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三十八章 拘灵遣将
    在普通人的印象里,那些“贵族”们的起家方法,无不是鱼肉乡里、欺压平民,在血腥和暴力中完成的原始资金累计。

    但真正的贵族家庭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其中的代表比如欧洲那些隐性家族,几百年的家族传承,让在这种家庭出生的孩子,从小就开始接受长辈的智慧。

    而丰厚的家资,让他们也能在少年时期接受这个世界最良好的教育,当成年之后,他们最开始看待世界的眼光,都要高于普通人家孩子的起点。

    所以他们明白只有低调与平易近人的表面,才能在这个世界里获得长远的发展。

    但出现在平民眼里的那些有权有势的恶霸,其实往往大多数都是出于那些,因为某些意外获得横财的家庭中,就是俗话所说的“暴发户”。

    长久的压抑生活,在得到一笔横财之后,出于炫耀的心理,让他们迫不及待的向其他同类表达出,自己的与众不同。

    再加上财富的支持,所以才让他们做出一些我们普通人,所气愤的、甚至是超过人类底线的伤风败俗之事。

    这个道理不止适用与人类,同时也是用于国家,而像慧子这样霓虹国的高官,就是典型的“暴发户”心理。

    尽管这是一个名义上“人主”国家,但是他们贫瘠的历史,还是让他们下意识的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度。

    这也极易催生出人们心底的“暴发户心理”,他们会下意识的认为自己的国家实力,会比那些曾经“手下败将”的国家要强大。

    殇月十分理解这种人的心理活动,这并不是说他有多聪明,也不是说他就是出身于之前所说的贵族。

    而是他在现实世界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后,最终在华夏古文化中找到了一切的答案。

    虽然不得不说传统文化中有很多的糟粕,但纵观数千年智慧的积累,并不可能一点用处都没有。

    华夏古文明对于人性的总结,是这个世界人类几万年发展史中,是最为精华的瑰宝,若是能读懂一丝一毫,便也够人受用终生了。

    望着眼前这个白衣飘飘的少年,脑海中回想着刚刚他说过的话,慧子不由得更加怒不可遏了,脸上甚至带这些狰狞对殇月说到:

    “哼!你们华夏人还好意思跟我们说盛唐风貌,你为何不去奈良看看东大寺,再看看你们华夏,你们还有什么盛唐么?”

    面对慧子的咄咄逼人,殇月一点都没怕,反而讥讽一声说道:

    “哼!我不否认我们曾经沉睡过,但是现在的华夏,不是80多年前的华夏,你眼睛没瞎的话应该知道。”

    “我现在的华夏与盛唐一样,军威浩荡、万国来朝、民风之自信,与盛唐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笑傲立于世界之东方,笑看全球风云变幻。”

    “你们虽然留了盛唐的形,但可曾学了盛唐的精华么,还是说带是着个面具,就敢掩耳盗铃,不知死活的嘲讽卧榻之侧的巨人?。”

    殇月说这番话的时候,手中铁扇指着慧子的鼻子,语气之高昂激荡,顿时掀起一股极为强大的气势。

    身后的殇月、无忧和卉卉等人闻言之后,无不目放精光,不由自主的挺胸抬头,展现出一幅昂扬自信的态度,死死的盯着对面那七八个霓虹穿越者。

    这在慧子等霓虹国人的眼里,这些华夏人在殇月的话音落下后,无不气势汹汹的,仿佛要把自己生吞或吃一般。

    “你...你...你...!”

    哑口无言的慧子面对这众多气势逼人的华夏人,顿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顾着怒视着殇月,想要说些什么反驳,可却一时之间也组织不出语言。

    反观殇月手腕一抖归月展开,眼中带着不削的目光,冷冷的说道:

    “哼!唇舌之争终究是虚,还请慧子小姐不要忘了我们今晚相聚的目的。”

    说完之后伸出一只胳膊,做了一个邀请的收拾再次开口道:

    “我们毕竟是曾经的宗主国,自然做不出欺压小国之事,所以第一场的文斗,还是请你们先出人吧!”

    “哼!”

    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慧子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怒意后才对殇月说到:

    “殇先生说的是,我们相聚在这里就是为了比较出我们的差距,我希望第一场比试结束后,你还能保持你犀利的语言,跟我继续对话。”

    说完之后慧子微微转头对着自己身后说道:“木下,第一场你来,如果不能赢的话,你要想好自己的下场。”

    “嗨伊!”

