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五十一章 传位
    纳沃利大岛西南的巴鲁鄂行省,无极之山。

    帕拉斯山上发生了什么,不会再有人知道,当第三批诺克萨斯军人来到帕拉斯神庙之后,所见到的除了自己人的尸体以外,只有一个艾欧尼亚女祭司的尸体。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痕迹,能够证明,到底是什么,将这些身经百战的士兵,于一瞬间杀死。

    直到纳沃利反抗军形成之后,所有的真相都才摆在了人的眼前,不过这都是后话,现在让我们把目光转向北方,位于巴鲁鄂行省的无极剑派。

    与均衡教派的通过隐世,来守卫艾欧尼亚的均衡不同,无极剑派更多的是让弟子行走于世人之前,通过行侠仗义来向艾欧尼亚人宣示着他们的存在。

    尤其是之前那段时间,金魔肆虐与芝云行省时,无极大师更是将门派里百分之九十的弟子往芝云行省,保护那里的百姓免除金魔的威胁。

    如今随着战火被诺克萨斯人点燃,无极弟子们再一次从山上走下来,保护着巴鲁鄂的艾欧尼亚人,免于战争的荼毒。

    此刻距离无极弟子第一次和诺克萨斯人交战过去了七天左右的时间,这期间两方之间又交过几次手。

    对于无极剑派的弟子来说,诺克萨斯的军阵确实很强悍,但是他们也不是一点法抗的能力都没有。

    虽然整个门派上上下下只有不到100多人,但是每一个人都是身法极为灵活,剑术出神入化的高手。

    他们凭借着自己的优势,独自杀入大军之中,尽管周围刀兵林立,但他们还是能凭借着手中的长剑,随意的收割着诺克萨斯士兵的性命。

    整整七天的时间里,诺克萨斯人除了占领了靠海的那几做村庄以外,没有能向巴鲁鄂行省内陆,前进哪怕一丝一毫。

    今天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在距离一个被诺克萨斯人占据的村庄北侧,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少年,正盘膝坐在高高的树杈上,望着远方村庄的一举一动。

    “长林师弟!”一个穿着绿色劲装的人,突然出现在蓝袍少年的身后,轻声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没错,他就是和殇月第一批来到这个世界的穿越者之一的长林。

    “嗯!?”下意识的扭头一看,原来叫自己的是一个师兄,赶忙笑着说道:“师兄,你找我什么事?”

    这名师兄闻言将腰间的宝剑解下来,在长林旁边坐下说道:“你回去休息休息吧,已经看了一夜了,我来接替你。”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长林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抹疲惫感,拿起身边的宝剑,松开盘起的双腿,从地上站起来。

    “那好,接下来就辛苦师兄了,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然后不停的在林间的树枝上跳跃,向着后方的一个村庄飞驰而去。

    只是还没到村庄的时候,突然感觉袖子里传来一种震动感,再次跳起的他并没有落在远处的树杈上,而是找了一个隐秘的家角落跳下了地面。

    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周围,确定没有人存在后,长林将袖子中的手机掏出来。

    解开屏幕锁之后,发现好友APP有新的消息,赶忙打开查看。

    殇月:“长林兄,在忙么?”

    对于这个叫殇月的人,他从那两个入门比自己还晚的人口中听说过,知道这是一个对这个世界无比了解的人。

    而他今天突然找自己,长林可不相信,在这种随时都可能爆发战争的时候,他会没事想跟自己闲聊。

    找了一个藏身的地方,长林坐在灌木丛中,双手在手机屏幕上回复着殇月的消息。

    长林:“还好,刚值完夜班岗,诺克萨斯那边的人都没有什么异动。”

    殇月:“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我已经把你们会面对的事情,告诉我们的人了,关于以后你有什么打算么?”

    长林:“没想好,但我知道现在绝对不是长久之计,一旦对面真的使用生化武器,我们肯定会损失惨重。”

    殇月:“你们没有考虑过夜间袭营么?”

