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十二章 游戏的表象
    在现实世界活着很难么?我想这个问题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都会回答“我实在太难了”。

    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没人想过,如果有人问殇月殇月的话,他会回答四个字“人因而已”,在他的世界观里有些人确实很难,有些人嘴上说“很难”但在别人眼里,他实际上活的很轻松。

    有人认为锦衣玉食,出门豪车、有心仪的另一半作陪,只有这样才算是真的活着。

    虽然要做到这些对普通人来说确实不太容易,可真的做到之后,他们在别人眼中活得很难么?恐怕不是的吧!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些“别人”,他们衣不蔽体的游荡在繁华的城市中,穿着衣不蔽体的破烂、没有一个能遮风挡雨的歇息之地,甚至连思考未来的机会都没有。

    与大多数至少能满足一日三餐,有一席之地可以栖身的人相比,他们才是真的难吧!别人不知道,反正无忧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是这么想的。

    他还在少年时期就是那种真正活着困难的人,75年出生一个偏僻的农村,6岁的时候父母因为意外而去世。

    所以最后在他6岁的后半年,就被贫穷的亲戚送到了山上的一座庙里,从此以后,那里就多了一个小沙弥。

    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意识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佛祖不会给你,但是你凭自己的双手去拼搏却可以得到。

    所以,人们不再去寺庙内烧香拜佛,而是离开自己的故乡,去遥远的大城市去拼搏。

    从那时候起,本就要靠附近村民接济的寺庙,彻底衰落了,随着唯一照顾他长大的老和尚圆寂而去后,那座残破的寺庙就只剩下无忧一个人了。

    当那一年的雨季来临,山上留下来的水流冲毁了寺庙的院墙之后,无忧终于意识到,如果自己再守着这间破庙,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去见自己的师傅了。

    当他踏出山门,走出群山之时的那一年,他才只有10岁。

    一个10岁的小和尚,除了脑海中所记下的一些经文以外,一没上过学,二没一技之长的他,哪里懂什么大城市的生活方式?

    没有任何在城市生活的经验,无忧很快就快活不下去了,最凄惨的时候,他甚至要去城市的公共厕所里,在事后洗手的盥洗池中才能喝到一口水。

    终于在他快要活不下去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幅让他永生难忘的画面。

    那是一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手持着一只破瓷碗,在城市最为繁华的一条街道上乞讨。

    整整一上午,在无忧的注视下,那个孩子从往来的行人中,要到了十几块钱。

    无忧在那一刻突然觉得,他的生活比自己还要惨,至少自己还有一双健全的腿,而他想要像自己一样站起来,也许对于他来说,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吧?

    想到这里,无忧就想过去,因为他记得师傅跟自己说过,“出家人当有慈悲的心怀”。

    也许自己能帮一帮这个孩子,看着他努力想要向着远方一个商店爬去,虽然给不了他什么,但也许自己可以扶着他,让他少废些力气。

    就是这一思虑的功夫,只见远处商店旁的巷子口,走出一个手拿木棒,满目狰狞的男子,径直来到了那个可怜的孩子的身边。

    毫不客气的将他碗中的十几块钱拿起来,仔细的数了数后,本就狰狞的脸上猛然大怒,抬脚一边踹着孩子的屁股,一边大声喝骂道:

    “你个废物,一上午就要到这么点钱,还不够我打两把牌呢。中午别吃饭了,再去要,如果晚饭之前,没能给我要够20块钱,你今天就别吃饭了。”

    接下来的无忧,并没有去理那个满眼泛着眼泪的孩子,尽管他那本来就破烂不堪的衣服,又多了无数个男人肮脏的脚印。

    但对于无忧来说,他却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见他做出虎虎生风,偶尔还会吐一口口水的向着巷子里面走去。

    每一个从他身边路过的人,似乎都会下意识的禁声屏息,好似一个鹌鹑的模样,脸上是一副惴惴不安的表情。

    直到路人走出了巷子,从无忧身边路过的时候,他能明显的听到一句话:“有钱了不起啊?那还不是从靠从山里买来的孩子,打断他们的腿才弄来的。”

    一个年仅10岁的孩子,还是从小到大一直长在寺庙里的孩子,在这懵懂的岁月里,无忧的世界观在这一刻被塑造了起来。

    他突然想起师傅总是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人啊,无论是谁,有时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都会不由自主的走一些捷径,这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看到眼前的这一切,无忧终于意识到,在这个城市里,只要有钱别人就会怕自己,只有有钱别人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哪怕这些事情在别人的眼中并不是那么道德。

    “也许自己也可以走一些捷径,师傅应该会理解的吧?”