    伴随着一个重音的回应,一个身穿碎花和服的中年男人走到众人面前,殇月从体型来判断,一眼就看出对方并不是第一批穿越过来的内测玩家,只见他从慧子的身后缓缓的走了出来。

    梳着霓虹国传统的折髻,怀中抱着一块方形的木板,来到了众人之间,将怀中的木板放下,一张围棋棋盘展现在众人眼前,缓缓开口说道:

    “按照慧子小姐和贵方达成的协议,我们第一场是文斗,主要比的是策略战阵,那么我想没有什么比围棋更能体现了,不知华夏的朋友们谁愿意来和我手谈一局。”

    殇月这边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第一场居然是比围棋,这可难倒众人了。

    不过就在这时,无忧突然上前走了几步,来到那个叫做木下的对面,盘膝坐下对他说道:“这场就由小僧接下来吧!”

    说完无忧自顾自的将装着白棋的碗拿了起来,示意对方执黑先行。

    面对无忧的礼让,木下也没客气,直接打开盖子,拿起一颗白棋,在边角处落子。

    现场的华夏众人中,确实没有人对围棋有了解,所以就看一时间无忧和木下两人交替落子,黑白相间的棋盘上也说不清现在谁优谁劣。

    诡异的安静一时间遍布这片密林,所有人都精神高度紧张的等待着,大概的扫视了一眼周围,发现自己这边的人,都在目不转睛的望着场中的无忧与木下。

    殇月意识到,保持如此高强度的精神集中,这是很消耗众人精神力的,这对接下来的第二场、第三场比试极为不利。

    所以一个念头瞬间在脑海中形成,嘴角挂着一抹极为和煦的笑意,抬头对慧子说道:

    “慧子小姐,无忧和木下兄手谈这一局不知何时结束,此刻天色本就很晚,不如我们将第二场提前,与第一场同时进行如何?”

    “这样两场结果同时出现,我们也能快点确定要不要加试第三场,您看如何?”

    听到殇月说完后的一瞬间,慧子脸上突然浮现出浓浓的狐疑之色,不过仔细一想,众目睽睽之下,殇月似乎很难搞什么小手段。

    所以仔细思考了一番后,心中突然定下了应对的决心,慧子点点头上前一步回道:“这样也好,这一场就由妾身亲自来领教你们的高招,不知你们有谁来和我一较高下。”

    卉卉闻言刚要上前,却被一条胳膊拦住,扭头一看原来是殇月,心中不解的她刚想要开口询问,就听殇月柔声说道:

    “我最近刚学了两个新招,正好要试试,给个机会呗!”

    在卉卉不甘的目光中,殇月扇着扇子走到了慧子的面前说道:“慧子小姐亲自下场了,那索性这场就由我来领教吧!”

    微微欠身鞠了一躬,慧子嘴角带着一丝狰狞的笑意,狠狠的小声说道:

    “之前与殇君交流的时候,就已经对殇君的实力产生疑问了,不知道您的实力是不是像您的话术那样强大。”

    对于慧子所表露出的恨意,殇月直接装出一副没看到的样子,只是笑着握着铁扇一抱拳说道:

    “请指教!”

    “请!”

    慧子这一个字话音还没落下,一道白色的影子突然从她身后窜出,猛然间向殇月疾驰而来。

    殇月见状下意识的后退几步,站稳之后抬头一看,殇月这才看见,刚刚那道白影已经回到了惠子的身后,居然是一个白衣飘飘,脸色惨白双眼泛着空洞白芒的厉鬼。

    这就是霓虹阴阳家的式神么?殇月看着那道白色的鬼影,脸上一点惊讶的神色都没有,反而露出了一丝炽热的贪婪之色。

    两根手指猛然一捏,归月闭合之际,殇月挥动手臂,与一瞬间将先天之炁经手臂灌入归月,在空中画出一道道符箓。

    “通天箓.六重镇灵符!”

