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二十一章 隐藏任务
    今夜皓月当空,不知是不是错觉,殇月觉得自己背后的月光,要比平日里更为明亮一些。

    不过这一切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去在意了,因为长时间的大喊,无论是口腔还是嗓子亦或是自己的肺,火辣辣的感觉无时不刻不袭扰着自己的神经。

    丹田气海里的那颗金丹早已黯淡无光,就像一颗黑珍珠一般死气沉沉的漂浮在那里。

    殇月正在榨取处于经脉内仅有的那些先天之炁,做最后的坚持,甚至喊出来的《太上救苦经》超度冤魂的效果,都不如之前来的好了。

    往往要将经文念完两三遍之后,才会有一个鬼魂挂着安详的面容离开这个世界。

    不过好在,聚灵法阵之内,只剩下十几只冤魂存在,而他们的面容也不再狰狞,只剩下一丝迷茫,只要殇月再坚持将经文念个几遍,相信时间一到,自然而然就可以彻底超度他们。

    只是自己也明白,他现在榨取身体筋脉的方法对他自己来说,伤害实在太大了,已经快要到透支自己生命力的地步了。

    勾陈聚灵阵中,九块星阵仍旧正常工作着,将散落在附近这片天地间的月之精华聚集起来,然后供给在九宫格中央的阿狸,帮助她完成这最后的蜕变。

    随着阵内亡魂的逐渐减少,阿狸也已经彻底安稳了下来,卉卉也早已抽回了自己的根茎,让阿狸继续修炼。

    终于随着最后一只冤魂散去了他的煞气,带着安详的神色逐渐消散在这茫茫的夜色之中,殇月终于将所有的人类魂魄超度完了。

    突然闭上了自己的嘴巴,殇月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从肺部上方开始,一直到自己的嘴里,都是被小火苗灼烧一般疼痛。

    用胳膊撑着身前的岩石地面,费力的想要站起来,而一旁的卉卉见状也赶忙动了起来,早已经恢复了人形的她伸手搀住了少年的胳膊。

    在她的帮助下,殇月这才勉强的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小男孩,他已经将自己身体大部分的重心靠在自己身上,卉卉不由得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摇了摇头又摆了摆手,虽然没有说一个字,卉卉却明白,他这是在告诉自己,他并没有事。

    可这只是殇月想要表达的,他哪里是真的没事,气海丹田完全干涸,身体经脉与细胞中的先天之炁也都十不存七八。

    不过这一切卉卉都不知道,她只是下意识的继续追问道:“阿狸呢,她现在完全正常了么?”

    这次殇月只是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阵法中的阿狸,之前那双充满了复杂情绪的金色竖瞳,此刻已经只剩下一片安宁,她就蹲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的降临。

    知道身边的女人在关心她的好姐妹,殇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顶着沙哑到极致的嗓音说道:

    “她已经彻底没事了,只等最后一步完成,一切就都结束了。”

    这句话说完,也终于彻底消耗掉了男孩最后一丝精力,只是在卉卉卉的搀扶下,表面看起来无事罢了,随着自己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然后殇月直觉眼前一黑头,直接晕倒在了卉卉的怀里。

    本来阿狸的事情还没解决,虽然得到殇月的可定,已经安心了不少,可他突然晕倒在自己怀里,瞬间让刚刚安下来的心再次乱了起来。

    不过当男孩在自己的怀中,呼吸变得匀称起来后,她这才发现,原来殇月太累了而昏睡了过去。

    看了看法阵中的阿狸,确实她已经稳定下来,不会出什么变故后,卉一把将殇月的身体抱了起来。

    来到断崖里面的一块青石板前,对着周围缓缓的吐出一口妖气,只见一根根青草在这荒芜的冬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并且似乎受到了某种意念的驱使,将这块大青石铺的满满当当。

    小心翼翼的将殇月放在青草之上,卉对着周围再次一摆手,又是一片青草再次疯狂生长,直到这些杂草长到了她的胸前。

    竖起自己纤细的手掌向前一推,这些青草在卉卉意念的驱使下,轻轻的盖在了殇月的身上,就像是一床厚厚的棉被一样,保护着殇月。

    做完了这一切,卉卉检查了一番,确定自己做的够好了之后,她这才回头再次来到了法阵边缘,等待着阿狸。

    今夜皓月当空,卉卉只是看了一会,就受不了这天地间月之精华对自己的诱惑,在法阵旁边盘膝而坐,开始吸取月之精华进行修炼。

    一时间这山顶断崖平台上,一个睡觉、两个修炼,谁也不干扰谁,真是一片和谐的景象。

    直到月亮来到了天空最高处的时候,法阵之中的阿狸终于有动静了。

    在月光的银霜照耀下,阿狸身上那白色的毛发突然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银色光辉,并且随着时间推移,光线也越来越耀眼。

