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十四章 新的旅程
    一个月之后傍晚时分,普雷希典大寺院后山。

    落日的红霞将天空连绵的云层,渲染的如一条条七彩缎带,繁盛的魔法植物与天空相互映衬,艾欧尼亚一如既往的如人间仙境一般美丽。

    普雷希典大寺院的后山,此刻的练功场是一片太阳余晖照耀不到的地方,光线是那么的昏暗,阴影出是那么的漆黑。

    操习了一天的功课,僧侣们早已回去,准备各自洗漱一番,准备晚饭之后的晚课,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天的结束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只是这些僧侣们都没有发现,在练功场的边缘,一片林木繁盛的角落里,两个小小的身影就坐在那片花团锦簇之后。

    仍旧是那一身白袍的殇月,盘坐在满是泥土的地面上,在身边少女的注视下,用一根手指在地上写写画画的。

    蓦然间,也许觉得这气氛太过沉闷,殇月突然开口问道:“艾莉,这一个月在芙蕾雅大师那里过的怎么样?”

    芙蕾雅,是一名久负盛名的舞蹈大家,同时也是艾瑞莉娅不远千里,来到普雷希典最为主要的目的。

    在他们到了普雷希典的第二天,殇月就带着她找到了这位舞蹈大家,并且艾瑞莉娅顺利的拜入了她的门下。

    如今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位小女孩早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脆生生的点点头,随着微笑泛起,两个可爱的酒窝浮现在了她的脸蛋上。

    “嗯!芙蕾雅老师很照顾我,我也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新朋友。”

    话音说完两个孩子之间再次陷入了沉默,看着身旁的殇月哥哥,只见他完全不顾地面尘土是否会弄脏自己。

    就是在那里不停的写写画画,那是一种看起来又像是文字,又像是符号的东西,她不知道那是什么,虽然他在书写的过程中,总会断断续续的回忆一番,但这也无法影响她觉得殇月画的这些东西很是玄妙。

    不过这不是艾瑞莉娅现在最关心的,心中纠结了半晌之后,艾瑞莉娅终于还是开口说出了她现在极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殇月哥哥,你明天真的要走么?”

    正在地上写写画画的手指突然一顿,片刻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这丫头心中所想的殇月,嘴角挂起一抹微笑,轻轻的抬手在她头上摸了摸。

    “哎呀!脏死了!”嘴上虽然表现出很讨厌的样子,可是看着她那委屈的表情,殇月知道她是真的舍不得自己。

    笑着收回了自己的手放在了膝盖,看着远方泛着灰暗色调的景色说道:

    “艾莉,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的未来是舞蹈与荣誉。而我与你不同,我喜欢的是远方与未知,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的这些了,他们在等待着我去用我的双眼记录下来。”

    “听起来真的很美!”艾瑞莉娅闻言扭头,将自己可爱的脸蛋枕在她稚嫩的掌心中,眼中泛着浓浓的憧憬。

    可是很快的,那片憧憬便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失落,只听她幽幽的说道:“可是见不到你,我总觉得会少一些什么,我不愿意面对那种情绪。”

    “傻丫头!”殇月抬手再次揉在了少女的头上,只是这一次力道重了些许。

    这自然引来了她的不满,不过殇月却没管,再次开口说道:“怎么会呢?无论走多远,我也不会离开这片土地,最终还是会回到这里,到时候你还能看到我的。”

    “况且......!”

    “什么?”男孩的迟疑吸引了女孩的好奇,她不由得出口问道。

    “况且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这么一想,你还觉得我、还有你的家人,和你离的远么?”

    艾瑞莉娅闻言并没有回应殇月的话,只是她完成月牙的双眼和发自内心的笑容却说明了一切。

    看到少女在自己面前重新开心起来,殇月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真诚。

    抬眼看了看天色,此刻已经变得更加昏暗,殇月起身将她拉了起来,然后说道:“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若是晚了,芙蕾雅大师也会担心你的。”

    “嗯!”伴随着重重的点头,艾瑞莉娅迈动脚步,边走边回头说道:“那好,殇月哥哥,我先回去了,明天我会和老师请假去送你的。”

    殇月闻言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摇了摇头说道:“艾莉,听我一句,明天不要送我了。”

    刚刚还笑的灿若星河的少女闻言,脸上突然挂上了委屈,变化之快就像是海上的天气,前一秒还是阳光灿烂,转眼间便是大雨倾盆。

    不过随着殇月的下一句话传来,艾瑞莉娅的脸上却再次变的灿烂起来。

    “我们何不把离别的伤感攒下,成为我们下一次相见喜悦的土壤?”

