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二十四章 试探与接触
    作为一个两面靠山脉,南临大海的城市,喀舒利算的上是艾欧尼亚少有的不夜城之一。

    此刻纵然已是午夜时分,街道上仍旧能看到各种艾欧尼亚本土生物拉着的车辆,上面满载着码放整齐的货物,排成一条长龙向东方的大路走去。

    殇月在晚上的时候又在城里饶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才一个人从西北方出城,在近处的一座山顶上,居高眺望这座繁忙的城市。

    艾欧尼亚中部的1月末,已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出来之前殇月特意换上了一身新的白袍,这件衣服是在今天下午逛街时候,卉卉为他选的,殇月也很喜欢。

    手中归月铁扇早已展开,就托在自己的胸前轻轻的煽动着,一阵带着寒意的夜风从山顶掠过,掠起的尘沙让殇月抬手挡在嘴前,不由得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已经长到了自己后腰的长发,在这夜风中放肆的飞舞着,15岁的他在这夜晚的山顶上,展现出了一幅翩然古风的公子之态。

    山顶几棵零星的古树似乎也受到这阵微风的袭扰,不安的摇摆起来,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可是当这一切落入了殇月的耳朵中后,他却听出了不同寻常的声音。

    手腕一抖,随着清脆的一声响起,归月铁扇在他手中闭合,猛然转身望着远处高耸的树木之下,殇月嘴角挂出一抹自信的微笑,朗声说道:

    “各位,咱们都是同源之人,都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异世界的你们,既然见到我了,何必畏畏缩缩的藏头露尾,出来见个面聊一聊,他不香么?”

    话音落下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片诡异的安静,仿佛殇月刚刚说的话,就像是对空气说的一样。

    难道是殇月听错了?并不是,他相信自己刚刚觉察到的。既然对方不出现,那就只有让对方出现了。

    只见他意念一动,断风铁扇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右手,先天之炁灌注之下,一道蓝色的剑气喷薄而出。

    这道看起来比纸张还薄的“细线”,与空气摩擦产生了尖锐的轰鸣,直接砸在了一颗古树下的岩石。

    伴随着岩石炸裂的暴起之音,几颗古树的阴影之下,突然窜出了七八个人影,他们以极快的速度飞快的窜到了殇月的身边。

    眼珠快速一转,殇月打量了一圈将自己围起来的这些人,并且瞬间就发现了其中让人惊讶的细节。

    对方一共有八个人,虽然距离自己有几米远,但是前后顺序错落有致的阵型,能确保证殇月就算第一时间突围出去,也会有三个人及时堵住自己前行的道路。

    并且从他们摆出来的战斗姿态来看,非常像是军中格斗的起手式,若是在穿越之前,自己还是一个普通人的时候,面对这种气势汹汹的架势,殇月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举起双手投降。

    不过现在吗...,殇月嘴角挂出一丝坏笑,持着铁扇的双手手腕一抖,归月和断风同时被展开,一前一后护住自己的身体。

    看着眼前明显是这些人的首领的人,小声自言自语的念叨一句:“嗯,看起来素云那家伙不太老实啊,还有事情没告诉我!”

    话音落下,殇月右手归月闭合,身形化作一道白色的残影,向着自己面前首领的头上猛然指出。

    对方见状赶忙交叉双臂护在脸前,就在刚做好防守之际,就感觉到左手小臂传来一阵专心的疼痛,他也瞬间意识到眼前少年的一击,就已经打断了自己小臂的骨头。

    左臂报废并[海棠书屋 www.lvshuw.com]没有影响首领的意识,强忍着疼痛收回左臂,右臂反手快速而又准确的抓住了铁扇。

    而在殇月的两侧,他的同伴见到首领“限制”住了敌人后,也快速的从殇月的左右发动了攻击。

    殇月见状脸上却没有一丝惊慌,但是心中却也越加肯定之前的想法,这些人极有可能是真正的军人,虽然面对被三人包夹的境地,脑海中野瞬间决定了自己的应对方法。

    将全身的重心灌注在了归月上,熊腰一扭直接将身体横着在空中来了一个360度旋转。

    还没等敌人首领反应过来,殇月那34点肌肉纤维强度全力爆发,硬生生的将抓着自己铁扇的人,强行和自己一样在空中横着拧了一圈,最终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

    而且在这过程中,殇月还展开断风掀起了一阵狂风,将两侧的夹击者击退。

    完美的落地之手,殇月只是向前走了一步,非常顺利的脱离了他们八个人的包围,断风扇插回腰间,手中持着归月缓缓转身。

    抬手轻轻将自己的衣摆压下,两把铁扇再次护在身体前后,抬眼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八人笑着说道:

    “几位看起来都是军中好手,不知道我这个野路子刚刚的表现,在你们专业人眼中看起来如何?”

