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十三章 神明灵.成
    “那行!我先回去了,没事常联系!”

    又是一个美丽的晚霞,巍峨的米尔汗大桥西桥头,秋日的太阳正在绽放着它最后的余晖,往来于普雷希典的人群络绎不绝。

    而三个风格各异的孩子,在人群中显得是那么的显眼,明明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但是他们道别时候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和成年人没什么区别。

    望着素云远去的背影,殇月和无忧同时挥了挥手,目送他消失在桥头的山顶。

    完成了一场简单的送别仪式,殇月转身带着无忧再次踏上了米尔汗大桥,向着普雷希典城内走去。

    两人一起走了半晌,背着双手的无忧突然扭头看向殇月说道:“老殇,你让老云回去给亚索他们洗脑,你自己呢?有什么打算么?”

    殇月摇了摇头,然后看向远方鲜红的太阳,幽幽的说道:“别看我这么说,其实他成功的可能性不大的。”

    “为什么?”无忧完全不解,既然做不到,殇月为什么还要让素云劝素马长老的弟子们,做好随时使用武力的准备。

    满是惆怅的叹息飘然而出,殇月眼中带着些许的荒凉之意,只听他继续说道:“艾欧尼亚人太过守旧了,我让素云劝他们的实际作用是要给他们心里凿开一条缝隙。”

    殇月的话让无忧更加的迷茫了,抬手抹了一下自己的光头问道:“什么意思?”

    嘴角翘起一抹坏笑,殇月挑眉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和尚说道:“狼来了,知道么?”

    “啪!”猛然在自己的光头上一拍,无忧如梦初醒,刚光挂在脸上的疑惑瞬间变成了一种释然:

    “你是想给他们心中种上一个拿起武器的种子,当血腥的画面真的降临在他们面前时,让他们在心中下意识的想起,他们还有用使用武力反抗的选择,是么?”

    点了点头表示无忧说的没错,不过两人继续走了没多远,殇月才再次说道:“不过,艾欧尼亚人的信仰太过坚定了,他们在这种安逸的环境生活了近万年。”

    “就算无忧真的给那些村民们埋下了这样的种子,但是有僧侣或者长老坚决不同意人们拿起武器的话,人们还是选择引颈就戮的。”

    无忧闻言楞住了,除了脚下下意识的迈动脚步跟着殇月以外,他一直都不发一言,直到半晌之后他才淡淡的说道:

    “就算有一些改变,也是好的,我们只是做我们能做的吧?!”

    这个话题说到了这里,两人也就没有什么再聊的了,不过无忧很快想起了什么,赶忙问道:

    “不对,我刚刚问的是你打算怎么做,你还没告诉我呢!”

    无奈的嗤笑一声,殇月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和尚,然后才说道:“我呀!没啥打算,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我比你们多一些。”

    “所以我打算等你明天跟着卡尔玛大师返回长存之殿后,我自己继续游历艾欧尼亚,去联系其他的参与者。”

    “如果我们能处到一起去,我就会把他拉进我们的联盟,如果是心怀鬼胎的人,我就想办法解决掉他的威胁。”

    说完之后,殇月突然也想起了一些事,扭头对无忧说道:“对了,秃子。你跟卡尔玛回去之后,有两件事一定要做。”

    “洗耳恭听!”见殇月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无忧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第一,你回去之后,要勤加修炼,你的佛家五眼可是我们未来的法宝之一,争取早日看的更远、更深一点。”

    “那样我们未来和对手争锋的时候,会获得更多的情报。步步料敌于先机,这有多重要就不用我说了吧?”

    比了个“ok”的手势,无忧重重的点了点头。

    而殇月见他的样子突然一笑调侃道:“一个中国和尚,却比了个外国手势,你个假秃驴!”

    “哈哈哈!”无忧当然知道殇月这是善意的调侃,自然没放在心上,只是笑了一番后继续问道:

    “那第二件事呢?”

    突然竖起一根手指,殇月的语气变得比刚刚更加严肃了,只听他说道:

    “第二件事是关于卡尔玛的,这个女人别看她体内有近千个先贤的灵魂,但是她的现世的承载体达尔哈,也才只是一个20岁出头的小姑娘,她实际上是一个年轻人。”

    “对于新鲜事物和新理念的接受程度很高,所以你要想办法,在不触动艾欧尼亚人原则的基础上,让她明白‘泥人尚有三分火气,佛陀也有金刚之怒。’的道理。”

    “一味的追求精神,而放弃肉身的幸福苦难,这是绝对不切实际的理念。如果你能让她的思想有稍微的转变,就可以彻底改变这个世界的大势,你明白么?”

