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四十八章 你好,我叫弘文
    “史诗级隐藏剧情副本?”

    看着手机上鲜红的字体,殇月根本没想到,自己刚刚答应了自然之灵后,就接到了这个看起来如此重要的任务。

    虽然这个任务的描述是等战争彻底结束之后,可以慢慢完成的,但是殇月知道,如果任由战争肆虐,让战后的艾欧尼亚人心底产生了极端的思想。

    到了那个时候再想去完成任务,一年两年的时间根本不够,恐怕就要花上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了。

    所以最好的着手之际就是现在,战争才刚刚开始,在诺克萨斯的屠刀逼迫下,他们开始认识自己,单独追寻精神的均衡,是一种病态的理念。

    在这个时候给予他们及时的引导,从而让艾欧尼亚人自发的认识到,合适的组织可以带领人们过的更为富裕,强大的军队可以保护他们免受外敌侵略,这些和平生存所必须的东西的重要。

    极致的精神虽然只能让他们内心满足,却无法保证他们在这个世界安稳的生活,只要让他们明白这样的道理,那么一切都会顺其自然的发生。

    毕竟人类的被组织性,是自然界所有动物中,最为高效的物种之一。

    锁上手机重新放回自己衣服的内衬里,殇月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将那个诺克萨斯军官的尸体埋好之后,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再次洗漱了一番,重新躺回床上,殇月枕着双手,望着头顶的天花板,默默的做着打算:“接下来这段时间,有几个重要的事情。”

    “明天要抓紧时间回一趟普雷希典,趁着战争还没有到达白热化阶段,找时间和卡尔玛大师聊一聊。”

    “如果能打通她的关节,那么一旦诺克萨斯人的右勾拳打出一半的时候,就可以有序的将普雷希典的平民撤出城市了,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保存艾欧尼亚的人口。”

    “第二个,是要让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出去,跟着诺克萨斯人的脚步,尽可能的多救一些艾欧尼亚人回来。”

    “现在悲哭之地的规划都已经安排好了,等他们把人带回来之后,有了足够的人手就可以开始正式的建设了。”

    虽然接下来的事情,卡起来只有一个,就是解决悲哭之地的人口问题,但是其中所包含的事情,杂七杂八的不知道有多少。

    时间就在殇月整理这些小事情的时候,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本来就已经带着大家奔驰了好几天,如今时间渐晚,疲惫在不知不觉中催着殇月进入了梦乡。

    ......

    同一片夜幕之下,人们逐渐沉睡,还有人在遭受诺克萨斯人的攻击。

    纳沃利大岛的南方,芝云行省的芝云尼亚,这是一座沿海城市,虽然这座城市也有一座占地面积巨大的港口,可它在之前,并不对符文之地的其他城邦开放。

    如今随着诺克萨斯人的入侵,这里也在第一时间被他们所占领,成为了诺克萨斯人在艾欧尼亚中部,中转军用物资的重要港口。

    自从诺克萨斯人夺取这个港口城市之后,他们就已经开始针对这座城市进行清洗,所有对自己哪怕产生一丝丝的不满,就算是一个眼神,也有可能就会被他们手中的长矛,捅了个对穿,并且在他们死后,也会被挂在到路边的树木上,震慑着过往的行人。

    如今这支部队的主帅塞勒斯,与他麾下的头号猛将,被称为“诺克萨斯之手”的德莱厄斯,兵分两路开始对芝云行省内的其他城市扫荡。

    大部队外出,只有少量的士兵在城市里巡逻,并重复着之前的残酷镇压。

    又是一个清晨来临,晨曦尽管被芝云尼亚东侧的山峰所阻挡,但是青蓝色的天空,还是昭示这一天早已开始。

    港口处的临时军营里,晚班哨兵也结束了自己的工作,在战友替换了自己的哨位之后,他们拖着疲惫的身形,回到军营的营房中准备补觉。

    随着军营大门被打开,一队队士兵,穿着厚重而又整洁的盔甲走了出来,他们是城市里的巡逻兵,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中午。

    他们会在芝云尼亚的主要街道上进行巡逻,抓捕那些敢于藐视诺克萨斯的艾欧尼亚人,并把他们送往该去的“地方”。

    这几队士兵的最前方,是他们的队长,穿着最华丽的盔甲,手握着腰间的剑柄,面色严肃的打量着四周。

    突然远处路边的一棵大树上吊着的一个人影,引起了其中一个名字叫做塞拉鲁斯的队长的注意。

    正常情况下那里吊着的应该是一名艾欧尼亚人的尸体,可现在无论怎么看,塞拉鲁斯都觉得那个人影实在太眼熟了。

    带着自己小队里的士兵走到那下面,仰头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道:“海尔!”

