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五十六章 “天神”与暗裔(求推荐、收藏、打赏、投资)
    第二天上午,悲哭之地中心湖,幻梦柳对面的湖边。

    殇月、卉卉、长林,等十多个人,基本上在悲哭之地内,所有从华夏而来的穿越者,都聚集在这了这里。

    众人在一片翠绿的草地上围出了一个大圈,看着殇月在中间,用脚步似乎在丈量着什么,偶尔之间,几个人还会低声的窃窃私语。

    看着远处众人聚集在一起,就连一直趴在幻梦柳下的莉莉娅,都提着自己的花灯跑到了三娘的身边,小声的问道:

    “三娘姐姐,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轻轻抬手在莉莉娅的光滑的脊背上抚摸着,三娘柔声对她说道:“我们要办一场飞升仪式,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好像就是这么个意思。”

    向着三娘的肩膀歪了歪自己的脑袋,莉莉娅露出了不解的目光,望着仍旧在那里忙碌的殇月。

    而在众人中间的殇月,此刻正将早上从卉卉那里拿来的玉石,按照一定的规律铺在地上,每将一颗玉石压进土里后,就会用通天箓画出一张符咒打入地面。

    最终过了10多分钟之后,他才完成了自己的准备工作,突然抬手对站在远处显得有些紧张的木易招了招手。

    等他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殇月略带调侃的问道:“紧张?”

    “有点!”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的地面,木易自嘲的说道:“到底和你们这些第一批过来的人不同。”

    “重新活了一辈子,从小到大见到这个奇幻的世界见怪不怪,我们这种后来的魂穿的人,一时半会还是适应不了。”

    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殇月安慰道:“别这样,你看白狼和阿妍他们适应的不是挺快的么?”

    木易闻言翻了个白眼,幽幽的说道:“早知道我怎么的也要当两年兵磨砺一下自己,至少面对突发事件的时候,能及时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后退一步将自己的位置让出来,殇月一把将木易拉到自己刚刚站的位置说道:“行了,别想那么多了,既然昨晚你同意了,今天就不飞也得飞。”

    无奈的看了渐退渐远的殇月,木易叹息了一声,缓缓的抬起右手,只见他意念一动,一块淡蓝色的“水晶”突然出现,在他的掌心静静的漂浮着。

    这就是他杀死的那个“内测玩家”后,所获得的奖励,古埃及神话传说中【天空之神.荷鲁斯的神格】。

    当这颗泛着淡蓝色荧光的水晶出现的那一刻,在场的所有人,甚至包括莉莉娅在内,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木易手中的水晶迸射而出。

    这股力量足以让众人意识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所有人脸上刚刚放松的神态瞬间消失,转而换上了一幅严肃却又带着期待的目光,望着在他们中间的木易。

    在众人的注视中,木易猛然将手中的神格送进口中。

    这颗像是水晶一样的东西,本来有拳头大小,但被自己吃下去后,木易却没有等到那种干涩食物与食道接触的磨蹭感。

    反而就像是一块果冻一样,带着一丝凉意,从口腔进入食道、在进入到胃里。

    随着那丝凉意消失,木易只觉的眼前一花,自己好像变成了一片天空,眼前皆是漫天的黄沙。

    那苍茫的黄金海洋之上,无数人类正拖着巨大的方石,正像垒积木一样,建造着一座座十分壮观的金字塔。

    才刚刚看清眼前的画面,还没等来得及仔细打量,木易的眼前再次一闪,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在高耸入云的山巅,一块被岩石构成的巨大太阳形的拱门下,无数体型高大的人,正冲着拱门中的太阳,四肢跪在地上俯首叩拜。

    而木易在看到拱门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一个画面,那好像是自己看过的一部电影,名字《神战.权利之眼》里出现过的画面。

