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五十章 惩戒之箭-银狐?
    帕拉斯山是一座海拔高度约在1500-2000米左右的高山,整个山体四周多是悬崖峭壁。

    而在这座山的山顶,则坐落着伽林行省最为出名的帕拉斯神庙,他的出名之处则是因为一个传说。

    据老人口口相传,在遥远的年代,有一个女性英雄,曾经在这里将一个试图毁灭世界的恶魔打败,并把他封印在了帕拉斯山的下方。

    若不是殇月将这里的故事告诉银狐,那么这在他看来,是一个极为幼稚而又无趣的故事,但也正因为有殇月的存在,所以他知道这并不是传说。

    虽然并不在整座山的下面,但这里真有一个远古勇士,在堕落之后被封印在了这里,如今正承受着无尽痛苦的,而此刻这个恶魔正在等待这有人解开封印。

    蜿蜒而又崎岖的山路上,瓦尔茂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拖着身受重伤的凯伊,向着山顶的帕拉斯神庙走去。

    他们的右侧是万丈悬崖,而左侧则是陡峭的山壁,脚下的台阶走完一阶又一阶,似乎没有尽头,他们早已经记不住接下来的道路还有多远。

    瓦尔茂只知道一件事,只要早点进入神庙,找到那个地方,就有机会救下自己的爱人。

    他不停的出言鼓励着自己的伴侣,让他保持清醒:“亲爱的,别睡,我一定会带你去那里,用那远古的力量去救活你。”

    而在他们后方的不远处,一阵阵响彻山涧的惨叫声,从山下那看不见尽头的悬崖下传来。

    银狐一人当关把守在这细细的羊肠小道上,左右手各持着一把从诺克萨斯人手中抢来的朴刀,拦在了所有敌军的身前。

    而在他的面前,两个擎着巨盾架着长矛的诺克萨斯士兵,一步一步的往前逼迫着。

    每当他们往前踏出一步时,银狐总能找到最为合适的机会,一刀破开盾牌,另一只手紧跟着一刀砍在敌人的腿上。

    如此往复,不知有多少诺克萨斯军人,因为疼痛而失足跌落山崖,只留下那响彻山涧的惨嚎。

    可就算银狐已经杀死了不知道多少诺克萨斯军人,可每当有一个人倒在脚下,或是坠入山涧之后,总会有新的敌人补充到逝者原来的位置。

    在这样的压迫下,银狐不得不边战边退,心中也不停过的祈祷着,希望身后的那对情侣,快点进入帕拉斯神庙。

    不过好在他现在还能凭借着蜿蜒而又狭窄的地形坚持一段时间,但这个时间也不会有太多了。

    一旦自己被逼退到了山顶寺庙的门前,那里地形开阔,自己根本无法去面对一个彻底展开阵型的军阵。

    所以尽管银狐不停的退却,但也在尽可能的最大化利用好每次退却一步时,让自己最大化的杀死眼前的每一个敌人。

    不知过了多久,银狐突然听到自己的头顶传来了瓦尔茂的声音:“银狐先生,我们已经上来了!”

    听到头顶的声音传来,银狐眼角余光打量了一下身旁深渊,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多少退路可退了。

    既然瓦尔茂和凯伊已经到了神庙的门口,那么自己也就可以使出杀手锏了,将手中两把已经卷了刃的朴刀护在身前,猛然向着前方的敌军冲去。

    那些诺克萨斯军人,在见到眼前这个银发的艾欧尼亚人突然发动进攻,下意识的以为对方要临死反扑,所以赶忙严阵以待,将巨盾紧紧的杵在地上,手中的长矛也随时准备蓄势待发。

    可没想到的是,在即将到长矛的攻击距离时,银狐突然将手中的两把朴刀用力的扔了出来。

    重重的砸在盾牌上,只砍出了几道白色的痕迹后,银狐想也没想,直接扭头就向着身后的山路上跑去,一边跑还一边从胸口的衣服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就在这诧异的一会,银狐飞快的向山顶奔跑,左手握着手中刚掏出来的陶罐,另一只手则拿出一个引火之物,将陶罐口上的一根线点燃。

