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十一章 普雷希典
    当日晚些时候,普雷希典城内。

    作为整个艾欧尼亚,或者说整个符文之地东方最大的城市,她的宏伟远远不止在那个“大”字上。

    尽管在来到这里之前,殇月尽可能的把这个城市想象的很大很大,但是当他设身处地看到这里时,还是觉得自己的想象是有些简单。

    仅仅是作为城市入口的跨江大桥,它与现实世界的一些跨海大桥相比,也是毫不逊色的。不过关键的是,现实世界的跨海大桥是用各种机械建设,而这里则是纯靠人力完成的

    此刻夕阳的余晖正在做最后的挣扎,一抹鲜艳的落日只留最后一丝余晖露在了地平线之上。

    璀璨的霞光布满了西方的天空,午后还是那么湛蓝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暗淡了下来。

    处于江水之上的大桥周围,空气中充斥着充沛的水分,在这冷热交替之际,这些水分凝聚成了水汽,形成了连绵不绝的雾气,围绕着大桥的桥面上下翻涌。

    走在光滑的桥面上,殇月等人如同走在翻涌的云层上,好似到了天宫仙阙一般,如此优美壮丽的景色,就连遁入空门的无忧小和尚都会不由自主的升起一抹恍惚。

    不过三个“男孩子”体内毕竟住着前世的灵魂,这样的美景虽然怡人,但也只是让他们三个陶醉片刻,等最初的那种震撼感一过,他们就又恢复到了各自之前的样子。

    反倒是艾瑞莉娅,从小到大没有什么外出经历,只在尚叶村周边积累起来的阅历,哪里见过这样震撼的风景。

    一时之间少女彻底被周围的风景所吸引,仰着自己的小脑袋四处张望着,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脚下。

    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卡尔玛赶忙上前两步,一把拉住艾瑞莉娅的小手,轻声说道:“艾莉,小心些。”

    “这桥面被雾气覆盖,需要小心注视才好,万一注意力不集中一脚踩空,可是要掉到下面的江水里的。”

    艾瑞莉娅闻言脸上浮现出后怕的表情,乖乖的任由卡尔玛拉住她,一行人向着大桥的对面走去。

    大概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天色早已彻底黑了一下来,就连附着在脚下大桥桥面的雾气都散去了,众人这才看见远方普雷希典的全貌。

    远方是一片连绵不绝的群山,无数个带着艾欧尼亚风格的树屋,整齐而又错落的高耸的丘陵地分布着。

    每个阶梯间都有风格各异的回廊所连接,星罗棋布间,将城市布局的整齐与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两风格,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不过整个城市最为显眼的,却是在丘陵的最上方,那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巨大建筑。

    此刻众人已经来到了大桥的尽头,那巨大的建筑高高在上,其上透露出的庄严与压迫感,竟然让几个第一次见到的人产生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卡尔玛见状适时出言为众人讲解道:“那是普雷希典大寺院,是整个艾欧尼亚最为宏大的寺院。”

    “在初代卡尔玛的记忆里,这座寺庙是上古古神居住之地,后来古神战死,人类与自然之灵兴起,这里也成了人们与自然之灵沟通的重要场所。”

    “与它相比,我所居住的长存之殿,也是萤火与皓月之别。”

    又等四个孩子张望了一会,卡尔玛这才双手拍了几下,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说道:“好了,天已经黑了。”

    “咱们别在这看了,我带你们去那里投宿一夜,你们今天的表现,理应受到我们艾欧尼亚僧侣的款待。”

    几人闻言仔细一想,这么晚了反正也没有落脚之处,卡尔玛大师既然出言相邀,也正好有了能度过一夜的地方。

    说罢众人也不说话,就这样被卡尔玛引着,一路顺着丘陵之间的回廊,向着山顶而去。

    漫步在这偌大的城市里,殇月等人本以为要走到深夜才能到达山顶,不过好在半路上,卡尔玛找到了一辆马车,众人坐上去继续向着山顶走去。

    马车缓缓的行驶在宽敞的街道上,精致的景色如幻灯片一样,从眼前掠过,无数辆和身下这辆马车相似的车辆,从自己的身旁掠过。

    殇月不许多想马上就明悟了,只要城市够大,哪里都会诞生出粗车这个行业的。

    有了马车的帮助,众人只用了不到1个小时,就来到了山顶一片广场的旁边。

    看着远方那看起来有十几米高的拱门,殇月觉得眼前这个广场应该用平原来形容更正确一点。

    光洁的石板铺成了地面,将夜空中的璀的璨群星与五彩霞光倒映,整齐而又对称的花坛,围绕着广场中央一座巨大的人工湖,让人一眼看去只觉得全身都会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

