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 > 第八章 葬天谷副本?
    从人类进化出智慧以后,一直到文字诞生之前,信息的记录都是通过前辈与后背们的口口相传,因为转述者对其中细节的不了解,所以不由自主的会加上一些自己的理解。

    久而久之,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故事都变得偏离了现实的逻辑。

    尤其是在符文之地这个世界中,这个充满了玄幻色彩的宇宙中,文明的历史经历近万年的演化。

    基本上每一个城邦和国度,都充斥着数不清的或真或假的传说,而现在殇月和艾瑞莉娅就面对着一个这样的传说。

    眼前这条峡谷岔路左侧,通往了一个被艾欧尼亚人视为禁地的存在。

    这个禁地基本上是每一个生活在艾欧尼亚北部地区的人,都知道的存在。

    相传在这条岔路的尽头,是古代众神的战场,那里充斥着众神的冤魂,是神魔的埋骨之地。

    每一个误闯进那里的人,都会被神魔的残魂所影响,进而变得残暴弑血,十分的恐怖。

    直到后来,艾欧尼亚人的精神象征,自然之灵在人类世界的代言人,初代天启者、卡尔玛来到这里,以他那近乎滔天无边的精神力平复了那些被残魂腐蚀的人,才让事件变得可控下来。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为止接近几千年的时间里,再也没有艾欧尼亚人敢走上左侧的这条岔路。

    听素云讲完了这佣长的故事,殇月的眉头一挑,扭头看着他,嘴角翘起了一抹坏笑问道:“你去过没?”

    一语惊四座,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瞬间让素云和艾瑞莉娅呆愣当场,而素云更实在反应过来后,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进去看看呀?”

    这一刻在素云的眼中,殇月脸上的笑容明明人畜无害,可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恶魔在引诱他签订出卖灵魂的契约。

    但是素云却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自己没来得及探索的环境,心中却充满了好奇。

    只有艾瑞莉娅,这个土生土长的艾欧尼亚人,深信着这里的传说,还没等素云开口说话,她直接一把拽住殇月的胳膊,糯糯的说道:

    “殇月哥哥,不要去好不好,我有点害怕!”

    女孩的话音刚刚落下,一阵风突然快速的从峡谷前方掠过,速度之快竟然让整个峡谷产生了“呜呜”的响声,仿佛是妇人低沉的呜咽。

    这略带恐怖的气氛,顿时把小姑娘吓得直接跑到了殇月的身后,一双大眼睛突然泛起一抹水雾。

    粉嫩的小手不停的扯着殇月的衣服,示意他快点带自己离开这个峡谷。

    看着躲在殇月身后的艾瑞莉娅眼中的委屈,素云本来打算劝殇月别节外生枝,快点赶路的,不过就在这时他的意识深处突然响起了那个声音。

    瞬间素云就改变了主意,扭头看着殇月,试探着问道:“要不...进去看看?”

    “也叫你了?”看到素云的表情,殇月马上就知道了其中的原委。

    素云点了点头,以此来示意他也受到了同样的邀请。

    转身拉住艾瑞莉娅的小手,殇月抬起另一只手轻轻的在女孩的脑袋上摸了摸,笑着说道:“不要怕,我们会保护你,跟我们去看看吧!”

    对于艾瑞莉娅来说,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认识了眼前的这个哥哥之后,每当她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都会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所以,尽管艾瑞莉娅心底仍旧有些不愿意,可她还是顺从的被殇月拉着一起,和素云走进了左侧的岔路。

    随着他们越走越深,两侧山壁展现出了和外面截然不同的环境,朵朵泛着妖艳血红光芒的花朵遍布在山体两侧,越向里走这些花就越繁茂。

    逐渐的,两侧的山壁测地变成血红色的墙壁,这一刻殇月有些相信那些传说了,也许正是神魔的血液,才能滋养出如此繁盛的“妖花”。

    走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样子,入目皆是像血液干涸后一样的暗红色,两侧的山壁也变得越来越狭窄,头顶能看到的天空蓝也只有一条线。

    随着道路越来越窄,三人的心中同时产生了一种错觉,也许再有不远,可能就是道路的尽头了,而这个峡谷也没有什么特别惊悚的东西。

    不过当他们走过一个弯道之后,看到眼前一片豁然明亮的浅水湖后,他们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想法错了。

