!?”

    听素云说起了现实世界流传下来的经典之言,殇月也哈哈笑着说道:“尤其像我们这些学武之人?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

    闻听对方所说之言? 殇月和苏云同时微笑着抬手? 给对方比了个大拇指。

    而亚索却看了殇月和素云两人一眼,开始在心底思考,若是自己真的生活在一个人人都放纵的世界里,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三人之间的这番对话,被一直没说话的永恩一字不落的听进了耳朵里,本来自从上一次解救那个村落后,眼中一直都有的迷茫,在这一瞬间被清明所替代。

    作为亚索的兄长,精神均衡坚决的拥护者,永恩一直都认为学武只是为了传承先贤的文化,能够更好的让自己体会先贤在武道中留下的韵理。

    他的一生都在用一个艾欧尼亚人该有的修养,来严格要求自己,最终他做到了,也以此为荣。

    但他在上次那个村子的战斗中,因为看到了诺克萨斯人在村庄中所犯下的暴行,一时冲动和自己的弟弟与师弟,加入了那场杀戮。

    不得不承认的是,他这样的做法违反了一个艾欧尼亚人该有的行为,但当自己和同门师弟们回到了悲哭之地,却受到了那些幸存平民的欢呼与拥护。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开始迷茫,在传统与现实产生冲突时,该如何选择,让自己既可以以一个传统的艾欧尼亚人为荣,又能让帮助更多的同胞脱离现在的苦海。

    直到他听到了眼前三个弟弟刚刚的那番谈论,他突然想起了新年那晚,卡尔玛大师在幻梦树下的演讲。

    这才恍然大悟,时间是一点点流逝的,就算再光荣的传统,也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不再适合当下的世界。

    只有与时俱进,将传统中那些经久不衰好东西的保留下来,然后去探索出适应现在的处世之道,才是正确的。

    就像殇月刚刚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既然自己是疾风剑道的大师兄,自然也有责任为现在的疾风剑道,找到一条适合现在这个世界的道路。

    “好了,先别说了,马上就要到那个村子了!”想清楚一切的永恩突然开口说道。

    三人闻言诧异的看了一眼他,发现现在的永恩似乎变了个样子,虽然他一直都是那样子,可三人都能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确实产生了一种变化。

    由于马上就要到银兰村了,所以三人也不再纠结,而是加快身下的坐骑速度,向着已经若隐若现的村落急速奔去。

    透过稀松的丛林,殇月勒紧了手中的缰绳,独角兽感受到头上传来的力道,猛然停下自己的身形。

    银兰村落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这是一座盛开着银兰花的村子,只是站在村口向里打量,就能看到道路两侧那盛开的银兰花。

    再次左右打量了一番,发现银兰村似乎只是一个很小的村子,大概有三四百个树屋,能有1000多人居住在这里。

    但现在明明是白天,几人站在村口却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

    将自己腰间两侧的长刀拔出来,永恩看着自己的小师弟说道:“小云,我感觉这里不太正常,接下来交给你了。”

    素云闻言点点头,也将自己腰间那柄血红色的长刃从刀鞘里拔出来,然后对大家说道:

    “亚索师兄、永恩师兄,麻烦你们兄弟俩去队伍后,一旦听到我说‘撤’的时候,你们就转身带着我们全力出击。”

    “好”永恩兄弟俩闻言答应一声,握着长刀拎起缰绳控制着胯下的独角兽,直接去往了众人的最后方。

    等自己的两个师兄准备好了之后,素云看着殇月然后低声说道:“我们进去之后,你随时准备BUFF啊,要不然战马可跟不上咱们的独角兽。”

    “知道!”比了个OK的手势,殇月将腰后的两把铁扇抽出,做出了戒备的姿态。

    素云见大家都准备好了,这才高举手中的龙纹血刃,示意大家跟上自己,然后慢慢的驱动身下的独角兽,小心翼翼的走进了村子。

    空无一人的街道看起来十分整洁,街道两侧树屋的院子里,各种艾欧尼亚的传统家用工具的摆放,以及用于点缀庭院的植被也都很工整。

    素云抬起握住拳头的左手,示意大家停下之后,对身边的殇月说道:“你怎么看?”

    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殇月皱着眉头说道:“感觉这里的人似乎...离开了,但是他们走的肯定不远。”

    说到这里指着一个院子里,然后继续对素云说道:“你看那里的农具了么?摆放的位置,都是在主人家出门就能拿到的地方,这说明这里的人还有要回来的想法。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看那里,院子里的板车都还在,如果他们要远行,凭着双腿走一村子1000多人,能走多远?”