    蓦然间,一股不知从而来,又不见踪影的力量,将她的身体缓缓的托了起来,过了十几分钟后,阿狸那庞大的狐狸身躯飘到了五六米的空中,彻底化成了一团银色的光团。

    这耀眼的光芒甚至将卉卉和沉睡的殇月同时惊醒,清醒过来过来的两人,静静的看着那巨大的光团,在自己的眼中逐渐变成了一个人的形状。

    将盖在自己身体上的杂草掀开,殇月从石板上站起来,下意识的来到了卉卉的身边,两人定睛的看着空中的光团。

    没过多久,耀眼的白光猛然散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快速的向地面坠去。

    随着一团如羊脂白玉的躯体落地,仍旧是一头乌黑浓密长发的阿狸缓缓的抬首,金色的竖瞳迷茫的打量着眼前的两人。

    这突然而生的情况两人谁也没能料到,不过好在卉卉先反应了过来,尖叫一声抬手挡在了殇月的眼前叫道:

    “臭流氓,还看,转过去!”

    殇月这时也恍如大梦初醒,赶忙一个转身仰望着天空的夜色,只觉的脸上一阵火热,而没过一会,两个女人的声音从自己的脑后传来。

    “小卉卉,这几天有没有担心我啊?!”

    “哎呀,你个死狐狸还有脸说,9天9夜啊!我和这小子轮流看着你,你说累不累!”

    “真的假的,你会这么关心我?”

    “被废话,快点把衣服穿上,赤身裸体的发骚啊,死狐狸!”

    “咯咯咯...!”

    伴随着两人不大不小的“窃窃私语”,殇月仍旧望着远方的夜色,在默默的等待着,只是不知为何,下一刻殇月居然无法听到她们的说话声。

    就在自己纠结要不要回头看看什么情况的时候,一双柔软的玉臂突然环住了自己的胳膊,一个诱惑至极的声音紧接着就在自己耳边响起:

    “小弟弟,姐姐的身体好看不好看呀!”

    下意识的扭头一看,那双熟悉的金色双瞳不是阿狸还是谁,只不过这一刻的她与殇月之前见到的不一样了。

    竖瞳已经变成了人类的双瞳,虽然仍旧是金色却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洁白的脸蛋上,原先分布在两侧的六根“胡须”也已经消失不见,长在头顶的兽耳也落在太阳穴靠后的位置,从她的云鬓中伸出,显得极为可爱。

    感受着被温香软玉所包围,殇月在这一刻觉得自己的脸烧的更热了,尴尬的情况甚至来不及让他想不起《净心神咒》,只好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皓月,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额!今晚的月亮好圆啊!”

    “咯咯咯!”悦耳的银铃再次响起,殇月忍住不去转头看她,但仍能明显的感觉到,阿狸垂下来的发丝,在自己的耳边撩拨自己。

    就在快要让殇月无法忍受时候,卉及时拉开了抱住自己的女人,“救了”殇月一命。

    “我是让你感谢他的,不是让你调戏她来的,死狐狸!”一边拉扯着阿狸,卉一边恶狠狠的继续数落着:

    “人家为了帮你都晕过去了,你就是这么报答人家的么?”

    任由卉将自己拽走,阿狸笑嘻嘻的回道:“那怎么了,我这也是一种报答嘛!他是个男性,我给他点福利怎么了?”

    “男的也是个孩子,你还说我,你不也是连孩子都能下手!”

    “......!”

    没理两个女人在自己身后吵吵闹闹,刚刚阿狸的“骚扰”让殇月什么也想不起来,现在脱离了她的撩拨,殇月很快就打定了注意。

    深吸一口气扭身奔着下山的路,看也不看两个女人,自顾自的大声说道:“我太累了,下去睡觉去了,你们俩...随意!”

    说完头也不会的就往山下跑去,甚至等他感觉两个女人看不到自己后,殇月直接跑了起来。

    连洗漱也忘了做,直接飞也似的跑回了帐篷,钻进帐篷里躺下望着顶棚,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开始默默发呆。

    殇月开始思考自己,穿越前体内明明有一个30多岁的中年人的灵魂,在一个女性的撩拨下,怎么会有这么不堪的表现呢?

