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四十六章 战后两三事
    “噼里啪啦!”

    战斗已经结束,殇月用了几张火符,将诺克萨斯的辎重车队点燃,完成最后的毁尸灭迹。

    随着火光冲天而起,殇月带着大家来到远方的丛林深处,众人望着道路上直冲天际的滚滚黑烟。

    虽然刚刚他们收获了一场大胜,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沉重的表情,没有丝毫战斗胜利后的轻松。

    望着在眼前仿佛撑起天地的“黑柱”,偶尔会有一缕缕绿色的烟雾,从火光中逃出,他们被清风裹挟着,向众人所处的丛林中飘来。

    黑色的粉尘伴随着绿色的烟雾,在接触到第一排魔法植物时,就让这些美丽的植物产生了可怕的变化,叶子很快就开始泛黄枯萎,好似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而这一切的后果只是从战斗结束,到现在的短短10多分钟的时间。

    一阵狂风突然升起,一大片枯黄的树叶坠落,卉卉望着随风飘零的落叶,幽幽的叹息道:

    “真的很难想象,如果这些东西,被他们用在对人的战争中,究竟是多么可怕的场景。”

    素云闻言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眼睛微微一眯沉声回道:

    “说实话,我从进入军营的那一天开始,我的班长就告诉我,身为一名士兵,随时都要做好战斗赴死的准备。”

    “我也曾无数次幻想过,战争明天就会来临,我在那种你死我活的战场上,端着我的枪为了养育我的人民战斗。”

    “可是...在我无数个想象的画面中,却唯独没有想过自己会碰到这样的画面,虽然这炼金毒气只是将些树木杀死。”

    “但是我已经能想到,若是人沾染上这可怕的毒气,会要遭受多么大的痛苦,若是我成了其中的一员,我会毫不犹豫的用枪给自己一个痛快。”

    低下头看着自己脚下的土地一眼,殇月抬手在素云的肩膀上一拍,笑着说道:“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要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说完之后扫视了一眼身后的众人,从怀里掏出一瓶装着绿色液体的瓶子,一边晃了一晃,一边面色突然沉重的说道:

    “各位,这东西的威力大家都看到了吧?”

    “咱们都是来自华夏和霓虹的人,我们也同样在和平的世界中,生活了几十年,早已忘记了血腥的画面。”

    “但如今我们来到了符文之地,也经历了第一场战斗,看看这令人恶心的尸体,看看这杀人腐骨的炼金毒气。”

    “这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是我们每天都有可能要面对的梦魇,所以还请各位尽快适应,并时刻做好应对的准备。”

    此刻殇月眼前的这些人,经历了这场针对辎重部队的突袭,每个人的手上都或多或少的粘上了一两条人命。

    在之前他们只是身赋异能的强者,如今经过了这场战斗的洗礼,所有人终于完成了从普通人到战士的转变。

    如果殇月刚刚的这番话是在战前说的,那肯定是一点效果都没有的,可现在他们听到这番话,自然也就明白其中的分量是有多重的。

    发现眼前的众人眼中并没有怯懦,反而多了几分坚决后,殇月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对着众人招了招手,示意大家可以离开这里了。

    来到丛林的深处,这里有十几只独角兽等在这里,它们是殇月早早就向自然之灵祈祷后,让他们在这丛林中等待的。

    众人翻身骑上它们,然后一路向着北方的米尔汗河支流急速奔去去。

    路上是会碰上一些落单的诺克萨斯士兵,他们是之前那场战斗尾声时,被素云他们击溃后,跑进丛林中的残兵。

    手上沾过人命的战士们,顺手解决掉这些残敌,丝毫不会耽误大家的赶路。

    无名湾,诺克萨斯简易城寨之内。

    袭击刚刚发生之际,在城寨大门站哨的士兵就已经察觉到异样了。

    其中一名哨兵受到队长的指示,第一时间就跑到城寨内,将前方受到袭击的事情,告诉了斯维因和他的弟子,博纳。

    而这两人听闻这个消息之后,所做出的的反应却截然相同,斯维因听到士兵的奏报之后,反而松了一口气。

    在他身边博纳一转头看到斯维因的表情后,不解的问道:

    “老师,你为何...这么轻松?”