    长林:“就成功过一次,第一次之后他们加大了防护,我们就没成功过了。”

    殇月:“那你们准备好撤退吧,趁着翁库沃半岛还没被诺克萨斯人占领,往纳沃利大岛跑,能跑多少跑多少,我们在这边有足够的地方安置你们。”

    看到殇月发过来这条消息,长林终于知道这个人今天找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心中仔细的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仔细的思虑了一番,发现对于现在的无极剑派来说,好像除了转移确实没有办法了。

    毕竟巴鲁鄂岛本身的范围就不大,再加上无极山本身的面积,就占了这个岛的百分之90,所以这里根本就不具备机动的条件,更别提长期抵抗了。

    一旦诺克萨斯人真的使用炼金毒气,那么生活在这里的艾欧尼亚人根本连逃就没法逃。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像殇月说的那样,将所有人转移到纳沃利大岛,将所有人集中在一起,等到合适的时间发动反攻,一举将诺克萨斯人赶出这片土地。

    所以想了想之后,长林再次挥动两根拇指,回复到:“现在的无极大师还活着,我需要说服他,具体什么时候我无法确定,你会派人接应我们么?”

    短暂的沉默之后,在纳沃利的殇月十分痛快的给予了回应。

    “当然,这是必然的,我们都生活在艾欧尼亚这片土地上,未来也会并肩作战,我们活下来的人越多,反攻时的力量也会越大。”

    “只是...我需要你们确定过来的时候,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毕竟我们的人去翁库沃也需要时间的。”

    长林:“我最近就会和无极大师好好谈谈,你随时等我消息就好!”

    殇月:“好的,随时等待!”

    就这样长林和殇月达成了简单的协议,将手机重新放回袖子的口袋里,长林拿着剑继续踏上了回村庄的路。

    来到了他们临时居住的村庄,在这里基本上只要穿着翠绿色劲装的人,基本上都是自己的同门,他们此刻正在村子中忙碌着。

    不少人在看到长林时,都会在脸上挂出一幅真诚的笑容,和自己打一声招呼。

    而长林也会在脸上表现出同样的笑容,回应着自己的师兄弟们,在这村子里的小路上,他一路走走停停,来到了一间看起来非常漂亮的树屋前。

    此刻这间树屋前,一位怀中抱着长剑,鄂下留着山羊胡的年轻男人,正静静的伫立在那里,他就是未来的无极剑圣.易大师。

    走上前去,长林笑着对他说道:“易师兄,早上好!”

    易大师看到眼前的少年,脸上也挂出一幅欣慰的笑容,对他说道:“啊!是长林师弟回来了,怎么样守了一夜不困么?”

    “还好!”点点头,长林望了一眼易大师身后的门,脸上带着些谨慎的表情问道:“对了,老师起来了么?”

    易大师见状也跟着向身后看了一眼,待听清了师弟的话之后,才笑着回道:“早就起来了,现在应该正在吃早饭。”

    “你如果要去见老师,直接进去就好,他老人家今天心情看起来还好,也许是因为最近那些诺克萨斯人没来骚然的原因吧!?”

    “可能吧!”附和着点点头,

    长林一边向着树屋里走去,一边回头对易大师说道:

    “那我先进去见老师了,等我一会出来,咱们再聊吧,易师兄!”

    在易大师的点头示意中,长林走进了树屋,熟练的来到客厅,一眼看到自己的老师,正坐在木桌后,端着一个瓷碗品尝着了里面的热粥。

    非常恭敬的鞠了个躬,长林朗声对这位当代的无极大师说道:“老师,早安,弟子长林来看您了。”

    放下手中的瓷碗,无极大师抬眼看了看自己眼前的弟子,微笑着说道:

    “哦,是长林来了啊,我记得你昨晚去守夜了吧?怎么回来不去休息,反而跑过来看我了呢?”

    盯着坐在那里的老人,眼中透露出的睿智与祥和,长林犹豫了一番后,突然下定了决心开口道:

    “老师,您不觉得最近那些人太过安静了么?他们要是准备什么我们想象不到的手段对付我们,我们是不是该考虑...考虑一下我们的退路!”

    老者闻言目光突然变得犀利,仔细的凝视了一阵长林之后,眼神又变回了刚才的样子,笑着说道:

    “臭小子,要不是你从小在我身边长大,我还以为你真是那种怕死的懦弱之徒。”

    说完之后,无极大师拿起桌边的一块毛巾,在自己湿润的嘴角擦了一擦,然后才起身在长林身边,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后说道:

    “小长林,我知道你从小就有不少奇思妙想,也知道你考虑事情的方式,和咱们大多数艾欧尼亚人都不一样。”

    “但是你能告诉我...你今天早上突然来到这里,跟我说退路的事情,是因为什么么?还是说,你真的贪生怕死?”