    眼前此处,木易不由得细细打量,想要找出除了这个太阳祭坛,还有没有其他细节,与自己记忆中的电影换面相吻合的地方。

    不过还没等来得及细看,眼前的画面再次发生了变化,只是这一次木易感觉自己有了身体,并且与之前自己所习惯的身体不同,后背的肩胛骨之处,似乎还有什么多余的“肢体”。

    下意识的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这具身体的表皮居然是一层闪着流光的金甲。

    再往别处看去,身后那多余的肢体居然是一对翅膀,此刻正在下意识的扇动着,也正因为这对翅膀,才能保证自己悬浮在湛蓝的天空中。

    而他的下方则是一处阁楼的缓步台,一个长相英俊但个头非常矮小的人正站在那里,目光中满是憧憬的望着自己。

    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他的样貌后,木易终于确定,眼前之人正是出自那部电影里,那个以凡人之躯成功帮助荷鲁斯完成复仇的小偷。

    就在这个时候眼前再次恍惚了起来,当他清醒了之后,木易终于发现,眼前是璀璨的天空与周围熟悉的景色,他的意识终于回归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下意识的抬起双手查看着自己的身体,与在意识环境中看到的身体一样,是那流光的黄金铠甲,身后也有那双巨大的钢铁之翼。

    在这一刻木易终于确认,自己已经完成了天空之神.荷鲁斯神格的继承仪式。

    整个过程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身体会承受改造时所产生的痛苦,反倒是就像睡了一觉,做了一场梦一样,醒来之后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这时远处的众人也围了上来,木易这才发现,自己此刻的身高足有3米左右,他们在自己的周围,才只到大腿中间的部位。

    “你这不是古埃及的天空之神吧!?”殇月仰头望着木易,此刻他那坚毅的脸颊,变成了一幅帅气的雄鹰的脑袋,一双英气逼人的眼睛中正透露着迷茫。

    殇月笑着指了指旁边的湖水对木易说道:“你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吧!”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木易还是按照殇月说的,与众人一边打招呼,一边来到了湖边,将平静的湖水当成镜子,来打量自己现在的样子。

    看到水中自己的第一眼,木易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就和刚刚在幻境中见到的自己一样,只是自己脖子上那雄鹰的头颅,还是让自己产生了一点违和感。

    “好帅呀!”不知何时莉莉娅正探出自己的上身,手中花灯杵着地面,歪着那可爱的脸颊看着自己。

    尴尬的重新站起来,被莉莉娅说的心中有些一慌,但也正是这个念头一动,木易又重新快速的变成了人类。

    而且更为奇怪的是,变回人类之后,他并没有像电影中荷鲁斯那样,保持着3米高的人形,而是变成了之前那个身高。

    “看起来这个系统的厂家还是挺人性化的,将这个神格做了些许改动,让你平时能当一个普通人,不至于太招摇!”

    长林扶着腰间的宝剑,和殇月一起来到了木易的身边,刚刚那番话就是他说的。

    “这样确实挺好,要不然像电影一样,顶着三米多的身高,跟电线杆子一样,到哪都吸引眼球,我还活不活了!”

    笑着回应了长林的话之后,木易又将目光转向殇月,对他说道:“说实话,当初电影看完就忘了,所以说我也不记得我有什么特殊的本领,有什么建议么?”

    殇月闻言仔细的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苦笑着对木易说道:“这个...电影的剧情我倒是还记得点,不过我从始至终都没觉得那个荷鲁斯做了什么改天换地的事。”

    “所以对于你的力量开发,我没法给你什么建议,而且你变身之后,所拥有的蛮力,在现阶段我们没有人能接下来。”

    说到这里殇月突然抬起手,指了指刚刚木易“飞升”的地方,那里已经现在已经多了一个半米深的大坑。

    原来是刚刚木易继承神格结束后,身体坠落时双脚踩在地面上,硬生生的踩出来的。

    尴尬的挑了一下自己的眉头,这时殇月的话音又响了起来:“也就说,现在这个阶段,你就算是想找陪练,我们这帮人,也没办法陪你。”

    “我可以~!”