    斯维因闻言并没有马上回答自己的学生,而是对眼前等待自己命令的传令兵说道:“马上通知留守部队,快速打通前方道路,恢复进军路线的畅通。”

    “然后通知海湾港口的船队,让他们派一艘船回国,从国内加派炼金武器,并且直接从祖安掉一批炼金师来艾欧尼亚,我们需要他们。”

    传令兵闻言,敬了个军礼并回应一声后,也快速的退出了房间,留下斯维因和博纳两人在这里。

    “想知道我们明明遭受到进攻,却反而表现出一幅轻松的表情是么?”缓缓的来到办公桌之后的椅子上坐下,斯维因抬眼笑着对博纳问道。

    而看到自己的学生眼中那求知的目光,斯维因微微一笑,一边拿起桌子上的羽毛笔一边说道:

    “博纳,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从B号海湾登陆后,城寨修筑的过程是不是太过顺利了么?”

    这算什么担忧的?

    博纳错愕的望着此刻已经奋笔疾书的斯维因,不懂他为什么会担忧这些事情,之前自己可是和他提前说过,艾欧尼亚人没有军队和反抗的概念,顺利才是正常的情况啊!

    而斯维因接下来的话,则让博纳有些哭笑不得起来,就听他说道:

    “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些艾欧尼亚的事情,我本来就不信,到了这里后,先是那个叫做辛德拉的女人,阻挡了我们第一波攻势,再之后就是如今这场战斗,都在说明你收集到的情报并不准确。”

    “不过没关系,你的年纪毕竟还小,这一仗我们虽然吃亏了,但是好在也能让前线的军官们清醒一些,不然他们真的会把这次远征当做度假的。”

    “好了,你去忙你的事情吧,好好把情报甄别一番,别再有这样的疏漏了。”

    斯维因说完之后,就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的书写工作,只留下博纳一个人在那里瞠目结舌。

    最终百口莫辩的他只好默默的走出房间,独自在城寨中行走,脑海里不停的思考着关于艾欧尼亚穿越者的事情。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今天这场袭击一定是穿越者干的,甚至有可能就是那个将辛德拉放出来的人做的。”

    “现在那个人就像一只在暗影中潜行的耗子一样,自己完全不知道他在艾欧尼亚做了什么样的布置。”

    “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艾欧尼亚,绝对不是原来背景故事的那个艾欧尼亚,自己必须做好随时要和艾欧尼亚军队作战的准备。”

    想到这里,博纳的眼中突然绽放出一丝战意,想到从现在开始,就要和艾欧尼亚穿越者交手,他的心中不由自主的期待了起来。

    ......

    三天之后,悲哭之地南部入口。

    狭窄的峡谷之中,十几只洁白的独角兽排成一列快速的奔跑着,殇月带着众人第一次来到了他为大家选的根据地。

    几分钟之后跑出峡谷的最北边,众人的视线也跟着豁然开朗,悲哭之地第一次出现在他们的眼中。

    望着眼前郁郁葱葱的森林,殇月在身下独角兽那修长的脖颈一下轻轻一抚,这只洁白的异兽仿佛感受到了主人的意志,自觉的停下了自己奔跑的四蹄。

    其他人见状也都纷纷停下了自己身下的异兽,打量着四周虽然瑰丽,但略显荒凉的景色。

    还没等殇月说话,身后慧子突然对她身边的六道大和问道:“大和先生,这就是您和殇月先生选定的敌后根据地么?”

    “是的,这里现在虽然很荒凉,但是最北部那边,已经有华夏的朋友们开始搭建了,我们一会就要去那里!”

    六道大和给自己身旁的同胞们解释着,而这时素云默默的来到了殇月的身旁,殇月扭头一看,发现他手中正拿着手机,赶忙问道:

    “是王子和银狐他们发来的消息么?”

    点了点头,素云先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后,然后才在殇月耳边小声说道:

    “阿潘给我发消息,当代无极大师已经命令弟子全部下山,成功的阻挡了诺克萨斯人登陆后的第一波攻势。”

    “现在门派上下沉浸在喜悦中,不过好在也没有轻敌,仍旧有人在负责监视诺克萨斯人的动向。”

    “王子将第一次战斗的过程简单跟我说了一下,整个过程中,那个叫做长林的内测玩家,在那场战役中表现的很抢眼,而且结束之后他在门派内的威望也更加高了。”

    殇月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而素云接下来告诉自己关于银狐的消息:

    “银狐那边他一直在跟着瓦尔茂和凯伊,而那边的诺克萨斯人进军很顺利,基本上没受到什么抵抗。”

