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四十三章 天降魔神-辛德拉
    斐珞尔岛.西海岸。

    这是一片平凡而又美丽的沙滩,平凡是因为在艾欧尼亚,这样的沙滩有很多,而美丽是因为这些沙滩,就像之前殇月他们看到的那样美丽。

    而在沙滩之后,则是一片美丽的丛林,丛林之中有一棵极为巨大的灵柳,说实话,灵柳这种植物在艾欧尼亚的分布还是挺广泛的,可这棵灵柳实在太特别了。

    可能是因为时间的沉淀,这棵灵柳十分高大粗壮,远比艾欧尼亚大多数的灵柳大上两三倍,徐徐微风从海面上吹来,被海滩边的植物们拦住,迫使“它们”减下自己的速度。

    钻入丛林中的他们完全被“驯服”,让灵柳悄悄的扬起自己的枝芽,配上他们自身所散发的淡蓝幽光,无处不再诉说着它的幽静与神秘。

    与这颗灵柳同样神秘,也同样显眼的是,此刻它旁边的一个女人,白色长裙拖曳在地,一头柔顺的银色长发披在脑后。

    她是暗黑元首.辛德拉,自从殇月解开了幻梦池的封印,并答应他来这里生活之后,就找到了这颗灵柳,几个月以来一直生活在这里。

    “轰隆隆!”

    虽然看不见,但是辛德拉还是能听到森林另一边,大海方向传来的雷声,那声音沉闷而又压抑,仿佛是什么人在表达自己愤怒的情绪。

    不过辛德拉却一点也不在乎,她只是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脚下柔软的草地上,望着眼前这棵随风飘零的灵柳,就像小时候那样,一座就是一天。

    得益于她自身所拥有那的比大海还要广袤的精神力,尽管现在已经是她坐在这里的第二个晚上了,却仍旧没有感到丝毫的疲惫。

    整整两天两夜的时间,这个女人就坐在这里,没有挪动自己身体的一丝一毫,就像是一尊大理石雕一般。

    似乎是因为乌云密布的原因,尽管距离天亮的时间已经没有多久,可这里仍旧是那么的暗。

    好在可以绽放光芒的魔法植物,遍布在艾欧尼亚的每一片土地,所以辛德拉的视觉也不会受到环境的影响。

    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杂音响起,辛德拉许久没有动过的眼镜,也被这声音袭扰下,转动了一瞬间。

    缓缓的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手持弓弩,全身穿着皮甲的男人,愣愣的站在自己的身后,正满脸错愕的望着自己。

    “!@#$$%@#@$@#...!”睦然之间,那个男人开口了,说着辛德拉完全听不懂的话。

    不过她并没有在意,或者说辛德拉从来没有在意过什么,因为离开幻梦池之后,已经没有让辛德拉值得在意的事情了。

    母亲与兄长是自己童年的梦魇,不过当她遇到了那个虚伪的老师后,两人就已经不再练习自己,现在的他们也不知是死是活。

    而那个想要封印自己的老师,也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手里,现在除了自然之灵,也没有任何人能限制自己。

    毕竟,她的传说对于艾欧尼亚人来说,一直都是挥之不去的梦魇,人们尽管惧怕她那无边的力量,但与之相比自己的性命似乎更重要一点。

    不过很显然,对于此刻辛德拉身后的那个男人来说,自然是不会惧怕的。

    他是杜廓尔派出的第一批侦查小队中的一人,自打他进入森林之后,没走几分钟,他就彻底和自己的队友们走散了。

    这个森林就像是一个天然迷宫一样,不管身边有多少人,不管自己的装备有多好,也不管自己的声音有多大。

    只要你哪怕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别的地方,当你再回过神找队友的时候,就会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边早已经空无一人。

    当然,诺克萨斯人是不知道自然之灵的,或者说在他们的认知中,自然之灵这种莫名的灵体,更应该用“神迹”去形容。

    就这样,这名士兵独自在丛林中跌跌撞撞走了不知多久,这才在误打误撞间,居然来到了辛德拉的面前。

    女人柔顺的银发披在身后,微微侧过头露出了她半张面容,只见到一眼这个士兵就觉得眼前的女人比这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美

