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十章 归月、断风
    葬天谷之内,佛家的梵音和道家的清心净语此起彼伏。

    天启者卡尔玛此刻已经来到了殇月和无忧的身后,一双修长的手掌在他们头顶上方虚扶,好似用之不竭的源生魔法喷涌而出,从两人的头顶处灌入他们的身体。

    低沉的音调从两人的口中念诵而出,明明是很小的声音,却一反常态的回荡在整个峡谷中。

    从始至终一直在旁观的素云和艾瑞莉娅,早已被这如“神迹”一般的景象惊呆了。

    尤其是艾瑞莉娅,这个从尚叶村里长大,才刚刚接触外面世界的小丫头,哪里见过这么宏大的场面。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峡谷内的湖水中不再有煞气升起。

    卡尔玛见状平息了自己体内的源生魔法,而没了这强大魔法的加持,殇月和无忧同时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停止了念诵。

    见到众人从刚刚的入定状态清醒,素云抬手挠了挠自己的长发,疑惑的问道:“这就......完事了?”

    卡尔玛褐色皮肤的脸上一双秋水的眼睛中带着一丝笑容,对素云点了点头,以此表示却如素云所说,这场净化煞气的行动结束了。

    殇月和无忧见状也从地上站了起来,望着周围虽然没有丝毫变化的景色,但却能明显的感受到与之前,这里的湖水和山体变得更加透彻和清晰。

    见此情况殇月和无忧对视了一眼,一种成就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只是这个时候,几人一直没在意的艾瑞莉娅,此刻正仰着自己的小脑袋看向峡谷的天空,在众人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突然抬手指向天空脆生生的问道:

    “你们看,那是什么呀?”

    几人寻声纷纷抬头望去,只见一团泛着淡淡的纯红色气团,漂浮在他们的头顶自顾自的旋转着。

    卡尔玛见状眉头一皱,却又很快舒展开来,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到底还是小看了这些古神的战意,这个气团是我们在净化过程中,没有彻底清除的‘漏网之鱼’。”

    “不过剩下的这一点,应该没什么影响,就让他漂在那里吧,自然之灵自会将他们散掉的。”

    说到这里,一直都显得非常优雅的卡尔玛,突然抬高双手抻了个懒腰,笑着对身边的几个“孩子”说道:

    “时候不早了,事情也做完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我送你们去普雷希典可好?”

    “等等!”

    就在众人闻声刚要起身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爆喝。

    诧异的回头一望,只见素云不知何时仰头,死死的盯着天空中的那团煞气,眼中泛起了一抹精光,好似魔楞了一般。

    和身旁的无忧互相看了彼此一眼,殇月小心翼翼的问道:“素云,你...没事吧!?”

    询问刚刚落下,只听一道悠长的金属摩擦声响起,原来是素云缓缓的拔出了自己的佩刀。

    拔出自己的佩刀后,素云将刀鞘放下,任由它无力的垂在自己腰间一侧,只是静静的用双手将自己的佩刀托起来。

    殇月和无忧见到素云的样子,脸上的以后更加浓重,就连另一边的卡尔玛的脸上也浮现了凝重的表情。

    素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双手上的佩剑,凌厉的刀刃上泛起的寒光,反射进了他的双眼,殇月和无忧此刻仿佛见到了世间最为冰冷的眼神。

    之后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彻底超出了殇月和无忧的预料,只见素云伴着自己冰冷的眼神,右手突然握紧刀刃,左手猛然用力向前一推。

    锋利的刀刃轻易了划破主人的皮肤,鲜红的血液霎时间染红了整把长刀。

    做了这一切的素云则好似完全不在意一样,任由自己的鲜血从自己拳头的缝隙上、长刀的护手上和冰冷的刀刃上滴落,却从始至终都是那幅淡然的表情。

    见到这样的场景,殇月和无忧还好,两人的灵魂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虽然不解素云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两人前世都不是从小到大没见过血液的人。

    所以他们面对这样的情景,他们两个人只是皱起了眉头,除此之外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

    但卡尔玛和艾瑞莉娅可就不一样了,身为这个世界的本土人,尤其还是艾欧尼亚人,他们哪里见过这么血腥的场景。

    卡尔玛身为成年人,体内有承载着数千个先贤的灵魂,所以她还是有自制力的,看着素云指缝间鲜血横流,他只是抬手捂住自己的手指。

    而艾瑞莉娅就完全失控了,只听一声尖锐的叫声响彻山谷,一双白嫩的双手猛然盖在自己的双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好似看到了这个世间最为可怕的场景。

