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二十六章 港口的“闹剧”
    两个月之后,艾欧尼亚北方纳沃利行省,普雷希典城下的米尔汗江码头。

    殇月这次并没有在巴鲁鄂行省中转,而是顺着海岸线一路向北直接回道纳沃利大岛,毕竟随着新的穿越者的到来,很多事情都要开始布局了。

    之前殇月是想要搭上无极剑圣易大师的线,所以才绕远去了一趟巴鲁鄂,只是可惜到了那里之后,自己并没有得偿所愿见到他。

    繁忙的港口之上,两个看起来有一米六五左右的少年,正并肩而立的站在码头前,望着来来往往的船只。

    他们正是和尚无忧与疾风剑派的弟子素云,接到了殇月昨晚发来的消息,两人特意来港口迎接的。

    当一艘巨大的海船从江面之上缓缓而来,在即将靠港的时候,只见船舷后面,一张乌黑的铁扇从船舷处旋转飞出。

    铁扇快速的在空中旋转着,薄薄的折扇划开周遭的空气,快速的与空气摩擦,发出了略显刺耳的尖锐啸声。

    在港口忙碌的人们,也在这声音的吸引下,纷纷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扭头望向空中那道黑色的影子。

    而这时候一身白衣的人突然从船舷后跃然出现,殇月打量了一眼港口,发现了无忧与素云后,双腿一屈猛地从船舷上跳了下来。

    脚尖在旋转的铁扇上好似蜻蜓点水般的轻轻一踩,渐渐向下坠落的身影,借着这股“轻柔”的力量居然再次拔高。

    只是这样还不算完,拔高的身影猛然一个低头空翻,一只长臂探出,猛然抓住下坠的铁扇,最后双脚触地,稳稳的落在了港口之上。

    略显修长的身影背对着众人,柔顺的长发翩然下落,持着铁扇的手,随着长发飘落下意识的一捋,身影这才转身面向众人。

    白净的面容、清秀的五官,铁扇闭合在手中轻摔,一抹给人感觉十分温暖的笑容浮现在了殇月的嘴角。

    这一番操作下来,只把在码头上等着的两人看得呆了,看着眼前白衣飘飘的少年,素云甚至说道:

    “我去!这才几个月不见啊,怎么变得这么骚了?”

    来到两人的面前,扇子在素云的肩膀上轻轻一拍,然后笑着说道:“那也是文人骚客的骚!”

    “是是是!你咋的都对!”哈哈一笑,同样在殇月的胸口锤了一拳后,才向他身后望去问道:

    “卉卉和我的人呢?都在船上呢?”

    殇月闻言回头看了一眼,望着船舷边上站着的一排人,殇月点了点头说道:“他们马上就下来了,到时候我给你们介绍。”

    说这殇月就来到了两人的中间,看着码头和船上的工人互相配合,绑好了缆绳、搭好了踏板,一头银色长发的卉卉当先从船上跳了下来。

    来到三人对面后,一对美丽的桃花眼来回流转一番,然后先向两个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朋友说道:“嗯,你就是秃子吧?那你一定就是老云了!”

    “我就是卉卉,he殇月一样,你们叫我卉卉就好,很高兴见到你们!”

    说着就伸出了自己的纤纤玉手,和尚无忧见状面露尴尬,想要伸手却碍于身份有些不好意思。

    可一旁的素云可就没那么多想法了,直接伸手握住了卉的指尖说道:“哎呦,咱们在讨论组聊天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你是个大美女。”

    “今天见了一看果然,这哪是大美女啊,简直就是女神嘛!”

    说到这里瞟了一眼旁边的无忧,看着他光洁的头顶,被初春的阳光照得“光彩照人”,调侃道:

    “妹纸,你别在意秃子啊,他是和尚,不好意思跟你握手。”

    伴随着卉停不下来的“咯咯”的笑声,只见一旁的无忧光滑的头顶居然不知何时,布满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双手紧紧的合十在胸前,只是低头心里默念着什么。

    殇月也是第一次见到和尚这个模样,看他这幅舰长的样子,自己还哪里不明白,原来这个小秃子怕女人。

    怪不得之前在讨论组聊天的时候,一般不是正经事的情况下,只要卉卉在说,这个秃驴绝对不会轻易冒泡呢。

    这时港口处的海船上,其他人也开始纷纷下船,看着他们乱哄哄的样子,殇月赶忙扭头对素云说道:

    “行了,少逗秃子了。看看你的人,都成什么样子了,你就能不能管管?”

