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十八章 阿狸的野性
    现实世界中有许多许多的神话体系,但是若说哪个神话体系相对比较混乱的话,那么殇月穿越之前所在的华夏神话,无疑是最为混乱的。

    殇月甚至可以确定,在当今社会除了专业学者以外,没有几个人能正确的,将道教神话的仙神体系理顺的。

    就拿殇月现在手中的《勾陈天书》的作者一样,关于勾陈的身份,除了确定他是玉帝之下的天庭四御之一以外,其他的身份很难说的准。

    有人说:他就是古典名著《封神演义》中的雷震子,也有人说:[无名小说 www.wmxs.info]他是上古大妖被人收服,在天庭任职的。

    但在所有的传说中,对于勾陈有一个共同的认知,那就是他是天庭的战力天花板中的一块。

    而这样的一个人留下的著作,无论怎么看都不会是凡品,所以在将这块龟甲作者的身份告知卉之后,殇月就再次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不过还没等殇月再看几遍,殇月只觉得眼前一花就消失不见了,抬头一看就发现天书已经回到了卉卉的手中。

    “那我知道怎么回事了!”还没等殇月反应过来,卉卉突然没有由头的说了一句。

    “啊!?”殇月闻言楞了一下,抬头一看发现卉正捧着天书,低头径直往山洞里面走去,还对殇月说:

    “跟我进来!”

    说完也没等殇月回应,直接走进了山洞里面,只留下殇月站在那里,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半晌之后,殇月才无奈的挑了一下眉头,跟着卉的背影,向着山洞里面走去。

    洞内很大也很暗,殇月跟着卉在佣长的甬道里面转了几个弯,来到了最里面,这是一片非常宽敞的副洞。

    其中一面是两张铺着厚厚床垫的石床,阿狸正蜷缩在一张石床上,抱着自己的大尾巴,微阖着双眼似是在闭目养神。

    当殇月走进副洞之际,阿狸头顶的那双兽耳微微动了一下,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金色的竖瞳中带着些许迷茫的看了一眼。

    先是看了一眼卉卉后,眼中的迷茫不由自主的散去了一些,不过当她看到卉卉身后的殇月之后,眼中的迷茫彻底散去,而且还迅速的升起一抹凌厉。

    在殇月的眼中,他甚至能看到阿狸怀中那簇尾巴上的绒毛,突然竖起来不少,不过很快的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赶忙闭上双眼躲在石床上,露在外面如玉一般的娇嫩肩膀,开始微微的颤抖,似乎在努力的克制着什么。

    卉卉这时也将目光从手中的天书收回,看了一眼趴在那里的阿狸,眼中充满了担忧,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阿狸的身边,跪坐咱那里柔声问道:

    “还是克制不住么?”

    阿狸闻言并没有回复,只是把自己绝美的容颜向怀中的尾巴里扎的更深了,并且重新闭上了双眼,但颤抖的眼皮还是让卉明白,现在的阿狸是多么的痛苦。

    抬手将阿狸头顶那有些凌乱的头发捋顺,卉卉的眼中带着浓浓的心疼之色,附身在阿狸的耳边说道:

    “再忍忍,再忍忍。马上就好了,你的问题快解决了。”

    似乎是卉卉的安慰产生了效果,阿狸的耳朵虽然快速的抖动,但是刚刚紧皱的眉头却舒展了开来,但仍旧能看到她颤抖的肩膀。

    抬头看了一眼殇月,示意她赶紧跟上自己,然后起身继续向着副洞一旁的耳室走去。

    两人一起来到了里面,卉卉捧着手中的天书,眼波流转低头看着殇月轻声问道:“你知道她的情况吧!?”

    殇月当然知道阿狸为什么会这样,在《英雄联盟宇宙》的背景故事中,将阿狸的生平说的很清楚。

    她最初是以吸食人类的灵魂为生,并且还能得到被吸食灵魂的人的记忆。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吸食的灵魂越多,得到的记忆也越多,这些记忆有快乐、有痛苦、有悲伤也有幸福。

    这些属于人类独有的错综复杂的感情,不停的交织着阿狸的心灵近无数年的时间,她早已被这些情绪折磨的疲惫不堪了。

    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殇月点了点头,轻声的反问道:“我有什么能帮的上的么?”

    再次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天书,卉卉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再次问道:“你应该知道,这个龟壳是我的第一个内测礼包,可你知道为什么我要把它放在阿狸那里么?”