    “那现在怎么办?”素云见状挑眉说道:“要不我们直接动身去下一个村子?”

    手指一捏将归月闭合,殇月直接从独角兽的背上跳下来,然后一边向着路边的一间树屋走去,一边对素云说道:

    “我去里面看看,确认这里要是没有人的话,那我们就去下一个村子,你们也别放松啊!诺克萨斯人就在附近。”

    “知道了!”

    在素云的回应中,殇月走进了到路边的一户树屋庭院之中,再次打量起了一下周围的布置,和之前所看到的一样。

    他这才来到了树屋的门前,掀开了门帘走了进去。

    进入了房间之后,殇月发现这是一户普通的艾欧尼亚平民人家,房间所有的摆放和院子一样,看起来十分整齐。

    来到餐桌旁边,用只见在桌上轻轻一划,发现桌子上不止没有灰尘,甚至还能从桌子中心的那一股温热处,感受到明显的湿气。

    桌子中间是温热的,没有灰尘但是有些湿气,这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刚吃完饭,收拾完桌子之后才有的效果啊!

    这一刻殇月突然想起了什么,直接扭身向着旁边的卧室走去,打开放衣服的柜子,发现里面空空如也,然后殇月有马上赶往厨房,发现存放粮食的地方,也都一粒不剩。

    这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一个结论,殇月在这一刻也有了答案,心中刚刚的紧张也放松了下来,转身走出了树屋。

    对骑在独角兽身上,目视前方的素云说道:“老云,这里的人已经提前撤退了,应该也就走了不到20分钟的样子。”

    一般情况下在听到自己的话之后,素云肯定会有回应的,可殇月等了片刻仍旧没有得到回应。

    重新爬上了独角兽后,殇月惊讶的发现,此刻的素云正脸色凝重的望着前方。

    循着他的目光,殇月也将注意力转移了过去,当他看见村子的大道上,自己对面的远处,站着一群诺克萨斯军队后,脸上也浮现了和素云一样的表情。

    “没想到吧?”素云望着对面的诺克萨斯军人,低声对殇月说道。

    “惊喜啊!”殇月闻言眯起眼睛,目光显得很凝重,尤其在看清了远处军阵最前面的那个人后,更是严肃的说道:

    “我擦,她怎么在这?”

    素云在听到殇月的第一时间,就开始打量起来,那个看起来十分强悍的女人。

    只见她一头乳白色的短发下,是一张看起来十分秀丽的脸蛋,再配合上她瘦弱的身体上,却穿着十分厚重半身甲,看起来给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除此之外,就是白色的棉布和皮质的束腰,将她完美的身形勾勒出来。

    可如此漂亮的女人,却在肩上扛着一把看起来有三米长,50多公分宽的大刀,大刀的刀脊上镌刻着翠绿色的铭文。

    意识到这个女人可能十分不简单,素云赶忙低声问道:“这娘们谁啊?看起来挺厉害的样子!”

    殇月闻言突然想起了这个女人的故事,然后笑着说道:“说起来你们还挺有渊源的,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素马长老是怎么死的么?”

    殇月的话说到这里,素云哪里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眼睛突然瞪大了看着那个女人说道:“她就是锐雯?”

    点了点头后,殇月嘴角泛起了一抹揶揄,看着锐雯回道:“既然她在这,搞不好有个内测玩家可能也在这,我们要不要搞一下?”

    素云想了想露出了个十分惬意的表情,然后说道:“我倒是想搞,不过就是怕他们还有援军!”

    殇月微微一笑,然后笑着说道:“放心,我有办法!你看好了,一会我让你跑的时候,你就通知后队变前队,咱们出村就可以跟他们搞了!”

    在素云好奇的目光目光中,殇月凝神正色的将两把铁扇重新插回自己的腰后,然后用脚跟轻轻磕了一下身下的独角兽。

    向前走了几步,先是抬手抚胸一礼,在锐雯和她身后得诺克萨斯军队惊讶之际,殇月突然伸出双手握拳,脸上带着戏虐的笑意看着他们。

    殇月的这一番表现,无论是诺克萨斯人,还是他身后的素云等人,脸上都浮现了莫名其妙的表情,谁也不知道他接下来到底要干什么。

    而殇月呢,脸上始终挂着那诡异的笑容,在这压抑的气氛中,突然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两根中指突然竖起,嘴里大喊一声:“fk you!”

    说完直接拽起身前的缰绳,策马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对素云吼道:“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