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三十六章 六道大和
    两天之后,殇月的房间里。

    王子:@阿妍喂,妍妍!琴女真是个哑巴么?

    阿妍:是的

    王子:@阿妍她的琴和游戏原画一样么?

    阿妍:是的

    银狐:@阿妍那伟岸呢?是不是特别大?

    阿妍:你们两个变态,她还只是个孩子,才8岁,还没长开呢!麻烦你们两个禽兽好好当个人不行么!

    普雷希典大寺院自己的房间里,殇月单手擎着手机,看着讨论组里几个人之间的聊天记录,脸上不由自主的泛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双手一掐将掌心的手机屏幕关上,放下另一手的茶杯看向了自己房间的梳妆台。

    此刻卉卉正在那里,手中拿着一把漂亮的梳子,俯身垂下自己那满头的银发,给她身前的小萝莉梳头。

    天蓝色的及臀长发松软的披在小萝莉的身后,将梳子从她头顶到发梢的过程,从来不会有任何停顿,可见萝莉的头发保养的是那么的好。

    一梳到底之后,卉卉拿起梳子再次停在萝莉的头顶,用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声音,向萝莉轻声问道:

    “小娑娜,姐姐刚刚用的力气重么?”

    漂亮的空气刘海下,一双宝石蓝的大眼睛眨了眨,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尽管这个过程中她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却一点没有让人觉得她很呆板,反而感觉这个萝莉是那么的灵动可爱。

    皎有兴趣的望着眼前的一大一小,殇月蓦然发现,这好像是自己和卉卉认识以来,见到她第二次展现出女性的温柔吧!

    想到这里殇月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心里不由得总结道,果然女人这种生物真是太奇怪了。

    “咔!”房门被推开,还没等人进来,门外之人的声音就传来了:“哎!老殇,我来帮你撑场子来了!”

    随着房门彻底打开,素云的身形出现在了几人的视线中,没管卉卉和殇月的目光,无忧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了正在那里被身后姐姐梳理头发的娑娜。

    打量的这一会,房间里三大一小短暂了沉寂了片刻,直到素云清醒过来,才伴随着一声惊呼,赶忙跑到了娑娜的面前说道:

    “我勒个去,这就是娑娜么?太可爱了,这么小就这么可爱了,长大了不得祸国殃民啊?!”

    看着眼前这个大哥哥,那火热的目光明显让娑娜特别不适应,红着脸颊猛然低下头,将自己精致的面容藏了起来。

    “嘿!害羞了!”扭头看了一眼一旁泛着白眼的殇月,素云刚想继续逗弄一下女孩,就感觉头顶突然遭受到一记“重锤”。

    “你个老流氓,人家才8岁,哪有像你这么盯着的,别把人家孩子吓着。”一边数落着素云,卉卉一边挥动她纤细的手臂,不停的拍着他。

    下意识的抱住自己的头,素云一边躲一般反唇相讥道:“哎呀,别打了,知道了。你这么暴力,以后还怎么找对象!”

    素云不说还好,一说这话卉卉顿时更来劲了,放下手中的梳子,双手如****一般挥动,嘴里还不停的回道:

    “要你管,你个钢铁直男,我打死你!.....!”

    殇月见两人在那里打闹,笑着偷偷将坐在那里的娑娜抱过来,放到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将之前摘下来的头绳拿起,像游戏原画那样,给娑娜头顶两侧的马尾绑好。

    只是这个过程中,小丫头仍旧将目光留在素云和卉卉的身上,看他们互相打来打去的样子,晶莹剔透的眼中流出了不解和一丝惧怕。

    殇月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小丫头心中在怕什么,所以赶忙笑着解释道:“娑娜,哥哥姐姐们在那里打着玩呢。”

    “你看,卉卉姐是不是在挥手的时候,嘴角带着笑容呢?”

    循着耳边传来的声音看去,果然每当卉卉挥手抬脚之间,总能看到藏在她嘴角间的一丝笑意,娑娜见状顿时更加不解了,只好扭头看向殇月。

    “慢慢来,你只要跟我们这些哥哥姐姐多相处一段时间,就会明白的他们特殊的感情的,而且从今往后,哥哥姐姐们会保护你,照顾你,好么?”

