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网游小说 > 直播之从高考后成为人生赢家 > 第76章 《珊瑚海》与《飞鸟与鱼》
    鹿小北低沉而极具磁性的声音缓缓唱出:

    “海平面远方开始阴霾

    悲伤要怎么平静纯白

    我的脸上,始终挟带

    一抹浅浅的无奈”

    杨悠悠接道:

    “你用唇语说你要离开。”

    “那难过无声慢了下来

    汹涌潮水你听明白

    不是浪而是泪海~~~~”

    原本面带不屑的张建新,随着歌声的进行,表情逐渐变成了微微诧异,最后……变成了震惊!

    尤其是对于这个叫鹿小北的少年,这声音未免也太好听了吧?

    而且这歌词,为什么让他这么有画面感?

    此刻,张建新的眼前居然出现了一片大海!

    甚至连海水淡淡的腥味都是那么的真切!

    这是因为鹿小北使用了【身临其境】技能!

    此刻,两人开始合唱!

    “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海鸟跟鱼相爱

    只是一场意外”

    “我们的爱~~~~”

    “差异一直存在~~~~”

    “风中尘埃,竟累积成伤害。”

    “转身离开分手说不出来

    蔚蓝的珊瑚海

    错过瞬间苍白~~~~”

    “当初彼此

    不够成熟坦白

    热情不再

    笑容勉强不来

    爱深埋珊瑚海……”

    唱到这里的时候,杨悠悠不自觉的与鹿小北深情凝望。

    仿佛两人是一对相爱相杀多年的情侣。

    那种纠结,不舍,悔恨,悲伤的表情完美演绎在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

    如此唯美的一幕,被张建新完美的拍摄了下来。

    而当海字落下的那一刻。

    张建新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副海鸟与鱼双双藏在了一片珊瑚海里的画面!

    下一刻,画面一转,一对情侣背对背潜在海底,闭着眼睛,眼泪化作了一个个气泡。

    太唯美了!

    美到了让张建新都不知道这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

    甚至是演唱者杨悠悠本人也是当场震撼到了久久无言!

    这首歌……

    为什么唱的她想哭?

    “咳咳……张记……你觉得这首歌怎么样?”

    鹿小北的咳嗽声,将还沉浸在深深震撼中的张建新拉回了现实。

    “这首歌……我也不能说是好听吧……”张建新摸着下巴道。

    杨悠悠不服气道:“这还不好听?”

    “应该说是神奇!对!神奇!”

    张建新兴奋的唾沫星子横飞道:“刚刚我好像身临其境的经历了一场电影一样!把歌曲想要表达的画面全部经历了一遍!”

    “我真的……活了三十多年,第一次听歌听出了大片感!”

    “二位的合作,真的是太神奇了!”

    鹿小北笑着道:“当然了,这可是杨小姐花了20万重金跟我买的歌,我自然要写的用心点了。”

    杨悠悠:“????”

    卧槽!!!

    老娘什么时候要花20万跟你买歌了?

    你这是敲诈!

    但是这个时候,她又怎么敢反驳鹿小北?

    说多少就是多少呗!

    反正老娘不给就是了!

    “对了杨小姐,正好张记在,你把钱给我结一下吧,我过些天就要回去了。”鹿小北直接朝着杨悠悠伸手。

    杨悠悠:“……”

    还有当着人家记者的面儿要钱的?

    杨悠悠无奈,只能扫码把钱给鹿小北付了。

    不过说实话,20万买这么一首歌,她内心其实觉得还是很值得。

    叮!

    “您的账号收款20万元,请查收!”

    收到这笔钱,鹿小北松了口气。

    自己奶奶的基础治疗费终于凑齐了!

    后续的钱,可以慢慢凑,不用像现在这么急了。

    想到这,鹿小北又开口道:“张记,您是真走运。这首歌可还处于demo版本呢,您是第一个试听的,也是第一个采访报道的。”

    绯闻是肯定没办法报道了,但是听到鹿小北这么说,张建新也挺开心。

    行了,也算是能上头条的新闻了。

    这趟没白来!

    “对了,鹿先生,请问您今年贵庚啊?在哪儿高就?”张建新问道。

    “我?今年18岁,刚刚高三毕业,马上要去江北传媒大学上学了。”鹿小北笑着道。

    “18岁?江传?我的妈呀……”

    张建新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这特么是妖孽啊!

    能写出这样的水准的歌,又能考上江传,这不是妖孽又是什么?

    难怪徐征会用他的歌做主题曲!

    此时,张建新反而对鹿小北产生了兴趣。

    接连不断的抛出问题。

    一时间,这里居然变成了鹿小北的专访了,杨悠悠都成了陪衬。

    杨悠悠是一脸的黑人问号。

    喂,大哥,你不是要采访我吗?

    怎么盯着个帅哥一直采访?

    你再这样下去,我可怀疑你性取向有问题了哈!

    “那你创作的刚刚那首歌叫什么?灵感来源是什么?”

    问到这里时,鹿小北略一思忖,然后道:

    “那时候歌叫《珊瑚海》,至于灵感来源,是我一次在海边灵感迸发创作出来的诗。”

    “诗?你还会作诗?”

    张建新的眼睛更亮了:“是什么诗词,方便念给我听吗?”

    杨悠悠也好奇的看向了鹿小北。

    这家伙会作曲,会唱歌也就算了,还会作诗?

    “诗的名字叫《飞鸟与鱼》。”

    鹿小北一阵沉吟,说了在平行世界非常著名的一首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星星没有交汇的轨迹,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

    空气静了,气氛也静了。

    张建新的眼神之中充满了震撼与惊愕。

    至于杨悠悠……

    她的目光早已痴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