    短暂的惊讶之后,少女眼角中透露着内心的满足,在殇月的目送下离开了普雷希典大寺院。

    送走了艾瑞莉娅,殇月并没有急着回去吃晚饭,而是一直就在练功场边缘的这片密林中,坐在地上用手指在身下的灰土地上写写画画。

    这个过程并不顺利,殇月似乎每写几笔,都要仔细的在脑海中回忆一番,待想起来之后,才能继续书写。

    就这样又过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在这期间全神贯注的殇月,丝毫没有察觉到外界自然的变化。

    直到右手的食指指尖传来一丝痛感,殇月这才清醒过来,抬手一看,不知何时食指的指尖已经磨破,上面满是鲜血和尘土。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沉浸在修炼中已经太久了,虽然还是没能完整的将自己想要的东西写出来,不过也只能到此作罢吧!

    叹息一声,殇月将藏在一幅内的手机拿出来,先是打开属性APP,看了看自己现在的状态。

    殇月*(原名:张越)自身综合战力等级:43级。(道家体系:筑基。)

    身体强度等级:15(神明灵小成,得先天之炁滋养,等级+9)

    秘术等级:30(秘术:30+技能:6)

    修炼秘法:《神明灵》,第三阶段初级*(小有所成),《通天箓》,第一阶段初级(入门)。

    魅力值:21(接触丛云村的素马长老+1、亚索+5、永恩+5,与天启者卡尔玛相识+5,完成葬天谷副本-10)

    看着自己的面板上,秘法名录后新出现的《通天箓》,殇月的脸上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抹喜悦的神色。

    是的,在《神明灵》小有所成之后,殇月终于解锁了下一个修炼功法,同样是出自国漫《一人之下》中,甲申八绝技的第一个绝技,由原著中上清派的郑子布所领悟的《通天箓》。

    这是一部关于符箓的功法,而且与传说中的画写符箓的方式不同。

    一般的符箓在书写之前,都要进行净身、斋戒、祈祷,然后在用特殊的材料,如朱砂、黄纸等等,以特定的写法来书写符箓。

    只有这样,这些符箓才能拥有书写者想要的特殊功能。

    而书写出来的符箓也有不同的功能,比如请神临凡、治病救人、降妖除魔等等,种类之繁多数不胜数。

    但《通天箓》完全摒弃了所有道家符箓的书画方式,全凭体内一口先天之炁,运炁入指在空中就能将自己所需要的符箓画出来,而且与传统符箓的功效完全一致。

    所以,如果将《通天箓》放在上清派等以符箓修炼为主的人的面前,无疑将是一个天大的诱惑。

    虽然《通天箓》有这样那样的好处,但是对于殇月来说,还有一个巨大的难题摆在自己的面前。

    那就是殇月在穿越之前,虽然了解了很多道家方面的知识,但是对于符箓,他却知之甚少。

    所以要修习通天箓,殇月还需要花不少时间,去回忆符箓的样式,然后再去了解各种各样符箓的画法。

    不过好在耐心与毅力这两样东西殇月并不缺,再加上他现在才14岁,完全还有时间让他去从零开始学习符箓。

    而且自从自己得到《通天箓》的这一个月的时间,殇月也并不是一张符都不能画出来。

    只见殇月关闭掉了属性APP,再次打开了技能程序,而技能面板里面,有三个技能,分别是:

    御风符2级*(熟练),净水符2级*(熟练),净身符2级*(熟练。)

    这是殇月这一个月来,熟练掌握并能快速画出的三张符,净水与净身是保证自己野外生存的技能,同时也是相对比较简单的两种符箓。

    毕竟接下来他又要开始一段新的旅程了,所以殇月第一时间就学习了这两种符箓,只用了10天不到的时间。

    之后剩下的20多天里,殇月则选择了一种相对比较难的御风符,至于为什么选它,则是因为殇月现在唯一的战斗手段。

    有了御风符的帮助,现在的殇月在使用疾风剑气的时候,则更加方便。

    当然符箓不止这三种,还有更多更多的符在等待殇月去挑战,这条路对他来说也还有很远远。

    只是现在......,殇月看了看自己已经磨破的手指,苦笑一声,心里对自己说道:“还是活动活动吧!”