    殇月的语速有些快,但是语气却极为坚定,无忧意识到这是他们几个现在唯一能做的事,而且一旦做成,对未来的剧情走势会有很大的改变。

    进而对自己几人在未来诸子百家铮鸣的大争极为有利,她赶忙双手合十竖在胸前,郑重的说道:

    “殇兄所托,无忧谨记在心,后天我们离开普雷希典之后,我就会找机会和卡尔玛大师论道,便是无法彻底改变她心中的理念,也要让她明白艾欧尼亚现在的处境。”

    殇月同样抱拳回礼,嘴角挂着微笑回道:“秃子你不用这么正式的,如果你能做成最好,如果做不成...也不必强求,尽力就好。”

    这件事说到了这里,两人同时默契的结束了这个话题,然后一边向着城内山顶的大寺院走去,一边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回到大寺院之后,两人也不在多聊,默契的分道扬镳回到了个自己的房间,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当天晚上。

    大寺院的后山。

    之前也说过,虽然艾欧尼亚人不崇尚使用武力和暴力,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武艺。

    尽管他们只是将武艺当做是领悟精神世界真谛的一种手段,所以更是要勤加练习,不停打磨的。

    既然这样,那自然也需要有练功的场所,而在大寺院的后山,就有一片这样的练功场。

    与丛云村的那片练功场相比,寺院后山的这片练功场不止是占地面积更大,而且分工也更明确。

    整个后山的练功场,分为上下两层,如果说在自然环境之下,艾欧尼亚人不能随意破坏周遭的环境,那么这条原则在练功场就是不适用的。

    这片练功场之内,殇月可以看到,无数布满凹痕和剑气划痕的巨石,还有被人用脚生生踩出来的凹陷下去的地面。

    所以在这里,殇月可以不用有所顾忌,随意的用断风扇在这里练习疾风剑气和疾风步法。

    不过他今晚不是来这里练习这些的,而是另有目的。

    只见他快速的走过练功场的第一层,顺着边缘的一个山道,来到了练功场的第二层。

    这里位于大寺院的上方,与第一层的练功场相比,这里的面积相对稍微小一些,脚下是整片光滑的岩石,给人的感觉就好似有人用一把无比长的大刀,一刀削平了整个山顶。

    再次好奇的打量了一阵,看到远处摆放整齐的蒲团,殇月就不再纠结这里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而是径直的向着那些蒲团走去。

    来到一张蒲团前,殇月再次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确定练功场的周围不再有人,殇月一撩自己衣袍的下摆,稳稳的坐了上去。

    抬眼一望,夜空中的满天星斗与身下的万家灯火遥相呼应,好一片安宁祥和的画面。

    看了一会,殇月身心放松,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心中开始默念《净心神咒》,不消片刻他的精神力就进入了专注的状态。

    启动內视,殇月将意识沉入胸腔的丹田气海,他今晚要解决的,就是昨天在葬天谷任务结束后,那朵进入自己身体的“七彩气团”。

    此刻那朵“气团”就静静的漂浮在丹田气海的中央,上方是由自己身体生出的先天之炁,而下方是殇月吸纳的天地六气。

    正常情况下,殇月在接下来应该做的是要把气和炁强行结合起来,让它们都带着彼此的特性,形成一种特殊的炁。

    这个过程充满了凶险,一不小心两者产生了排斥的反应,殇月轻则筋脉尽废,重则爆体而亡。

    不过在內视状态下,殇月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这个七彩气团之后,惊讶的发现,这个气团带有一种特殊的特性。

    就像是洪荒小说中所描写的“功德”一样,这是一种特别高级的气,是这片世界意识对某个人的认可。

    而它的特殊之处就在于,这团七彩“功德”可以转变成任何形态,也可以被塑造成任何宿主想要拥它有的特性。

    有了这团“气”的帮助,殇月接下来的结合之路,将会变的极为轻松,因为它本身就是一团等级特别高的“气”,自然而然的将两种可能产生排斥反应的“气”,强行融合在一起,又保持他们本身的特性。