    见自己问过她的身份后,眼前的女人并没有回应自己,这名士兵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绝世女人是个艾欧尼亚人,听不懂自己的诺克萨斯语。

    在这幽深的森林中,突然见到一个美艳到不可方物的女人,尽管这个女人看起来似乎不是自己的对手,可常年的军旅生涯还是让他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的手弩,因为对于军人来说,武器是唯一能给自己安全感的东西。

    士兵那略显惊惧的眼神落入辛德拉的眼中,她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

    毕竟她在从幻梦池醒来之前,所看到的每一个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表情,尽管讨厌,但也已经习惯。

    不再理睬身后的男人,辛德拉缓缓将自己绝美的容颜转回来,继续看着眼前的灵柳。

    对已经重新活一回的辛德拉来说,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她唯一想要的,就是一个安静的生活而已。

    当最初的紧张过去,隐藏在士兵深处兽性逐渐占据了士兵的脑海,一个绝美的女人,独自一人坐在自己的前方不远处,而这周围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一股炙热的思绪突然从心底窜出。

    紧张的迈动自己的双腿,悄悄的来到女人的身后,在那种火热的驱使下,士兵朝着那银白得耀眼的长发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如果眼前这样的场景被一个艾欧尼亚人看到,那么人们就会将这个士兵成为蠢货、白痴,而之所以能有这样的结论,完全是因为人们知道辛德拉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本事。

    但对于此时此刻此地的这名诺克萨斯士兵来说,这是他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女人。

    在士兵的印象中,她并不是没有见过比自己强大的女人,但她们的样子,绝对不是眼前这个银发女人的样子,而且也绝对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所以在看到辛德拉的第一时间,大脑的记忆就自动告诉士兵,眼前的女人并不是强者,而是那些和不朽堡垒妓院中一样,可以随意玩弄的女人。

    两者唯一不同的是,那里的女人浓妆艳抹,而这里的这个女人,似乎是一个敌国的“大家闺秀”。

    只是当士兵的手指,在距离辛德拉的头发还有几公分的时候,就再也不能寸进,仿佛自己的整个手掌被某种无形的两包裹住。

    下意识的赶忙左右打量了一番,仍旧没有看到这附近有任何人,士兵这才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造成的。

    他下意识的挥动另一只手,想要用手弩射杀这个女人,只是当他抬起手弩对准辛德拉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机扩上的弩箭已经不见了。

    惊讶的四处寻找之际,耳边突然然响起了一阵空洞而又冰冷的声音:“你是在找这个么?”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自己的脑海里响起,这并不是一种语言,而是直接的一个直接可以被大脑读懂的信息,直接在意识里响起。

    随着女人的声音望去,只见这个美的不可方物的女人,缓缓的抬起了手,正握着自己的弩箭,那泛着寒光的剑尖,正对着自己。

    在这一刹那、恐惧与不可思议充斥着士兵的双眼,他终于在这一刻认识到了,自己似乎招惹了一个强到不可思议的魔法师。

    被彻底控制住的身体本能的挣扎着,士兵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要逃离这里,逃离这个自己想要轻薄的女人,逃得越远越好。

    “还给你吧!”

    这是士兵在这人世间听到的最后四个字,随着一道寒光在空气中划出流星,士兵的身体急速倒飞而去。

    被辛德拉附着了强大精神力的弩箭,划破空气钉入士兵的眉心,坚固的头骨根本挡不住这样的力量。

    弩箭进入士兵的颅骨内部,搅碎了他的大脑,带着他的身体,狠狠的钉在了,远处的一棵树上。

    红色玉白色的组织顺着小孔缓缓流出,仅仅一刹那,士兵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只留下眼中的那抹不可置信。

    “轰隆隆!”

    天空中再次响起了闷雷,只是这一次是在辛德拉的头顶响起,一直空洞的双眼在听到雷声后,终于浮现出了焦距。

    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先是轻轻的拍掉挂在裙子上的树叶,辛德拉这才抬头望着天空,似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要封印我么?现在又想要我帮你?”