    没想到卉卉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殇月当然不知道了,所以他只能迷茫的摇了摇头。

    抬手在龟甲上轻轻一抚,继续低声说道:“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时间,就在阿狸的身边,她照顾了我很久很久。”

    “后来我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曾经有一次闲谈的时候问她,她为什么会照顾我,你知道她是怎么回答我的么?”

    卉卉说完似乎认定殇月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所以她没有丝毫停顿,仍旧自顾自的说道:“她将她自己的情况告诉了我,并且还说。”

    “不知道为什么,当初她看到我还是花朵的样子,只是第一眼,她脑海中的那些情绪就瞬间散去,在那一刻她只是自己,脑海中的人类记忆也不再让她苦恼。”

    “她也在那一刻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轻松,那种感觉就像是人在水中即将被淹死,却突然感受到嘴边传来了一口空气,想要拼命抓住的心情。”

    “就这样,我们俩在忘忧花园生活了几年的时间,这段时间我一直将天书放在她那里,直到今天遇见你之前,都没有从她手上拿回来。”

    “有了天书的镇压,阿狸面对人类的时候,也就不再有任何的食欲,也能完完整整的做她自己,不会被人类的记忆所折磨。”

    “而刚刚你进来的时候,她遇到你的表现,就是因为没有天书,所以才对你产生了那种‘食欲’,不过好在她自己忍住了。”

    这是一个不算古老的故事,卉卉说的很慢,殇月也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一个静静地说,一个静静的听,当卉的最后一段故事说完,时间也没有过去太久。

    而说完之后,卉卉从殇月的身边掠过,在略显黑暗的耳室中,熟练的将挂在墙上的壁灯的罩子撤掉。

    灯台之上,几朵绽放着耀眼的银色光芒的花朵,在没有了灯罩的遮挡,柔和的光线瞬间将这间耳室照亮,也让殇月第一时间看清了整个耳室的环境。

    怎么说呢!这是一间“干净”的房间,干净到除了地上的几块玉石与墙壁上的壁灯以外,整个房间是如此的空荡。

    定睛看了一阵,殇月这才发现,地上玉石的摆放位置,与《勾陈天书》上所刻画的星辰排列一模一样。

    甚至每颗星辰之之间,都用特殊的植物根茎链接在了一起。

    就在殇月不明白卉卉为什么要将玉石布置成这样的时候,她先一步开口解释道:

    “当我穿越过来之后,我就变成了一只花妖,所以我与其他传闻里的妖族的修炼方式是一样的,只要吸取天地精气,修为就会慢慢增长。”

    “这种修炼方式是刻印在我们妖族基因里的,不需要任何传承。”

    “但自从见到了这个破龟壳之后,隐藏在我基因深处的妖族的知识告诉我,我要把这上面的星阵排列出来,然后坐在中间去吸收天地精气,那样子修炼的话效果会更好,修炼的速度也会更快。”

    “所以,我找了很久的材料,也做了很多次尝试,才把这个房间弄成这样,可最终的结果是,虽然修炼比以前确实快了点,但是...跟我的想象还差了很多。”

    “你能帮我看看,这个星阵我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卉卉的话音落下,就将手中的《勾陈天书》再次递给了殇月,嘴角带着一丝无奈。

    殇月接过天书,细细查看了一下,却也没有发现出哪里有什么纰漏,可按照卉刚刚说的,这个星阵不应该就那么点效果啊!

    带着这种疑问,殇月开始仔细思考脑海中所储存的,现实世界的知识与各种传说。

    最终殇月想起了一个传说,然后扭头对卉问道:

    “我记得以前有个老说法,说你们妖族是‘得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所生的物种,那你有没有试过在太阳高照与月正中天的时候修炼过啊?”

    卉卉突然楞了一下,然后马上快速的点点头说道:“有的,有的。那个时候修炼的效果特别好,比在这个房间里的修炼效果还好。”

    看她这幅表情,殇月哪里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笑着解释道:

    “月正中天乃是子时,正是阴极生阳的时候,而太阳高照,但太阳中间却是黑的,正是太阳中的那一点少阴。”

    “你们妖族修炼所需要的天地精气,正是日月中的那一点少阴与少阳,将这少阴少阳修炼到极致,便是太阴与太阳,最后完成这太极轮转之势。”

    说到这里,殇月眼角中带着兴奋撇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卉,却惊讶的发现,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中,却带着浓重的迷茫。

    而在见到身旁的男孩不说话之后,卉卉才赶忙闭上自己的红唇,糯糯的说道:“你说的这些,我听不太懂,能不能直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人生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此,自己兴奋的与同伴讲述自认为浅显的道理,但奈何对方听不明白自己说的是什么。

    无奈的挑了一下眉头,殇月心中于游的开始吐槽着她,明明是一只妖精,却不知道妖精的修炼原理,还有比这更扯的么?

