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十七章 勾陈天书
    “欢迎穿越者【卉卉】,加入讨论组”

    无忧:【疑惑】

    卉卉:【调皮】大家好呀,很高兴认识你们。

    素云:哎!出家人不是戒色么,你咋这么活跃!@殇月,老殇你在哪碰见这个小姐姐的?

    殇月:我现在已经到了芝云了,就在忘忧花园附近,刚刚看到阿狸,这个小姐姐就是和阿狸生活在一起的。

    ......

    密林深处的林荫小路上,殇月和卉卉并排而行,两人同时捧着自己的手机,在讨论组里与远方的无忧和素云聊着。

    当卉卉抬头之际,一双漂亮的眼中带着欣喜和些许的满足,对身边的殇月说道:“哈哈哈,咱们这些人可真好玩,居然还有个和尚。”

    重新将手机塞进自己的怀里,殇月看着身边如花般美艳的卉卉,笑着将无忧的过往,简单的讲了出来。

    听完之后,女人脸上的笑容更盛了,抬起纤纤玉指捂在自己的嘴前调侃道:“没想到他以前还是个假和尚啊!”

    “不过还是挺厉害的,浪子回头的男人,确实是挺值得佩服的。”

    两人说说笑笑间走了一段距离,殇月猛然间发现,眼前林间小路的尽头是一片亮光,这说明他们已经来到了这片森林的边缘。

    卉卉这时也注意到了那片亮光,将属于她的手机收好之后,抬手一指对殇月说道:

    “那里就是忘忧花园了,我听阿狸跟我说,在艾欧尼亚这个国度里,百分之45以上的瓦斯塔亚人生活在这里。”

    说到这里卉卉的眼中闪过一丝皎洁,故意问道:“对了,殇月,你知道为什么你找了我们这么多天,一直没有找到么?”

    听到这个问题,殇月顿时来了兴趣,不由得转头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等着她告诉自己答案。

    男孩的表情自然也被卉尽收眼底,而她也并没有让殇月失望,此刻两人正好来到了森林的边缘。

    只见卉一抬手往前轻轻的抹了一番,眼前顿时泛起了一阵阵魔法光辉所产生的涟漪。

    粉色的双瞳一转,身旁殇月的脸上果然不出她所料,挂着一幅不可思议的表情。

    小小的成就感让女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的骄傲,两片鲜红的嘴唇张开,伴随着美丽的笑容解释道:

    “你应该知道瓦斯塔亚人的祖先,瓦斯塔霞瑞吧?这道屏障就是瓦斯塔霞瑞布下的,他们利用源生魔法布下了结界,在这几千年里一直保护着结界后的忘忧花园。”

    “只有带有瓦斯塔霞瑞的祖先血脉的瓦斯塔亚人,才能察觉到这片结界,如果普通人类来这里,他们穿过结界后只能看到一片荒凉的海岸线。”

    本来前半段听完的时候,殇月脸上的表情是一幅原来如此的模样,不过当卉把下一句说出来周,尚云顿时一慌诧异的问道:

    “啊!?人类不能进去么?那一会我怎么进去啊?”

    看着身旁不知所措的男孩,卉不由得咯咯笑了起来,轻轻抬起自己的纤纤玉指,盖在了殇月的头顶然后轻声说道:

    “你忘了我了么?告诉你个秘密,我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不是无所事事的。我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瓦斯塔亚这个种族的,他们的祖先瓦斯塔霞瑞其实就是妖族。”

    卉的话音落下,殇月就觉得自己的头顶传来一种清凉的感觉,紧接而来的一种莫名的变化感觉从双眼处传来。

    “进来吧!”

    伴随着耳边清脆悦耳的声音,殇月只觉得手中传来一股牵引的力量,虽然不大,但是却也不由自主的迈开脚步跟着身边的女人走进了结界。

    随着眼前光线一闪,刚刚的一片荒凉,在眨眼间就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在来到这里之前,殇月一直以为所谓的忘忧花园,从名字上来看,可能就是一片满是自然奇观的原始丛林。

    不过看着眼前欣欣向荣的景象,殇月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殇月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片连绵的高山,从东北一直向西南绵延而去,高山的脚下则是一片非常繁盛的丛林。