    右手画完左手猛然缓推,六张专门司职镇压鬼怪的符箓,在殇月的驱使下猛然散开,从各个方向奔着慧子急速飘去。

    慧子身后的鬼魂看着自己周围的符箓,似乎感觉到了其中的威胁,只听一声凄惨的哭声从众人的心底响起。

    紧着这厉鬼化作一道白芒,迅速窜梭之间,挥舞着从白色宽袖里伸出的利爪,一爪一个将镇灵符全部拍散。

    自己画的六张符箓全部被拍散,殇月不怒反笑,望着对面双手抱胸的女人,知道慧子也和自己一样,完全没有动用真正的实力。

    看起来得稍微认真一点了!心中打定主意,殇月又一次抬起归月在面前再次画符。

    只是这一次殇月画符时,所消耗的时间和符箓的繁琐程度,都比刚刚的六张符箓更为繁琐。

    慧子见状知道这是自己的机会,意念一动身后的鬼影猛然窜出,两只尖锐的鬼爪高高扬起,死死盯着殇月的一双白眼似乎也透露着无尽的恨意。

    终于厉鬼在距离殇月还有几米距离的时候,他也画完了自己最后一笔,收回铁扇竖在身前,殇月掐了一个法诀,大声喝道:

    “通天箓.九重雷符。”

    霎时间晴朗的天空中,闪出一道道刺眼的光芒,就连在远处下棋的无忧和木下都下意识的伸手挡在了自己的眼前。

    “咔、咔、咔......!”

    伴随着九道响彻天际的雷鸣,一道道银色的匹链划破天际,殇月第一次将自己所会的,攻击力最强的雷法符咒打了出来。

    当刺眼的光芒散去,人们渐渐放下眼前的手臂,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小片被烧焦的土地,至于那只向殇月发起袭击的厉鬼,早就被殇月的雷符,劈的魂飞魄散了。

    众人见状顿时瞠目结舌,纷纷都在心里下意识的想着,如果这九道雷霆劈的是自己的话,那样自己有没有生还的可能。

    不过作为殇月的对手,慧子显然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最初的震撼感散去,清醒过来的她,表情变的更加扭曲起来。

    伴随着身体微不可查的颤抖,一个红色的鬼影再次从她身后升起,还没等殇月看清这只红衣鬼影的面目,就突然感觉到腹中传来一阵绞痛。

    还没等从疼痛中缓过来,殇月骤然发现慧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只面前,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奔着自己的心口处捅了过来。

    勉强忍住腹中的疼痛感,殇月勉强一个扭身往地上一滚,躲过了致命的一击,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

    微风拂过,殇月突然感觉脸颊有一股湿意,下意识的抬手一抹,看着手指上的一抹殷红,原来刚刚那一道在脸上划破了一个小伤口。

    这应该就是大和跟自己说过的,慧子新弄的那个式神吧?殇月盯着慧子身后的鬼影,双眼微微一眯,仔细回想着刚刚自己所遭受到的一切。

    他意识到这只红衣鬼魂的攻击方式,与刚刚那只白衣飘飘不一样,如果说白衣是武力,那么红衣可能是直接作用于人的痛觉神经,给主人制造机会的。

    虽然看起来没有之前那只白色厉鬼的直接作用来的大,但要知道红衣的这种厉鬼是那种剑走偏锋的风格,而这样的攻击方式更是让人防不胜防的。

    两者的区别是,一个是持续输出没有控制的ADC,另一个则是带强势点控的辅助,虽然ADC有输出,但是没有控制他也只能被对方一套带走。

    而有控制的人无论是打是跑,与ADC相比,成功的几率都要大上不少。

    若是之前的殇月碰上这种情况,他除了用通天箓画一些自己知道的那点符箓,是断然没有办法应对的。

    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了,在斐珞尔完成幻梦池隐藏任务后,殇月除了明面上获得了【风神腿】秘籍,同时也靠着那三张雷符,将自己的通天箓练到了小有所成的境界。

    而就在那个时候,他的八绝技第三部功法也顺利解锁了。

    只见他缓缓的将归月插到自己腰间的腰带里,身形突然的佝偻下来,随着双手自然下垂,一股股黑雾从殇月的双臂与七窍中逸散而出。

    当殇月再次猛然抬头时,一双被白芒充斥的双眼让慧子吓了一跳,刚刚还闭合的嘴角突然咧开,一股极为狰狞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哈哈哈!慧子,你身后的那只女鬼味道...好香啊!”

    殇月的语气这一刻变的有些疯狂,慧子见状也下意识的摆出了戒备的姿势。

    而殇月则是缓缓的蹲下自己的身体,十指紧紧抓地轻声的念出了几个字:

    “八绝技.拘灵遣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