    四人举目望去,只见在细长的塔板上,一个头戴兜帽,身披白色披风,将身体全部罩住的人,被众人簇拥着走在窄窄的踏板上。

    而在他的前变是一个脸上长满了金毛的瓦斯塔亚人,尖嘴猴腮的他这一刻显得极其小心,一只手高高抬起,捏着那人从斗篷里伸出来的青葱玉指,在跳板上小心翼翼的引领着,边走还边小心的说道:

    “我的女神,您慢点啊。踩这里,哎!对踩这里!小心点,别膈着脚,哎!对,小心、小心!”

    猴子天生的佝偻身形,配合上他那极尽阿谀奉承的表现,让人第一眼看了之后,就感觉这个猴子要多猥琐就多猥琐。

    若是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是王子,恐怕都会嫌弃好好的名字落在他身上,真是白瞎了。

    而在后面的则是狙击手银狐,他的表现与王子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见他张开的双臂牢牢的护在了前方披着斗篷之人的两旁,明明做出拥抱的姿态,却也小心翼翼生怕碰到两臂之间的那个人。

    若是前面引路的王子动作幅度稍微大一些,他就会大声喝骂起来,不过语气中却也能让人听得分明,他只是在和前面的王子互相拌嘴。

    虽然语气之中多是粗鄙之词,但若放在现实之中,普通人一听多半也能明白两人互相之间,乃是损友的关系。

    不过这毕竟是在符文之地的艾欧尼亚,这里生活的人类哪里能明白,友情还可以在互相谩骂的递进的,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跟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们。

    可这一切对于围在神秘人前后的王子和银狐来说,都被他们华丽的无视了。

    在殇月旁边的卉卉见状,脸色上布满了无奈,抬手捂着自己的脸说道:“失策了,就不应该让这帮人看到阿狸的样子,这也太丢脸了。”

    没错,那个披着斗篷的人就是阿狸,此刻就算斗篷笼罩了她的全身,兜帽遮住了她那绝世的容颜,也无法阻止她在步履行间散发出那魅惑众生的妖魅。

    不过殇月明显不这么看,他是一个作者,虽然看起来没关系,但是从现实世界的互联网中,他所学习到的信息来看。

    阿狸这点魅惑能力对付普通男人,那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能让一个华夏军人抛弃自己的矜持,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再加上此刻身为他们的队长,血煞却在船上看着这一切默默不语,殇月很快就明白这帮家伙在打什么算盘。

    所以手腕一抖,铁山展开挡在自己的嘴前,目光虽然仍旧看着似乎是阿狸戏耍两个舔狗的画面,但却小声的对自己旁边的素云悄声说道:

    “老云,这是冲着你来的呀!怎么的,还当没看见么?”

    素云闻言嗤笑一声,脸色也从刚刚跟殇月他们那样的漫不经心,变成了严肃的神色,幽幽说道:

    “怎么可能没看见,不过这就是我们的传统嘛!毕竟我之前只是一个上尉连长,而他们都是各个单位的精英。”

    “就算来到这个异世界一切都是重新来过,可让他们突然接受我这个小连长的命令,一时之间心理还是难以平衡的,这个我能理解。”

    说到这里素云突然叹息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不过很快他就平复了下来,脸上泛起了一抹温馨的笑容说道:

    “这要是我来之前,碰上他们,我只能把他们当大佬供着,不过现在么...哼哼,看我的吧!”

    手腕素云的抬手,非常自然的搭在了龙纹血刃的刀柄上,缓缓地抬腿,看似非常随意的踏出了一步。

    可就这一步踏出,却带起一道非常狂野的疾风,风推人走,只见素云婉如一颗出膛的子弹般爆射而去。

    眨眼间人们只见一只蓝色的身影,在低空以肉眼来不及看到的方式,快速划过一段距离,稳稳的落在了跳板上。

    龙纹血刃出鞘,在挥舞之间划出几条红色的月牙,响起了阵阵尖锐的金属碰撞之音。

    王子与银狐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一花,但是当他们反应过来之后,却蓦然发现。

    刚刚他们明明在保护着阿狸下船,可不知怎么的,眨眼间自己就已经躺在了港口上,而他们是如何从上面下来的,却完全没意识到。

    就连在船上站成一排的那些血煞小队的队员们,也没看清这短短的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反倒在港口上站着的殇月、卉卉和无忧三人,脸上浮现出了一幅欣慰的表情,仿佛对于他们来说,刚刚素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站在踏板上,素云手腕再次一抖,血刃带起一片红光,刀柄被他的主人反握在了身后。

    稚嫩的脸上带着一抹自信的笑容,对全身罩着斗篷的阿狸伸出了自己的手说道:“阿狸姐姐,我的部下们毛手毛脚的,实在唐突了佳人,不如让我亲自来接您下船如何?”

