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十五章 丛林幽歌
    今天的天气不是特别好,天空中大片大片的乌云盘亘着,只留下几丝能看见的蓝色。

    这已经是殇月离开纳沃利行省的第36天了,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艾欧尼亚的第二大岛,芝云岛东侧的海面上。

    说起来挺郁闷的,本来他打算离开了纳沃利行省后,直接去南方拜访位于巴鲁鄂行省的无极剑派。

    但是到了巴鲁鄂,来到无极剑派所在的山门脚下,却并没有能如愿的见到此刻还是一名无极弟子的易大师,甚至连山门都没有进去,就被守山弟子拦在了山脚下。

    尽管殇月道明了来意,告诉看门弟子他只是单纯的来拜访无极剑派的,但弟子仍旧不允许殇月上山。

    殇月问他们原因,得到的回答是“特殊时期,无极剑派不接受任何拜访。”

    就算之后追问他们具体细节,也没能得到准确的答复,无奈之下他只好在找一个靠海的村落,在那里搭上了一条船,踏上了前往芝云行省的道路。

    远方太阳透过乌云之间的缝隙,将一片阳光照耀在湛蓝的海面上,泛着粼粼的波光。

    坐在船舷旁边,殇月双手撑着护栏,望着海天一色的风景不知在想些什么,尽管身后的水手们忙碌的身影会发出很大的噪声,但也丝毫没影响他的心情。

    就在殇月出神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传来了一丝重量,清醒过来的他扭头一看,原来是这艘船的船长,不知何时来到自己的身后。

    “小朋友,再有不到1个小时,喀舒利港就会到了。等靠岸之后,我们会忙自己的事情,到时候真的没机会照顾你,所以...!”

    本来殇月看到船长的时候,还以为他是要问自己的目的地,然后派人送自己,没想到却是自作多情。

    不过仔细想来也能理解,毕竟在大海里讨生活的水手们,与那些生活在内陆的艾欧尼亚人相比,却是更加务实一些。

    他们本来就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没有功夫管自己也是正常,所以点了点头后,殇月直接说道:

    “谢谢您允许我搭您的船,船长先生。等一会靠岸之后,我会自行离开,不会打扰你们的工作的。”

    古代形容人情商高时总会用那句“闻弦歌而知雅意”来比喻,所以无论在哪里,高情商都是人与人沟通时,最为有利的武器。

    船长说了原因,殇月猜出了他的目的,并且顺着他的意思,做出了给彼此都留脸面的回答,这无疑会给船长留下了不错的好印象。

    再次在殇月的小肩膀上重重的捏了一下,笑着对眼前的孩子说道:“小朋友,你确实是个好孩子,我很喜欢你。”

    “如果未来你想回到巴鲁鄂行省的话,那就从现在开始,每隔一个月的今天到这里来,我都会在这里的,到时候我还可以把你带回去。”

    先是接受了对方的好意殇月十分诚恳的说了声“谢谢”,不过因为之后船长还要指挥船舶靠港,所以两人也没有再多说就各自分开。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这艘船也顺利的靠在了喀舒利港的港口。

    跳板搭在岸上,殇月也没有跟任何人告别,直接踩着跳板,双脚触地的那一刻,殇月就算正式的来到了芝云行省了。

    望着眼前繁忙的港口,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工作,有的在搬运、装卸货物,有的在协助船员们绑缆、解缆,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工作。

    可与他们相比,殇月的眼中却出现一丝迷茫,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旅程他需要一个人去完成,那是对于未知的迷茫。

    不过殇月并没有被这种迷茫纠缠太久,毕竟他在见到艾瑞莉娅之前,自己一个人已经生活了很久很久,孤单只会偶尔骚扰,但并不会让他产生根本的动摇。

    所以,在这迷茫中,殇月只是迷失了一瞬间,就很快清醒了过来,迈动双腿快步的离开了港口,进入了城市。

    来到城市内街道上,殇月不由得一愣。

    因为与港口的繁华相比,这个城市却显得相对冷清了一些,并不是说这个城市不够大。

    相反,在前世《英雄联盟宇宙》官网的记载中,喀舒利是位于芝云行省的第二大城市,同时也是整个艾欧尼亚第三大城市。

    可本应该繁华的街道上,却只有零星的几个行人在行走,对比之下显得相当的突兀。

    而且看看街道上仅有的几个行人的神态,一个个战战兢兢的,好似在可以逃避着什么,就连和身边的人交谈,也要压低声音窃窃私语,好像生怕因为自己声音大了,惹来什么可怕的存在。

