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二十章 最后一劫
    正午时分,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中,晶莹的雪花给大地盖上了一层厚厚的被子,白茫茫一片的大地,将百分之九十五的阳光反射出去。

    刚刚睡下没多久的殇月,在强光的照映下只觉得眼睛有一些疼,跟着卉一路顺着蜿蜒的小道,来到了聚灵阵所在地。

    一到山顶,殇月第一时间就把目光投向了聚灵阵的方向,却惊讶的发现,原来保持人身的阿狸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狐狸。

    此刻这只通身雪白的大狐狸,正蹲在聚灵阵的中央,望着天空中的烈日,张开她那血盆大口,两根闪着寒光的獠牙极为显眼。

    而在她的正上方,一颗直径足有3米左右巨大光球,正悬浮在那里闪耀着乳白色的光芒,那正是阿狸的“武器”灵魂宝珠。

    “什么情况?”殇月不解的转头看着卉卉问道。

    身边的少年发问,女人也面露焦急,迷茫的摇了摇头,为殇月讲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也不知道,本来阿狸躺在那里好好的,刚刚也就是12点左右的时候,她突然就从里面站起来,很快变成了一只白色的狐狸。”

    “就那么蹲在那里,吐出她的灵魂宝珠,死死的盯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很可怕一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快去看看。”

    说完卉卉就下意识的将殇月往前推了推,踉跄的向前走了几步,殇月强行唤醒了还有些不算清醒的大脑,小心的往前走了过去。

    在快到聚灵阵的旁边时,已经变成一只大白狐的阿狸,本是仰头望着太阳的她,眼睛突然转了过来。

    看着那双金色的竖瞳,殇月瞬间就察觉到了她此刻内心复杂的情绪,有恐惧、有迷茫、有不解还有一丝丝的内疚。

    最终殇月终于来到了聚灵阵的边上,而阿狸这是眼睛突然快速的动起来,她似乎在焦急的想要告诉自己什么。

    不过好在殇月快速的领悟到了她的意思,将目光转向了她头顶的灵魂宝珠。

    在耀眼阳光的照映下,灵魂宝珠在殇月眼中丝毫毕现,仔细观察了一阵,突然发现,灵魂宝珠内,好像有一张张人脸时隐时现。

    这样的情况让殇月顿时疑惑了起来,根据他所知道的联盟背景故事的介绍中,有关于阿狸过往故事中所透露的信息来看,这颗灵魂宝珠是阿狸的伴生物。

    说的浅白一点,那就是这个白色的珠子是和阿狸灵魂绑定的,她明明是一个瓦斯塔亚人,可她的宝具中为什么会出现人脸呢?

    “人脸?难道是阿狸以前吸收人的灵魂,产生的副作用?”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殇月突然扭头看到远处站在那里,正满是担忧的卉卉。

    本着妖族的事情妖族最了解的原则,殇月干脆将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虽然平时这丫头对于修炼的基础知识一无所知,但是毕竟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支持自己做出结论。

    万一她能给自己一些提示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殇月抬头给了一个阿狸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扭身走到卉卉的身边问道:

    “对了,你知不知道,你们妖族在吸收人类的灵魂之后,是什么样的情况?”

    “嗯!?”果然不负众望,在殇月的问题问出后,这个女孩展现了自己天然呆的一面。

    看她这呆萌的样子,殇月突然在心里责怪自己起来,为啥要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不过没想到的是,卉突然说道:

    “具体的我不知道,不过根据我记得的妖族的知识来看,他们吸收了人类的灵魂后,会想办法完全炼化掉的。”

    “嗯!?”听到这样的回答,殇月突然楞了一下,很快意识到了问题的重点,他忙上继续追问道:

    “那像阿狸这样的,体内还带着人类生前记忆的情况,有么?”

    脸上带着迷茫的摇了摇头,卉仔细的想了想后才说道:“好像没有,但是我基因里携带妖族的知识不多,我也不太确定。”

    虽然卉是这么说的,可殇月还是从这只言片语中,找到了关键性的节点。

    只见他点点头之后,再次扭身返回走到了聚灵阵的边缘,仰望着巨大的白狐试探性的问道:

    “阿狸姐姐,你是因为灵魂宝珠里的人类灵魂犯愁么?”

    听到殇月的话,正仰天望日的阿狸突然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殇月见状低头想了想,再次追问道:

    “那么,他们是不是要冲破灵魂宝珠的束缚,你怕他们出来之后找你报仇?”

    话音刚刚落下,那巨大的狐狸抖动的更加厉害,殇月见状就知道自己说对了,他赶忙安慰道:

    “阿狸姐姐,你别害怕,我有一些办法,但不知道有没有用,你知道他们估计会在什么时候冲破束缚么?”