    若不是一旁的殇月在她尖叫过后,将她死死的抱住的话,艾瑞莉娅真怕自己会晕过去。

    可这里发生的一切似乎对素云没有产生丝毫影响,他仍旧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落在自己手中的长刀上。

    随着鲜红的血液从手掌上的刀伤中汹涌而出,直到长刀彻底被染红,素云才有了下一步的行动。

    松开手中的刀刃,素云甩动带着恐怖伤痕的右手,突然冲天一指,这一挥手间他的鲜血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

    峡谷上空,那团残存的煞气被素云一指也似乎活了起来,他们被下方血液的腥气所吸引,化作一道烟尘,徐徐的飘了下来。

    煞气在接触到素云指尖的那一刻,他脸上那淡然的表情突然变的扭曲,好似在忍受着极为痛苦的事情。

    一直在无忧身旁的卡尔玛这时也醒悟了过来,她终于看明白素云现在是在做什么,急忙上前一步大声说道:

    “不可将战意引入体内,你会迷失心智的,快点驱散他!”

    面对天启者善意的提醒,素云却完全充耳不闻,只见带着刀伤的手,竖起剑指,牵引着那猩红的煞气,缓缓的落在了沾染着自己鲜血的长刀上。

    随着他手指在刀身上划过,那猩红的煞气混合着素云的鲜血,快速的凝固在了那把长刀上。

    卡尔玛见状脸上担忧的神色顿时放松了不少,但是眼角中那抹浓重的忧虑却是抹不掉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无忧这一刻似乎也明白素云为什么这么做,脸上浮现出了一幅原来如此的表情。

    艾瑞莉娅此刻仍旧如一只鸵鸟一样,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将脑袋死死的埋进殇月的怀里。

    为了安慰这个丫头,殇月刚才悄悄的哄了好一阵,现在抱着她的殇月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好把询问的目光转向身边的小和尚。

    注意到身旁人的目光,无忧也不打玄机直接解释道:“原来素云施主是兵家之人,我曾见古书上写过,兵家之人百战成雄,可以以自身的战意去镇压煞气。”

    “今日见到此种奇观,才知古人诚不欺我!”

    殇月闻言一边捋着女孩脑后如瀑布的长发,一边关切的问道:“那素云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叹息一声,无忧摇了摇头回道:“会有些失血过多,需要静养两三天,除此之外,素云施主没有任何危险。”

    小和尚的话不止是殇月,就连卡尔玛也听到了,两人闻言最后一抹紧张也随着无忧的话烟消云散。

    几人说话间,峡谷上方的最后一抹煞气,终于在素云的指引下,全部灌进她的佩刀中。

    当红色的气彻底消失,素云仿佛被人抽走了全身的力量,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而他右手的那把刀,在吸收了古神煞气后,护手之处凝聚成了只怒吼状的龙头,将红色水晶般的刀刃吐出,让人一看就会产生一种妖异的感觉。

    一旁的卡尔玛眼疾手快,在素云的身体即将重重的砸在地上的时候,一股无形的魔法从她的身体射出,将素云扶住。

    素云这时也赶忙将手中的长刀杵在地上,以此来撑着自己的身体,勉强调整好重心,能让自己站住。

    脸色煞白的他抬手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那两条恐怖的刀伤已经不见,原来刚刚卡尔玛不止扶住了他的身体,还用源生魔法将他手上的伤口治愈。

    “谢谢卡尔玛大师!”双手紧紧的握住刀柄,素云道谢的语气无比的虚弱。

    “无妨!”轻轻的摇了摇头,卡尔玛一脸担忧的叮嘱道:“这最后一缕古神战意真的没什么影响的,以后不要做这种冒险的事情了。”

    对此素云并没有回应,他之所以将这缕残存的战意吸收是有其他意义的,可这种事情关乎到穿越者的秘密,除了无忧和殇月,他不可能对卡尔玛说的,所以只好在脸上浮起一抹微笑,点点头应承了她的叮嘱。

