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十六章 花一样的女人
    幽林深处传来的,是女人声音哼出的委婉的曲调,传入耳中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她似乎在说一个悲伤的故事。

    对于体内有着一个成年人灵魂的殇月来说,一个有故事的女人,无疑是有着致命吸引力的。

    他甚至能想象到,在这略显慵懒的声音的源头,一定是一个身姿曼妙、妖娆妩媚的女人,正等着自己去倾听她心中的无限忧愁。

    当这样的想法从殇月的脑海中生成,他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繁盛的林木从身体的两旁掠过,那幽怨的曲调在耳中也变得越来越清晰,殇月知道自己距离她已经越来越近了。

    直到走上一片低矮的高岗时,一片清澈的水池出现在殇月的眼前,殇月终于看清了歌声的主人。

    这是一个背影,一个沐浴在这片清澈泉水中的背影,精英的水滴划过白皙粉嫩的肌肤,随时阴天却也耀眼的如水晶一般。

    而在这精英美背上,还纹有满背的花朵,殇月无法叫上花朵的名字,但他不得不承认,纹在女人背上的花,实在是太美了。

    如瀑不一般的银白色长发,从她的脑后倾泻而下,遮挡住了她满背的纹身,如瀑布般坠入泉水中,最后如水银泻地般绽放在水中。

    随着淡淡的蒸汽扬起在空气中,端的映衬了那句“温泉水滑洗凝脂”。

    女人似乎还没有察觉到她的身后有一个人,仍旧自顾自的清洗着自己的身体,悠扬的曲调中裹挟浓重的哀婉。

    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种朦胧的美丽对于一个男人是有这多大的诱惑。

    站在高岗上的殇月,这一刻无论是心理还是脑海中,都被眼前这无与伦比的背影所吸引,根本无暇去思考什么。

    身体中那属于成年人的灵魂,甚至还会不停的诱惑自己,走下高岗去占有这个女人。

    就在他将要踏出走下山岗的第一步时,胸口处的手机震动了起来,那急促的震颤瞬间让殇月从痴迷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空洞的眼神瞬间清澈,殇月定睛看着那个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后怕,大脑也在一瞬间驱动身体做出了反应。

    快速收回自己踏出去的腿,一转身直接向着山岗后倒了下去。

    狼狈的滚下了山岗,感受着自己仍旧快速搏动的心跳,殇月闭上眼睛小声的默念《净心神咒》。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三魂永保,魄无丧倾!......。”

    直到第九遍之后,殇月这才感觉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恢复了正常的状态,抬手擦了一下自己鬓角与额头间的虚汗。

    “没看到正脸就能将我的心绪搅得这么乱,难道是阿狸?”结合自己知道的游戏背景故事,殇月很快就给出一个可能性比较大的答案。

    可是仔细的回忆了一番,刚刚虽然没能看到这个女人的正脸,但想起满头银发与纹满了花朵的纹身,无论怎么看,这个女人都不像是阿狸呀

    仿佛不确信一般,殇月再次趴到山岗顶上,露出眼睛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这一次他心中默念《净心神咒》,倒也没被那声音和背影所引诱。

    只是看了一眼,确定头发的颜色确实是银白色,既没有兽耳,水下也没有大片的白色的尾巴,除了一幅曼妙的身躯以外,人身上不该有的东西女人身上确实都没有。

    再次沉入山岗之下,殇月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明明这个女人的魅惑之力这么强,为什么她却和自己所知道的阿狸的形象没有一丝吻合。

    带着浓浓的不解,殇月将怀中的手机掏出来,解锁一看果然是好友APP有新消息体型。

    无忧:“老殇,到哪了?有没有冻死在外面!?”

    殇月:“【挖鼻孔】,滚,你才被冻死在外面,现在有事,等会再说。”

    关掉对话框,殇月虽然发过去的消息并不是那么友好,但是心中却还是挺感谢无忧这个时候发消息过来的。

    要不然刚刚一直沉沦在女人的背影中,他真怕自己一直沉沦下去,最终导致引起什么无法挽回的意外。

    刚想要把手机再次放回怀里,却突然发现头顶山岗另一侧的歌声,不知何时停止了,而且多了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

    “你也真是的,家里也不是没有温泉,你非要跑出来洗什么!”