    在殇月的关注下,阿狸眼睛飞快一动,不顾头顶烈日的耀眼,一双竖瞳直直的盯着头顶的太阳。

    顺着阿狸的目光,殇月手搭凉棚也望向了太阳,刺眼的阳光,让殇月一瞬间有些短暂的失明。

    他赶忙低头捂住自己的眼睛,一边缓解阳光对自己双眼的刺激,一边在脑中飞快的思考着,阿狸让自己看太阳的用意何在。

    灵魂即将冲破束缚、刺眼的阳光......,这两条线索无论怎么看好像都没有关联,鬼魂哪有白天出现的?

    白天?...白天不能出现,那就是晚上,也就是说...,殇月这一瞬间,随着脑海思绪的翻涌,准确的得到了阿狸刚刚那番举动的意思。

    猛然抬头,对着阿狸说道:“姐姐,你是说,这些灵魂今晚会出现,是么?”

    阿狸在这一刻眼中突然生出了一丝放松的神色,只见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一丝清泪从眼角滑落。

    尽管眼前只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狐狸,可仍旧让殇月感觉到了美人的楚楚可怜,他赶忙安慰道:

    “姐姐别担心,今晚我定会帮你度过这场劫难,相信我好么?”

    闭着自己金色的竖瞳,阿狸缓缓的点了点自己的头,殇月这才转身退出了阵法的边缘,直接来到之前一直坐着的岩石旁,盘膝坐在了那里闭目养神。

    卉卉这时也赶忙走过来,在殇月身边蹲下自己的身形,先是满眼心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姐妹阿狸,然后才小声问道:

    “殇月,阿狸的事情麻烦么?”

    仔细的想了想,殇月笑着回道:“不麻烦,今晚她的事情其实很简单,不过我奇怪的是,她之前不一直是人的形态么?怎么突然变成了一只狐狸。”

    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仔细的思考了一番后,卉卉才解释道:“她应该是返祖了,彻底褪去了她体内人的基因,变成了纯正的瓦斯塔霞瑞,也就是纯血的妖精。”

    听到了卉卉解释,殇月仔细一想,顿时明白了,勾陈聚灵阵将天地精气聚集过来,将身为瓦斯塔亚人的阿狸体内的人类基因彻底改造成了她的先祖,瓦斯塔霞瑞的基因。

    而她现在的情况,就是瓦斯塔霞瑞向着更高生命层次进化的最后关头,只要今晚将她灵魂宝珠内的人类灵魂解决,就算是完成了进化的最后一道坎了。

    理解了其中的关节,殇月点点头对卉卉说道:“嗯,我知道了。”

    看着再次闭上双眼的殇月,卉卉想起他是睡一半被自己叫起来的,赶忙问道:“你晚上还要帮阿狸,要不要回去再休息一会,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会再去叫你的。”

    没有睁开双眼,殇月直接说道:“不用了,我在这里修炼一阵,等太阳落山之后,我会第一时间帮她的。”

    见殇月再次入定,卉卉也不再劝说,起身站在男孩的身边,一言不发的看着远处的阿狸,心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冬天的太阳落山很快,过了正午之后,气温正在以自身能明显感觉到的速度下降,最终只过了几个小时后,天色就彻底暗淡了下来。

    度过了寒夜前的黑暗,第一缕月亮从远方的海面下升起,殇月突然睁开,起身来到了断崖的边缘。

    “满月么?”殇月望着波光粼粼的海面,一轮玉盘大的圆月正慢慢的,挣脱海面的束缚,缓缓的向着高空挪去。

    卉卉不知何时来到了殇月的身边,低头看着身边的男孩,眼中突然升起一抹担忧问道:“满月怎么了?是不是不太好?”

    叹息了一声,殇月目光没有任何转动,仍旧盯着正在升起的圆月解释道:

    “满月是极阴的代表,一切阴属性的东西,在这一天都会达到一个鼎盛的状态,你们妖族如是,对于鬼混来说更如是。”

    话音落下,圆月的最后一缕也终于挣脱了海面,两人身后的阿狸,此刻虽然仰着头却突然不安了起来。

    两只撑着上半身的爪子,突然将她藏在肉垫里的尖爪漏了出来,并且不停的挠着脚下的岩石,发出了“咔咔”的刺耳响声。

    猛然回头,殇月的双眼突然迸射出一抹严肃,他快速的来到了阿狸的身前,在聚灵阵的边缘猛然停住,盘膝坐在地面上。

    此刻阿狸头顶的灵魂宝珠突然开始颤抖,里面的人脸也变得更加清晰,人脸的双眼中透露出了猩红的光芒,似乎随时都可能突破宝珠杀死他们面前的一切生物。

    猛然回头殇月对卉卉说道:“如果阿狸一会想要跑出法阵,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让她在里面呆住。”

    “否则一旦冲出法阵,那么她没有大量的月之精华支持,会导致阴阳失衡,体内阳极之气过剩,会被活活烧死的。”

