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四十二章 诺克萨斯远征舰队
    时间回到殇月收到消息的那天早上,在斐珞尔岛以西30海里处的大海上。

    此刻50多艘体型巨大的木质帆船,正停留在这片海面上,船中间那高耸的桅杆上,一面纹绘着血红色王冠的黑旗正在迎风飘扬。

    这是诺克萨斯的远征舰队,而在舰队正中心处,是这支舰队的旗舰,180多米长,将近十米的宽度,让这艘名为利维坦的巨舰极为显眼。

    在低沉的乌云之下,几只乌鸦盘旋在舰队的周围,发出渗人心魄的惨叫。

    身为旗舰,利维坦自然是这支舰队所有战舰中,体积最大的一艘,无数身披重甲手持长矛的诺克萨斯军人,排着整整齐齐的队列,在各自的哨位上警戒着。

    负责警戒的士兵很多,足有几百名,可他们两两之间的距离,这对于这艘巨舰来说,还是显得略有稀少。

    舰桥甲板上,一张铺着白色餐布的圆桌,摆在这片略显空挡的甲板上,与船上其他地方的萧杀林立相比,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不过围在这张圆桌上的几个人,却完全没有在意这种不和谐,他们手中端着洁白的瓷杯,品尝着里面的饮品,感受着乌云之下的大海上,那略带咸湿的空气。

    “杜廓尔!对于我们的陛下所发动的这场战争,你怎么看待?”说话之人是一个面容阴鹜的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瓷杯,白色微卷的长发,被发胶背在头顶和他的脑后,让人看一眼就觉得,着一定是一个高贵而又极其自律之人。

    他是英雄联盟中诺克萨斯的一名英雄,也是未来的诺克萨斯的统领,只是现在,他还是一名刚刚从恕瑞玛得胜归来,并再次领命出征的将军,他的全名叫做:杰里柯.斯维因。

    而那个叫做杜廓尔的人,则是一个脸上不怒自威的老人,一条恐怖的刀疤从他的左侧额头,一直划到了右侧的嘴角上方。

    放下手中的瓷杯,随着鼻子下方那浓密的八字胡抖动,杜廓尔那略显沙哑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来:

    “斯维因,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想法,但是你也知道,在诺克萨斯只有战争,才能让我们这样的人活下去。”

    “没有战争,没有军功,你、我还有塞勒斯、博纳、这样的人,我们谁都无法活下去。”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斯维因说着突然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来,迎着海风来到了船舷边,任由猛烈的狂风卷起自己身披的大氅,不止如此,就连他脑后的银发也跟着一起肆虐着。

    在这一刻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然后幽幽的说道:“对外扩张是我们诺克萨斯人活下去的唯一选择,谁让我们生在了那片贫瘠的土地呢!”

    “可达克维尔陛下,为什么会突然对长生不老那么执着?我觉得这后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杜廓尔闻言,这时也来到了他的身边,抬手在斯维因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说道:“老伙计,我能理解,你常年征战在外,所以对于国内的局势不太了解。”

    “实际上咱们这个陛下,早在你没回来之前,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对于长生不老的念想就一天比一天炽烈。”

    “你若是早些回来,就能知道,他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奇怪。”

    缓缓的转身看了看身边的老伙计,斯维因无奈的摇了摇头,却默默的叹息了一声,心中自己对自己说道:

    “我的老朋友,你想的还是太简单了,我十分确信我已经接近真相了,若不是这次突然被派来出征,我一定回抓到你的‘苍白女士’。”

    “杜廓尔将军!我想斯维因将军并不会无的放矢的。”

    伴随着一阵沉默,一个身穿诺克萨斯军官服的少年,从圆桌的另一边起身来到了两人的身边。

    手中端着一杯半满的瓷杯,嘴角上的笑容带着一丝阴霾,一边望着海那边的斐珞尔岛的影子,一边摇着手中被子里的饮料。

    “哦!”杜廓尔闻言突然抬手,在少年的肩膀上重重一拍,然后脸上挂出一幅充满了兴趣的表情对身边的少年说道:

    “怎么了?我们的小天才博纳有什么高见么?”

