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二十三章 错过的剧情副本
    六天之后,芝云行省东部最大的人类城市,喀舒利东门之外。

    又是那条熟悉的高岗,又是那条宽敞的大道上,来来往往的艾欧尼亚人于他们的马车,漫步在这条公路上。

    有时候甚至还能从人群之中,看到一些个长着某些动物特征的瓦斯塔亚人,他们大多数都是一些三句在芝云行省内,已经完全适应了人类的生活。

    在这条公路的一旁,一个头戴面纱,双眼泛着粉红色光晕的女子显得格外瞩目,虽然看不清她面纱下的脸。

    但是高挑而又完美的身材,与举手投足与眼波流转之间所散发出的风情,却也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在加上一件仙气飘飘的长袍穿在她的身上,与白色的毛绒围脖,绕在她的颈间,更是将她衬托出了其主人的高贵气质。

    而在她的身旁,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多岁的孩子,虽然他在身高上只比身边的女子略矮了一些,但是稚嫩的脸庞却与他所展露出的沉稳的气质极为不融洽。

    这两人正是从忘忧花园出来的殇月和卉卉,经过了六天的旅程,两个女人跟着殇月回到了喀舒利,他们打算在这里坐船向北前往纳沃利。

    有些奇怪的打量了一下大路上往来的人群,殇月好奇的挠了挠自己的头,似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奇怪了,我之前来的时候,喀舒利人明明很少的啊!”

    而一旁的卉卉则完全没有听见殇月的话,这一刻她完全抛弃了自己女神的形象,抬手抓住自己的围脖轻轻的扯了一下,面纱下的朱唇轻启小声说道:

    “阿狸,你能不能别抱的那么紧啊,你的毛太扎人了。”

    话音落下卉脖颈间的白色围脖突然自己动了一下,一双基色的竖瞳在卉的长发覆盖下若隐若无,原来阿狸显出了狐狸的原型,团团圆圆的抱在了卉的脖子上,让人远远一看就像是一条白色的围脖。

    将自己在卉的脖子上缠的紧了紧,轻轻的开口说道:

    “没办法,是你自己说的:要是我保持人形,这一路上所有的男人都会成为我的裙下之臣!人群围上来,咱们几个想跑都跑不了!”

    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只好忍受着脖子上传来的瘙痒感,继续踏上了前行的脚步。

    在殇月的带领下,两人快速的走进了城市里,跟当地人打听了一下租赁民宿的地方,然后在路边随便找了个酒馆,两人就坐了进去。

    跟服务员点了几个殇月吃过的艾欧尼亚小菜,又要了一些花酿,趁着等菜的时候,殇月跟酒馆的服务员问道:

    “哎!哥哥,几个月之前我来过城里,当时街上的人为什么那么少啊?”

    传菜小哥听到殇月的话,明显的楞了一下,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才反问道:“这位小哥,您是从外地来的吧?”

    面对小哥的提问,殇月也没隐瞒,所以他很干脆的点点头,算是默认了他的猜测。

    而小哥见状拍了一下大腿,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并没有客人需要自己去服务,就俯身在殇月面前说道:

    “哎,小哥,你不知道啊!几个月之前,我们这喀舒利出了个金魔。”

    “金魔?”对于小哥提到的这个人,殇月表现出了非常浓重的好奇,并且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而小哥月没让殇月失望,再次开口说道:“可不是嘛!那个金魔很恐怖的,我们那段时间每天早上,都会害怕看到他新的作品!”

    卉这时也被两人的话题所吸引,赶忙往前一凑继续问道:“什么作品啊?是不是很好看啊?”

    “哪啊!”小哥的惊呼一声,脸上出现了一幅后怕的表情后,继续说道:“你们二位是外来人,不知道前段日子的可怕。”

    “我可是亲眼见过的,我到现在都记得那天早上刚醒的时候,看见一个人被树枝穿过的样子,真的太可怕了。”

    说着就开始绘声绘色的描述起了他当时所见的场面,而殇月听着听着居然听出了一抹熟悉的味道。

    等这个小哥说完之后,殇月笑着掏出一些艾欧尼亚通用货币递给小哥,并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语。

    直到服务员走远,卉卉才抱着自己的肩膀抖了抖,卉打了个寒颤说道:“怎么还有这么可怕的人啊,拿杀人当艺术表演!真是的,想想都可怕!”

