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从零开始打造星球 > 第2章 利用空间赚钱
    翌日早上7点,手机闹钟准时响起。

    许兵一脸精神的起床。

    虽然睡了不足五个小时,但此刻,他的内心是充满兴奋的。

    只不过,系统归系统,生活还得继续。

    欠了18万,还得赚钱还债。不然再欠下去,只会越欠越多。

    等系统能给他带来收益了,他才有底气辞职不干。

    当然,他也在想怎么利用目前可以使用的【云空间】功能赚钱。

    20个格子,按照粗略说明,除了不能存放活物,每个格子不能放置超过100立方米大小的物品外,其余是没什么问题的。

    出了门,来到楼下附近一间【张大妈早餐店】。

    “张姨,老样子。”

    “小兵来啦。等一下哈,马上就好。”

    一五十多岁,正忙得满头大汗的妇女对许兵笑了笑。

    “不急,慢慢来。”许兵笑应着找个桌拼座。

    人不少,肠粉机腾腾冒出的白雾直冲屋顶,许多家长带着准备上学的孩子在排着队。两夫妇忙得不可开交。

    坐下取出手机,看着昨晚画完拍下来的图纸和资料,思索了起来。

    “可利用空间带货的很多。排除没门路也最容易河蟹的……似乎,能做的也不多啊。”

    带货?没熟人。

    国外代购?这似乎可以。但客户呢?哪里有渠道?

    送快递?大材小用了,还不隐蔽。

    “要不跑物流?长途物流,或许这是一个不错的门路。速度快,还不花什么钱。”

    “但来钱最快的,似乎都写在了律法上。”

    这个世界不是他熟悉的地球,只能说是平行宇宙的地球。

    世界各国还是那些国家,但也只是发展程度相似,文化程度也有差异。

    只是让其抄歌?不存在的,会唱,不代表都能记住;啥谱都不认得,抄毛线。

    写小说?呵呵,他带来的脑子不是硬盘。

    再说,文化差异不同,写出来的不一定有人看。耗费的时间也长。

    上班?创业?

    在地球时,他也只是一个刚上大一,学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的准大学生,能懂啥?

    至于身份,这世界更惨,原主是点娘孤儿院的一员。同样刚高中毕业,大学没考上。

    法力倒是无边了,但最终苦逼了五年,算上原主负债的5万,他13万,总的负债18万,每个月工资压根不够用。

    这边的消费,比地球那边还厉害!

    他除了继承原主的债权、记忆和过得去的帅气样貌,还有啥?

    还!能!干!啥?

    稍微纠结了3.85分钟,最终,他准备尝试跑物流。

    目前也是费用高,投资少,也最为便捷的。也算是稍微有一点了解的行业。

    但有个问题,怎么展开业务。

    得有物流公司和场地吧?

    “李哥应该有门路,待会可以问问。”

    “小兵,来,你的肠粉。”

    这时,张大妈的声音拉回了许兵的思绪。

    “诶好,我来我来。”许兵连忙将手机放下,起身接过。

    “还有一杯豆浆。”

    张大妈也将左手的豆浆杯放下,随后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

    “谢拉。”许兵笑了笑,低头吃了起来。

    为了赶时间,他也不细嚼慢咽了。肠粉好吞,边吃边吹,一盘肠粉不到七八口就进了肚子。

    “张姨,我付了啊。”

    “诶好。”张大妈笑呵呵的应了句。引得四周的人都看着。

    付了款,拿着豆浆走人。

    快递站点在隔壁村,名为【龙风速运】,类似地球的顺丰。从他的住处过去,也就七八分钟的脚程。

    “李哥。”

    来到【隔镇新村】快递站点,易三见到七个人正蹲在门口吃着早餐。

    站点商铺面积占据了一整层,这一层还被分为上下两层,可存放面积更多。

    业务范围也不小,算上隔振和他所住的东华,还有附近两个城中村。

    四个人,一人一个村子。

    加上站点内负责存取快递的两个备用员工和站长李军,共计七人。

    可见站点规模了。

    许兵所负责的村子,就是其所住的【东华新村】。

    李军听到喊声,转身看去。

    嘴里被肉包子塞得满满的他没办法开口,只是点了点头,同时指了指里面。

    许兵一愣,不知啥事,边往里走去,边看向其余几个同事:

    “今天怎么这齐,都在一起吃早餐了?”

    “今天早餐李哥请客。你还有你的一份呢。”一同事笑说道。

    许兵也不客气,他的食量也不少,只是早上吃不多而已。

    他看向李军,嘿嘿一笑:“看来李哥今天有好事。”

    李军瞪了许兵一眼,喝了几口豆浆,将嘴里的包子咽下后,才说道:

    “非得好事才能请啊。行了,吃完休息几分钟准备分拣了,今天的快递多。”

    众人迅速吃完后,也各自准备起来。

    许兵还惦记着自己的事情,走到李军身旁,边往里走边问道:“李哥,有件事想要跟你说下。”

    “咋了?”