    从那以后,这个城市的街道上,少了一个四处游荡的小和尚,多了一个小骗子、一个小偷,并且还是个和尚。

    在之后的几年里,他凭借着自己的年纪外表与和尚的身份,先是用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弄了些钱。

    然后买上一件看起来十分光鲜的行头,再去假货市场买一些便宜到不能再便宜的念珠、佛像。

    做完了这些之后,他开始挑选一些富裕之家,将东西描述成高僧开过光的宝物,只要买了必能保佑你家生意兴隆。

    虽然起初的时候,无忧确实吃了不少闭门羹,但是也正是起初的挫折,让他练就了一副察言观色,辨人是非的双眼。

    所以到了后来,随着无忧的年纪越来越大,他能通过自己的这个天赋,准确的猜出自己目标的一些情况,进而加深对方对自己的信任,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将那些便宜货卖出去。

    反正对于80年代那些有钱人来说,几百、几千并不是什么大钱,用这点钱买个心安,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而成为了骗子的无忧,也没有闲着,他知道自己虽然做了几年真的和尚,但那也是在懵懂无知的年纪,算不得真正的僧人,一旦碰到懂行的人,自己还是会露馅的。

    所以他一边行骗,一边阅读各类佛家典籍充实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像一个有道高僧。

    就这样过了10多年,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千年悄然来到,国家开始大力整治社会治安问题。

    这10年时间里,无忧通过这种“骗人”行为,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自己的车,更学会了一些现代人必备的技能,上网查新闻什么的自然也不在话下。

    当得知了国家的新闻后,无忧当机立断选择不再混迹江湖,反正自己弄到的钱也够自己生活了。

    接下来的日子,无忧蓄起了头发,找了一份工资不高也不低的普通工作,开始了普通人的生活。

    直到时间来到了现在,随着传统文化的兴起,无忧脑海里那丰富的佛家知识,成了他在网络上与人交谈的交流的谈资。

    并最终他被一个网名为“菩提”的人选中,来参加这个“游戏的内测。”

    ......

    秋天的夜晚安静而又深邃,普雷希典大寺院广场的边缘,三个“孩子”并排坐在广场边缘的草地上。

    九锡环杖安静的趴在了无忧小和尚的身边,只听他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继续说道:

    “当我降临在这个世界之后,我蓦然发现自己的重生,又一次在寺庙之内。”

    “当时我就觉得,也许自己和我佛真的有缘,既然上天让我又当了一次和尚,那我就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和尚吧!”

    说完自己的过往和感慨后,无忧扭头一看,只见一旁的殇月和素云,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额...!”尴尬的沉吟了一声,无忧抬手在自己的光头上一抹,无奈的说道:“哎呀,那个时候不是为了活着嘛。”

    “再说了,人犯错不可怕,只要及时改正就好了。我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已经把自己这么多年得到的钱财,全捐出去了呀!”

    素云闻言清醒了过来,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无忧之后,才调侃道:“看起来殇月说你是秃驴,还真没白说,你年轻的时候还干过这么槽蛋的事呢?”

    “咳咳!”没有管无忧脸上那挥之不去的尴尬,殇月自顾自的问道:“嗯,你的过去已经知道了,现在咱们得说说重点吧!”

    “你为什么知道我和素云的存在,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今天下午会在那里路过的,这方面你要是不解释清楚,我和素云根本不能放心的。”

    无忧闻言想了想,然后突然扭头看向殇月反问道:“你知道佛家五眼么?”

    殇月楞了一下,想起自己当年在现实世界码字的时候,好像有过这方面的了解,然后想了想点点头说道:

    “嗯,依稀记得。好像是肉眼、天眼、慧眼、法眼和佛眼。但他们具体代表了什么,我却早就忘了。”

    以点头的方式承认殇月说的是正确的,无忧继续说道:“你们俩应该都有内测礼包吧?我先说我的,我的内测礼包是出自诛仙世界的《大梵班若咒》。”

    “并且还附带了一套关于佛家五眼的修炼之术,就在遇见卡尔玛大师之前的几天,修炼到了天眼的境界。”

    “卧槽!”素云小声的惊叫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无忧感叹道:

    “你这是开外挂了吧?我记得有的小说里说,天眼可以上看苍穹,下探九幽,在一瞬间感知十方世界,知过去未来啊!是不是真的?”