    接下来在漫长的寂静中,辛德拉开始迈动双腿,在灵柳的周围漫步,打量起来身边这颗泛着荧光的灵柳。

    直到天空中再次响起了沉闷的雷声,辛德拉停下自己的脚步,再次望向天空,仍旧用刚才的语气说道:

    “哈!看起来,你也意识到自己之前的保护太过了是么?居然能听到你在我面前认错,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不过....让我出手也是有条件的,我之前答应了一个孩子的请求,现在想来他心里怎么想的,我已经明白了。”

    “虽然有些不甘被一个孩子算计,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过付出,那你....你的付出呢?”

    随着辛德拉的话音再次落下,这次的沉寂并没有持续多久,天空再次响起闷雷,辛德拉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中皆是满足与释怀,扬起一条粉嫩的手臂,指着天空中的乌云,辛德拉的表情突然带上了一丝嘲弄大声说道:

    “你居[孤城读书 www.guchengdushu.com]然会低声下气的开出这个条件,哈哈哈哈...,这要是让你的子民知道,他们会怎么看待你?懦夫还是虚伪的骗子。”

    “值了...哈哈哈!值了,这么多年...都值了!”

    又是一阵放肆的狂笑后,辛德拉的双眼突然发白,身体也逐渐飘起,一对牛角头盔突然出现在她的脱丁,原来身上的白袍也变成了性感的皮衣。

    如海般的精神力疯狂涌现,暗黑魔法从辛德拉的眼角一缕缕的溢出,身体也在魔法的加持下缓缓的飘上了半空中。

    直到身体飘到了几十米的天空之上,远处沙滩上的诺克萨斯士兵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辛德拉这才再次抬首望天说道: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否则...我可保不准自己再发疯一次。”

    说完也没等天空中的那个存在给予自己回复,迎着海风任由皮衣下摆随意飘荡,向着沙滩上的诺克萨斯人飞去。

    沙滩上杜廓尔仍旧焦急的等待着援军,虽然已经有50多人的侦查小队进入森林后失去了联系。

    可为了以防万一,杜廓尔仍旧第三次派出了更多的小队进入森林,只是战前侦察,已经投入了100多人。

    要知道,他们第一批登陆的,也就只有1100多人啊!战争还没打响,就已经损失了将近十分之一的战士。

    这对于任何一个前线指挥官来说,都是一个无法接受的事实,杜廓尔现在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查明这片森林的原因,报告给斯维因让他来想办法解决,要么就是自己来解决。

    很显然,当杜廓尔向舰队请求调遣炼金武器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要自己解决眼前这个麻烦了。

    而现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后方将自己需要的武器,从舰队运送到沙滩上来。

    只是就在杜廓尔焦急的望着海面的时候,身旁的卡塔尔突然略带急切的对他说道:“将军,你看那里!”

    诧异的转头望去,只见一个比天空还黑暗的影子,缓缓的飘落在森林边缘的上方,一双丝毫观察不到任何情绪的眼睛正冷冷的望着自己。

    虽然看不清身影的具体细节,但是杜廓尔却明白,能在此时此地,以此种姿态出现在自己眼前,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是朋友。

    所以第一时间,杜廓尔高声喝道:“准备战斗,弓箭手、血法师,那个影子给我打下来。”

    随着指挥官的命令下达,诺克萨斯士兵们展现出了极为高的军事素质,两百多名弓箭手,和几十名法师迅速布置好了阵型。

    法师们还在吟唱准备法术,而弓箭手们却随着指挥官的令旗麾下,纷纷的松开了手中拉满弓弦的羽箭。

    一片“乌云”腾空升起,奔着远处的身影激射而去。

    而面对这种攻击,高高飘在空中的辛德拉,只是微微眯了一下自己的双眼,这仅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动作,却造成了让诺克萨斯人无法理解的画面。

    所有羽箭在距离辛德拉不足10米的空中停下,他们仿佛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钉在了某种东西的上面,可诺克萨斯士兵却无法用肉眼观察到。

    缓缓的抬起自己的双手,几颗泛着紫色毫光的黑色魔法球突然出现,他们围绕在辛德拉身边,不安的游动着。

    杜廓尔已经彻底呆滞了,眼前辛德拉所表现的实力,比他过往人生中,与所听说过传闻里,所有的法师加起来都要强大,他第一时间意识到,那个身影是一个自己不可能战胜的人。

    认清了事实之后,杜廓尔的脑海中也想到了自己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

    那就是.....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