    殇月的话音刚刚落下,众人只听自己头顶之上,传来一声呼喝,抬眼一看,只见一头带着双翼的白虎落在了远处的湖边。

    一个皮肤白皙到接近惨白的人,从白虎的背上跳下来,将近三四米的高度,那个人跳下来之后,稳稳的落在地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

    随着那个人影越来越近,殇月和不知何时到了自己身旁的卉卉对视了一眼,因为他们惊讶的发现,来人是一个陌生人,但是却能从他那张陌生的脸上,看出一抹熟悉的感觉。

    “银狐!?”随着远处白狼的一声惊呼,殇月和卉卉这才发现,原来那抹熟悉,正是源自于他们之前见过的那个狙击手。

    来到众人的身前,撩了一下自己头顶那银白色的中分流海,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对殇月说道:

    “我到底还是没忍住诱惑,用了你教我的办法,现在看来勉强算成功了吧!”

    “勉强?这是什么意思?”抓住了银狐话里的重点,殇月赶忙问道。

    要知道惩戒之箭本应该是维鲁斯,那是古恕瑞玛帝国的一个飞升者,本是古神一样的人物,虽然最后堕落成了暗裔,但也是凡人无法触及的存在。

    自己以取巧的手段,让瓦尔茂和凯伊先当了炮灰,然后让银狐用符咒在他们俩濒死之际,将他们的魂魄融合进自己的魂魄里,以此来对维鲁斯的魂魄形成优势,最后取代了原本维鲁斯的灵魂,成为了那把弓的新主人。

    可现在无论怎么看,似乎银狐都没有彻底的,将弓箭中维鲁斯的灵魂清除干净,万一以后那个暗裔缓过来,取代了银狐那可就完蛋了。

    而银狐闻言之后,苦笑一声,从长袍之中将自己的左手伸了出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把布满了腐肉的长弓,而在长弓中间的位置,那里应该是银狐的左手,却被一团腐肉所取代。

    腐肉一直延伸到了银狐左臂弯的位置,在往上则露出了人类的皮肤。

    皱着自己的眉头,殇月打量了一阵后,才抬头问道:“你现在全身上下除了这里,还有别的地方是这样么?”

    摇了摇头银狐沉声说道:“没有,除了左臂以外,其他一切正常,就是皮肤的颜色有些白的过分了。”

    说完之后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我刚从井底爬出来的时候,这团腐肉刚延伸到小臂的一半,这才三天的时间,就已经到臂弯了。”

    这已经是很严重的情况了,殇月闻言二话没说,直接抬起手指在空中连画了九张镇灵符,一股脑全部打入银狐的额头上。

    随着以通天箓之法所绘制的镇灵符进入银狐的额头,就见他的左臂血管上,伴随着一道道蓝色的流光划过,臂弯上的腐肉开始逐渐褪去。

    一直到手腕之处后突然停止,并且那张长弓突然泛起了充满了节律性红光,就像是弓箭中有一颗心脏一样,在受到了什么刺激后,突然跳动了起来。

    “九重也镇不住么?”殇月盯着那时不时泛起红光的长弓,不由得沉声的自言自语道。

    而在殇月的身旁长林和卉卉两人,早已经将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卉卉更是面露担忧的问道:“没办法了么?”

    “现在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办法,只能每隔3个月,用九重镇灵符镇压一次维鲁斯的灵魂。”

    摇了摇自己的头,殇月脸上带着一抹忧虑,望着银狐的左手,有些无奈的继续说道:

    “我要是会诸葛青的三味真火就好了!”

    “三个月一次么?”银狐只是低头沉吟了一声,然后不知为何突然摆出一副非常开朗的表情说道:

    “那已经很不错了,还能活着也能有希望,挺好的。”

    殇月见状心中升起了一抹愧疚感,觉得自己不应该,将如何窃取维鲁斯的理论告诉银狐,导致现在的他身体有着巨大的隐患。

    “殇月,你们在干什么?”

    伴随着一个非常温柔的陌生女性声音响起,众人赶忙转头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在一阵紫色魔法光线缭绕接受后,一个身穿翠绿色长袍的女人,和一个穿着明黄僧袍的和尚,突然出现在了众人的另一边。

    褐色皮肤上,一双大大的黑色双眼,看了一眼已经变成人形的木易,又看了看湖边的银狐,这才继续开口道:

    “你请我过来不成,也用不着闹这么大的动静吧?现在我过来了,你也满意了吧?”

    殇月闻言愣了一下,这才苦笑着来到卡尔玛的面前,翩然一礼后说道:

    “大师言重了,不得已而为之,还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