    这是银狐从普雷希典回来后,带来的一罐炸药,本是留作保命时候用的,如今现在正是自己需要它的时候。

    所以银狐点燃之后,脸上带着些许的心疼,不过他还是伴随着一句怒吼的“QNMD”,将手中的小陶罐猛的朝着身后丢去。

    还没等准备追击的诺克萨斯人反应过来,他们刚刚迈开自己的双腿,就见到一个黑色拳头大小的东西朝着自己飞来。

    现在的他们来不及去自习思考这是什么,唯一能意识到的是,只要抓住这个给自己带来巨大阻碍的艾欧尼亚人,那自己一定会获得一场非常丰厚的奖赏。

    所以就这样,他们任由那个陶罐就那么不偏不倚的落在了人群之中。

    仅仅跑了几秒钟,已经来到了山顶,炸药产生爆炸的巨响传来,那强烈的冲击波,甚至让抬脚踩在最后一阶台阶上的银狐,都不由自主的差点摔倒。

    银狐慢下脚步向后看了一眼,虽然不能看清具体的效果,不过看这爆炸后产生的响动,银狐还是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说道:

    “这帮SB,让你们追我!哼,守思这东西弄得,给劲!”

    顺利的来到山顶寺庙门口,银狐站在断崖之处向下看去,刚刚爆炸后所产生的效果也终于映入了自己的眼帘。

    爆点内测的山体被炸的完全凹陷了下去,而通往山顶的山道上,除了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一个活人都没有了。

    而更远的山下,则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喊杀声,银狐知道,那是即将赶来增援的诺克萨斯援军。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接下来还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做,银狐的目光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转身离开断崖,向着大门敞开的寺庙内走去。

    进入大殿,银狐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身穿翠绿色,头戴高冠的女祭司,她的目光中带着无可言喻的忧虑,望着大殿中央的那口井。

    “他们俩已经跳进去了?”银狐沉声问道。

    女祭司闻言犹如惊弓之鸟一般转身回望,只见一个浑身上下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男人,正站在自己身后冷冷的看着自己。

    这个女祭司哪见过这个样子的人啊,眼前这个男人杀气腾腾的,这与她所见过的所有艾欧尼亚人都截然不同,脑中回想着他刚刚的问题,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自己的头。

    没有管这个女祭司,银狐自顾自的越过她,来了井水的旁边,然后再次把手伸进了衣服里,掏出了一摞摞黄纸。

    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黄纸,临行前殇月叮嘱他的话再次浮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说实话,这一切都是理论,所以我觉得你还是让瓦尔茂和凯伊献祭他们的肉身,按照原剧情走一遍过场就好。”

    “这样你虽然只能收获一个剧情副本,但对于还是普通人的你来说,也算是一笔不菲的收获。。”

    “但你一旦决定按照我推测的做,我也不敢保证最终的结果是什么,而且我更不敢保证,我给你的这个东西,一定有用。”

    “我唯一能保证的是,你一旦成功了,将是我们所有人之中,最为强大的一个,至少...几年之内,你都会是最为强大的那个。”

    银狐到现在都还记得,殇月当时跟自己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是多么严肃的。

    他知道,如果接下来真的按照殇月的那计划进行,自己可能真的就一去不回。

    对于可能会死亡的恐惧让银狐不由得踟蹰不定,这是生而为人最为基本的情绪,无关于他之前和现在所做的任何事情。

    但对于华夏人来说,尤其是这些军旅出身之人,他们更是明白的是,有些事情比自己的生命更为重要。

    就像他们日常训练一样,本就是在一次次的冒险中突破生理的极限,如今有这样的机会摆在自己眼前,身为军人的他,没有任何理由告诉自己,要放弃这个机会。

    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像在现实世界那样,去完成这次训练,进而突破自己而已。

    这么一想让银狐的心中,倒是轻松了许多,打定了注意将那摞黄纸放在一旁,然后将除了内衣以外的衣服全部脱掉。

    最后再将身边的那摞黄纸捡起来,一张张的将自己的全身上下贴了个遍,唯独剩下一张,上面泛着莹莹的蓝色光线的黄纸。

    做完了这些准备之后,大殿外已经传来了杂乱的喊杀声,银狐知道诺克萨斯人就要过来了,

    满身贴着黄纸的银狐转头看了一眼,对已经在那里已经目瞪口呆的女祭司说道:“别傻站着了,赶紧跑吧。”

    “啊!?为什么?”