    “据说已经占领了整个隔都之海平原,正向着帕拉斯神庙方向挺近,预计再有两天的时间,就会触发维鲁斯的剧情副本了。”

    殇月闻言点点头,然后凑到素云的耳边说道:“让他们一旦触发完了自己的隐藏任务和剧情副本后,迅速带着英雄,从东海向纳沃利集合。”

    “巴鲁鄂和伽林两个行省岛屿面积太小了,基本上没有什么战略纵深,最后和诺克萨斯人的决战还是要看纳沃利大岛,我们需要现在就开始积蓄力量。”

    素云闻言并没有开口回应,而是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来,殇月见状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然后扭头对身后的霓虹众人说道:

    “各位,这里以后就是我们暂时的家,过一会你们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安顿下来,毕竟我们还有很多工作,不是么!”

    说完殇月带头控制着自己身下的独角兽,向着眼前的丛林奔去,众人见状也赶忙纷纷跟上。

    来到悲哭之地的北部,霓虹国的众人也看到了木易他们为大家准备的树屋,和他们互相介绍一番,大家也算全部都认识了。

    因为这三天都在赶路,所以众人也没有寒暄太久,纷纷进了自己选好的树屋洗漱一番,该休息的去休息,而有事情的人自然做事情。

    殇月与素云找到了卉卉,将那个被她抓住的战俘军官要来,然后三人一起出门,找到了六道大和与慧子。

    将那个被素云打晕的战俘往地上一扔,殇月看着慧子说道:

    “慧子小姐,您之前说过,您是霓虹特高课出身,想必对审讯诱供自然是有一套的,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出手,从这个人的嘴里套出一些情报来。”

    慧子闻言扭头看了一眼大和,两人眼神交流了一瞬间后,慧子上前对殇月鞠了个躬说道:“既然是殇月您的要求,慧子自然会尽我所能!”

    “那好,具体的过程我们就不看了,由您尽情发挥!我们就出去等您的好消息了!”说完殇月眼神示意了一下素云和卉卉,三人陆续离开了这个房间。

    来到门外,殇月扭头对素云说道:“现在诺克萨斯人已经来到艾欧尼亚,虽然已经展开进攻,但是咱们这里一时半会没有危险。”

    “反倒是丛云村那里,我也不确定瑞雯什么时候会去,所以你马上就回去吧,一定要保护好素马长老,他是亚索和永恩的关键。”

    “好,那我休息一下,下午就从北边回丛云了!有事记得随时叫我。”抬手在兄弟的肩膀上拍了拍,素云笑着说道。

    看着素云远去的背影,殇月在心中仔细的思考了一番,突然他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扭头对卉卉说道:

    “对了,卉卉。我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你帮我把木易叫过来!”

    正在跟素云挥手告别的卉卉,闻言之后惊讶的看着殇月,不过发现他脸色突然变得很严肃之后,马上就意识到好友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所以也不犹豫,直接扭身就向着木易所在的木屋快步走去,而殇月则独自一人等在慧子的树屋外。

    没过一会卉卉就带着木易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殇月见到他们俩也不多说,直接开启正题说道:

    “我突然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而且这个事情办起来也有些困难,需要你们两个要亲自跑一趟,如果事成,木易应该能有不菲的收获。”

    卉卉闻言倒是没有什么,毕竟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对于她来说早就已经做好了随时应对突发状况的准备。

    倒是一直在悲哭之地的木易,突然被殇月点将,并且还能有“意外的惊喜”,这让他一点准备也没有。

    而殇月却没管他的心情,继续说道:“在诺克萨斯军队里,有一个恕瑞玛人,是一个小女孩,叫塔利垭。”

    “她加入军队并来到艾欧尼亚,完全是被骗的,在原背景故事中,她来到艾欧尼亚后,就用自己的岩石魔法逃离了诺克萨斯军队。”

    “但我刚刚仔细想了一下,既然有穿越者来干扰这个世界的故事线,那么我感觉对面会有人强行改变塔利垭的命运不让她发生。”

    “所以我需要木易,你和卉卉混到诺克萨斯军队里去,找到塔利垭,并帮她逃离那里,然后去找素云,保证让原本发生的故事会继续发生。”

    “如果能让塔利垭顺利的见到亚索,应该会有一个剧情副本的奖励到手,怎么样?木易,你干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