    这个被杜廓尔称为小天才的博纳,在感受到肩膀的重量后,微微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脸庞那枯槁的手掌,眼中闪出了一丝不悦。

    不过他仍旧优雅的将手中洁白的瓷杯放在托盘中,随着他缓缓的将手松开,明明没有了人力的加持,可这套茶具却就那样凭空的漂浮起来,并缓缓的向三人身后的圆桌上飘去。

    待到稳稳落在了圆桌上之后,这个叫做博纳的才幽幽的说道:“杜廓尔将军,难道您就不奇怪么?”

    “还记得当时陛下下达出征命令时的语气么?他是怎么就那么肯定的知道,在艾欧尼亚有可以让他长生不老的宝物的?谁告诉他的,您有想过么?”

    从杯子缓缓的漂浮,一直到博纳的话音落下,杜廓尔的眼中一直都保持着一丝惊骇之色,直到少年的话音落下之后,杜廓尔才扭头对斯维因说道:

    “斯维因,没想到几年不见,你手下居然有这么厉害的孩子啊!无论是这诡异的魔法,还是缜密的心思,都是上上之选,确实当得起小天才的称号,你在哪捡来的?”

    下意识的将肩膀的大氅往上提了提,斯维因眼中带着十足的欣慰,目光看着博纳对杜廓尔说道:

    “是这孩子自己来投奔我的,在恕瑞玛的几场战争中,要是没有这孩子,我可不一定能那么轻松就占领了那么多土地。”

    “多谢斯维因老师的夸赞!与您的智慧相比,学生需要学习的地方,还需要很多!”说完之后,博纳微微欠身,向斯维因行了一礼。

    抬起自己干枯的手指,斯维因摇了摇自己的手臂,然后对杜廓尔语重心长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想想博纳刚刚说的那些话,你比我待在不朽堡垒的时间长,对陛下的了解也更多。”

    “之后你要是想起了什么细节,记得来找我并告诉我,我总觉得这次出征会有什么不好的发生,多想一些事情,也能多做一些准备。”

    “好好好!我知道了!”高举起自己的双手,杜廓尔一边做出了投降的样子,一边转身向着舰桥方向走去。

    随着他转身走入舰桥后,最后一抹背影消失,杜廓尔只来得及留下一句话:

    “今晚我们要指挥登陆作战,我先回去休息一下,毕竟修养好、精神足了,才能好好做事嘛!”

    望着自己老友离去的样子,斯维因如何不明白,其实杜廓尔心中也明白,帝国此刻已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所掌握,只是他自认为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带兵打仗,至于高层的政治斗争,他完全交给了自己,若是自己开口要他去做什么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斯维因扭头对自己的学生博纳说道:“博纳,我有些事情需要好好想一想,你替我去检查一下船上士兵们准备的情况吧!”

    博纳闻言右手抬起扶在左胸上,再次微微欠身一礼,带着他那优雅的气息说道:

    “好的,斯维因老师,我这就去办!”

    说完博纳猛然转身,将自己身上的大氅下摆扬起,快步的来到朱桅杆下进入船舱的楼梯口,并一步一步的走下木质的楼梯。

    随着四周光线一黯,一股难闻的霉腥之气扑鼻而来,博纳下意识的抬手捂在自己的口鼻之间,却仍不能阻挡那可以呛人的味道。

    好半晌等到自己适应了之后,博纳左右看了一番,确定周围没有可疑人员后,这才将带着皮质手套的右手,伸进了大氅的里怀兜里,掏出了一部白色的手机。

    博纳:“@全体成员各位绅士们、女士们,你们准备的如何了?”

    卡拉鲁尔:“巨剑小队一切正常,我的队长已经迫不及待了!”

    鲁斯特:“双胞胎这边也是,我们在陪弟弟喝酒,听他吹嘘自己的斩首经历,真是烦死了!”

    阿努尔:“尊敬的大人们,我在跟着小麻雀,她有些着急。”

    博纳:“@阿努尔尽量安抚,我的朋友,登陆之后请一定看好她,不要让她如原剧情那样跑了!”

    阿努尔:“是!我尊敬的博纳大人。”

    斯嘉丽:“@博纳你们到艾欧尼亚了么?什么时候开战,真羡慕你们可以出去。”

    ......

