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三十一章 与魔共“舞”
    辛德拉的怒喝打断了殇月的鬼哭狼嚎,当他闭上嘴的那一刻,站在水池边眉清目秀的面容与一身白袍的他,再次成了那个翩翩然的书生形象。

    望着穿着一身和自己一样颜色长裙的辛德拉,晶莹剔透的水滴从顺滑的银发中汇集而下,掠过细挑的眉梢,划过白皙粉嫩的脸蛋,在她精致的下巴上缓缓滴落。

    长裙掩盖的脚裸浸泡在水中,本是捆在她四肢的灵柳树枝,在辛德拉那无可匹敌的精神力压迫下,如无数条青蛇一般蜿蜒褪去。

    直到最后一根枯木从长裙下钻出,这个艾欧尼亚最为危险的女人,终于获得了彻底的自由。

    殇月看的分明,在意识到自己重获自由后,女人在小幅度的活动自己的手腕和脚踝,这是一种身体下意识活动筋骨的现象。

    同时也预示着从现在开始,自己就要做好随时准备应对危险的意识,否则一旦惹得这个女人不高兴,她想杀自己就像捏死个蚂蚁一样那么容易。

    但是哪怕她再危险,但她也是一个人,只要还在人类范畴的生物,那就有机会于她产生交流。

    要知道人类之间只有能够交流,才能彼此协作,进而求同存异获得更多的利益,这也是殇月为什么明知道危险,也要来到这里的原因。

    一般来说,交流这个词汇是需要双方的地位相对平等,而“平等地位”这个词是需要前提条件的,那就是要两人之间的某项实力相当,谁也无法在这一项实力上胜过对方,这样才能坐下来交流。

    可无论怎么看,殇月本身的实力与辛德拉相比,都有着非常难以逾越的鸿沟,那他为什么还要来冒这个险呢?

    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毕竟只要不是像死侍、金刚狼那样的话,大多数人都只有一次生命,没人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站在水池的边缘,殇月居高临下的和小腿以下浸在水池里的辛德拉对视着,足足有五六分钟了,两人之间一句话都没说。

    直到一声叹息从水池上传来,白色的倩影缓缓地转过身体,踩着脚下水中的清凉的鹅卵石,向着另一边走去。

    殇月见状嘴角突然翘起一抹微笑,朗声对只留给自己那如瀑布般银白色长发的辛德拉说道:

    “不说声谢谢么??”

    背影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一缕微风吹过,鬓角发梢处几根细细的银丝飘起,微微转身鲜红的嘴唇中间,传出一阵空洞的嗓音:

    “我敢说,你敢听么?”

    “emmm...”殇月故意将声音拉长,脸上虽然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他的视线却一直聚焦在辛德拉的眼睛上。

    当一缕紫色的魔法从她眼角出溢出之际,殇月觉得对方的情绪好像有点波动,立马开口认怂:“不敢!”

    猛然转身,辛德拉闻言眼角虽然眯起来,眼神也瞬间变得凌厉了起来,冷冰冰的语气望眼前的少年说道:

    “你在耍我?”

    魔法没有从眼角溢出,也感觉不到那磅礴的精神力,殇月顿时明白,她是在吓唬自己,所以笑着说道:

    “那倒不是,我只是好奇,你明明有这么卓绝的他天赋,可那些人却仍旧容不下你。难道是你太难相处了?还是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

    “天理不容?”重复了殇月话中的最后四个字,辛德拉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事,眼泪突然间涌现,从她的眼角滑落,充满缘分的声音响起:

    “我只是想保护我自己,我只是想逃离那个对我没有丝毫善意的家,我只是想反抗那个背叛我的师傅,我只是想保护自己,这算天理不容么?”

    随着声调越来越高,悲惨的童年回忆从辛德拉的脑海中闪现,一时间无数负面情绪填满了女人那颗脆弱的心,而由负面情绪所驱动的暗黑魔法也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

    肉眼可见的紫色魔法力量,从辛德拉的身体四周涌现,黑色的眼球早已被紫色的光芒所覆盖。

    那三张隐在自己身体周围的雷符,连个响动都没有,直接被辛德拉那庞大的精神力,瞬间给淹没了。

    幻梦池在她的脚下变得沸腾,周围的植物也如遭受到飓风一般,开始猛烈的摇晃。

    甚至殇月还能感受到一股无形的意识在关注这里,那是自然之灵被辛德拉所爆发出来的暗黑魔法吸引了注意力。

    而站在池水边的殇月,仍旧双手握着铁扇,静静的望着水池中,女人那因为情绪波动,而爆发出来的那磅礴的魔法。

    辛德拉所展现的恐怖对殇月真的没有丝毫影响么?当然不是,若是仔细看去,少年额头鬓角处那细密的汗珠,还是能说明一切的。

    只是殇月心中默念《净心神咒》,强行压住了好了自己内心的恐惧感后,淡淡的开口柔声说道:

    “要不要听我讲一个故事?”

