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二十九章 斐珞尔的幻梦池
    春季已经接近了尾声,夏季也在悄悄接近,湛蓝的天空上,朵朵白云懒散的随风而飘,仿佛在高空中皎有兴趣的打量着下方的草原。

    也许是刚刚下过雨的原因,一望无际的草原显得格外的青翠,两个男孩和两个女人光着脚丫,提溜着自己的鞋子,走在柔软的草地上,感受脚下传来的清凉感,让赶路时产生的疲惫一扫而空。

    此刻阿狸和卉卉结伴走在前面,光着脚丫的他们偶尔奔跑,偶尔惊呼着,玩的不亦乐乎。

    在她们的身后,则是殇月和素云两人,望着前方两道美丽的身影,素云突然想起什么对身旁的兄弟说道:

    “哎!老殇,你说你也不等艾瑞莉娅回来看看她再出发,就这么的把我们带出来了。小丫头要是知道你连一天都不等,她得多伤心!”

    眼睛微微一眯,殇月扭头对身边的人揶揄着说道:

    “你不说,她不就知道我没回来过嘛,反正我是叮嘱过芙蕾雅大师了,她是不会把我回来过的消息告诉艾莉的。”

    话音落下,殇月发现这家伙居然死死的盯着自己,那样子好像是在说:“你觉得可能么!”

    仔细的想了一想,殇月惊讶的发现,一个是自家徒弟的好友,一个是自家徒弟,好像没有什么理由让人家瞒着自己的徒弟吧?

    “草率了!”抬手拍在自己的额头上,殇月懊恼的说道:“这事办的,里外不是人。”

    不过紧接着殇月似乎想通了什么事情,脸上充满了无奈的表情,望着头顶的蓝天叹息着说道:

    “不过也没办法啊!这丫头毕竟半年没看到我了,要是知道我们马上要出来,她肯定非要跟着的。”

    “咱们这是去触发隐藏任务的,又不是旅游的,不能带她的呀!”

    看着身旁兄弟左右为难的样子,素云十分善解人意的窃笑了起来,不过笑过之后他赶忙安慰道:

    “哎呀,放心好啦,到时候我会帮你在那个丫头面前说清的。不过前提条件是你先说清楚,咱们这一趟真的有那么危险么?”

    见说到正事,殇月拔出腰间的归月,展开后挡在脸前,指了指前方的卉卉和阿狸,然后小声对素云说道:

    “知道为啥我把阿狸带上么?”

    对于这只狐狸的魔法到底有多强大,素云其实并不知道,毕竟他也没见过阿狸用除了魅术以外,其他的魔法能力。

    所以面对殇月的疑问,他只能摆出一副迷茫的表情,看着殇月。

    “啊!西八!”知道自己这是对牛弹琴的殇月,无奈的笑声嘟囔了一句,然后仔细的想了想才再次开口说道:

    “要不是我请不动卡尔玛大师,我都想让无忧把卡尔玛大师也带上了。就这,我都觉得不一定能搞定。”

    “我勒个去~~~~!”素云叹息到最后,声音都有点拐弯了,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阿狸和卉卉,然后赶忙小声凑到殇月面前说道:

    “那阿狸一个人行么?别隐藏任务没做成,咱们全军覆没,那可就玩大了。”

    再次轻轻的摇了摇头,确定前面那两个女人没有注意自己后,殇月小声说道:

    “我也不知道阿狸一个人行不行,不过这次临出来之前,我特意去见了一次卡尔玛大师,从她那里求来了一张底牌,若是事不可为,我们跑路还是可以的。”

    听闻殇月有底牌在手,素云的心理也不由得放松了下来,单手握着自己腰间的剑柄,然后竖起个大拇指说道:

    “兄弟,要不说你是咱们的军师呢!啥也不说了,牛批!”