    这就是普雷希典大寺院的殿前广场,是普雷希典的人民举行集会或者群体祈祷时所用的场地。

    众人也没来得及在这里多欣赏,赶紧随着卡尔玛带着自己,径直向着广场后方的大寺院走去。

    来到高耸的拱门之下,早有几个身穿僧袍头戴斗笠的僧侣等在此处,从面容上看去这些人有老有少,而且明显是在此处等候不久了。

    见到卡尔玛带着四个孩子来到自己的面前,站在最中间一个身穿麻衣的老僧赶忙挪动双脚,来到卡尔玛的面前躬身一礼高声说道:

    “老僧寺院长老木托塔斯,见过卡尔玛大师,午后见葬天谷方向魔法异动,便知大师在那里。不知葬天谷下的隐患是否解决?”

    同样的躬身还礼,知道对方是在问自己古神战意的是,卡尔玛直起身笑着回道:

    “那里的隐患已经解决了,多亏了我身后的几位小友,还望长老能安排出几个房间,让这几个小朋友在普雷希典有个容身之处,不知可好?”

    长老闻言有些诧异的看了看那四个矮小的身影,脸上的表情惊疑不定。

    知道眼前的这个老僧不信,卡尔玛笑着解释道:“木托长老,这四个小友皆是不凡,难道您还不相信我这个当代卡尔玛么?”

    怀疑天启者?在艾欧尼亚这个国度里,“天启者.卡尔玛”这个名字就是绝对的信仰,没有人敢去怀疑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人。

    所以木托塔斯赶忙点头应是,然后让身后几个小僧侣回寺庙里去安排房间。

    接下来又到了殇月不喜欢的应酬时间了,卡尔玛和木托塔斯两人寒暄了足有十几分钟,殇月感觉自己都快睡着了。

    直到刚刚离开的那个小僧回来之后,木托塔斯才结束了彼此的寒暄说道:“房间已经安排好,还请卡尔玛大师带几位小友早早歇息。”

    卡尔玛闻言还礼回道:“那这几日便劳烦长老了,我在普雷希典最多三日,便要回长存之殿,期间给长老带来不便,还请多多见谅。”、

    “无妨无妨!”木托塔斯一边说,一边抬手向着身后高大的拱门一指,然后就带着几人走进了普雷希典大寺院之内。

    穿过巨大而又清冷的前殿,几个小僧将殇月和艾瑞莉娅等人带到了给他们准备好的房间。

    众人在各自的房间内梳洗一番后,纷纷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本来大家在葬天谷内忙了一下午都有些累了,所以没过一会众人也都纷纷进入了梦乡。

    午夜时分在众人不知不觉中降临,整个符文之地的东半球,也在这漆黑而又绚丽的天幕下进入了寂静。

    猛烈的风跨过海洋、掠过平原,翻过群山来到了普雷希典,变成了一阵又一阵的微风,寺院广场前花坛中的植物们,随着这些清风微微摇摆着。

    今夜皓月当空,摇摆着的花丛被月光照耀,在旁边的石板地上投下了美丽的影子。

    “哒...哒...哒!”

    在这万籁俱寂之时,一阵充满了节律感的脚步声,从大寺院那高耸的拱门中传出,一个黑影从无到有渐渐生成。

    直到那个身影走出拱门,皎洁的月光将他稚嫩的脸型照的丝毫可见,来人不是殇月是谁。

    幼小的身影踏出的步伐没有丝毫紊乱,随着脚步交替,月白色的长袍下摆随风摆动,再加上手中拿着的那把名为“归月”的铁扇,时不时的在另一只手的手心上敲着,乍一看真是婉如古代士族家的小公子一般。

    没有管身边缤纷怒放的花丛,也没有管从身边路过的宽敞的人工湖,殇月径直来到了广场的边缘。

    下方是普雷希典的居民区,尽管已是黑夜,错落绽放的魔法植物所泛起的荧光,就如天上夜幕中的群星一样璀璨。

    万家灯火已经熄灭,只有那些魔法植物孤零零的在展现着自己的美丽,深夜的街道上偶有几个艾欧尼亚人路过,却也没有人注意到此刻山顶官场的边缘,有一个14岁的少年站在那里。

