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五十九章 战斗
    这场战斗严格来说,其实是殇月第一次指挥超过百人以上的战斗。

    其中霓虹和自己这边的穿越这加起来能有30人左右,加上100多无极弟子,艾欧尼亚这边投入战斗的也就150人左右。

    之前自己曾经和素云在沙盘上做过模拟,经过几次对抗之后,素云最终给殇月下的结论就是,自己指挥的人数最多不能超过500人。

    一旦超过了这个人数,那么就很容易有许多问题顾不过来,尤其一旦到了万人大战那种规模,那么自己绝对会因为某些细节原因的疏忽而吃败仗的。

    身上盖着白色的绢布,趴在林子中的殇月,只露出了眼睛仔细的盯着不远处宽敞的大路。

    面对接下来的战斗,若是说殇月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上一次针对诺克萨斯炼金武器的战斗中,自己只是一个辅助角色。

    而整场战斗的指挥是由专业军人出身的素云担任的,自己这次被赶鸭子上架,难免心中有些紧张。

    不过好在自己的这次战斗计划,在确定之后,先后给那些专业军人看过,并且得到了他们的肯定,这已经让他少了很多担忧了。

    两个身影突然从自己的左右落下,定睛一看原来是长林和无忧,见到他们俩之后,殇月小声问道:

    “那30来具尸体处理好了?”

    殇月说的尸体就是那两批诺克萨斯巡逻士兵,毕竟那些都是普通的侦察兵,有阿狸和易大师在,解决那些普通士兵,一点问题也没耽误。

    将他们干掉之后,殇月马上就开始让大家准备马上将要到来的正戏,如今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就绪,就差“主角”入场了。

    点了点自己的头,两侧的长林和无忧,将自己身上的白绢布盖好,然后和殇月一样,只露出一个眼睛,盯着不远处的道路。

    “轰!轰!轰!”

    伴随着从南方隐隐传来的“闷雷”声,所有已经埋伏好的艾欧尼亚众人,同时意识到,那些诺克萨斯的运粮军队就要到了。

    仍旧是那身整洁的板甲,仍旧是那迎风飘扬的深红色旗帜,伴随着先头部队握着手中的长矛,脚下布鞋踏向地面发出的轰鸣声,诺克萨斯军队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其中一个坐在高头大马上,似乎是指挥官一样的人走在大队的旁边,脸上虽然表现出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但偶尔间也会前后四处打量一番。

    只是看着对方的表情,殇月顿时明白,自己之前干掉的两队巡逻队,还是让这个指挥官多多少少的,察觉出了一丝异样,不过好在他并没有发现,现在在道路两边埋伏的自己等人。

    前军的行进速度很慢,众人在雪地里趴了足足将近一个半小时,后方的辎重车队这才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当第一辆车出现之后,殇月开始在心中默默计数:“1.2.3....。”

    保持着每秒钟1个数字的节奏,等殇月数到150的时候,突然竖起一个法诀在脸前,运起先天之炁,心中再次默念:

    “通天箓.火符,起!”

    在这诡异的安静中,启动了之前被众人埋在车队下的炸药,诺克萨斯辎重车队中最前方的第一辆满载着粮草的板车下,火焰与泥土突然爆裂开来。

    强大的冲击波轻易的将板车掀翻,周围的士兵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瞬间就被高温与气流烤干了他们的皮肤,震碎了他们的内脏。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这个车队的最后一辆车下,紧接着爆炸的地面从前后同时向着车队中央一次次响起。

    原来殇月在他们解决了第一批巡逻士兵之后,所有人都一起来到大路上,将他们准备了很多天的炸药,全部埋入了道路的泥土之下。

    而现在的爆炸,就是他们刚刚忙了一个多小时的成果。

    爆炸产生的同时,在丛林深处的卡尔玛就已经见到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嘴角带着微笑的她单手竖在胸前,随着体内意念一动,磅礴的魔法化作一道道翠绿的光芒,瞬间笼罩在了殇月这边所有人的身上。

    这些魔法化作了一道兼顾的屏障,收到“信号”的艾欧尼亚众人,也在爆炸第一时间,同时起身向着爆炸的现场冲杀而去。

    在这屏障的加持下,每个人都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有用不完的劲一样,身体变得轻盈无比,平时略显沉重的武器,也变得仿佛没有重量一般。

    这个效果卓然的护盾,在这一瞬间让所有参战的人们,都有了一种自己可以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感觉,对于这场即将要开始的战斗,也有了必胜的信念。