    一座座树屋或是立在粗壮的树干上,或是在丛林中间,透过繁茂的树叶若隐若现,殇月甚至还能看到形态各异的瓦斯塔亚人,在林间窜梭跳跃。

    这里的瓦斯塔亚人的长相都有着自己的特色,哪怕只用眼睛看一眼,殇月就能大概的判断出,对方的血液中流淌着是那种动物的基因。

    而在更远的地方,那片高山之上,宽敞的洞口随处可见,络绎不绝的瓦斯塔亚人从洞口处进进出出。

    虽然有些人带着斗笠,但是从在头顶露出的蓬松的容貌来看,这些人所属的动物科别,都有着打洞的天赋。

    眼前的一切俨然就是一座全部由瓦斯塔亚人人所组成的城市,他们就这样聚集在这片结界之内,彼此协助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

    这里的一切与外界艾欧尼亚人类的生活是那么相似,但是仔细观察之下却又能发现两者的不同,着实让殇月叹为观止。

    卉似乎也预料到了男孩第一眼看到眼前之景后会出现这样的表情,所以他给了殇月充足的时间,让他去打量他所看到的一切。

    直到一会之后,她才抬手在殇月的眼前一晃,将男孩唤醒后一把拉起他的手,向着远方奔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走吧,我和阿狸不住在城里,我带你去我们住的地方。”

    殇月闻言也收起惊奇的心思,被卉牵着向着远方那片丘陵快步走去。

    钻进一片茂密的草丛,这里植物生长的很高,足有一个成年男性身高那么高,泛着各种魔法光辉,快速的从自己的身体两侧掠过。

    在这中间走了大概几分钟,随着卉再次将两人面前的草丛扒开,眼前的视野顿时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好奇的从卉的身后走出来,一片清澈见底的水池旁,一个绝美的女子正趴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修长白皙的双腿高高翘起,随着他身后那九根毛茸茸的白色尾巴来回摇摆。

    听到远方来人,在她头顶上附着深蓝色绒毛的耳朵一动,女人这才抬头看向自己的方向,金色的双瞳与带着六道痕迹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惊色。

    不过看清来人之后,金色的竖瞳有马上转现出一幅诧异,轻启朱唇略显慵懒的调侃道:“呦!在外面没玩够,还把人带回来了。”

    “小卉卉,你真的长大了呀!”

    看着眼前的阿狸,殇月刚想解释一番,可还没等他开口,一旁的卉快步走到阿狸的身边,一把抓住她的一根尾巴,恼羞成怒的说道:

    “骚狐狸,还不是怪你!要是你能看懂那个东西,我也不用把人带来了。”

    卉的话顿时引起了阿狸的兴趣,只见金色的眼波流转,缓缓的落到了殇月身上,打量了一番之后,突然扭头对身后的卉继续展开了调侃:

    “你确定?是不是你想把这个小帅哥留在这里,想的‘名正言顺’的借口?”

    “不会说话你就闭嘴!”瞪了一眼阿狸,卉再次厉声说道:“快点把那个王八壳子拿出来,要不然我真生气了。”

    阿狸这是也意识到卉确实不是在开玩笑,所以随着她尾巴一摇,将卉握在上面的手甩掉,然后一抬手,一道乳白色法珠出现在了她的掌心。

    随着这只狐狸的意念一动,法珠就像是晶莹剔透的水泡一样炸开,一张看起来无比陈旧的龟甲,静静的躺在了阿狸的手心。

    看到龟甲的第一眼,直觉就告诉殇月,这个东西绝对不是凡品,甚至他的存在可能会超出自己的想象。

    所以,当卉一把将龟甲从阿狸手中拿起,送到自己面前之后,殇月接过龟甲的手十分小心,生怕一个手抖掉在地上摔坏了。

    放在自己的眼前,殇月开始仔细的端详起这个看起来十分玄奥的龟甲。

    这块甲片很薄也很旧,通过光线照射,能清晰的看到甲片上有一层略显光滑的包浆,放在手上也不显油腻。

    仔细观察依稀能发现,整块龟甲是9快八边形的甲片,按照九宫格的排列方法拼接在了一起。

    而每块甲片上都镌刻着一幅星象图,以圆点代表星辰,再以细线将他们连在了一起。

    只有九宫格最中间的那一片,是没有任何形象图的,只有四个看起来像是字一样的东西,而殇月只是大概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四个字究竟是什么东西。

    “小家伙,看懂了么?”殇月仔细观察之际,耳边突然响起了阿狸那慵懒,而又充满魅惑气息的声音。

    抬头一看,只见一张绝世容颜就贴在自己的脸庞。

    因为殇月现在看起来只有14岁左右,身材高挑的阿狸要凑近了看殇月只能弯下腰,而她这样的姿势会有怎样的“风景”,就不需要我做过多的描写。

    穿越之后,殇月哪经历过这阵仗,顿时让自己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赶忙后退了两步。

    “咯咯咯...!”