    看着对方夸张的表情,殇月翻了个白眼,将扇子从嘴前拿开,索性不再理他,只是并肩向前而行。

    当天中午,四人来到了米尔汗江支流的河边,一只只通体雪白的独角兽,正整齐的站在河边低头饮用着它们身前清澈的河水。

    早已经适应艾欧尼亚人生活方式的殇月,见到这些看起来圣洁的生物,缓缓的来到了他们的身边,闭上双眼、竖起手掌开始沟通艾欧尼亚的自然之灵。

    仅仅片刻之后,那些独角兽似乎受到了莫名的感召,兽群之中走出来了四只独角兽,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殇月几人对视了一番,谁的脸上都没有浮现出应有的惊讶,因为对于他们几个来说,这就是艾欧尼亚的自然之灵,他们无时不刻的不照顾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生物。

    纵身越上了独角兽的背部,在这阳光明媚的下午,翠绿的草原上,四条白色的影子顺着这条东西向的河流,一路向西疾驰而去。

    接下来的六天时间里,四人骑着独角兽沿着河流踏过草原,掠过低矮的丘陵,一路来到了纳沃利行省的西海岸。

    这一路走来,除了晚间的休息,其他时候他们四个人都在这四只独角兽的背上,这已经无疑算得上是高强度赶路了。

    可就是这样,当殇月望着眼前如七彩琉璃的海面之际,他们身下的四只独角兽眼中,仍旧透露着意犹未尽的目光,似乎还没跑过瘾的样子。

    若是那这些异兽与现实中的马匹相比,哪怕是经过精心照料的赛马,也比不过这些圣洁的独角兽啊。

    翻身跳下来,在它那修长的脖子上拍了一拍,任由其转身向着远方而去,直到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

    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阿狸掀开了自己头顶的兜帽,望着远方瑰丽的海面,扭头疑惑的对殇月问道:

    “小弟,你不是说有事情要我帮你么?带我来这里就是让我陪你看彩虹湾么?”

    就像阿狸说的一样,眼前这片泛着七彩光晕的大海,就叫做彩虹湾,是艾欧尼亚西方的一处奇观,同时也是一处天然的深水港。

    抬手指向海滩的北方,一座城市的轮廓若隐若现,殇月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说道:“我们要去那里坐船,去海对面斐珞尔!”

    其他三人闻言下意识的点点头,不过阿狸似乎很快想起了什么,突然再次将目光转向殇月惊呼道:

    “你不会是想要去探索幻梦池吧?”

    在阿狸惊讶的目光中,殇月缓缓的点了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想。

    “你疯了?”阿狸的惊呼了一声,甚至一直藏在斗篷下的尾巴也露出了一大片,足以说明她的惊讶程度。

    阿狸的表现有些出乎殇月的意料,只见他微微一笑扭头反问道:“你知道她?”

    “谁!?”阿狸闻言明显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很快就明白了殇月的意思,赶忙摇头回道:“我不知道幻梦池跟谁有关,但是那地方我去过。”

    “在那里我能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强悍的精神力,不,或者强悍都不足以形容那股精神力。”

    “那股精神力漫无边际,给我感觉,似乎只有自然之灵,才能与之匹敌。”

    阿狸的话说完,殇月的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明显的变化,但是素云和卉卉却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

    他们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多年了,是知道艾欧尼亚的自然之灵是有多么强大的。

    可听阿狸说这番话后,下意识的开始想象起来一个人,拥有那样的力量会多么可怕的破坏力,可他们想象了好一会,却也没有能够得出一个合理的画面。

    殇月这一刻似乎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一般,扭头对两人笑着问道:“是不是超出自己的想象了?”

    两人闻言之后忙不迭的点头,而素云更是担忧的开口问道:“老殇,卡尔玛大师给的那个底牌,你确定能够保命么?”

    抬起手中的铁扇杵在自己的下巴上,殇月仔细的想了想后,摇了摇头有点了点头说道:“我也不太确定了!”

    “那你还带我们来这里?”卉卉语气中更是带着一丝惧怕,皱着眉对殇月说道。

    这一刻四个人中,其他三人都不想跟着自己继续前进了,但是殇月却完全不在乎,手腕一抖展开铁扇向着北方的城市迈开步子并说道:

    “当初要求你们陪我来,又没有讲清这其中的危险是我的错,不过我有非要去那里的理由。”

    “你们能陪我走到这里,我已经很感激了,谢谢你们!”