    起身走出丛林,来到练功场的中央,左手从腰间抽出断风扇,殇月凝神之后抬起右手食指,在面前的空气中快速的画出一道御风符。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先天之炁从丹田激发,顺着经脉进入手指,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的蓝色丝线,最后组成了一张繁琐的符咒。

    做完这些之后,殇月开始了下一步的动作,只见他左手手腕猛然一抖,挥舞着断风扇猛然拍向面前的御风符。

    两者接触的一刹那,御风符化作一道流光融入折扇之内,殇月与瞬间之内,只觉得自己对身体周围的气流的感知更加敏锐。

    左右手交接之际,眨眼间断风扇来到了右手,踏步向前之际,脚下生起一阵疾风,殇月的身形在刹那之间动了起来,只留下一道白色的残影。

    当殇月在下一秒出现在远处之际,就在他刚刚路过的一人多高的岩石上,随着“嘭”的一声响起,留下了一道恐怖的划痕。

    站定之后,殇月转身回望,看着自己留下的那道剑痕,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

    本着没有观众自己嗨的原则,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装X的画面,可这个想法刚刚出现,但是随着腹部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叫声,打破了殇月的兴头。

    “emmm,饿死了,饿死了!”一边的碎碎的念着,殇月一边将折扇收起插入腰间,扭身向着寺院内走去。

    吃过了晚饭,殇月也和寺院的僧侣一样,结束了一天的修炼,因为明天还要远行,所以他也就早早的睡下。

    第二天一早,还是平日里的那个时候,生物钟准时的将殇月从睡梦中唤醒,先是吃了一顿早饭,然后找到了大寺院的长老。

    对他表达了这段时间照顾的感谢后,殇月离开了繁忙的普雷希典大寺院,顺着下山的道路来到了米尔汗的大桥。

    仔细的观察了一番,确定艾瑞莉娅真的没有来送自己后,殇月嘴角微微一笑,顶着东方鲜艳的太阳,离开了普雷希典向着南方开启了新的旅程。

    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顺着米尔汗江殇月一路南下,到了晚些时候,就在江边找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支起了帐篷准备休息。

    坐在温暖的篝火旁边,确定周围没有什么危险后,殇月再次掏出了手机,这次他并没有查看自己的属性和技能,而是大开了好友APP。

    点开一个月之前,无忧还有素云没离开普雷希典时,他们建起的讨论组,在输入框里打字说道:

    “老云,秃子,你们睡了没有!”

    消息发出只有片刻,手机就传来了新消息的提示音。

    素云:“干嘛?”

    无忧:“咋了?这是离开普雷希典了?”

    殇月:“嗯!走了一天了,晚上在江边休息呢,交给你们俩的事,怎么样了?”

    素云:“我这边你就别问了,没进展,除了亚索其他人根本油盐不进。”

    无忧:“我这边还好,卡尔玛倒是愿意跟我说说,不过每次我们闲聊结束,她总会痛苦很久,看她抱着脑袋的样子,挺可怜的。”

    素云:“什么情况,你还能把人聊的脑袋炸了?不会是唐僧转世吧?”

    殇月:“@素云,别扯淡。忘了卡尔玛体内还住着近千个先贤灵魂的事了?她抱脑袋是因为那些灵魂再给她洗脑。”

    素云:“卧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丫头确实不容易啊。”

    无忧:“没办法,慢慢来吧。”

    素云:“@殇月,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们,你下一站准备去哪呀?”

    殇月:“@素云@无忧,一路往南,先去无极剑派、然后是喀舒利,还有东边的忘忧花园,最后去帕拉斯神庙。”

    无忧:“额...不明觉厉!”

    素云:“+1”

    虽然远隔千里,但三人就这样互相交流了一阵,随着疲惫感涌入脑海,赶了一天路的殇月和两人告别,钻入了帐篷开始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