    殇月语气中带着些许调侃,可以从对方还站着的七个人脸上,分明看到一丝不甘,但奇怪的是,这些人却谁也没有冒头向自己挑衅。

    低头一看那个被自己打断左臂的人,还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殇月这才反应过来,笑着上前走了一步。

    可这一步引起的反应有点大,后面那七个人似乎以为殇月要对他们的首领不利,所有人再次摆出战斗姿态将殇月半包围了起来。

    见此状况,殇月眉头一挑看着眼前的七人如临大敌的姿态,笑着说道:“所以说啊,面对穿越者的前辈,你们还是要适当的给一点信任和尊重。”

    “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来围攻我,你们也不知道是敌是友,这样真的好么?我刚刚那一下打的可不轻,若不是我自己治疗的话,可能会给他留下病根的呦!?”

    几人闻言不由得面面相觑了起来,而殇月只是无奈一笑,再次往前走去,在对方的首领身边蹲了下来。

    强忍这手臂上传来的疼痛,这个似乎是首领的人咬着牙说道:“你今晚把我们引到这里,又跟我们打了一场,到底是为了什么?”

    看着对方说话时,脸上挂着的那丝沉稳,殇月不由得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黑色的寸头下是一张十分耐看的国字脸,配上分明的五官,给人第一印象想就像是战争电视剧里的那种正面人物一样。

    手腕一抖将归月铁扇展开,对着刚刚被自己打断的右臂轻轻一扇,过了片刻之后殇月笑着说道:

    “现在看看你的左手吧,应该治好了!”

    对方闻言之后脸上明显带着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可当他下意识的想要用双手将自己的上身撑起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左手居然不再疼了。

    继续讲自己的身体撑起来,首领看了半晌眼前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才疑惑的说道:“你...是哪的?”

    手伸进怀里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一边在他的眼前晃着一边说道:“你们不都知道了么,我和你们一样,都是来自现实世界的人啊?!”

    对方闻言赶忙摆了摆手,语气中带着些许的焦急解释道:“不是的,我是说你从现实世界哪个国家来到这里的?”

    “你什么意思?”伴随着十分清脆的喀嚓声,归月铁扇猛然闭合,殇月激动的上前一步追问道:

    “你是说在艾欧尼亚,还有现实世界别的国家的人,也穿越了,是么?”

    也许是因为刚刚殇月的手段太过凌厉,首领见到他这幅表情着实吓了一跳,不过很快镇定下来之后,他赶忙回应了殇月:

    “是的,之前金魔被抓走的那几天,我们刚穿越过来,就见到了别的国家的穿越者,从他们的语气神态来看,有点像是霓虹国的人。”

    “霓虹国?你确定么?”殇月再次追问道。

    见殇月追问的脸色充满了严肃,首领也正色的说道:“是的,我曾经让我们的人跟他们尝试着接触,得到的结论是,有百分之87的可能性是霓虹国人。”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殇月顾不上他们几个,开始陷入了沉思,只见他一边将铁扇在自己的手心摔着,一边来到来回走动,并在嘴里沉吟着说道:

    “金魔被抓期间...霓虹国的人,金魔被抓之后霓虹国的人来了,难道是烬身边的人跟霓虹国的人有关系么?”

    “不对,不对,不是烬身边的人。可不是烬身边的人还是谁的人呢?对了,对了,我知道了,MD,原来是他们的人。”

    看着眼前婉如魔楞了一般的殇月,首领面色迟疑了一番,和自己身后的同伴们对视了一眼后,才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他的身边小声问道:

    “小哥,怎么了?是不是霓虹国的人对我们不利!”