    可他脸上还是挂着一幅和颜悦色的微笑,指了指两人面前地下的星辰阵列对她说道:“很简单,把这个玩意挪到外面去。”

    虽然殇月心里吐槽的确实不假,可卉卉毕竟是个女人,她有着女人独有的心细,很快就想到了一个比较细节的问题问道:

    “那放在哪里比较合适?总不能随便找个地方就行吧?!你不是道家人么,帮我找一个风水宝地呗!”

    卉卉的这句话说完,倒也提醒了殇月,招呼了一声身边的女人,两人一起蹲下将地上的玉石与植物根茎捡起来。

    收拾完了之后向洞外走去,经过石床时,阿狸仍旧蜷缩在石床上不停的发抖,那孱弱的样子与刚刚还在洞外调戏殇月的风情万种相比,简直是换了一个人。

    不过这一次殇月和卉都没有在去安慰她,因为他们明白,快点将法阵布好,就能早一刻的让阿狸从这种折磨中解脱出来。

    洞穴之外,殇月与卉卉从里面走出来之后才发现,天色已经是很晚了,远处瓦斯塔亚人的聚居的那片丛林中,婉如繁星的烛火,将整片丛林照耀的如漫天繁星一般璀璨。

    没有分出多余的精力去观赏美景,殇月开始四处打量,可入目之景皆是比自己高了很多的草丛,无奈之下他只好回头问道:

    “这地方有没有地势高一点的地方,最好北高南低、有风有水的地方,最最最重要的是,平时没有人去的地方,有没有!?”

    胸前捧着一大堆玉石和植物的根茎,卉卉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挑仔细的想了想,然后说道:“有几个,不过最近的那个是个墓地,行么?”

    殇月闻言想都没想直接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说道:“如果这个阵法你一个人用的话,倒是没有问题。”

    “可如果要让阿狸也一起用的话,那就不行了,她体内拥有的灵魂已经很多了,如果在墓地旁边的话,那些孤魂野鬼也会被阵法吸引过去。”

    “到时候阿狸一旦抵受不住诱惑,将那些孤魂都‘吃’了,情况就会更麻烦。”

    虽然听懂殇月在说什么,可卉卉仍旧在脸上挂出一幅“就是这样”的表情点点头,然后说道:

    “那要这么说的话,我就知道了,有一个地方特别合适,跟我来吧!”

    就这样卉卉在前面走,殇月在后面跟着,两人的手里都抱着满满的玉石与未知植物的根茎,从高耸的草丛间穿梭。

    一直走了十多分钟,草丛已经消失不见,两人来到一片由岩石构成的断崖上。

    因为怀里抱着东西,不方便去用手指给别人看,卉卉只好对殇月挑了一下眉头说道:“怎么样?就是这里!”

    殇月闻言仔细打量了一起来,此刻月上柳梢,天空群星璀璨,身后是一片高岗,高岗上一条河流蜿蜒而下,从两人刚刚上来的山道旁流过,时不时的还有夜风掠起,轻柔而有缓慢。

    仔细观察了一番,殇月发现眼前之地只要稍加改造,绝对是应了藏风卧水的绝佳宝地。

    不由得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将怀中抱着的玉石轻轻的放在地上说道:

    “这地方不错,藏风卧水,若是太阳东升之时,也刚好望见第一缕曙光。若是将水源引导一下,就是一个完美的地方。”

    得到殇月满意的回复后,卉卉也将抱着的东西放下,抻了个懒腰笑着回道:“满意就好,咱们下一步干什么?!”

    再次四处打量了一番,殇月突然从旁边捡起一块圆圆的石头,扭头说道:“先规划一下,做个大概的样子,然后在改造水源。”

    “那还等什么!”卉卉说着也从不远处捡起一块时候,然后走到空地的另一边笑着对殇月挑了一下眉头:

    “开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