    这片湖水很大,按照现实世界的标准,肯定比两个足球场的面积加一起还要大。

    血红色的妖花已经不见,平静的水面山谷周围的山峦,和湛蓝的天空以及洁白的云彩。

    这样的景色对于艾欧尼亚这片土地来说,可以算得上遍地都是,真正让三人震惊的是,这里插满了武器,它们很大很大,也很多很多。

    水池很浅,很容易就能看到水面下那白色的砂砾,殇月率先进入,一只脚落入水中,冰凉清爽的感觉,瞬间从脚底一[笔趣阁 www.biqugew.co]路传到大脑。

    来到一把巨剑的下面,仰头观望,就算只有部分剑身和剑柄露在外面,他也足有三四个成年人身高的高度。

    透过巨剑上斑驳的铁锈,能看到剑格之上依稀难辨的花纹,殇月不由低声感叹道:“到底是什么人才能用如此巨大的武器。”

    远处素云和艾瑞莉娅,也不由得被这眼前的奇观所震撼,他们望着这片山谷秘境的各处,残破的大刀、崩坏的枪头、断裂的长戟,散布在这片广袤的空间中。

    而他们的内心也都和殇月一样,发出了那出自心底疑惑的感叹。

    三人各自分开各自观看,却又同时默契的向着深处走去,当快要接近这片湖水的中心地带时,一个清脆的童声突然响起:

    “三位已经观赏多时了,为何不过来一叙?”

    殇月此时已经和其他两人离得非常近,声音响起之后他和附近的艾瑞莉娅对视了一眼,而远处的素云更是抬手搭在了腰间的剑柄上,做出了随时应对危险的准备。

    他们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在转过了几把巨型兵刃之后,终于看到了声音的来源。

    只见不远处的水面上,一片白色的滩涂孤零零的坐落在那里,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对坐在一张小木桌之上。

    当看到木桌的第一眼,殇月的瞳孔瞬间放大,木桌之上的东西他认识,那分明就是一张摆满了黑白棋子的围棋棋盘。

    不过当他稍微抬眼看到棋盘两边的执棋之人后,脸上的表情就更加不淡定了。

    首先是左侧执白棋之人,那是一个身着翠绿色主色长袍的女人盘坐在那里,一头短发下是褐色的皮肤,再加上她脑后背着的双龙图标,这分明就是英雄联盟里的一名英雄,天启者.卡尔玛。

    此刻这位艾欧尼亚人们心中的精神领袖,正用她那修长的手指夹着她那白色的棋子思考着什么,也许是察觉到了自己正在看着她,突然就扭头用她那清澈的双眼看着自己。

    两人明明是第一次相见,却也能默契的同时脸上浮现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点点头向对方问好。

    “别在那站着了,几位过来坐吧。”清脆的童音响起,将殇月几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看向了坐在卡尔玛对面之人。

    这是一个看起来和殇月差不多大的孩子,橙黄色的左衽长袍上,顶着一张白嫩清秀的脸蛋,当他转头看向殇月时,眉间一个火红色的朱砂印极为吸引目光。

    不过真正让人注意的是他光秃秃的头顶上,整齐的排列着六个疤痕,这已经说明眼前的这个孩子,是一个受过戒的小和尚。

    并且殇月和素云可以第一时间肯定,他和自己一样,是一名参加这场游戏的穿越者。

    殇月和素云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踩着脚下的水面,来到了这片白色的滩涂之上。

    小和尚这时放下手中的黑棋,双手合十转向三人低头一礼说道:“三位施主,小僧无忧,在此恭候多时了。”

    殇月和素云本来就没反应过来眼前的情况,而在听到了眼前这个小和尚对自己打招呼后,本就不知所措的思绪变的更加摸不着头脑。

    无忧见状从木桌之下抽出三个蒲团,在木桌的两边摆放好之后,指着蒲团说道:“三位,我知道你们此刻心中所想,不过具体的还请几位坐下再叙,如何?”

    “得~!这小秃驴恐怕有重要的事要跟自己说了!”

    殇月闻言心中瞬间得出了一个结论,眉头微微一挑,就按照无忧的指引来到了桌旁的一个蒲团坐下。

    素云和艾瑞莉娅见殇月已经行动,他们纷纷放下心中的迷茫,也跟着走到了蒲团上坐下。

    三人落座完毕,无忧也有了下一步动作,只见他一边将眼前棋盘上的黑白棋子分拣出来,一边对卡尔玛说道:

    “大师,殇月兄与素云兄便是我看到的最合适的两个人,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请您为他们详细说明。”

    卡尔玛这时将刚刚夹在手中的白色棋子放进面前的瓮中,看了看殇月和素云然后说道:

    “首先我应该向两位小朋友说一声抱歉,若不是我让素云小师傅将两位叫进来,此刻你们几位应该已经到普雷希典城下了。”

