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三十四章 谈判
    其实殇月这番话里的意思,就是讥讽眼前的两个人都是一丘之貉,打你队友的脸也就是在打她自己的脸。

    慧子闻言,目光穿过低矮的灌木丛,一眼就看到了正从远处走来的殇月。

    缓缓而来的殇月看了一眼卉卉,两人的目光骤一接触,卉卉眼神中突然多了一抹放松,殇月快步来到了她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说道:

    “辛苦你了!”

    轻轻的摇了摇自己的头,抬手握住了搭在自己肩膀的手腕,殇月瞬间就懂了对方的意思。

    盘膝坐在身下柔软的草地上,与卉卉并肩坐好之后,殇月抬头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人。

    当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女人的第一眼,殇月就推翻了自己之前对她的想象,与知性和干练相反。

    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更像是现实世界二次元圈中人们形容的萝莉,两个不长不短的马尾吊在头顶两侧,稚嫩的脸颊中时而阴险愤怒,时而又惊疑的神色闪现。

    一身麻衣紧身长袍箍在她瘦弱的身躯上,让人感觉这个小女孩就是弱不禁风的样子。

    至于她身边的那个人,看体型应该是一个成年男性,此刻四肢着地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好似身边的小女孩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一样。

    就这样本来看起来弱小的,却意气风发,而本来应该强大的,却如鹌鹑一样瑟瑟发抖,给人造成了一种强烈的视觉反差。

    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女孩有没有听懂自己刚刚的讽刺,只见她一幅气鼓鼓的样子,跪坐在自己的面前。

    直到半晌之后,眼前的小女孩似乎突然想起来了正事,大眼睛打量了殇月一会才说道:“你是谁?我记得我们的交谈已经结束了!”

    哦吼!?这是要反客为主了?用这种借口威胁,殇月哪里会轻易上当,所以也不犹豫直接开口说道:

    “那好,两位请回吧!不过当你们想再找我们的时候,还请记得卉卉小姐刚刚对你们的挽留。”

    果然小女孩刚要站起身的时候,听到了殇月这番话,顿时止住了自己的身形,然后重新跪坐了下来,双眼微眯的仔细打量了殇月片刻,然后猛然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你才是华夏人中真正的领头人。”

    握着铁扇在自己身前摇了摇,然后十分谦逊的说道:“哎!这话就严重了,什么领头人不领头人的。”

    “既然都是从现实世界里来参加这个游戏的,也算是老乡吧,有什么事都商量着来呗!没必要非要搞上下级那套,我们华夏现在可是很开放的。”

    殇月这番话的言下之意,是告诉对面的人,我们已经知道了你的一张底牌,而你对我们还完全不了解,所以你要小心别拿你们的心思来揣测我。

    不过很显然,殇月的这番话似乎是对牛弹琴了,因为这个小姑娘回道:“我不懂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想告诉阁下的是。”

    “你们已经知道我们这边大和先生的内测礼包了,所以希望你们能接受我们的统领,一起抗击诺克萨斯人的入侵,以及和他们一起来的游戏玩家。”

    听到如此直白没有丝毫掩饰的强硬要求,殇月心中产生了一种浓浓的疑惑。

    自从自己来到符文之地后,通过和素云、无忧和卉卉的接触来看,既然作为第一批参与“游戏”的内测玩家,应该没有傻子才对。

    可现在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从年纪上来看,对方可能也是个内测玩家,可她的表现怎么就这么蠢呢?

    难道这些霓虹国的人真就仗着大筒木血统目空一切么?殇月仔细思虑了半晌,决定最后再最后试探一次。

    “让我们接受你们的统领也不是不可以!”

    此话出口,殇月身边的卉卉倒是没什么表情变化,反倒是对面的小萝莉似乎当真了,跪坐着她猛然直起上身,并且惊讶的回道:

    “先生此言当真?请相信...”

    后面的话还没等说出口,殇月直接抬手制止了她要说的话,再次开口说道:“但是我们毕竟在现实世界统属不同的国度,你要想得到我们的帮助,总是要付出些什么的。”

    “还是说,你觉得只是凭借着你们有高手,能给我们一个活命的机会,我们就该感恩戴德的被你们驱使?”