    伴随着银铃一般的笑声,只见阿狸起身低头看着殇月,身体下意识的扭动展现出了那足以魅惑众生的气质。

    随着双腿款款迈动,婉如一只猫在独木上行来,一双金色的竖瞳之中,也在这略显昏暗的环境下,更显闪耀。

    “小朋友,怎么了?是不是姐姐长得不好看,把你吓到了!?”阿狸再一次开口了,只是她这次的声音似乎带着某种特殊的韵律。

    当殇月听到她说的第一个字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这只狐狸心思不纯,所以赶忙在心中默念《净心神咒》。

    心中所有的思绪、感情与烦恼如潮水一般褪去,阿狸后续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法让殇月的心灵产生一丝波动。

    “嗯!?”此刻阿狸已经来到了殇月的面前,见眼前这个“孩子”的眼中一片冰冷,很明显,自己之前施展的魅惑之术,对他一点效果也没产生。

    对于一般的女人来说,如果自己的容貌没能让男人对自己产生关注,那么大多数女人都会在内心深处产生一种挫败感。

    但对于阿狸来说,她完全不会这么想,只因在她漫长的生命中,完美的绝世容颜,早已给她带来了太多太多的麻烦,所以她内心的深处是极为讨厌,有人对自己表达出那种病态的垂涎的。

    同时阿狸也知道,当自己主动去引诱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抵抗她的魅力。

    所以她今天主动的对殇月施展出这种魅惑之术,想要从这个男孩的口中,将隐藏在他心中最深处的秘密诱导出来。

    可他没想到的是,眼前的小男孩,居然在最初只是失神了一瞬间,然后又马上清醒了过来,好像完全免疫了自己的魅惑之术一样。

    这就让本就对殇月带着些许期待的阿狸,顿时产生了更为浓厚的兴趣。

    转过头看着身后正在对着水池梳理自己头发的卉说道:“哎!你带来的这个小家伙挺好玩的,在他眼里我好像也就那么回事啊!”

    卉正在梳头,刚刚完全没有看到阿狸在做什么,只是听了她的话之后,哪里还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略带气愤的起身来到两人中间说道:

    “我的狐狸姐姐啊!你就不能歇会么?好不容易找来人帮我们破解这上面的东西,你再给吓走了,你到底还想不想解决你的情况啊!”

    卉的这番话说完十分有效,阿狸刚刚还满不在乎的脸上突然变的严肃了起来,一直在她身后轻轻摇曳的九根尾巴顿时耷拉了下来,神色有些复杂的打量了一眼殇月后,才默默的转身向着远处的山洞走去。

    见总是捣乱的人走了,卉这才再次来到殇月身边,盯着他问道:“怎么样?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么?”

    殇月闻言低头打量着手中的龟甲,将两面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最终目光还是落在了正面九宫格的中间。

    那上面的四个字虽然有些模糊,但是仔细辨认一番后,殇月确定了上面的四个字确实是现实世界古代先秦时期的纂字。

    而且这四个纂字自己还认识,毕竟穿越之前,自己是一个网文作者,很多杂七杂八的知识都需要学一下。

    认出这四个字的第一时间,殇月心中一惊,他面色带着些许呆滞抬头望着卉说道:“你...这个东西你...真的不知道是什么?”

    “废话!”给了殇月一个白眼,卉语气中带了一些埋怨:“我要是知道的话,我也不会把你带到忘忧花园里面来。”

    “要知道,这里面的瓦斯塔亚人对于陌生的人类并不是太友好的,若不花一些时间跟他们相处,他们甚至不愿意和你说话的。”

    殇月闻言眉头一挑,然后低头看着手中的龟甲,再次问道:“那你知道勾陈是谁么?”

    “不知道!”

    “天庭四御都是谁呢?”

    “不知道!”

    “那你知道啥?”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赶紧告诉我,这破龟壳是啥?”卉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气[百度小说 www.tomtxt.com]恼和不耐烦。

    殇月见状也知道不能再多说,只好无奈的说道:

    “这是勾陈天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