    才8岁的孩子哪里会懂,殇月刚刚说的那些与传统艾欧尼亚价值观不相符的东西。

    她唯一明白的是,当那个姐姐出现在孤儿院决定领养自己,并把自己带来普雷希典交给面前这两人之际,她就有了新的家庭。

    再加上殇月刚刚说会照顾自己,更加让她心中认定了这个想法,所以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嘴角带泛起一抹甜甜的笑容,宝石蓝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殇月。

    “哎!我和卉卉都打成这样了,这小丫头怎么从头到尾都不吱声呢?”打闹结束,素云瞥了卉卉一眼来到殇月身边坐下,看着娑娜好奇的问道。

    卉卉文艳走了过来,抬手在小娑娜的头顶上一揉,眼中满是怜惜之色对素云说道:“这孩子命苦,天生嗓子就不好使,不能说话的。”

    说完在殇月对面坐下后,将娑娜抱到了自己的腿上,一旁的素云闻言,也用她那大手在娑娜的脸上摸了摸叹息道:

    “哎!也不知道谁家的父母会这么狠心,明明这么可爱的孩子,就算不能说话也是这么招人喜欢,为什么要抛弃她呢?”

    这番话无疑让小娑娜听懂了,闻言之后脸上浮现出一抹悲切之色,直接钻入了卉卉的怀里。

    见到小姑娘突然伤心,卉卉不由得叹息一声后,抱着娑娜起身对两人说道:“你们聊吧,我带她去城里转转。”

    说完得到两人的回应之后,她才抱着娑娜离开了殇月的房间。

    等房间只剩下两人之后,素云一口喝干了自己面前杯中的茶水,然后扭头望向殇月说道:“我听秃子说,你叫我过来是今晚有架要打是么?”

    抄起面前的茶壶再次给自己和素云的杯中倒满了热茶,殇月点点头说道:“是的,今晚咱们几个要和霓虹那边的几个人,决定未来战争爆发后,咱们‘玩家’行动的领导权。”

    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茶杯,素云嘴角突然浮现了一抹玩味的笑容,自我调侃道:

    “哎!你说要是让现实世界的人知道,咱们和那帮霓虹的鬼子合作,他们会不会说我们是汉奸?明明曾对我们做过那么过分的事,还想着要跟人家合作!”

    殇月闻言眉头一挑,拿着茶杯在自己面前摆弄一番说道:“肯定会有人这么说的,毕竟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只凭着自己的感觉表达自己的想法。”

    “这种人我都能猜到,如果他真的站在我们的角度考虑问题的话,恐怕也会和我们做出一样的,他认为所不耻的选择的。”

    “哈哈哈!”小了一番后,素云想了想后,突然说道:

    “哎!老殇,你这么一说我才想到,以前咱们来这个世界之前,我看过金政委的一个视频,他说霓虹那帮鬼子看我们还好。”

    “他们真正恨的,是大洋彼岸的那个自由国度的,如果一旦给鬼子机会,他们肯定不会对那些人狠狠地报复的。”

    殇月闻言也跟着哈哈笑了一番,然后仔细的思考一阵后点点头,表示认同素云的这番话,也跟着补充道:

    “毕竟那帮鬼子是在招核年尝过蘑菇蛋的,死了几十万人,那帮鬼子表面上是服了,但心里肯定想着有机会就报复呢!YY嘛,这又不犯法。”

    看着殇月的目光突然充满了一种揶揄,素云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再次出口发问到:“哎!你说米国内测的玩家,会不会就穿越到了诺克萨斯呢?”

    听到素云突然蹦出来的这句话,殇月脑海中突然灵光一动,然后仔细的思考了一番,不由得觉得素云的这个设想很有可能是真的。

    “米国人的前身是嘤国的盎格鲁萨克逊人,这帮人海盗、劫匪的出身,以我所了解的诺克萨斯来看,他们还是很像的嘛。”

    “与现实的嘤国一样样,都是因为土地制约、物资匮乏,所以不得不走上对外扩张、掠夺反补国内的办法。”

    “既然是同一个发展路线,那米国和嘤国的内测玩家,搞不好还真的要降生在诺克萨斯啊!”

    素云闻言大笑着拍了一下手掌,对殇月说道:“那看起来面对这次战争,我们和霓虹的那帮鬼子有了共同语言呢!”