    如果按照现实世界来看,卡尔玛怎么说也算是一国的元首,况且其体内承载着艾欧尼亚历代先贤的灵魂,给人感觉就该是一个高冷又贵气逼人的女人。

    不过殇月此刻看着眼前这个仪态优雅,语气轻柔又谦逊的女人,真的很难把她和一国元首挂钩。

    这不由得让殇月在第一时间生出了一抹好感,觉得眼前这个天启者,像一个极有涵养的邻家姑娘。

    说实话殇月不太喜欢应付这种人,他实在受不了那种“端着”的感觉,不过这也没办法,人与人之间正式交谈的情况下,必须要展现出足够的涵养,这是对对方的尊重,也是基本的礼仪。

    之前这种情况下,殇月一般都是让艾瑞莉娅上的,不过此刻这个小丫头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虽然身子板正的端坐在那里,但那双略微无神的眼睛还是出卖了她。

    这种情况下只好殇月自己顶上了,微微低了一下头以示回礼,殇月这才开口说道:

    “天启者之名,响誉初生之土,我等能在此一睹风姿,真是万分荣幸,普雷希典晚到一点也是无妨。”

    卡尔玛闻言将目光转向了殇月,看着他沉思了一阵才说道:“您应该就是无忧小师傅口中的殇月先生了吧?”

    殇月闻言转头将目光向着无忧投去,表面上波澜不惊的他,心中却是惊诧,只觉得这个坐在自己身旁的小和尚有些深不可测。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卡尔玛却能准确的叫出自己的名字,还说这是无忧告诉他的,这无疑说明小和尚的实力,恐怕要比自己强大的多。

    但现在殇月也拿不准这个小和尚对自己的态度是什么样,况且卡尔玛和艾瑞莉娅,这两个“本地人”当面,自己可是没有办法出言试探的,一时之间手足无措的感觉第一次在他的心头蔓延。

    当然,殇月的外表虽然看起来只有14岁,但是他的灵魂已经在现实世界的红尘中,摸爬滚打了三十多年,自我心态调整还是可以做到的。

    仅仅只是被掣肘感骚扰了一下,殇月很快就完成了自我调解,变回了那幅波澜不惊的表情。

    “小子确实是殇月!”微笑着点头回应了卡尔玛的话,殇月也不多做寒暄,直接将话题一转,问出了卡尔玛的目的:

    “不知天启者在此等待我等到来,所为何事?若是小子等人力所能及之处,我等必然全力以赴。”

    这时一旁的艾瑞莉娅也从刚刚懵逼的状态清醒过来,脸上满是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侃侃而谈的殇月哥哥,好似第一次见面一般。

    毕竟殇月以前面对其他人的时候,脸上都是漫不经心的样子,有什么需要出头的事情,也都是让自己出场,会让自己下意识的以为他不太擅长应对这种场面。

    看着殇月此刻所表现出的样子,分明和自己这种拥有家学传承的人并没有差多少,不由得让艾瑞莉娅的心中泛起了浓重的好奇心。

    不过这一刻无论是殇月,还是其他人,都不会去关注这个小女孩想什么。

    卡尔玛看着眼前少年刚刚的表现,并没有因为自己谦虚的语气而得寸进尺,言语谈吐简洁明了,这无疑让这位天启者也不由得生出几分好感。

    而无忧这时也已经将棋盘整理完毕,卡尔玛只是瞥了一眼后,嘴角微微一笑,继续对殇月说道:

    “不知殇月小友知不知道,葬天谷的传说?”

    殇月闻言面带疑惑的看了一眼素云,在得到对方点头回应后,他明白卡尔玛口中所说的葬天谷,就是素云刚刚讲给自己的传说后,也用点头的方式回应了卡尔玛的疑问。

    前提条件已经解锁,卡尔玛知道自己可已将信息交换进行下去后,继续开口说道:

    “其实葬天谷的传说虽然有些夸大,但是这里确实是一片古战场,我们脚下的水池封印的东西,也确实跟古神有关。”

    “只不过那并不是魂魄,而是古神遗留在他们兵刃上的战意”

    “如今千年的时间已过,封印开始逐渐松动,我本来想要独自前来加固封印。”

    “但是机缘巧合之下与无忧小师傅一见如故,他跟我说只要您和素云两位到来,他有办法一劳永逸的解决我们眼前的这个封印。”

    殇月和素云听完了俩人诧异的对视了一眼,彼此心中同时诞生同一个想法。

    “这是遇见满星3S副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