    长林闻言苦笑了一声,起身看着自己的老师无奈的说道:“老师,您刚刚自己也说了,我从小在您身边长大,是不是真的贪生怕死,您还不知道么?”

    看着无极大师眼中,仍旧是那抹欣慰的目光,长林知道自己可以继续往下说,所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语言,继续说道:

    “只是老师,我们已经和诺克萨斯人僵持了好几天了,这期间除了小摩擦以外,您没发现他们一直在保持克制的态度么?”

    “您仔细想想,这像不像是台风到来之前,空气那异常的安静呢?”

    当长林这番话一说出口,无极大师顿时心中一惊,仔细的想了一想最近这段时间,似乎从那些上次袭营之后,那些诺克萨斯人确实老实了许多,跟他们之前的风格简直大相径庭。

    难道他们真的在隐藏什么手段么?这个疑惑不停的在无极大师的内心中萦绕着。

    半晌之后回过神的他,瞥了一眼仍旧站在那里,等着自己讯示的小徒弟,开口问道:“小长林,你觉得这段时间他们在做什么呢?”

    “炼金毒气!”斩钉截铁的说出这四个字,长林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中,继续说道:

    “老师,虽然我们之前摧毁了他们一批炼金毒气,但是他们这次可能会准备更多,万一多到可以一次性摧毁我们整个无极山的毒气,我们该怎么应对?”

    顺着长林的话说出口,无极大师不由得大吸一口凉气,他似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如果那样的事情发生,别说自己了,整个无极剑派,甚至整个巴鲁鄂岛的所有生灵,包括漫山遍野的魔法植物都会死绝。

    想到那样的画面,这位艾欧尼亚久负盛名的大师顿时不寒而栗,目光一凝看着长林沉声说道:

    “小长林,你有什么建议么?”

    长林闻言突然双膝跪地,将自己的额头顶在地上,痛声说道:“弟子请求老师,带领我们北上纳沃利大岛。”

    “和那里已经拿起武器的同胞一起,抗击这些外来的侵略者,他们有合适的地方,已经做好了迎接我们的准备。”

    老人家眉头一挑,看着跪在地上的,婉如自己小子一样的长林,笑着说道:“我说你个小子怎么大早上的跑到我这来,说这些。”

    “说吧,你是什么时候跟北边搭上线的,可别拿你那什么天马行空的借口来糊弄我,你小子还不够格。”

    “嘿嘿嘿!”讪笑着从地上爬起来,长林看着无极大师说道:“老师还记得,之前您派师兄们去抓金魔的时候,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人前来拜山么?”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和他认识的,如今他就在北边,一边救我们的同胞,一边积蓄力量,随时准备反攻诺克萨斯人。”

    虽然长林并没有和殇月见过面,但是此刻为了让老师相信,他只好张口就来,况且他那段时间,就在巴鲁鄂行省来回巡视,是完全有机会和殇月碰面的。

    “哦?!”无极大师闻言表情不由一惊,然后略带伤感的说道:

    “没想到当初来拜山的那个小子,居然有这样觉悟,没能见到那个少年的风采,确实是一个憾事啊!”

    感叹了一番,无极大师突然看向眼前的长林说道:“虽然遗憾但也无所谓了,你去把门口的你易师兄叫进来吧!”

    长林见状赶忙回身来到门口,将仍旧站在那里的易大师叫到屋里,等是兄弟两人并排站好之后。

    无极大师已经拿着一把宝剑,来到了师兄弟两人的身前,在长林和易大师两人面前打量了一番后,才把宝剑送到了易大师的面前,语重心长的说道:

    “易,这把剑从此以后就属于你了,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看着眼前老师送给自己的剑,易当然明白,这把剑代表的是历代无极大师的佩剑,得到它就意味着自己成为了下一代的无极大师。

    不止是易不明白,就连一旁的长林也十分的不明白,师兄弟两人同时惊呼道:

    “老师!”

    抬起自己宽厚的手掌,他先对易说道:“易,不要问为师为什么,既然这把剑给你了,那以后你就是无极剑圣易大师,你应该明白。”

    “但这不意味着你可以独断专行,我希望你以后无论做什么决定,都要考虑一下你长林师弟的意见,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么?”

    尽管十分不解,可看到老师十分决绝的样子,易大师最终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而就在无极大师还要跟长林说些什么的时候,房间外面突然传来了某位师兄惊慌的叫声。

    “老师,老师,不好了。诺克萨斯人有动作,请带着我们准备战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