    只有那些第一批穿越者,在见识到了卡尔玛,这位天启者给自己带来的提升后,才明白这位艾欧尼亚精神领袖,到底隐藏着多么可怕的力量。

    爆炸的硝烟已经散去,众人开始向着已经支援过来的士兵冲杀了过去。

    第一个冲入人群的是劫,已经和易大师交谈过的他,自然知道了这些敌国的士兵,在巴鲁鄂行省做下了什么样的事情。

    尤其是在听说了炼金毒气是如何破坏这片土地的事情之后,劫更是将他强者的尊严放下,化作了一个纯粹的杀戮机器。

    就算现在的他还没有获得影流禁术,但远高于所有人的身法,与双臂上的袖剑互相配合,仍旧如一条红色的龙卷风一样。

    再加上两枚三叶风车镖的辅助,他更是犹如地狱的杀神一般,所有在他面前的诺克萨斯士兵,都无法或者见到下一秒的世界。

    劫在那里大杀四方,其他人也不甘示弱,身赋《大梵班若咒》第一重大圆满境界的无忧,一套降魔杖法将禅杖舞的上下翻飞,好似一个怒目金刚一般。

    明明是第一次参加战斗,也是第一次杀人,却也丝毫不露怯色,完全阐释了什么叫做“佛陀一怒,山河变色”的景象。

    至于长林,从小在无极剑派长大,自然也将无极剑术施展的出神入化,只见战场之上,他和易大师相互照应,两道身影急速穿梭,只留下一绿一篮亮色的魅影,所过之处的诺克萨斯人,无不捂着自己的咽喉,却因为声带被划破,只能发出几声“额、额”的声音。

    站在一辆板车的最高处,左手归月闭合,连连挥舞只见,一张张以通天箓之法,画出的雷符不停的丢出,每当一阵惊天动地的霹雳之声响起,总有些个倒霉蛋被这闪电劈的外焦里嫩。

    另一只手的断风也没闲着,随着主人御风踏出,身形翻转之际,一道道疾风剑气,从展开的铁扇上激射而出,触者无不一分为二。

    再次挥手一道剑气甩出,同时将三四个向着自己冲来的诺克萨斯士兵斩死。站在最高处的他,自然而然的也将战场局势尽收眼底。

    抽出一刻的时间,打量了一番战场,发现这条大路上,还有很多粮草,所以赶忙高声向天吼叫着提醒众人道:

    “杀人不是目的,正事不要忘了!”

    在场的艾欧尼亚众人闻言,赶忙将身后背着的有半人高的大水壶摘下来,然后打开盖子,纷纷将里面略有粘稠的液体倒在了周围的粮草袋子上,这粘稠的液体正是能促进燃烧的火油。

    当然,这并不是所有人都在干这件事情,那些没有做这些事情的人,仍旧在和敌人战斗着,他们一边阻挡敌人的进攻,一边保护着那些正在忙着“正事”的人。

    等到那些人讲壶中的火油倒干净后,他们这才再次拿起自己的武器,加入了惨烈的战斗中。

    而之前那些还在和敌人纠缠的人,在见到这样的情况后,纷纷快速解决了眼前的敌人,做起了和之前同伴们一样的事情。

    当然,殇月这边的人有些少,不可能时时刻刻的守在倒火油的人的旁边,没有全面保护的情况下,在战场上只能做辅助的卡尔玛有多重要,就体现出来了。

    当诺克萨斯士兵手中的武器,即将伤害到那些人的时候,只见绿色的荧光一闪,他们手中只觉得自己好像砍在了一层钢板上一样。

    不过再坚实的屏障也架不住敌人不停的攻击,而自己这一方总人数连200人都不到,再加上还有将近一半的人,在那里倒火油,保护他们的人手就更不够了。

    每当这个时候,就显出有强大魔法师的好处了。

    在游戏里,阿狸释放灵魂宝珠是有技能CD的,可这是现实世界,只见足球大小的灵魂宝珠,在意念的指挥下,婉如一只欢快的精灵。

    整个战场都在她的覆盖之下,与卉卉背靠背的她,指挥着灵魂宝珠随意穿梭,每当乳白色的宝珠浸入人体之后,只是片刻就将那个诺克萨斯人体内的灵魂完全吞噬,只留下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颓然轰倒在地。