    素云的这番话虽然是对阿狸说的,可他的眼睛从头到尾都没看过她,而是越过了她的身形,盯着在船舷上注视着这一切的队员们。

    至于在船舷边的血煞和白狼等人,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虽然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们没有看清。

    但他们唯一知道的是,自己的新长官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以自己现在的水平,根本也不可能挑战他,就算在现实世界,他们是战士中的精锐,可在现在的素云面前,他们连提鞋都不陪。

    当然,这只是男性队员的想法,至于旁边阿妍、艾米和三娘三个队员,此刻他们唯一的想法是:

    “哇!新首长刚刚好帅啊!”

    至于作为这场骚乱的核心,在看到眼前的少年在自己面前伸出手后,阿狸也终于有了动作。

    缓缓地抬手,并没有第一时间搭在素云的手上,而是先摘掉了自己的兜帽,将那足以倾国倾城的面容展露出来后,她才缓缓转动那温柔的金色竖瞳看着素云说道:

    “嗯,小帅哥。跟他们这些人相比,你好像更厉害一点。以后有你保护姐姐,那姐姐就可以放心了。”

    这些说完,她才再次伸手搭载了素云的掌心,笑吟吟的等待对方将自己的指头握住。

    就这样由素云牵着,阿狸亦步亦趋的跟着,两人十分顺利的走下了船,来到岸上之后,为了不再引起什么必要的麻烦,卉卉再次将兜帽盖在了阿狸的头顶。

    拉着她来到了殇月的身边站好,素云留在传遍等待着后续其他人下船。

    直到最后血煞扶着三娘走下踏板,小队的队员们也算是全员集结完毕了,与他们这些成年人平均身高相比,身体年龄才15岁的素云显得矮了很多。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刚刚展露出来的实力,整整齐齐站成一排的队员们,各个保持着标准的军姿,让不少在远处劳作的艾欧尼亚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素云仔细的打量了他们一番后,走到了他们的面前说道:“好了,现在地点不允许,等晚点我通知你们集合地点。”

    “咱们是在异世界,不是在部队里,不用那么紧张,先跟我回去吧!”

    众人闻言之后,身体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紧绷身体刚要大声回应,却见素云突然抬手制止了他们,众人这才赶忙将自己要喊出的“是”,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摆了摆手示意大家跟上后,素云回到了殇月面前,低声说道:“人到齐了,咱们回去吧,卡尔玛大师又给我们在寺院准备好了地方。”

    铁扇一甩,挡在了素云的肩膀上,殇月扭头笑着对他说道:“谁告诉你我们就这点人的?”

    说完铁扇收回向着他们之前走下来的跳板一指,只见又有五个人从船上快步的走了下来,他们是四男一女,其中还有一个个子非常矮,顶着鼹鼠头的瓦斯塔亚人。

    看着脸上满是莫名其妙的素云和无忧,殇月手腕一翻,铁扇在掌心滴溜溜的转了几圈,殇月笑着对几人说道:

    “这是我们在喀舒利的时候,让你们队员们帮我找的人,他们穿越之前都是我们华夏人,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会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素云闻言脸上的神色更加迷茫了,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血煞。

    看到对方的眼神,血煞也马上懂了素云的意思,赶忙在自己的新长官耳边说道:“殇月小哥让我们在喀舒利城附近找穿越者。”

    “这几个人都是,而且殇月小哥还亲自跟他们谈过,将那些价值观和我们不对付的,都剔除出去了。”

    从始至终都没怎么开口的无忧,听到了血煞的话后,马上意识到了重点,对殇月问道:“那些被踢出去的人,如果以后给我们添麻烦怎么办?”

    打量了一下四周,殇月沉声说道:“晚上听我消息,咱们开个会,到时候我会跟你们说一下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