    虽然有些好奇,但是也没到那么好奇的地步,毕竟这是他们的生活,和自己这个浪人是没有关系的。

    况且在殇月的记忆里,喀舒利这个城市在《英雄联盟宇宙》里,并没有着重的描写,也没有什么特别有影响的剧情。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找到城市内的主干道,然后向东离开城市。毕竟嘛,与人类相比,还是兽耳啊、长腿啊什么的更吸引人!

    “欧米头发,罪过罪过!”心里默念一番,嘴角翘起一抹坏笑,殇月甩了甩头,继续踏上了前行的道路。

    出城这一路很顺利,毕竟道路两旁连人都没有几个,自己只要顺着大道一直向东,总不会让自己在城市里一直转圈的。

    过了半个多小时,脸面的丘陵出现在了自己的脚下。

    遥望着下方,殇月开始寻找通往远方的道路,不就在这时,胸口的手机传来了震动的感觉。

    左右打量了一番,确定了周围没有什么可疑人员,殇月这才掏出手机,解锁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好友APP提示,有新的消息。

    打开对话框一看,原来是素云给自己发来了消息。

    素云:“老殇,老殇,你到哪了?有没有见到剑圣?”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个好友的问候,着实让殇月觉得温暖不少,只不过这家伙关心的居然是别人,殇月没好气的舞动两根大拇指回道:

    “别提了,见到个屁,人家因为特殊原因封山了,我现在已经跑到芝云了,接下来我回去瓦斯塔亚人的地盘看看。”

    素云:“哦吼!阿狸,霞,搞不好你运气再爆棚一点,还能见到还没离开艾欧尼亚的妮蔻!那都是女神啊!”

    “羡慕吧!嫉妒吧!恨我吧!”殇月一边笑着一边敲字继续回道:

    “别说我了,你那边怎么样了?素马长老说不动,永恩呢?不会一点改变也没有吧?”

    素云:“恭喜你,都会抢答了!”

    看到素云的回复,殇月一点也不意外,先是挑眉望了望头顶昏沉的天空,思考一番后敲字回复道:

    “这帮艾欧尼亚人都是死脑筋,烦死了,不过不管怎么说,尽我们最大努力吧。”

    “只希望战争开始之后,能救一个是一个,这帮艾欧尼亚人与自然之灵亲近,都是天生的魔法师。”

    “能救下一个,我们未来与其他穿越者争夺大势的时候,对我们的帮助也就越大。”

    素云:“【OK】,行了,不说了,我去找小秃子聊聊,有消息及时沟通!”

    殇月:“【OK】”

    将手机收起来,殇月下意识的再次眺望了远方一番,只是慕然间他突然觉得有一种被人死死盯着的感觉。

    这个感觉只在自己的心头停留了一瞬间,那种目光就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被一只毒蛇盯住了一样,转眼就消失不见。

    所以,当殇月扭头回望城市与周围的时候,却什么也没发现,除了身边道路稀稀落落来往的行人以外,远方却一个人影的都没有。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殇月再次远眺打量,足足几分钟过去了,也仍旧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异常的人员。

    无奈之下,这才摇了摇脑袋,顺着身旁的大路,继续向东方行去。

    直到殇月走了很远之后,通往喀舒利城的大路西侧,远方丘陵的一处山岗下,两个人影缓缓的从下方走了上来。

    其中一个人脸上带着枯木的面具,一双淡金色的双瞳带着一抹温柔的色彩,看着远去的殇月半晌后才说道:

    “这个小家伙和你一样,看起来很敏锐啊。能告诉我,你刚刚为什么看着他超过了3秒钟,是什么让你那么在意呢?我很好奇!”

    这个面具男的身边,同样站着一个戴面具的人,只是与这个面具男相比,他的体型无疑更为高大一些。

    而且如果说木质面具男戴着的面具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得话,那么这个人头上戴着的面具给人的感觉就是恐怖。

    黑色的胶质底色加上红色的纹路,尤其是嘴部那里画着的恐怖的獠牙,仿佛随时都要择人而噬一般。

    面对面具男的询问,这个鬼脸男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淡淡的说道:“没什么,只是这个孩子的肢体动作,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不过也许这只是我的一种错觉,还是不说这些了,今晚不是还有一场演出在等着我们么?”