    霎时间滔天巨浪一样的魔法瞬间停止,只留下那个站在幻梦池中央的女人,正用一个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那个白衣飘飘的少年。

    “够了!”一声爆喝,语气中充满了不耐烦,可是辛德拉这一瞬间想到了什么,然后扭头对着殇月说道:

    “我不想听什么故事,我的经历你不曾体会过,你的经历我也不想知道,而且我也不是傻子,不要用什么语言话术来套路我。”

    “不管你放我出来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可以答应你两个请求,但不能超出我的底限。”

    “如果除了这些事,你还敢对我多说一句废话,我肯定让你后悔放我出来!听明白了么?”

    当殇月听到辛德拉说出这番话之后,他的嘴角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因为这就是他不远千里,来到这里最重要的目的。

    微微一笑,殇月伸出一个手指头,干净利落的说道:“只有一个!”

    话一说出口,辛德拉听到之后满脸疑惑,她下意识的反问道:“你知道我能做到什么,真的只要我帮你一次么?”

    点点头将自己竖起的手指往前伸了一下,殇月笑着回答道:“是的,就只有一个!”

    看着眼前少年坚定的眼神,辛德拉可以确定,这个孩子一定知道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满足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的心里愿望,可他却只提出了一个要求,这有点让她看不透。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后,辛德拉点点头低声说道:“好,你说出你的请求吧!”

    将自己的手臂收回,殇月也平复了刚刚因为辛德拉爆发时,给自己带来的紧张感,笑着说道:

    “我希望你去斐珞尔的西海岸,住那里好好的生活,保护好你自己!”

    “什么?”疑问的声调突然拔高一度,辛德拉眼中不可置信的望着殇月,再次确认道:“你将我,我这个被自然之灵封印的人唤醒,只为了让我换个地方去生活,我没听错吧?”

    “没错!就是这个!”

    看着眼前少年脸上挂着的笑容,对自己说出了这句话后,辛德拉思考了很久才说道:“你...是他们口中说的好人么?”

    这是什么鬼问题?这是殇月闻言后,第一时间脑海中飘出来了一个疑问,不过他也没在意,只当她是不明白自己所以才说出的这句话,所以殇月摇摇头笑着说道:

    “不,正相反,我刚刚还吧一个人的腿打断了,所以对于这个国度的大多数人来讲,我可能是十恶不赦的恶人吧。”

    “我之所以向你提出这个请求,更多的是为了我心中的的计划,也许当你未来知道我所想的计划后,会恨不得不远千里的去追杀我!”

    殇月说完之后一歪头,笑着看向辛德拉,摆出一副天真可爱的表情调侃道:“那么...你还答应我这个请求么?”

    定睛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辛德拉一时之间也分不清他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仔细的思虑了一番后才说道:

    “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至少你放我出来了,那我就答应你这个请求,你回去吧!”

    闻言之后殇月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落地了,将扇子插在腰带里,微微低头行了一礼然后对女人说道:

    “那辛德拉姐姐,我就告辞了?”

    辛德拉没有开口回应只是点了点头,而殇月见状也不再留恋,转身奔着来时的路就要往回走。

    只是当他就要走进密林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辛德拉的声音:“站住!”

    刚刚安稳的心,被这清冷的声音一惊,顿时又提到嗓子眼了,殇月勉强镇定心神,转头望向不知何时背对着自己的女人问道:

    “姐姐还有什么事么?”

    伴随着轻柔的“哗哗”声,辛德拉踩着脚下清澈的池水向着另一边的密林深处走去,在即将消失之际,只留下了一句话:

    “我答应了你两个请求,当你想到第二个请求的时候,记得来找我。”

    “额......!”