    拿起手旁的归月铁扇,手腕一抖将其展开,殇月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哼!那也只是暂时的,只要战争结束,艾欧尼亚就会爆发文化内乱,到时候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睡,我们跟这帮鬼子兵戎相见,也是迟早的事。”

    “为什么不早说,怪不得卉卉会生你气!”

    伴随着一阵低沉的嗓音响起,殇月的房门再次被推开,一个锃亮的光头首先出现在两人的眼里,不是无忧还是谁?

    快步的走到殇月的另一边,拿起茶壶和杯子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后,才笑着对殇月说道:“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们今晚跟霓虹人比试的话,确实是要保存一些实力的。”

    和素云对视了一眼,殇月看着无忧问道:“你咋来了?没陪着大师呢?”

    双手抱着茶杯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无忧一边揉着手心的茶杯取暖,一边抬眼看了两人一眼说道:

    “刚才暮光之眼.慎先生带着那个大和来了,我看到了那个大和,他也看了我一眼,中间慎和卡尔玛闲谈的时候,那个霓虹国人给我递了张纸条。”

    “所以他们聊完之后,我找了个借口直接开溜,过来就找你了。”

    说完放下茶杯就从自己怀中掏出来个纸条,放在了两人的面前,殇月见状好奇的打开纸条对无忧问道:

    “你看了么?上面说的啥?”

    摇了摇自己的头,无忧眼神有些涣散,下意识的回道:“之前卡尔玛和慎在,我没来得及看。”

    “后来有机会出来后,直接来这里了,路上也没看!”

    听和尚这么一说,殇月和素云顿时更为好奇了,素云看了无忧一眼,随着殇月展开纸条,两人赶忙起身来到他的身后,看着纸条上的字迹。

    “身不由己,得罪之处,多多包涵。----六道大和”

    简简单单的十多个字,虽然没有表明是什么意思,可还是让三人惊讶不已,因为这十二个字是用汉字写的。

    更难能可贵的是,书写工整、笔画清晰,一看就是长时间浸淫在书法之道上的人才能写出来的。

    可这个纸条的落款名字却是个霓虹国人,殇月不由得诧异的和身边的两个好友对视一眼,从他们的目光中,殇月看出他们和自己一样,拿不准这是什么情况。

    在三人甚至可以称之为呆滞的目光中,殇月突然清醒两手一拍,直接将这张小纸条给震碎,然后小声说道:

    “不管如何,至少说明这是对方在向我们释放善意,也许他们内部也有什么来不及讲的原因。”

    “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张纸条还有一个试探的作用,他想看看我们这头,张罗事情的人是不是傻子。”

    无忧闻言顿时就明白过来,殇月已经有计划了,所以赶忙问道:

    “你打算怎么办?”

    眼睛微微一眯,心中也打定了主意,直接对身后的两人说道:“他虽然没明着说,但既然他递来纸条就已经有个这个意思了”

    “所以今晚我会提前两个小时去,那里应该有个人想跟我私下谈谈。”

    “你们俩带着卉卉、白狼和阿妍还有木易、虚构他们按时去就行。”

    “这期间如果你们碰上霓虹的那帮人,能拖就拖一会,如果不能就讨论组里疯狂艾特我,我会马上和这个大和结束密谈。”

    素云和无忧闻言只是沉吟了片刻,然后迅速的点了点头,接受了殇月的嘱托。

    当天晚上0点30分钟左右,大寺院后山密林深处。

    高高的魔法树的树杈上,殇月无声无息的落在了上面,站在那里仔细的观察着了一阵。

    这里是今晚约好和霓虹国穿越者比武之地,按照殇月的猜想,那个给自己递纸条的大和六道,可能会提前到这里。

    只是现在,尽管植物在夜幕下绽放出璀璨的七彩光芒,让这里的一切都能清晰的被肉眼捕捉,但殇月仍旧一个人影也没有看到。

    “难道对方给自己递纸条的意思,不是让自己提前过来跟他见面么?”

    这个想法刚从脑海里冒出来,还没来得及仔细思考,殇月突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清脆的少年音:

    “是无忧先生来了么?早上刚刚见过,还请直接现身吧!”

    意识到对方已经发现自己,殇月也不再隐藏,直接双腿微屈,下一秒就奔着声音传出的方向跳了过去。

    直到透过葱葱树影,见到了一个少年站在一片空地之上。

    落地之后,半蹲的殇月马上站起身,看着眼前这个名为大和六道的少年,两人遥望对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