    说完殇月头也不回的继续向着远处走去,独留下他身后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诡异的沉默就在三人之间萦绕。

    半晌之后,素云和卉卉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抹精光,他们明白这是几人相处这段时间以来的信任。

    所以就在同一时间,两人一起抬起双腿,快速的向着远去的背影小跑而去。

    而孤身一人的阿狸,在望着远去的三个背影呆愣了半晌,好几次都是转身准备离去,可很快心中的犹豫,又让她无法迈动自己修长的双腿。

    直到那熬不住心中的煎熬,终于做出了遵循着内心的决定,只见她咬着牙跺了一下自己的脚,甩着从身后露出来的尾巴,向着远处三人的背影追了过去。

    就这样在黄昏的沙滩上,斜阳然后了天际,在金黄的沙滩上留下了四条长长的背影,与彼此默契的狂笑声。

    从彩虹湾港口去斐珞尔的距离并不远,所以在这个港口城市很容易就找到了一条海船,太阳落山时出发,到了晚上八九点钟左右,就到了斐珞尔港口。

    璀璨的星辰铺满了夜空,跳下海船站在港口,望着眼前的城镇,殇月几人并没有多耽搁,而是很快的找到了寄宿之地开始休息。

    当第二天清晨来临之际,斐珞尔城西侧城门前,殇月带着三人站在这里,望着眼前的道路延伸向远方的草原。

    手持着自己的铁扇在另一只手的手心轻轻一敲,殇月转头对身边的阿狸笑着说道:“姐姐,麻烦你带路吧!”

    眼前三个人中,两个孩子还有一个年纪比自己小很多的妹妹,被他们三人注视的阿狸显得有些迟疑,过了半晌他才试探着问道:

    “卉卉、小月,你们真的确定......要去么?”

    翻了个白眼,卉卉一把抓住阿狸的一只手,一边带着她往前走,一边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道:

    “别废话了,都到这里了,还说这些干什么,快带我们去找幻梦池吧!”

    知道没法劝他们回去,阿狸只是叹息了一声,认命的表情摆在脸上,只能带着众人向着远方草原深处走去。

    沿着海边走了一天,当鲜艳的晚霞再一次染红天际的时候,众人来到了一处茂密的丛林深处。

    “应该就是这附近了!”带着众人在这附近饶了很久,阿狸突然停下左右打量了一番对众人说道:

    “上一次我就是到了这里,突然感觉到那股强大的精神力的,而且...我现在就能感觉到这附近,还有两个人类的灵魂。”

    殇月见状下意识的看向四周,然后对周围的三人说道:“是西里克、奥金兄妹,他们是幻梦池的守卫者!”

    随着自己的话音刚刚落下,两个黑色的人影突然从四周高高的树干上跳下来。

    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强大的冲击力让他们半跪在殇月等人的面前,而等他们站起来的时候,众人也终于看清了他们兄妹的真容。

    就如联盟背景故事《幻梦池》中描述的那样,纹在两人脸上那守护者刺青,总是第一时间吸引人的注意,从而让人们不在意他们的本来面貌。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兄妹两人是守护幻梦池的,而殇月是要去幻梦池的,一方必然不会让对方过去,另一方则无论如何也要去,所以他们压根也不会成为什么朋友。

    “你知道我们!?”哥哥西里克打量了众人一番,眼中充满了戒备的神色,看着殇月试探性的问道:“你们是谁?”

    手腕一抖将铁扇展开,殇月向前走了一步对兄妹二人说道:“怎么不太聪明的样子?我们都已经出现在这里了,还问我们是谁,这有什么意义么?”

    殇月说这番话的态度并不算友善,但绝对可以说得上是简单明了,兄妹二人瞬间反应了过来,不过西里克还是有疑问,只听他再次问道:

    “为什么?既然你们知道这里的情况,你们为什么要把她放出来?”

    真是啰嗦!殇月内心虽然是这么想的,可他却仍旧耐心的回道:“我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为了现在,也为了将来。”

    西里克闻言眉头紧皱,他思虑了片刻之后说道:“我想象不到,有什么必须的理由。所以,对不起,我不能允许你们继续向前了。”

    “说到底,还是要打一架!”话音落下殇月右手一握,黑色的断风铁扇猛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两把铁扇护住前后的身体,双腿猛然发力灌入脚下的土地,奔着西里克就蹿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