    陌生女子的声音听起来,比刚刚那个歌声主人的声音更加慵懒,也更加风情万种,让人乍听之下,难免会心思荡漾。

    不过好在殇月第一时间就默念《净心神咒》,再加上对方说话的目标也不是自己,所以殇月还是可以轻松的稳住自己的心绪的。

    “家待着有什么意思,天天看你这只骚狐狸都已经看腻歪了,偶尔出来玩一玩就当是放松了。”

    从声音中的音色来判断,这个声音是刚刚唱歌的那个女人,不过真正让殇月在意的是,她口中提到的“骚狐狸”,难道是......?

    随着殇月打定主意再次探头之际,山岗另一边再次响起了那个风情万种的声音:

    “你呀!明明实力不怎么样,却总是在我面前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连被人偷看了都不知道!”

    这句话说完,女人就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山岗。而这时殇月也刚好露出了自己的半个脑袋,两人的目光刚好碰撞到了一起。

    “后出现的女人果然是阿狸!”看着她腰后垂着的毛茸茸的大尾巴,与熟悉的面容,殇月瞬间就认出了那个女人。

    不过还没等殇月反应过来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那个一直背对着自己的未知女人,突然缓缓的在泉水中转过了身,并且粉色的双瞳中透露出了强烈的愤怒。

    这误会可大了,殇月瞬间意识到了问题的眼中,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伸出双手大声的解释道:

    “两位姐姐,我不是变态。请听我解释,我真的不是有意躲在这里偷看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的,但是殇月其实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准备好面对女人的“暴风骤雨”了,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又一次的出乎了殇月的意料。

    只见那个银发粉瞳的女人在看到了殇月手中的东西后,眼中刚刚还燃烧着熊熊的怒火,一瞬间又冷静了下来,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银发女子的变化同样也让她身边的阿狸不理解,抬起她那如青葱的五指,在银发女的眼前晃了两下,在唤醒她之后坏笑着调侃道:

    “哎呦,我还以为你的心是冰做的呢!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喜欢的是这一款!”

    “闭嘴,骚狐狸!”阿狸的调侃明显让银发女有些恼羞成怒,只见她一把抓过自己的放在泉水边的衣服,在水下将衣服套穿上。

    当女人迈着妖冶的步伐,走上岸边之后,被水浸透的衣服贴在了她的身上,尽显她曼妙的身姿,与一旁的阿狸丝毫不让。

    中分的银发之下是一张精致的瓜子脸,逛街的额头与银色的细眉下,是一双风情万种的桃花眼,粉瞳流转、神态撇看之间都是数不清的风情。

    只见她扭头看了一眼站在山岗上不知所措的殇月,然后再次扭头对一旁还带着坏笑看自己的阿狸说道:

    “你先回去吧,我给你的那个东西你好好研究研究。我跟这孩子有几句话要说,说完就会回去。”

    阿狸闻言抬手抓起一缕银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好的,好的。我就不打扰你了,不过你可轻点折腾啊,走不回去的话,我可不出来接你!”

    “滚滚滚!”银发女这一刻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实际情况哪里像阿狸说的那样,只是有些话她不方便对这只狐狸讲,这才导致她对自己产生了误会。

    而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顶着自己因为羞涩而显得粉嫩的脸颊,一边推搡着阿狸丰腴的身躯、一边大声笑骂着说道:

    “你个骚狐狸,你当我是你呢,赶紧滚开!”

    伴随着一阵如银铃一样的笑声远去,阿狸缓缓的离开了这片泉水旁,随着她渐行渐远,只能看到她原本蓬松柔顺的尾巴从大大的一条,散开成了九片白色花瓣。

    一直等道最后一抹朦胧的背影消失,银发女才转身抬头望着站在高处的殇月,只见她手腕一转,殇月直觉的一花后,一部白色的手机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你能看见么?”将手中的手机举的高了一些,银发女轻启鲜艳的红唇问道。

    殇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手机,又看了看她手中的手机,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和自己一样是个穿越者,想起她刚刚问自己的问题,忙不迭的点头回应着。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银发女这才对殇月招了招手说道:“居然还有自己人,你过来吧!”