    了解了这一切之后,殇月也不想其他,直接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

    随着意念调动,丹田气海上下的两种气/炁,开始向着中央的七彩气团飘动。

    三者骤然一接触,殇月只觉得全身传来一阵酸楚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很轻微,还在自己的忍受范围内。

    融合是一个漫长而又枯燥的过程,但却又需要精神的高度集中,虽然有七彩气团的存在,融合的过程非常安全。

    但那也要保持先天之炁与天地六气的均衡输入,一旦让两者的平衡被打破,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最后的结果可能就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结果。

    也就是说一旦真的发生了偏差,那么最终神明灵将不再是神明灵,之后的炼炁士道路,也会彻底被封死。

    所以尽管全程十分的无聊,但是殇月还是将所有的精神力和意识,沉浸在自己的丹田气海,严格的控制着两种“气”汇合的速度。

    午夜十二点,也就是古代十二时辰中的子时。

    在道家的观念里,子时是一天的结束,阴气在这一刻走到的最为浓重的时候,也就是所谓的太阴。

    但同样的,子时也是新的一天的开始,太阴之气之中会出现一丝丝阳气,这一丝阳气道家人称之为少阳。

    而就在这阴阳交替之际,是道家人认为最适合修炼的时候。

    在现实世界,刘传喜来的古代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中,就有过这样一段描写,斜月三星洞的菩提祖师,在孙悟空的脑后敲了三下,意思是三更传道。

    有的人看到这里不懂其中的含义,说是菩提老祖给孙悟空半夜开小灶,传授他一些秘法。

    但是在道家人的眼里来看,这是在正常不过的,因为三更是阴阳交替之际,人体阴极生阳,这一缕少阳之气乃是男子全身的精华,而在这个时候修炼,将非常容易的将这少阳提炼成炁。

    而现在,当上月体内的最后一缕先天之炁和天地六气糅合在一起的时候,也正是这阴阳相济之时。

    內视状态下的殇月,只见丹田气海之内一抹光芒乍起,紧接着就见一颗金丹滴溜溜的漂浮在气海中央。

    这颗金丹散发着淡淡的波动,瞬间从气海扩散,一股阴阳并济的气息,在一瞬间行遍四肢百骸,滋养着身体上下的没一个细胞。

    仔细感受一番,殇月能分明的察觉到,这股气息既有先天之炁的特性,又能让自己轻易的控制天地之间的六种气息。

    收敛起炁气海金丹释放的炁息,殇月调动意识激发金丹,按照《神明灵》所记载的行功路线运功一个周天。

    至此,殇月所拥有的九部功法的第一部《神明灵》终于到了小成之境,世间任何依托炁与气的技能,将再也无法威胁到他。

    除非像《一人之下》漫画中陆瑾陆老爷子说的那样,有境界和自身实力远超殇月之人,余者皆是草芥。

    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眼前星辰依旧灿烂,只是天地之间的寂静也更加的深沉。

    美景再美,观赏久了也终有疲惫的时候,待功法小成的喜悦之感渐渐散去,殇月舒展双腿从蒲团上站了起来,转身向着下层走路。

    途中,一颗长在练功场边缘的树木吸引了殇月的注意力,得益于源生魔法的常年滋养,高高的树冠泛着晶莹的红色荧光显得极为耀眼。

    刚刚“神功大成”的殇月见到这棵树顿时来了兴致,直接一扭身向着那颗树走了过去。

    来到树下,红色的光晕照亮了殇月的脸颊,静静的看了一会,突然抬起双手,缓缓的握住了眼前粗壮的树干。

    意念一动,只见十条蓝色的丝线猛然从殇月的指尖窜出,顺着树皮上那扭曲的纹路,眨眼间就将整棵树包围了起来。

    从远处看去,就像是一张密密麻麻的蓝色丝网,将整棵树给包围了起来。

    随着这一切完成,只见树冠上那些泛着红光的树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黯淡了下来,偶尔还能看见一颗颗光粒脱离了树木,向着空中飘去。

    当整棵融入黑夜的黑暗后,殇月心满意足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大树,然后这才转身继续走上了回房间的路。

    虽然没过多久,那颗树木的树冠再次亮起了红光,但是殇月知道,随着《神明灵》小有所成。

    自己终于正式踏上了道家修士的道路,从此开始他就是一名真正的炼炁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