    其实也不怪她,毕竟撩拨自己的人可是阿狸,在联盟宇宙的故事背景中,她的设定就是,让任何男性都无法抗拒的魅惑的力量。

    如果说自己之前还能凭借《净心神咒》勉强抵抗,那么在刚刚那种自己没有任何丝毫准备的情况下,除了传说中的圣人,否则谁都无法抵抗阿狸那种魅力的影响。

    殇月之前帮阿狸超度亡魂的时候,本就已经伤及了根本,虽然休息了一会,但也收效甚微。

    现在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精神放松之下,疲倦的感觉很快就涌入了自己的脑海,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很快就进入了深度的睡眠。

    也许是昨晚透支的太过严重,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殇月仍旧没有醒过来。

    直到卉卉再一次进入了殇月的帐篷,将他唤醒之后,他才缓缓的从睡梦中醒来。

    起身坐起来看着身旁一脸激动额卉卉,殇月下意识的在自己眼帘上揉了揉,感觉双眼的干涩缓解了过来后才问道:

    “干嘛啊?”

    抬手在殇月眼前一晃,卉卉的手机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只见她满是兴奋神色的说道:“殇月,殇月,你快帮我看看,这是啥意思啊?”

    殇月闻言将自己的脑袋往前凑过去,定睛一看,只见她的手机上写着:

    “完成隐藏任务‘阿狸的蜕变’,获得‘史诗级随机礼包’一份。奖励已发送至包裹,请自行斟酌使用。”

    看清卉卉手机上的这行来自系统的提示,殇月顿时精神了过来,刚忙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打开任务APP后发现,自己果然也收到了同样的消息。

    还没等打开手机里的包裹,卉就又开口了:“哎呀,你看你自己的干嘛,快跟我说说,这个任务是怎么回事?”

    看着眼中带着迷茫的卉,殇月一歪头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从穿越到现在,没接到过任务么?”

    “去哪接任务啊?”

    看着卉卉那天真的大眼睛在自己面前眨啊眨的,殇月无奈的抬手捂着自己的脸,然后将自己之前在葬天谷中,和无忧与素云接任务的过程说了一遍。

    而卉也在听完之后恍然大悟道:“哦!这么说,任务是要随机触发的呀!那咱们昨天的那个隐藏任务是怎么回事?”

    这么一问也顿时让殇月仔细思考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开始梳理这次隐藏任务和之前葬天谷的过程,开始寻找两次的接到任务的区别。

    很快殇月就发现了不同,葬天谷是由卡尔玛提出的委托,并且最终改造了一处背景故事剧情中,并不曾提到过的地方。

    而阿狸这边则是无意间触发的,并且这个任务无论怎么看,好像都彻底改变了阿狸未来的人生轨迹,所以这应该也是为什么被称为“隐藏任务”的原因?

    将自己的推测再次告诉给了卉,这才暂时算是打消了她心中的疑惑。

    等卉离开了自己的帐篷,殇月躺在了那里虽然想再睡一会,闭上眼睛却再也生不出一丝睡意。

    索性从帐篷里钻出来,打算补上最近因为照顾阿狸,而懈怠下来的修炼进度。

    今天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天气,深冬的空气中带着丝丝寒意,不过好在帐篷旁边的温泉,还散发着浓浓的热气,让殇月在这冬天中,感受着舒心的温暖。

    仔细打量了一番,无论是刚刚从自己帐篷里出去的卉卉,还是昨天完成蜕变的阿狸,都不在自己的眼前,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不过殇月也没心情去管,只是在泉水附近找了一片雪地,盘膝坐在那里开始冥想,温养体内因为昨日消耗过剧的先天之炁。

    在之后的日子里,在这片瓦斯塔亚人的忘忧花园中,殇月开始了一边修炼一边养伤的日子。

    好在这里虽然也是忘忧花园内部,但得益于阿狸以前的威名,倒也没有其他的瓦斯塔亚人跑来这里。

    所以殇月身为一个人类在这瓦斯塔亚人的聚集地内,倒也没什么人发现,况且就算真的有人发现,他们也不会在意的。

    毕竟忘忧花园虽然说是瓦斯塔亚人的聚居地,但也不是一个人类都没有的,只是他们是极少数的罢了。

    在没有生殖隔离的情况下,还是有很多人类愿意入赘到瓦斯塔亚人的家族,他们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和自己的爱人一起生活在忘忧花园中,所以殇月并不是这里唯一一个人类。

    就这样时间很快来到了艾欧尼亚的新年,在这旧的一年结束,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之际,三个人来到温泉的旁边,弄了一些卉卉自己酿造的酒,准备一起过一个并不太繁琐的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