    “呵呵呵!”无忧苦笑了一阵,摇摇头解释道:“那是小说里的夸张描写,哪里是真的啊!”

    “我现在能看到的东西不多,只能看到一个人的过去,而且这个范围不能超过5公里,目标只能是一个,并且还是主动开启的。”

    “说真的,今天午时,你们若再晚来一刻钟,我的精神力就会耗干,到了那个时候,你们根本就赶不上葬天谷的副本。”

    “而没了你们,我自己也没有能力独自解决葬天谷的麻烦,我们只能和这个机缘失之交臂了。”

    无忧的话音落下,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侥幸的表情。

    接下来的时间里,殇月和素云也简单的将自己的过往,以及前世的过程大概的说了一番,至此三人也算是对彼此的根脚有了一定的了解。

    此刻月正中天,已经午夜时分,素云看了看身边的两人,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问道:“你说,选中我们的人,把我们丢到这个世界上,到底是什么目的啊?”

    无忧先是摇了摇他那被月光照的有些发亮的光头,又仔细的思考了一番说道:“这个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现在能看出一些蛛丝马迹!你们要不要听听?”

    此话一出,其他两人顿时来了精神,同时将目光投向了和尚,素云更是催到:“秃子,你别卖关子,赶紧说。”

    再次抹了一下自己光秃秃的头顶,无忧说道:“你们没发现么?”

    “我是和尚,可以算作是佛家的代表。殇月呢,他对道家典籍如数家珍,并且得到的奖励也有阴阳的寓意,这可以说他是道家的人。”

    “至于素云你,你前世军旅出身,虽然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走的是剑道。但今天下午,你没发现自己的血液可以镇压和指引煞气么!”

    “我以前上网的时候,在一些古籍上有看过诸子百家的一些传说,说兵家之人百战成雄,可以凭自己浓厚的血气镇压、控制煞气,我想你就是兵家的人。”

    无忧说到这里,殇月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接过无忧的话头说道:“佛、道、兵,诸子百家?”

    “那些把我们扔到这个世界的人,似乎都在寻找自己的代理人,然后把我们扔到这个世界,是要我们彼此分个高下么?”

    殇月刚刚说完,又马上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不对,不对。如果是要我们分出高下的话,这个世界这么大,干嘛把我们全部扔到艾欧尼亚。”

    “除非......!”

    还没等殇月的这句话说完,无忧和素云同时意识到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无忧更是猛然间抬眼望着天空的明月,眼中满是惊诧之色,只听他喃喃的说道:

    “除非,除了我们佛、道、兵三家之外,还有其他阵营的代表也在这个世界上。”

    将收到剑鞘里的龙纹血刃抱在身前,素云脸上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跟着说道:“是啊,搞不好什么希腊神话、北欧神话什么乱七八糟神话世界的代理人,都在这个世界上。”

    无忧将单手竖在胸前,先是一阵叹息,然后才说道:“阿弥陀佛,没想到我们接下里要面临的是大争之世啊!”

    殇月这一刻脸上也是露出了一幅浓重的纠结之色,他看着无忧和素云说道:

    “看起来我之前一直保持的想法是错的,未来必定会被我们这些穿越者干扰的,这个世界的剧情搞不好已经和原来彻底不一样了。”

    闻听此言,素云也意识到了什么,他扭头看着殇月说道:“老殇,你的意思是说,未来艾欧尼亚面对诺克萨斯的战争,可能和原剧情完全不一样了?”

    重重的点了点头,殇月扭头看向无忧提议道:“为了应对接下来的战争,我们接下来必须要联手了。”

    身为一个和尚,无忧明显是不知道《英雄联盟宇宙的》,所以他满脸好奇的看着殇月问道:

    “战争?这个国度接下来要爆发战争了?”

    “是的,那是一场很惨烈的战争。”回应了无忧的疑问后,殇月有简单的将《英雄联盟宇宙》里,关于艾欧尼亚和诺克萨斯的战争简单的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无忧的脸上也泛起了一抹凝重,他终于意识到接下来要面对的情况有多麻烦了。

    殇月想了想之后,对另外两人说道:“现在我知道这个世界接下来的剧情,老云懂得行军打仗,而秃子你要运用好自己的天眼。”

    “我们三个通力合作,也不是没有翻盘的可能,怎么样?确定联手么?”

    殇月的话音落下,缓缓的将自己的手伸向了两人的面前,而素云和无忧也没多想,也纷纷将自己的右手落在了殇月的手上。

    至此,佛、道、兵三家的联盟,算是初次建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