    讨论组中随着没跟人的近况说完,伙伴们的话题也逐渐偏离了正题,想到斯维因让自己办的正事,博纳锁上自己的手机。

    抬手捂在自己的口鼻间,顶着船舱内难闻的气味,开始巡查船舱内士兵们的准备情况。

    随着预定登陆的时间越来越短,船上诺克萨斯士兵们的内心也越来越紧张,他们跨过了半个世界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军功,让自己的生活更好一点。

    这对于诺克萨斯人来说,无关于正义、无关于道德,或者说他们根本也不会去想,因为在他们的心底深处,唯一知道的是:

    “只有靠自己的双手,打赢每一场战斗,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

    就在这极其压抑的气氛中不知过了多久,士兵们突然头顶的甲板传来了略显骚乱的呼和声,随着身下的船舶缓缓移动产生的向后的惯性力,将自己的身体带的歪了一下头,众人意识到登陆战马上要开始了。

    30海里的距离,实际上并没有多远,诺克萨斯人起锚出发是在入夜之前,按理来说等到了午夜的时候,他们就会来到斐珞尔岛的近海处。

    可让人不解的是,当他们起锚没多久,天空之中就开始电闪雷鸣,****、几十米高的巨浪也跟着突然而起。

    这在靠近海岸线的地方,遇到这样的天气状况,令指挥舰队的诺克萨斯军官们十分不解。

    可就算如此,他们也不能退缩,帝国的皇帝下达的战争命令,是不允许他们找任何借口退缩的。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保证自己驾驶的这艘船,顺利的到达斐珞尔岛海岸线,并把士兵们送到哪里。

    最终这支舰队在付出了一艘船沉默的代价,终于抵近了斐珞尔岛的海岸线。

    身为这支军队的指挥官,经过了之前那****的洗礼,尽管斯维因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头晕目眩,可他仍旧打起精神,下达了让士兵登陆的目的。

    乘坐着冲锋舟,划船的士兵拼命的挥动手中的船桨,坐满了士兵的小船,迎着巨大的海浪,快速的向着远处的沙滩冲去。

    虽然大浪将几只冲锋舟拍到了海里,可还有更多的冲锋舟顺利的来到了海岸线,当冲锋舟来到了空无一人的沙滩上,士兵们纷纷快速的从小舟上跳下来。

    整个过程虽然是分凶险,不过好在作为这支军队的副指挥官杜廓尔,也有惊无险的跟着他的士兵们来到沙滩上,望着眼前空无一人的沙滩,杜廓尔真的十分吃惊。

    不过杜廓尔是一名职业军官,几十年的军旅生涯让他明白,尽管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正常,但自己现在要做的不是怀疑,而是尽快的稳固自己的战果。

    他马上指挥自己的士兵,派出几队侦察兵,进入沙滩后的丛林,开始探查周遭的环境。

    本来按照以前的侦查速度,一般半个小时之后,就会有侦查兵向自己报告,他们的侦查结果。

    可杜廓尔在沙滩上等了快一个小时,也没有得到任何回报,狐疑之下,他又派出了一批侦查小队进入了丛林。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第二批侦查兵和之前的那批一样石沉大海,一个回来的没有。

    他们在里面遭遇了什么?丛林里到底有什么危险?要不要再派一批人进去?几个问题瞬间从杜廓尔的的脑海中闪现。

    可过硬的指挥素质,让他瞬间抛弃了这许多的犹豫,做出了最为稳妥的决定。

    只见他回头对自己的副官,名叫卡塔尔的诺克萨斯人下达了自己的命令说道:

    “去,往舰队发信号,将我们遇到的情况告诉斯维因,让他调集一批炼金武器上岸,我们要直接毒杀这一片树林。”

    卡塔尔闻言楞了一下,短暂的沉默片刻之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迟疑着对自己的长官说道:“将军,我们还有人在里面...这样做好么?”

    “不管了!”有些气愤的抬手摆了摆,杜廓尔眼中充满了凝重,望着眼前的树林说道:“已经2个小时了,第一批人一个出来的都没有,我们只能当他们已经死了。”

    “我之前还奇怪他们为什么没人来防守,让我们这么顺利的登上了这片土地,现在来看就是这片树林在挡着我们。”

    仔细的斟酌了一番,卡塔尔点点头按照杜廓尔的命令,挥动令旗向海上的舰队发起了信号。

    又过了一会,一艘装满木桶的小船,在海上摇摇晃晃的来到了岸边,当得到卡塔尔的提醒后,杜廓尔缓缓转身脸上泛起了狰狞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