    而殇月这时抬手在自己的额头上一拍,脸上带着浓重的后悔,小声说道:“我勒个去,我怎么把烬的事情给忘了,这当时要是想起来,铁定就是个剧情副本啊!”

    听到殇月这么一说,卉卉也意识到殇月说的是什么,她也惊讶往前探头,在殇月眼前问道:

    “是那个戏命师的剧情么?”

    点了点头,殇月有些懊悔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对她解释道:“不止是剧情副本啊,而且我记得这件事里还跟均衡教派有牵扯。”

    “我可以肯定的是,这次事件至少应该会与两到三个内测玩家有关!而且还有极大的可能,他们也参与了这次剧情副本。”

    这时卉也意识到殇月错过的这个事件,所蕴含的内幕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们在说什么啊?”

    就在这鸦雀无声的安静中,阿狸那略带慵懒的声音出现在两人耳边,殇月和卉抬头一看,发现阿狸不知何时从卉卉的脖子上跳下来,蹲在桌子上一边低头吃着盘子里的东西,一边对两人说道。

    修长的狐狸嘴巴嚼了几下食物后,突然眯起了眼睛,摇头晃脑的点评道:“嗯,人类的现在的食物好像还不错,跟几百年前比确实进步了很多。”

    殇月和卉看着阿狸没心没肺的品尝着食物,一起翻了个白眼,以此表示原谅她的无知。

    而作为“被鄙视者”,阿狸也完全没管自己身旁两个损友的态度,仍旧自顾自的低头吃东西,甚至还会爬到卉的面前,伸出她可爱的小舌头,舔舐着杯中的花酿。

    而这只狐狸的行为,卉卉只是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才抬手一边为阿狸捋顺毛发一边对她说道:“少喝点,万一喝多了,你下午在大街上显出人形,我可不想当街帮你穿衣服啊!”

    吃吃喝喝正在兴头上的阿狸哪会管自己的姐妹说什么,只是嘤嘤嘤几声发泄自己的不满后,继续伸舌头舔杯里的花酿。

    接下来殇月在卉惊讶的目光中,做了一件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事情,只见他把手伸进自己的怀中,掏出系统手机轻轻的放在饭桌上,发出了清脆的“啪”的一声。

    正在“喝”酒的阿狸闻声回头看了一眼,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对他人隐私漠不关心的她再次回头继续“喝”酒。

    “你疯了,怎么把他拿出来了?”卉卉用极小的声音对殇月说道。

    耸了耸自己的肩膀,殇月笑着说道:“我就是要让那些能看到的人看到,这次公测玩家人肯定要比我们内测玩家的人多。”

    “战争马上要开始了,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去找他们,只能让他们找到我,然后我们想办法选出那些愿意和我们一起干的人。”

    话音落下还没等卉回应,反倒是将一杯酒喝干了的阿狸,抬头蹲在了桌子上,金色的双瞳带着迷离,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埋怨说道:

    “什么玩家、什么内测、公测的,你们两个能不能说点我听得懂的话?”

    将一盘自己之前点的煎牛肉放到阿狸的面前,抬手轻轻的在她头顶一按,殇月笑着说道:“我的好姐姐,这是我们的秘密,你就好好吃你的东西吧!”

    抬起自己的小脑袋,风情万种的瞥了一眼殇月,阿狸这才低头专心对付身前的牛肉。

    刚刚吃了两口之后,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扭头看着身后的卉卉,狐狸脸上突然扯起一脸坏笑说道:

    “哎!你们两个是不是在交往?一定是,对不对,要不然你当初干嘛把这个臭小子带进忘忧花园啊!”

    好姐妹突然将话题转移到自己和男人的关系,丝毫没有准备的卉卉顿时大为羞恼,伸手把阿狸的脑袋死死的按在盛着肉的盘子上方,气急败坏的说道:

    “啊呀!吃东西也堵不上你的嘴,再不吃一会我全吃了!”