    “有时间不妨我们再次确认一下今晚的演出计划,毕竟演砸了的话,那就太可惜了,不是么?”

    鬼脸男的这番话无疑让面具男极为受用,只见他露在面具外的金色双瞳突然充满了一丝异样的光彩,仿佛是看到了世间最美好的画面。

    虽然目光还是在向着东方远行的殇月的身上,可他却说出了跟殇月一点也没关系的话:

    “是的,你说的对。我们确实要确保今晚的演出万无一失,毕竟已经有一批我们意料之外的观众,不远千里专门跑到这里来看我们的表演。”

    “是啊!”说完之后鬼脸男恐怖的面具下发出了阴森的笑声,然后就听他再次说道:“绝不能辜负远方来客的期待,毕竟我们不是沽名钓誉之人!”

    就这样两人先后走下了这片低矮的山岗,与远去的殇月相背而行。

    ......

    不提那两个面具男,之后的几天里,殇月的旅程再次变得枯燥起来,每天都是千篇一律。

    早上起来收拾东西向西赶路,晚上太阳落山之际,若是能碰上村落,便会投宿到村落里,若是没有,便在野外露营。

    当然他也并不是漫无目的的瞎走,看到一些人家的时候,他也会询问当地人,瓦斯塔亚人的聚居点,忘忧花园在哪里,但人们给出的答案却飘忽不定。

    若不是殇月偶尔能看见一些和人类混居的瓦斯塔亚人,他都快不确定自己走的这条路到底对不对了。

    这期间他也不是没有问过这些瓦斯塔亚人,但得到的答案也都是一样的。

    虽然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离开了忘忧花园,选择和人类生活在一起,但是他们却都恪守着一个原则,那就是绝对不会把那个地方透露给人类。

    哪怕那个人类是他们的丈夫、妻子、父母、儿女,他们也不会透露那个地方一丝一毫的信息。

    一时之间殇月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一般,在芝云行省东部的平原上乱窜,有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

    不过好在群岛国家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当你看到大海的时候,就说明前面没有路了,只需要原路返回到起点,重新再找就可以了。

    就这样殇月整整在东部地区找了7天左右,时间也从秋末来到了初冬。

    昨夜刚刚下过一场雨,当殇月从帐篷里钻出来的时候,发现地面上小水沟里的雨水,已经铺上了一层冰碴。

    随着一股凉意袭来,殇月捧起双手在嘴边将热气呼出,一股带着湿意的暖气呼出,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

    抬头望向天空,低沉的乌云将整个天空遮蔽,又是一个看不到蓝天与太阳的早晨。

    在空中画了一个净衣咒,刚刚还显得凌乱的衣着,眨眼间变得整齐干净,从衣服内衬中拿出梳子一边梳头一边思考今天的计划。

    之前的两天他已经完成了东、西、北三个方向的探索,今天似乎该向南走了,如果还是没有找到忘忧花园的话,自己也该离开这里了。

    毕竟自己现在携带的物资,是完全无法支撑自己度过这个冬天。

    把接下来的计划构思了个大概之后,殇月也结束了一顿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早餐,起身向着南方走去。

    整整一天的时间,殇月从西南到东南,探查了一大圈,到了傍晚时分来到了一片密林之中。

    这个范围内别说瓦斯塔亚,就连人类的村庄都没有,唯一可以算是活物的东西,就是那些遵循着自己本能生存的动物罢了。

    “哎!赶紧回去吧,明早出发换个地方继续找!”自言自语中,殇月的脸上浮现出了疲惫。

    寒冷与疲惫袭上心头,殇月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营地,因为只有回到那里,他才可以放心的生起一团篝火,喝上一口热水。

    想到这里殇月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温暖,再次迈动双腿踏上了回营地的道路。

    刚走了不到几分钟,耳边突然响起一阵若有若无的旋律,好似有人在密林深处吟唱,声音曲折而又幽怨,让人听了不由自主的心房一颤。

    这个时间、这个环境下,居然能听到这样的声音,人们总是会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好奇。

    同样的,殇月也在这声音的吸引下,不由自主的调转身体方向,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缓缓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