    是的,眼前被吊在树上的尸体他认识,更准确的说,这个叫做海尔的人,是塞拉鲁斯的朋友,同样也是一名小队的队长。

    塞拉鲁斯猛然抽出自己腰间的宝剑,虽然愤怒异常,但是他还是没有忘记自己身为军人的职责,对自己身后的一个士兵说道:

    “你去,马上向塞勒斯将军报告,将我们看到的画面告诉他。其他人,跟我来,我们今天就算将这个城市烧了,也要找到杀死海尔的凶手。”

    随着麾下士兵的轰然应“是”之声响起,众人的头盔之下,也都带着愤然的表情,跟着他们的队长向着城市内走去,一路之上任何哪怕只是挡了一下他们前进的艾欧尼亚人,都免不了刀剑加身的厄运。

    整整一天的时间,塞拉鲁斯最终也没有找到任何可疑之人,随着夜晚降临,他不得不带着自己的队员悻悻的回到了军营中。

    在他们只需要在前方道路转弯,就可以看到军营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正好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那个人身上披着破烂的麻布披风,灰色的布料上沾满了泥土和灰尘,兜帽之下看不清容貌,但搂在外面的下巴,让人一看就会给人一种唯唯诺诺的感觉。

    本来就带着些许气愤的塞拉鲁斯,看着眼前突然出现之人,不由得更加气愤,刚把手搭在自己腰间的剑柄上。

    还没等他把自己的宝剑抽出来,就见那个人影突然一下跪倒在地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不知道诺克萨斯的各位大爷们在这里,小的冒犯了!”

    说完也不管塞拉鲁斯等人错愕的表情,磕头如捣蒜一般,将自己的额头往地上撞。

    看着眼前的艾欧尼亚人,他的这一番举动让萨拉鲁斯不由得十分惊讶,本来一肚子的气愤,在看到这卑微的身影之时,突然消散而去。

    如此懦弱的身影,让塞拉鲁斯心中的那种骄傲油然而生,他轻轻的抽出自己的宝剑,搭在眼前之人的背上。

    玩心大起的他,狞笑着对眼前跪着的艾欧尼亚人说道:“哼哼!还挺有眼力见的,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饶你一命么?”

    “对不起,对不起!”这个佝偻的人影刚开始仍旧在不停的道歉,可感受到自己背上的宝剑突然加大了力道后,又赶忙改口说道:

    “不知道诺克萨斯的大爷们想要什么,我虽然什么也没有,但我也一定会奉上我所拥有的一切。”

    “哦!”看着眼前这个艾欧尼亚人这么上道,塞拉鲁斯不由得眼前一亮,他下意识的问道:

    “你能奉上一切?好,那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今天早上是谁,把诺克萨斯军官的尸体,挂在了我们门口的树上的!?”

    谁知道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口塞拉鲁斯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个跪在自己面前的人居然迟疑了起来,这已经明显说明他知道了些什么了。

    将抵在他背上的剑尖往下压了压,塞拉鲁斯沉声的说道:

    “小子,我们这几天在城里做了什么,你不可能没看见,你知道如果知道什么,不说出来话,那么一会你就会挂在路边的树上,你确定要保护你的同胞么?”

    “我说,我说!”再次磕头如捣蒜一般,这个卑微的懦弱之人不再犹豫直接开口说道:

    “昨天晚上我出来找吃的的时候,看到有个人将一个大爷挂在了路那边的树上,我后来跟着他去了城市外面,知道他们在哪里,请您相信我,我愿意带你去。”

    这一刻塞拉鲁斯突然激动了起来,好友的尸体今早被挂在树上的画面再次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塞拉鲁斯一脚踹在了眼前之人的身上,狠狠地说道:“那还犹豫什么,快带我去!若是他们跑了,我就直接杀了你。”

    “是是是!各位大爷请跟我来!”说完这个人就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扭身带着这一队诺克萨斯士兵向城外的方向走去。

    就这样一个浑身破烂的艾欧尼亚人,带着一对七八个诺克萨斯人,一路走向了城外。

    出了城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顺着东侧的山脚一路向南,走了大概几分钟左右,这里离得城市门口哨位很近,虽然看不见哨兵,但是只要高声呼喝,他们必然也能听见。

    绕过溪流来到一片丛林的后面,那个浑身肮脏的艾欧尼亚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塞拉鲁斯见状下意识的四处打量一番。

    发现周围根本不具备可以藏匿人员的条件,所以下意识的厉声问道:“你怎么突然停下了?我们要找的人就在这么?”