    确定了眼前的少年没有问题后,卡尔玛这才将目光转向了那把支撑着他的长刀。

    如果说素云原先的佩刀,看起来像是削铁如泥的绝世神兵,那么现在这把刀彻底隐去了它那金属的锋利。

    但天启者那敏锐的感知却能察觉到,这把刀上充满可怕而又不详的气息。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真正让卡尔玛在意的是,他能想象到普通的艾欧尼亚人持有这样的兵器,要不了多久便会如上古传说中,那些曾经来到葬天谷的人类,在离开不久后就会变成嗜血好杀之人。

    可现在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这把刀上所散发的不详的气息,对它的主人并没有任何影响。

    “难道是这把刀上有它主人血液的原因么?”百思不得其解的卡尔玛,将素云收复煞气的过程,在自己脑海里过了一遍,只找到了这一处她不理解的行为。

    就这一会,素云已经从刚刚的虚托状态中缓了过来,提着自己手中已经变得妖冶的长刀,来到了殇月和无忧的面前。

    “嘿嘿,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我现在没事了!”努力的在脸上展现出一幅无所谓的表情,素云笑着对两个“同乡”打了声招呼。

    把艾瑞莉娅从自己的胸前扶起来,殇月刚要上前仔细看看素云的情况,峡谷的上方再次发生了一边。

    天色的天空之下,一缕缕七彩霞光骤然生出,他们缓缓的落下,就像是现实世界小吃街里,被师傅一点点簇成的棉花糖一样。

    猛然止住了自己的脚步,殇月和身旁的无忧、素云对视了一眼,三人同时意识到,这可能就是自己的“副本奖励”。

    霎时间三人不在进行任何交流,只是死死的盯着天空中的异变。

    而卡尔玛看到这样的情景,心中却微微一笑,抬[第八区 www.dibaquxsw.top]手掐起一个法诀,对着天空中的七彩云团躬身一礼,大声说道:

    “感谢自然之灵的馈赠,我等当克己勤免,必不负您的哺育。”

    随着天启者的声音落下,那团巨大的七色云彩一分为六,向着殇月、素云和无忧急速射去。

    三朵直接钻入了他们的身体,另外三朵静静的漂浮在了他们的面前。

    殇月等人看着漂浮在自己面前的七彩云朵有些不知所措,毕竟他们也是第一次面临这种情况。

    虽然他们知道眼前这个东西就是自己的奖励,但无论怎么看都不是用手能抓得住的,接下来他们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艾瑞莉娅也已经因为仪式结束,附近不再有血腥场景的缘故不再惧怕,只是下意识的不敢再去看素云的右手。

    身为艾欧尼亚人的她,天生的对自然之灵的了解,要比殇月三人多了一些,看着漂浮在小哥哥们面前的七彩云团后,对三人说道:

    “你们抬手伸进去,然后脑海中想着你们要的东西,这朵云团就会变成你们想要的东西。”

    “艾莉说的没错,你们快些这样做吧!”这时卡尔玛也从不远处走来,开口给殇月三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三人见状按照艾瑞莉娅说的,将手伸进了云团中后,闭目想象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最先有结果的是无忧小和尚,只见七彩云团在他手中扭曲一阵后,变成一把金光灿灿的九锡环杖。

    瘦小的身形站立在那里,拄着一把比他身高略微高一点的金色法杖,金色的圆环在法杖顶部发出悦耳的金属声。

    打量了一番后,无忧一直古井不波的眼神中,难得浮现出了一抹喜色。

    紧接着无忧的是素云,七彩云团在他手中先是变成了一把长刀,不过在还没彻底定型之前,只见素云眉头一皱,云团突然又变成了两把手枪。

    若是有现实世界的军迷在这里,就会一眼认出这两把手枪,就是军队通用的54式手枪,只不过与之不同的是,这两把手枪泛着七彩流光,一看就是有着玄机在里面。

    至于最后的殇月,七彩云团在他手中,一会变成一把宝剑的形状,一会又变成一把大刀,一会又变成一杆长枪,这明显是在说殇月最终还没确定。

    直到几分钟过去了,殇月心中似乎也下定了决心,七彩云团在他手中突然一分为二,变成了两个普通尺子大小一样的东西。

    随着云团凝视,众人这才看的分明,这哪里是两把尺子,而分明是两把金属折扇,并且在铁扇最外侧的扇骨上,还镌刻着两个字,这是这两把折扇的名字。

    “归月、断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