    见女人确定没有生气之后,殇月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下了山岗,来到了温泉旁边,女人的对面。

    “那个......!”*2

    “额......”*2

    “你先说!”*2

    连续三句话,两人都是用同样的语气、同样的文字,在同一个时间表达同一个意思,气氛顿时变得无比尴尬。

    不过殇月到底是男人,短暂的紧张之后,他还是强行稳定好自己的心绪,先开口说道:

    “还是我先说吧,我穿越之前叫张越,你现在叫我殇月就好,我从尚赞行省那边过来的,主要的目的就是寻找游戏里的英雄,以及跟在他们有可能跟在他们身边的穿越者。”

    银发女闻言粉色的双瞳骤然亮起,只见她突然激动的上前一步,嘴角带着欣喜说道:“你是说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别的穿越者?”

    “难道你不知道?”见女人的表现,殇月不由得反问道。

    “我从穿越之后,就一直在忘忧花园里面,很少出来的,对于外面的世界完全不知道啊!”感觉到男孩的问题显得非常突兀,女人解释的语气也不由得带了一些委屈。

    殇月闻言也意识到了问题的根源,赶忙带着些歉意回道:“不好意思,我对你的情况不太了解,说话的方式有些欠考虑。”

    “没事,没事!”男孩的表现明天有些出乎意料,银发女有些慌乱的抬起双手在身前摆手,然后继续说道:

    “现在终于知道我不是唯一一个穿越的,真是太好了。要不然自己一个人在这个世界的那种孤独感,可太难受了。”

    对此殇月不置可否,但也不能不回应,这样显得不太礼貌,所以他赶忙说道:

    “没有事的,一会我们加个好友,以后你有问题或者想要找人说话的话,随时可以联系我。”

    “嗯嗯!”殇月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直指人心的软弱之处,所以女人欣喜之下忙不迭的点头回应着。

    闲谈说完,女人似乎想起了什么,指了指旁边的一块干净的岩石,对殇月说道:“咱们坐下说,我还有很多很多问题要问呢!”

    就这样,两人对坐在温泉变两块干净的岩石上,殇月说、女人听,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女人也了解了眼前男孩这一路上的旅途见闻,还有一些他和无忧、素云推测出的关于这场穿越游戏的一些密辛。

    抱着自己修长而又白皙的双腿,女人蜷缩在岩石上,仔细的思考了一番后说道:“这么说,未来我们还要和其他人去争夺这个世界的资源什么的,是么?”

    重重的点了点头,殇月看着眼前的女人,面色严肃的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在我的印象中,女人似乎不太喜欢你死我活的争斗。”

    “但我想说的是,随着艾欧尼亚和诺克萨斯的战争爆发,这种场面是会必然发生的,如果你真的不想面对去逃避,这应该是不可能的。”

    “还不如现在趁着战争还没开始之前,做一些我们能做的,准备好迎接未来战争爆发后,可能会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一些事情。”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女人的嘴角浮起一抹灿烂的微笑,然后捋了一下自己耳边的发丝继续说道:

    “而且我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女人,更准确的说,我现在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个妖,你见过哪个妖会怕血和尸体的?”

    女人的话一说出口,顿时出乎了殇月的意料,他不由得再次的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番说道:

    “啊!?你是妖族啊?真看不出来,你的原形是什么呀?”

    虽然殇月打量的眼神并没有什么不妥,可女人仍旧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热,羞涩的低下了自己的头,小声说道:

    “我的本体是一朵花,后来我穿越到这个世界的那一瞬间,就化成了人形。”

    “原来如此!”殇月一边点点头,一边收回自己的目光,嘴角仍旧挂着那抹充满了善意的笑容。

    只是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事情,赶忙看着女人问道:“对了,跟你聊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本名叫刘惠,在这个世界你叫我卉卉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