    见男孩语气充满了严肃,卉下意识的点点头,并摆出严阵以待的姿态,随时准备应付突发情况。

    见女人做好了准备,殇月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在心中默念《净心神咒》。

    待心灵达到空明的状态,殇月大声念起了之前在葬天谷时所念的《太上救苦经》,他准备以自己的仅有的法力,来超度阿狸以前所吞噬的人类灵魂。

    运气丹田里的先天之炁,顺着肺经一路向上,用声带的震颤将先天之炁以《太上救苦经》的频率震开。

    而这一刻灵魂宝珠里的人类冤魂的戾气也达到了最为强烈的时刻,眨眼间冲破了宝珠的束缚,在勾陈聚灵阵中疯狂的肆虐起来。

    霎时间可怖的阴魂在漫天飞舞,因为在聚灵阵内的缘故,天地精气对于这些亡魂而言,也是大补之物。

    不过就算如此,他们在出来的第一时间,将他们纷纷将目光转向了正蹲在那里,仰天望月的阿狸。

    这些人类的冤魂都是死于阿狸之手,如今他们见到了杀死自己的仇人,在月之精气的滋养下,恐怖的戾气从他们的“体内”肆虐而出。

    猩红的双眼透露着无限的怨念,比狼群夜里长嚎还要恐怖的鬼哭之声,让一直蹲在那里的阿狸,在眼中透露出了无比的惧怕。

    一双撑着自己上身的前爪不安的爪着脚下的岩石,在殇月后面的卉卉这时看到不安的姐妹,也准备随时动手,将她固定在那里。

    “...罪人实可哀,我今说妙经。...天堂享大福,地狱苦无声。...上登朱陵府,下入开光门。...不迷亦不荒,无我亦无明。朗诵罪福句,万遍心垢清。”

    当经文再次从殇月的口中郎朗而出之际,眼中带着猩红之色的冤魂们突然一滞,他们似乎想起了灵魂深处的某些东西,一时之间甚至还能看出他们朦胧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迷茫。

    紧接着这些安静下来的亡魂,似乎感受到了音律中充满了一丝特殊的力量,这种特殊的力量让他们的仅存的“心”逐渐变得安详。

    最终他们在这种特殊力量的洗礼下,忘却了自己死亡时心中所携带的怨念,他们的意识逐渐消散于这片天地,而灵魂中那缕特殊的气息,却再次缓缓的回到了阿狸的宝珠中。

    但这也只是殇月将第一批的十几个冤魂度化,还远远没有结束的时候,随着更多的亡魂从灵魂宝珠之中喷涌而出,霎时间勾陈聚灵阵之内仿佛突然升起了一抹黑雾,除了能看到阿狸巨大身影所显现出的一抹白色,其他之处解释漆黑一片。

    越来越多的亡魂挣脱了束缚,殇月知道自己不拼命不行了,若是让亡魂们打扰处在蜕变最后阶段的阿狸,导致她气息紊乱,那就真有可能让阿狸随时被体内的阳气给活活烧死了。

    索性闭上自己的双眼,殇月扯起嗓子直接将《太上救苦经》喊了出来,他这样做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加大音量。

    殇月现在诵经时是要用体内先天之炁加持的,加大音量的同时,也就是加快了先天之炁的消耗。

    若是以现在这种速度消耗炁的话,殇月最多只能坚持三个小时左右,而那些亡魂还在不停的从宝珠里窜出,殇月很怀疑自己三个小时之内,能不能将他们都度化了。

    而在法阵中的阿狸,也被这铺天盖地的亡魂吓的胆战心惊,看着他们的那狰狞的面容,她甚至能在这一刻回忆起,自己当初吸食这些人类灵魂时,他们脸上所遗留的那痛苦的面容。

    这些不好的回忆折磨着阿狸的内心,野兽的本能驱使着她想要快速的逃离这里,不过就在她刚要动的时候,身下的岩石中,一根根植物的根茎突然拔地而起,瞬间将他困了个严严实实,牢牢地固定在法阵的中央。

    “阿狸,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尘垢不沾,俗像不染。虚空甯(ning)宓(fu),浑然无物。......!”

    “冰心诀?她居然看过《风云》?”正在念经的殇月突然听到身旁传来的声音,睁开双眼挑眉看了一下身旁的卉卉。

    此刻的她已经将显出了自己妖精的形态,十根手指化作一条条翠绿色的花茎,直接扎入两人身下的岩石,穿过法阵将阿狸牢牢固定在那里。

    光滑平坦的后背上,长出一朵巨大的银白色的花朵,在月光的照耀下,一簇簇银色的“星辉”从花心处飘散。

    随着她大声念诵着出《冰心诀》,无论是殇月和阿狸,都能感受到一种祥和凝神的力量,源自于心底缓缓而升。

    卉卉念的并不是很顺畅,虽然中间需要停顿一下去,好在记忆中回想出下一句是什么,不过这也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听到了冰心诀的阿狸,似乎也从惊恐中勉强镇定下来。

    虽然眼中仍然流露出一丝不安,但也却能安静的蹲在法阵中,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往外面跑。

    “这波暂时稳住了!”殇月心底不由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