    突然脚下一簇杂草吸引了殇月的注意力,他不由得屈膝蹲下自己的身形,看着那簇泛着银光的草丛正随着夜风的吹拂“瑟瑟发抖”。

    愣愣的看了半晌,殇月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他突然手腕一抖,归月突然被它的主人展开。

    洁白的扇面上,是一幅意境悠扬的水墨画,一个老人独钓寒江,头顶孤月,本是苍凉的景色,却因周围画上了大燕横飞、倒也显得生机勃勃。

    看了一眼自己的折扇,又将目光转向了脚下的那簇草丛,抬手捏住一把杂草的中间部位,狠狠的一咎,将这缕杂草拦腰掐断。

    做完这些之后,殇月拿着归月扇轻轻一扇,只见一道微风拂过,一股白色的能量凭空而生,直奔殇月脚下的那簇草丛飘去。

    那股白色的能量接触到那簇草丛后,直接被那簇草丛吸收,就见刚刚被自己掐断的杂草很快就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看着将眼前放没有任何变化的杂草,殇月眉头一挑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归月。

    片刻之后只见殇月手腕再次一抖,依然将断月重新合上,并插回自己腰间的腰带上,同时又把另一把折扇“断风”抽了出来。

    展开之后,黑色的扇面上却用白色的丝线绣出了一幅残阳如血的画面,黑色的扇面上虽然布满了白色的纹路,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殇月手指猛然勾住两个扇骨之间的缝隙,让扇子在手指上转了一圈。

    折扇旋转带动了四周的空气,感知敏锐的殇月趁着气流搅动,五指猛然抓住扇骨,以扇做剑,转身做了个“挑灯望月”式。

    霎时间,一道蓝色的月牙形状的剑气,从扇子的边缘被甩了出去。

    尖锐的啸声猛然在这寂静的夜晚响起,蓝色的剑气在空气中划过一道一闪而逝的线条,最终将远处一座花坛上的花丛懒腰斩断。

    看到这样的情景,殇月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重新将断风合上插回自己的腰带上。

    “阿弥陀佛!归月主生,断风主死。一生一死、一阴一阳,果然正是道家太极之道。”

    清脆的声音响起,殇月转身回头一看,手持九锡环杖的无忧和腰间挎着长刀的素云,就在自己身后的不远处站着。

    见两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殇月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笑着对两人说道:

    “大晚上的,你们一个秃驴,一个病号,不好好睡觉,跑到这来干什么?”

    殇月一边说着,一边来到那座被自己破坏了的花坛旁边,将断风重新插在自己的腰带里,并将归月抽了出来。

    对着刚刚被自己削断了的花花草草一扇,眨眼间那些刚刚还跟杂草一样的植物,只几个呼吸就恢复成原来那样漂亮的花卉。

    不知何时,素云凑到了殇月的身边,看着花坛里盛开的繁花,惊奇的叹道:“呦吼!跟原来的样子一模一样,真是毁尸灭迹的神器啊!”

    殇月闻言没好气的瞥了一眼素云,反唇相讥道:“你的才让人出人意料好吧?两把枪,你咋想的呢?”

    “嘿嘿!”挠了挠自己的脑后,素云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的笑容,解释道:

    “哎呀,那玩意我用的毕竟比较熟,再说我已经有了‘龙纹血刃’了,再弄一把刀也不合适啊!”

    解释过了自己的情况后,素云突然想起了什么,抬手将一条胳膊搭在殇月的肩上,笑着调侃道:

    “哎!你用扇子搅动疾风做剑气,这招你是怎么想到的,教教我啊?!”

    眉头骤然皱起,殇月扭头看着素云,一边抬手将素云放在自己肩上的胳膊拍掉,一边说道:

    “我这是扇子将我自己的炁压缩,形成的一种看似“剑气”的东西,并不是真的剑气。再说了,你才是疾风剑道真正的传人,你想学的话,自己想办法去领悟。”

    嘴上说完这句户,殇月突然抬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两人一起转身,面向着无忧小和尚,殇月再次开口说道:

    “再说了,咱们大半夜的跑到这来,是讨论这个的么?难道你对这个小秃驴就没有兴趣么?”

    殇月和素云的调侃,随着他们的转身传入了无忧的耳中,小和尚苦笑一声,手中握着九锡环杖的他缓缓的来到三人的面前说道:

    “我知道两位对于我的突然拦路出现有很多疑问,不过长夜漫漫,咱们还有的是时间来说,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