    经过勾陈聚灵阵的洗礼,阿狸已经成为了一个纯血的瓦斯塔霞瑞,就算吞噬了这些人类的灵魂,也无法在对她产生困扰。

    那些被吞噬的灵魂里所搭载的他人意志,在宝珠回道阿狸的手中后,只是一瞬间,灵魂中的意识被打散,只留下纯粹的灵魂之力,被阿狸自身所吸收。

    在她的身后,卉卉的发挥一如既往的稳定,四周地面藤蔓婉上,每一朵银白色的花朵,都代表着一个已经逝去的生命。

    而在她附近一百米左右,则是一片银白色的花海,谁也无法在这战场上,算清楚这片“海洋”上到底有多少朵这样的花儿。

    “轰!轰!轰!”

    殇月再次解决了一个敌人后,听到了北方传来的脚步声,意识到那是前锋部队在回援,所以赶忙开口对身边的众人说道:

    “差不多了,赶紧撤退!”

    话音刚刚落下,殇月直觉的眼前闪过一道红色的残影,仔细一看之下发现,原来是劫从自己的身前掠过。

    鬼魅的身形如一道红色的闪电,瞬间奔到了那回援军队的指挥官身前,对着那个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人影发动了攻击。

    这名指挥官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也表现出了他不同于普通士兵的一面。

    快速的抽出自己腰间的宝剑,横在胸前刚好格挡住了劫的攻击,双腿猛然夹紧,战马带起的冲击力又将劫推了回来。

    一击没有奏效,让劫的脸上有些难看,不过当他意识到这个运粮军之中,有人能接下来自己的一次攻击后,他突然感觉自己这一趟没有白来。

    所以,掏出自己的三叶风车镖,劫再次发动了攻击,而这一次则成功的将那名指挥官从马上打了下来。

    没有了战马的助力,面对劫鬼魅一样的身影,那名军官也只剩下了招架之力,至于还手则完全做不到。

    远处看着已经和诺克萨斯指挥官打在一起的劫,殇月的眉头不由皱禁了起来。

    从北边回来的那几千名士兵虽然没有了指挥官的指挥,但仍旧保持完美的阵型,继续向前推进,并从两翼慢慢展开,看样子是要将他们包围在这段道路上。

    本来中间辎重车周围的士兵还没解决,若是被他们包围,他们里应外合的配合下,虽然一时半会无法解决自己这一方的人。

    但是若再有援兵到来,自己很可能要面临比现在还要多的敌人,到时候自己这边可就真的想跑也不能跑了。

    看了看周围倒在地上的满地尸体,殇月心中下了个决定:“没办法,只能放大招了!”

    双手手指竖起法诀,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殇月心中大吼一声:

    “八绝技,拘灵遣将.拘灵!”

    霎时间只见殇月的周身被黑雾所笼罩,这些黑雾在他意念的驱使下,瞬间散布到了周围的尸体上。

    随着黑雾渐渐扩散,凡是没被阿狸和卉卉所杀死的士兵尸体表面,一个个黑色的雾化做人影,从他们的身体中缓缓浮现。

    就是这短短的几秒钟,殇月硬生生的制造了几百个由鬼魂组成的大军。

    这些黑色的、像是一团雾气凝聚成的士兵,脸上充满了狰狞,眼中泛着红色的光芒,望着周围的所有人,都表露除了那幅择人而噬的表情。

    做完这些,殇月手中归月连舞,画了无数张聚灵符,将他们胡乱打入自己召出来的鬼魂体内,这些士兵的鬼魂,在聚灵符的加持下,顿时变得更为凶恶。

    作为他们的主人,殇月意念一动,控制着这些鬼兵向着已经延伸到道路两侧的士兵冲去。

    这时一直在解决杂兵的木易和银狐,也在殇月闹出的动静下,发现敌人正在从道路两侧向自己发动包围。

    鎏金铠甲笼罩下的木易,猛然挥动着翅膀,带着殇月的鬼魂,直接滚入了一边,锋利的爪子挥下,无数人应声而倒。

    另一边的银狐,红色暗裔能量化作的箭矢,被长弓射出,所过之处的每个诺克萨斯士兵身上,都留下了碗口大的大洞。

    随着两侧战线的稳住,劫那边也终于分出了胜负,作为未来的影流之主,自然而然的赢得了胜利。

    殇月见状也不耽误,再次抬手画符,一边将画好的火符将被火油浸泡好的粮食点燃,一边再次对众人下达了撤退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