    耳边低沉的声音让殇月从沉思中惊醒,他扭头看着对方,无奈一笑后赶忙摇头说道:“没事,没事。我只是想清楚了一些事情,怠慢了各位还请抱歉。”

    殇月这番彬彬有礼的行为倒是把这几个人弄得一愣,为首之人更是赶忙学着殇月的样子抱拳还礼说道:

    “哎!哎!小兄弟,别这样,我们都是大老粗,不用道歉的,只要告诉我们,你究竟是何...那个何...那个何方神圣就行了。”

    持着铁扇在额头上轻轻一拍,殇月心中暗骂自己,都是穿越者怎么还用应付这里艾欧尼亚人的方式跟这些“老乡”打交道。

    赶忙转换心情嘿嘿一笑解释道:“哈哈哈,跟这里的人打交道习惯了。对了,我在这个世界的名字殇月,还不知道几位的名字。”

    几人闻言顿时明白,殇月问的是他们在这个世界的名字,所以首领开始为殇月介绍道:“我是血煞、后面是我的队员,他们是白狼、艾米、银狐、王子、阿潘、阿妍、三娘。”

    介绍完了自己,血煞每说一个人,后方就会有个人抬手跟殇月打一下招呼,通过这短短的观察,殇月发现这是一个五男三女的队伍。

    而在刚刚的接触中,解决完了血煞后,夹击自己的两个人就是阿潘和艾米,其中艾米三个女人中的一个。

    不过从刚刚她冲向自己的步法来看,但从神经反应这一项来看,这个女人的敏捷性可能要比阿潘还要强一点。

    至于其他人,殇月还没来得接触,所以现在也不太了解,需要用时间来慢慢看。

    摇了摇自己手中的铁扇,和他们几个算是打过了招呼,殇月笑着示意众人过来一起坐问道:“你们过来多久了?这段时间都怎么过的?”

    在得到了血煞的同意后,其他人这才上前,九个人围在一起盘膝坐下。

    坐好之后血煞抬头望天仔细的想了想后,才回道:“emmm,我们是这个世界新年的第二天降临的。”

    “嘿嘿,当天晚上我们在城外隐藏了一天,后来才发现这里的人是真的好,知道我们没地方住之后,热情的邀请我们的队员去他们家去。”

    “后来我们也不好意思在人家家里啥也不干,所以就帮着他们做一些我们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

    刚刚因为离着太远,所有有很多细节没看清,不过当血煞告诉自己他这段时间的过程时,殇月偷偷的扫视了众人一圈。

    惊讶的发现,王子、阿妍和白狼三人居然是瓦斯塔亚人,他们的样子分别是思猕猴、翎鸟和狼的形象。

    所以等血煞讲完之后,殇月再次问道:“你们8个人中间居然有三个瓦斯塔亚人啊?你们是魂穿么?”

    猛烈的摇了摇头,血煞解释的道:“对对对,我们都是魂穿,包括那几个妖怪!”

    血煞的声音刚一落下,阿妍语气带着娇嗔的说道:“队长!人家殇月小哥都说了,我们是瓦斯塔亚“人”!,不是妖怪!”

    一双尖锐的耳朵高高的顶在她的脑袋上,随着语气的抑扬顿挫而前后摆动,看起来可爱极了,身边几个男人闻言无不笑了起来。

    殇月也没跟他们解释,妖精和瓦斯塔亚人其实没啥区别,只是开口问了下一个问题:“各位哥哥姐姐们,你们谁玩过《英雄联盟》?”

    众人闻言愣了一两秒,然后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血煞,在得到队长的允许后,他们中有五个人举起了手。

    “那么又有谁在玩游戏的时候,了解过这个游戏的背景故事呢?还请没有的把手放下吧!”

    五个人中又有四个人将自己的手放下,只留下刚才说话的阿妍一个人,孤零零的举着自己的纤纤玉臂。

    当殇月将目光投向她的时候,阿妍终于如梦初醒,她惊叫了一声后大声说道:“哎呀,我这段日子都在想什么呀!”

    “刚刚小哥说了我是瓦斯塔亚人,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原来我们就在英雄联盟这个游戏的背景故事里呀?!”

    其他几人见状却仍旧不明白阿妍说的是什么,但他们却觉得自己的内心不由得放松了很多,因为至少有一个自己人对这个世界有一定的了解,再也不用像这一个月一样,抓不着头脑了。

    将手中的归月一抖,展开扇子的声音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然后很严肃的说道:

    “现在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认不认识...苏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