    谁知道这个刚刚还无比卑微之人,闻言突然直起了自己的身体,塞拉鲁斯这才发现,对方是一个身高在180cm左右,体型十分高大之人。

    “是的,各位诺克萨斯的大爷们,你们要找的人就在这里。”

    不知为何塞拉鲁斯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生气了一丝莫名的寒意,一双宽厚的手掌突然从斗篷里伸出,抓住兜帽的两侧缓缓的将它摘掉露出了这个人本来的面貌。

    谁能想到浑身上下穿着是那么肮脏的人,兜帽之下是一张俊逸而又阳刚的外表,相貌堂堂的脸上架着一副圆框眼镜。

    塞拉鲁斯只是看了第一眼,就想到了他曾经交手过的德玛西亚人,那里的每一个人都像眼前的这个人一样,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的气质,都体现出一种所谓的“正义”的模样。

    闻听此言,萨拉鲁斯就算再笨也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那个杀死自己好友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刚刚还卑微懦弱的艾欧尼亚人。

    猛然扬起手中的宝剑,夕阳斜下之际的余晖,让剑刃闪起了寒光,随着宝剑主人的猛然挥下,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要将这个艾欧尼亚人一刀两断。

    但是就在剑刃距离那人头顶只有一寸的时候,却猛然停住,一阵钻心的疼痛让萨拉鲁斯诧异的低头下望,寻找那疼痛的来源。

    当塞拉鲁斯低头看清了眼前的一切时,那双隐藏在厚重头盔下的瞳孔,突然急速扩散,痛苦让他下意识的长大嘴巴,不停的嘶吼着,那声音里全都是后悔与绝望的情绪。

    此刻他的胸口处的板甲上,多了一个拳头大的巨洞,鲜红的血液从里面喷薄而出。

    而在自己对面的这个艾欧尼亚人,手中却抓着一颗鲜红的心脏,它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脱离了自己的宿主。

    仍旧自顾自的在他人手中跳动着,随着每一次急速的颤抖,都有鲜红的血液,从那被硬生生扯裂的血管中奔涌而出。

    这些新鲜的血液落入他的指尖,极为反常的被迅速“蒸发”,化作一缕缕红色的气息,钻入了这个人的口鼻之内。

    刚刚还无比卑微的恶魔,此刻就像是享受着人间的极乐味道,眼中透出了一抹痴狂与陶醉。

    塞拉鲁斯在绝望与恐惧中,感受到体内的生机,正如大海退潮时一般,在他仅有的感知中,时间在逐渐被拉长,仿佛每一秒都是无尽的永恒。

    自己过往短暂的一生中,那些记忆的画面,有自己深刻的,也有曾被自己遗忘的,这一刻却都迅速的一闪而过。

    到了最后他唯有眼前这个艾欧尼亚人,握着自己心脏的画面,塞拉鲁斯在遗留之际,用尽了自己最后一丝力气艰难的问道:

    “你...是...谁?”

    随着塞拉鲁斯最红的一句遗言出口,他穿着盔甲的身躯重重的砸在了溪流边的草地上,一双不甘的双眼,却再也无法看到这被鲜血染红的晚霞。

    望着倒在自己眼前的诺克萨斯人,这个衣衫褴褛之人,嘴角翘起了一抹微笑,抬起双手戴上了自己的兜帽。

    做完这些之后,宽大的右手附在自己的左胸,对着身前的尸体,行了一个非常绅士的礼节,然后他那略显沙哑的声音从兜帽下传出:

    “尊敬的诺克萨斯人,你好,我叫弘文,感谢您为我奉献了自己的心脏!”

    翩然一礼结束,弘文重新恢复了自己佝偻的身形,一如刚才带着塞拉鲁斯来到这里时那卑微的模样,只是他并没有向着城市的方向而去,而是顺着溪流一直向南走去。

    在他的身后,除了塞拉鲁斯的尸体以外,他身后的六七名队员,也如他们的队长一样,躺在川流不息的河边。

    他们的胸口处虽然没有那拳头大的洞,但是头盔下那干枯的头颅,却已说明,他们全身的血液,不知何时已经被彻底抽干,甚至可能早死于他们的队长之前。

    但这里距离芝云尼亚城门口的哨兵并不远,可从始至终,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那里的哨兵却根本没有丝毫察觉。

    直到天色很晚之后,一个光头身披重甲的诺克萨斯将军,骑着自己的高头大马来到了这里,望着自己麾下的士兵被人抽干了鲜血躺在这里。

    无比的愤怒让将军不由自主的怒吼道:

    “给我查,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谁干的,还有从城内找1000个艾欧尼亚人,杀掉他们,把他们的尸体给我挂在城市的街道上。”

    “我要让这些艾欧尼亚的蠢货知道,反抗我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