    “万一你们要是中途反悔呢?或者说你们是想拿我们当炮灰呢?你总是要在提供一些东西,让我们能相信你可以带我们夺得胜利。”

    听到了殇月的这些问题,小萝莉明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仔细的想了想之后,突然摆出一副决然的表情,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后开口说道:

    “我们霓虹国的大和先生无意间触发了一个剧情副本,如果你愿意接受我们的统领,我们可以一起探索战争中的剧情副本。”

    “让你们新来的那些穿越者,能够在战争中,通过这些剧情副本来快速提升实力,先生您看,这样的可以表达我们的诚意么?”

    “就这?”不止是殇月,这一刻就连卉卉也是在自己的心中,嗤笑着说出了这两个字。

    虽然心中对他们的这个所谓的条件根本看不上,但是殇月还是摆出一副笑脸,然后略微仰头对她说道:

    “您的诚意我们已经看到了,不过还请给我们一点时间,我需要和我的伙伴们好好商量一下。”

    “不如明晚我们还在这里相聚,到时候我会给您我们的答复,如何?”

    慧子闻言一想,关于两国联合的事情,确实需要仔细斟酌,找下属商量一番也是能理解的,所以微微鞠了一躬后起身说道:

    “那慧子就先回去了,我明晚会在这里等待各位的好消息!”

    说完已经站起来的她突然抬脚,狠狠的踢了一下还跪趴在那里的男人狠狠的说道:“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赶紧跟着我滚回去。”

    “是是是!”伴随着一阵磕头如捣蒜的景象,两个霓虹国的使者消失在了殇月的眼前。

    没有了交谈这片密林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撇着双腿的卉卉这一刻抛弃了自己的淑女形象,刚刚屈起的双腿直接伸直,大大咧咧的拿起刚刚准备好的一杯花酿放在殇月的面前,说道:

    “跟这俩白痴费了那么多口水,早就渴了吧?喝点东西吧!”

    “谢谢!”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殇月眼睛一转扭头看着身边的好友笑着问道:“你怎么看?”

    高举双手抻了个懒腰,卉卉心不在焉的掏出手机,然后说道:“还能怎么看,除了她自己说的那些,应该顶多就知道隐藏任务的事,至于这个世界的核心,估计他们根本不知道。”

    卉卉所说的世界核心,是之前他们说过的关于英雄的事情。

    对于她说的这一点,殇月表示很认同,不过还有一些细节的事情,并不是和卉卉同一个看法。

    所以拿起拿起她腿边的酒壶,给自己的酒杯填满,殇月继续笑着说道:

    “我觉得啊,可能隐藏任务的事情,也就惠子口中的那个大和能知道一点,他们其他人啊!可能都不知道这个事!?”

    “怎么说?”卉卉闻言收回自己修长的双腿,盘起来之后一脸期待的样子,等着殇月说出他的看法。

    而抿了一小口花酿,殇月嘴角微微一笑,解释道:“刚才我跟她聊的时候啊,全程都在观察她的微表情。”

    “说到大和的时候,她的眼角中有一丝憧憬的目光,虽然用这个判断有点太主观,但我就是觉得关于大和的事情,她应该没说谎。”

    “而且因为霓虹的严谨、刻板性格十分的明显,所以啊,关于自己上级的真实情况,她有大概率不会夸大,也不会有所保留。”

    “你仔细想想,这个慧子从头到尾的表现,有把我们放在眼里么?如果你认为,你比我强的很多很多,你会花心思对一个自己不在意的人说那些不着边际的谎话么?”

    大大的眼睛向上一瞟,顺着殇月刚刚的的这些,卉卉成功的将自己代入了慧子的思考方式,仔细想想后点点头说道:

    “确实,就像一个人面对蚂蚁的时候,人唯一要做的就是展现自己的强大,除此之外也没必要去画蛇添足。”

    再次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殇月挑了一下眉头,表示认同卉卉说的这些。

    “现在关键是我们要怎么处理他们?”一个清脆的嗓音从两人的另一边传来。

    殇月扭头循声望去,微弱的光线中一个极为显眼的光头出现,原来是无忧来了。

    将目光转向另一半的卉卉,眼中闪出一抹疑问,似是在问:“你叫他来的?”,在得到女人点头回应后,殇月笑着调侃无忧道:

    “哎!卉卉在这呢,你还敢过来?”