    听到女祭司的下意识回答,银狐无奈的摇摇头,想起当时殇月跟自己说的,这些艾欧尼亚神职人员的理念,索性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去管身后好奇的女祭司,银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直接跳进了面前的深井里。

    水很清澈,水下的空间也很大,适应了水中冰凉的感觉,银狐慢慢的睁开双眼,望着水井深处。

    正中央的一堆石头上,插着一个弓箭一样的东西,而此刻一个仿佛是由一堆腐肉,构成的人形生物,正抓在那把“弓箭”上。

    银狐听殇月说过,这堆腐肉是瓦尔茂和凯伊两人组成的,此刻他们的肉身正在被那把弓箭改造,成为那个毁灭世界的恶魔。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银狐在水下屏息,双眼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将剩下的那个泛着蓝色荧光线条的黄纸叼在嘴中,银狐四肢拼命摆动,向着那堆腐肉快速游去。

    来到他们的身边,银狐将最终叼着的黄纸粘在自己的额头,做完了所有准备后,他才伸出双手同时插入了腐肉中。

    随着一种令人恶心的黏腻的感觉从双手上传来,这团人形腐肉似乎活了过来,顺着银狐的双手,很快就将他拽进了腐肉的身体之中。

    而银狐也随着一阵恍惚后,意识来到了一片幻境之中,这里是一处破败的战场,无数尸体横卧在周围。

    场景的正中央,一个似乎是由雾气构成人,双眼泛着白芒,而他的左右手则各抓着一个人。

    这两个人虽然同样也是由雾气构成的,但是他们的容貌却被银狐清楚的看在眼里,分明就是瓦尔茂和凯伊。

    他们似乎也看到了银狐的出现,脸上浮现出浓浓的焦急,并且还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在这个空间里,所有的声音都无法发出。

    那个白色双眼的不知名存在,望着银狐的目光先是惊疑不定,但是当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后,眼中突然浮现出一抹惊喜的神色。

    那个白色双眼的灵魂,只是眨眼间就带着瓦尔茂和凯伊的灵魂,来到了银狐的面前。

    然后只见他突然伸展双臂,用瓦尔茂和凯伊的灵魂,将银狐夹住并不停的想着他自己的胸口处挤压着。

    在最后的一刹那,银狐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心中默念着殇月教给自己的那段咒语: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达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

    这是殇月教给他的道家八大神咒之一的《净天地神咒》,乃是道家顶尖的役使群灵,扫荡厌秽的咒语。

    霎时间只见本来身上什么也没有的银狐,身上突然浮现了一张张闪着淡蓝色荧光的符咒,尤其是额头上那张,那张由殇月亲自书写的凝神符,更是光芒璀璨。

    在这光芒的照耀下,这片空间的一切都已经改变,弥留之际的瓦尔茂和凯伊的“眼前”的战场变成了他们完全不认识的景象。

    某种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变化,就在帕拉斯神庙大殿中的井下,悄悄的进行着。

    ......

    刚刚的诺克萨斯军中队,在即将到达山顶的小路上,遭受了那次炸药的攻击后,虽然惨遭全军覆没的结局。

    但随着新的增援到来,他们很顺利的进入了山顶的帕拉斯神庙。

    那名女祭司仍旧站在大殿中的深井旁,当这些身穿重甲手持长矛钢刀的诺克萨斯人出现之际,她本能的以为这些士兵和之前那三个人一样,是为了深井下的恶魔而来。

    “不不不!,你们不能再下去...额!!”

    还没等她的话说完,一把闪着寒光的长矛,轻易的捅穿了她那瘦弱的身躯,还没来得及将最后一个字说完,无法喘息的她带着无比的疑惑离开了世间。

    “快点找!将那个刚刚向我们丢火药的人找出来!”一个扛着宽刃大刀,像是指挥官一样的人,高声的对大殿里的士兵们吼着。

    可话音刚刚落下,大殿中央的那个深井里的水,不知受到了什么影响,突然沸腾了起来。

    诺克萨斯士兵们下意识的纷纷投去了目光,那名手持宽刃大刀的似乎是一名队长,见状更是下意识的走到了井边。

    刚想要仔细观察一番,突然一个红色的光速从井里的水中窜出,队长只觉得眼前红光一闪,变什么也不知道了。

    而在后面那些士兵的眼中,伴随着一道细长的红色光柱闪过,自己的长官就变成了一具无头之尸。

    还没等士兵们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一道红色的光柱从井水中窜出,这次他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而是径直的射向了大殿的高处,化作了一团红芒。

    伴随着“啪”的一声,那红芒瞬间炸开,变成了无数根羽箭,向着所有人砸去。

    一声声惨叫响起,这些诺克萨斯士兵在弥留之际只听到井水中传来了一个空洞的声音:

    “龟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力量...我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