    殇月的沉吟伴随着渐去渐远的背影,在辛德拉即将彻底消失的时候,他才开口说道:“好的,谢谢姐姐。

    辛德拉终于彻底消失了,殇月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一股湿凝的感觉从后背传来,略显黏稠的触感再告诉自己,那是刚刚因为出汗过多导致的。

    一边走进密林中的小路,殇月一边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在艾欧尼亚能与辛德拉在硬实力上相抗衡的人类,好像也只有卡尔玛了吧?!

    但同样都是强大的女人,两人的差距也太大了,一个是阳光和煦,给人带来温暖的邻家大姐姐,另一个则是充满了负能量,仿佛随时能冰封一切的冰山女神。

    不过好在一切都已经顺利的完成,殇月利用辛德拉来阻挡诺克萨斯人的目的也达到了。

    是的,殇月之所以让辛德拉答应自己,去斐珞尔岛西侧海岸线去生活,其实是为了阻挡未来诺克萨斯人的入侵。

    因为斐珞尔岛的特殊地理环境,孤悬海外的大岛是诺克萨斯人入侵艾欧尼亚的必争之地。

    只要占领了这座小岛,他们就可以以此为跳板,直接从纳沃利大岛的西侧登陆,并且随着他们入侵的战争越来越深。

    斐珞尔岛也可以作为战争物资的中转基地,将诺克萨斯本土运来的东西,存放在这里,再运往前线。

    本来艾欧尼亚人就没有士兵的,所以他们要占领这座岛屿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但同样也是因为艾欧尼亚这片土地上没有士兵,所以也可以说每一个艾欧尼亚人都有可能是士兵,所以诺克萨斯人要想占领这片土地,他们必须杀掉所有有威胁的人。

    最终按照联盟的故事线来看,诺克萨斯人也确实这么做了,除了已经归顺于帝国的艾欧尼亚人以外,诺克萨斯人将整个岛上的艾欧尼亚人都屠戮殆尽。

    甚至直到战争结束,诺克萨斯内部发生政变,斯维因等待后将军队撤回,也将斐珞尔岛牢牢的握在自己手里,可见这个岛的战略意义有多大。

    但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随着辛德拉答应了殇月的请求,那么当诺克萨斯人登陆,开始对这里的艾欧尼亚人进行杀戮之际,他们就一定会面临辛德拉那无尽的暗黑魔法。

    殇月甚至能想象得到,辛德拉一个人面对诺克萨斯几万军队,在翻手之间将他们毁灭的样子。

    走过幽暗的密林,来到之前和素云、卉卉分开的地方一看,发现这里已经空无一人。

    不明所以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转身仔细的四下打量一番,一个人影有没有发现,殇月不由得尴尬的自言自语道:

    “我去,这几个玩意是把我抛弃了?”

    无奈之下只好掏出手机,打开好友的讨论组问道:“@素云@卉卉人呢?死哪去了?”

    素云:“@殇月站那别乱跑,我马上来!”

    什么情况?眨了眨眼睛殇月虽然好奇,也还是按照素云说的,站在这里静静地等待。

    过了几分钟后,殇月耳朵里传来了一阵充满节奏的脚步声,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果然是看到了素云的身影。

    当他来到自己面前时,殇月打开好友界面里的卉卉,指着手机问道:“她们俩人呢?怎么跑了?”

    素云闻言抬手在自己的脑后挠了挠,然后满是无奈的说道:“别提了,刚刚她们俩告诉我说。”

    “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可怕的精神力,那股力量中充满了负面情绪,在那种精神力的威压下,俩娘们直接趴了。”

    “我硬扛着她们俩往外走了将近1000多米,她们才勉强能站得住!现在还在那边瑟瑟发抖呢!”

    等素云的话说完,殇月不由自主的拍了一下脑门,脸上带着点懊恼说道:“怎么把她倆是妖精的事给忘了呢!”

    殇月顿时明白,妖精敏锐的感知让她们能清楚的感受到辛德拉的可怕,而面对这无法反抗的力量,野兽的天性让她们放弃抵抗,祈求能得到强者的垂怜。

    想想自己居然还想,万一这次行动失败,将辛德拉惹急眼了,可以让阿狸使用传送符文带大家逃跑呢!

    到时候别说跑了,连痛痛快快的求死都难!

    不过好在一切都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完成了,殇月不由自主的拍拍自己的胸口,唏嘘道:“还好事情办成了,要是我把她惹急眼了,咱们跑都跑不了!”

    素云这时也无奈的摇摇头,对殇月说道:

    “行了,行了,事情都发生了,说这些没用了,咱们赶紧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