    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无忧无奈的坐在了殇月的对面,小声说道:“我就是没办法面对陌生的女人,卉卉姑娘嘛...已经熟了!”

    拿起一个没人用的酒杯,到了一杯花酿,刚想放在无忧的面前,可看到他锃亮的脑袋后,又马上收回放到自己的脚边,嘿嘿一下说道:

    “忘了你是和尚了,不能喝酒!”

    “啥也别说,我懂,你就是故意寒蝉我的!”无忧嘴角一笑,对殇月的调侃发出了自己的反击吐槽。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盘膝坐下后褶皱的下摆,然后目光在殇月和卉卉身上流转了一下,正色对两人说道:

    “说正事吧,这帮小鬼子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咱们怎么玩他们?”

    看着无忧那浑然不在意的表情,殇月眉头一挑,扭头看着已经躺在草地上的卉卉调侃道:“呦呵!现在和尚都这么暴力的么?”

    “咯咯咯!”伴随着卉卉那悦耳的笑声结束之后,只见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突然起身,纤细的胳膊撑在白嫩修长的双腿上,也加入了殇月对无忧的调侃:

    “哎!我说秃子,要不明天我和老殇动手干掉那俩鬼子,你直接超度了他们得了!”

    虽然说无忧已经和卉卉算熟悉了,不过当卉卉在不经意间散发出,她那如空谷幽兰的风情之际,还是让无忧犯病了。

    只见他突然合十自己的双手,看都不敢看卉卉,直接闭上自己的双眼,拇指快速的撵起念珠,低声念诵起了佛经。

    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绝世美女来说,他们当然讨厌男人只注重自己的外貌,但是当真的有人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外貌的时候,她们的内心反而回有一种失落感。

    就像现在的卉卉,发现无忧又用这招来冷处理自己,顿时心里就不乐意了,撅着嘴巴抱怨道:

    “一逗就念经,这也太没意思了!你怎么跟卡尔玛大师相处的时候,你就不紧张呢?”

    谁知无忧闻言之后,苦笑着看了一眼卉卉,见女人不再挑逗自己,神色也终于恢复了正常,开口解释道:

    “我从这个身体6岁开始跟着卡尔玛,一直到现在15岁了,再加上她的长相并不像你这么...女神,所以面对她的时候,我能一如既往的保持平常心。“”

    看着眼前小和尚那真诚的面容,卉卉无奈的将双眼向上一翻,再次仰躺下来一言不发。

    一番善意的调侃与互损,殇月和卉卉两人刚刚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带着愉悦的心情,殇月手腕一抖将归月展开,笑着对两人说道:

    “没事,接下来的事情我来跟他们交涉,如果能把他们忽悠过来,自然是要争取的,毕竟面对接下来的战争,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来看,能做到的事情还是挺有限的。”

    “我们这些穿越者要是能暂时放下成见,团结在一起,还是一股不可小看的力量,在即将发生的战争中,也能捞到更多的好处。”

    “想的挺好!”卉卉一扭身侧躺过来,两条修长的大腿叠起来望着殇月说道:“可你看刚刚那两个鬼子,他们就是一幅趾高气昂的样子,哪会跟我们好好商量。”

    “哼!”重哼一声,殇月脸上带着一幅不削的笑容,对身边的好友们说道:

    “他们变成这种样子我倒是一点也不奇怪,关键是在他们的心中,我们的实力是很弱小的。”

    “而想要让他们好好说话,也只有一个办法,那用实力告诉他们,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的,那他们自然也要跟我们心平气和的谈了。”

    卉卉闻言一双漂亮的眼睛突然一闪,抬手在殇月的胳膊上重重一拍然后说道:

    “是要打架么?这好事带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