    “别别别!”对于一只肉食性动物来说,没有什么威胁,比抢她的食物这种事情更为严重了,阿狸赶忙低头开始大口大口的进食。

    其他两人见阿狸狼吞虎咽的样子,生怕这家伙把自己那份也吃了,赶忙各自拿起餐具开始进食。

    一顿可以用“欢乐”来形容的午饭结束,殇月结账之后,直接将系统手机拿在手中,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在喀舒利的街头。

    午后的阿狸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当一条安静的围脖,而是蜷缩在卉的怀里,一人一狐跟着殇月在大街上乱逛。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无论是港口,还是城里的各个集市,只要是人流聚集之地,都留下了殇月三人的足迹。

    其实殇月的本意是要告诉这个城市里的穿越者,自己已经来了,可没想到的是,到了最后居然是陪两个女人开启了疯狂购物的节奏。

    直到傍晚降临之际,他才提着大包小包的,带着两个妖怪来到了早就打听好的住宿之地。

    跟这里的老板要了一个双人间的树屋,租好了房子进去之后将自己身上挂着的、提着的、夹着的各种包裹扔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从卉卉的背包里拿走了自己的衣服,阿狸一边向着里屋爬去,一边笑着对殇月招呼道:“弟弟,一下午辛苦你了,姐姐去换衣服了!”

    没好气的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殇月无奈的看着坐在那里摆弄着自己战果的卉卉说道:

    “不是,你们女人是不是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摆脱不了购物症啊?怎么到哪都是买买买呢?”

    说到这里,殇月还将自己刚刚擦汗的手伸出去,继续吐槽道:

    “你看看,你看看,这可是冬天啊,给你们提着这么多东西,我都出汗了

    面对男人看起来气氛的质问,卉卉丝毫没有一点点害怕,反而笑嘻嘻的反怼道:“哎呀,这不也没耽误正事么!”

    说到这里卉突然收起笑脸,回头看了一眼里屋,确定阿狸不能马上就会出来后,赶忙继续说道:

    “说正经的,刚刚在街上买东西的时候,我已经发现不下20多个人,注意你的左手了,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新来的?”

    说到正经事,殇月也马上收起心思,进入到专注的状态,伸腿快过桌子旁的凳子,一屁股坐下之后,仔细的捋顺了一下下午的记忆后才说道:

    “不太好说,但肯定有一些人不是,因为我有时候是是故意表现特别招摇的,他们之中也有可能只是下意识的被我吸引了注意力而已。”

    看着桌子上今天一下午自己买的东西,卉卉从其中拿出一件衣服,在自己身前比了比然后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

    殇月闻言抬眼看了一下卉身后的房门,阿狸的身影已经出现,只好摇摇头回道:“晚上再说!”

    “晚上说什么?”仍旧是那风情万种的仪态,阿狸迈着如猫一样的步伐,在两人中间的凳子上坐下,左右打量了一番后,脸上有浮现出了那丝不太正经的笑容调侃道:

    “你俩不会想把我扔下,去做什么坏事吧?”

    “哪啊!”没等卉开口,殇月直接抢先接过阿狸的调侃,然后解释道:“我之前来喀舒利的时候,认识了个朋友,我晚点要去看看他,卉卉今晚会陪着你的!”

    错愕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年,一双兽耳在阿狸的脸侧抖了抖,半晌之后她才吐槽道:“才不管你去干什么,反正有卉卉陪我就好!”

    说完就起身拉起卉,将桌子上的大包小包抓起来,对她说道:“走走走,咱们去试试今天买的衣服,不管这个臭小子,哼!”

    看着他们两个进入房间时,脸上所表现出的失落的样子,殇月显得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卉还是等阿狸先进去后,给自己比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她是在告诉自己,若是解决不了,让他用系统联系自己,她会马上去帮忙的。

    点了点头回应了卉的嘱托,殇月开始等待,女人的房间中传出了她们说话的声音后,他才起身走出了出租屋,来到了附近的街道上。

    此刻夜晚即将降临,城市内的街道上仍旧有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脸上带着一天结束后的满足,彼此三三两两的结伴回家。

    殇月打量了一番后,辨别了一个方向,径直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