    李军拖着叠放起来的塑料大框,往另外一个门面卸下来的包裹堆而去。

    “你有没认识物流公司的人?”许兵问道。

    李军一愣:“咋了?”

    许兵立即将手里的东西丢到垃圾桶,边做事边按原先的想法说道:

    “我有个哥们,跟朋友合伙开了一间物流。走专线和私人转运业务。全国,无论哪个地方,物流三天内必到。哪怕快递也一样。我这也是帮忙介绍业务。”

    “转运?什么物流?”李军话说着,手没停,迅速将塑料筐分出去。

    “哈拉少物流。新开的。”

    “哈,哈拉少物流?”李军怪异道:“这名字怎么那么奇特?”

    “名字不重要。”许兵道:“重要的是,他们说,只要是我介绍过去的客户,无论是物流快递还是私人送货,价格都给我6折。我们怎么跟客户收钱那是我们的事情。当然,前提有量。少量不接。也支持货到付款。”

    “六折?”李军一愣。这么优惠?但随后摇摇头:“蒙人的吧?物流价格都是差不多的。要是按照你说的,全国无论哪个地方都三天内必达,还打6折,他们是做赔本做生意啊?”

    许兵道:“这是给我的价格,让我赚的。不是全部人。哥们关系才给我这个价格。李哥,你门路广,人脉多,如果有的就介绍下。这不影响站点的生意,只是外快。这样,只要是你介绍过来的客户,这六折的差额,我们五五分,怎么样?”

    “你确定货物能到?不会到时候货都没了吧?”李军皱眉道。

    许兵听到这话,感觉有戏,连忙拍着胸口许诺道:

    “李哥,我这样跟你说吧。一旦货不见了,找我就行!我卖血卖身都赔给客户!”

    李军闻言,有些心动。

    六折。

    这个差价在沿海地区利润还算不错。

    比如,从南林省到苏省一千三四百公里,货物按照轻货50个方来算,最便宜的物流费也是预计三千左右,沿海地区的物流价格不算高,竞争也大。

    价格是随着地址,距离,路程便捷程度计算。

    越往内陆,价格越高。

    打个六折,就能赚到运费的四成。

    倘若是走北方和西面那些偏僻路线,整车货运,打个六折,赚得更多。

    但怎么想都不可能。

    李军最后道:“我要先了解了解你朋友的公司再说,不然东西没了,吃亏的还是我。”

    “李哥,现在这年头,还怕东西没了?一个报警,为了几万块十几万的货坐牢几年甚至十几年,你觉得我哥们是傻子吗?只要您有活介绍,我亲自跟车!钱拿到手,我们就分了。

    再说了,可以货到付款。有正经钱不赚,非得去赚犯罪钱?我在这干了五年。李哥,难道我还能骗你?”

    许兵为了利用系统便利来赚钱还债,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虽然这年头,有的人为了几千块铤而走险的人也不少。

    他没这个门路,李军干了十几年的快递和物流,认识的多,这点利润他乐意分。

    再说,这个价格算下来,等同是给李军八折的价格,两成利给李军。

    要是李军这边的路走不通,他只能另外想办法。

    李军和许兵等人都在迅速分拣并扫描着包裹。同时,李军和许兵的话也没停下。

    李军也确实感兴趣。

    做一个中间介绍,赚个差价。而且这不影响他的站点工作。

    在一线城市生活,钱永远是第一位的。

    但唯一的问题是,可信度,以及时效。

    若是自己对客户吹嘘三天内必到,结果拖了几天……拖点时间还无所谓,若是货物没了。那就操蛋了。

    “不行,你为人我相信,但我还得先了解。毕竟你哥们那边是新开的。客户信任我,让我转运,我后面要是坑了他们,我这……”

    “吱……”

    倏然,一道急刹车的声音在门口传来。

    众人立即转头看去。

    只见一辆路虎停在了路边,下一刻,似乎刚睡醒的青年男子,头发有些蓬松地从车上急急忙忙地下来,冲进站点内。

    “老板!老板!”

    李军等人见状,立即过去,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是,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吗?”李军肃然道。

    “你们龙风有没急速达的?我要在中午之前将一批货物东西送到广南省。”

    “上午前?广南?”李军闻言,心里松了一口气,不是闹事的就好。旋即摇头道:“没办法。我们即便现在收货走程序,再空运,最快也是明天上午到达。”

    广南省就在南林省隔壁,不远,但这般急切,没办法。

    青年男子摇头,焦急道:“那不行,那边一个老板急需。你们想想办法,加钱不是问题!只要在中午12点前送到。”

    李军:“既然急需,你可以坐高铁超速号过去。到广南省也就两个多小时。现在七点半,估计10点多就到了。”

    青年男子道:“高铁和火车没办法,货物材料和体积问题。飞机同样不行,最近一班在一个小时后就起飞,赶不及。第二班也要10点多,等起飞都快11点了,同样来不及。”

    “那就没办法了。我们这边走空运最快也是明天上午。主要是您这边时间太赶了。”李军爱莫能助道。

    青年男子闻言,焦急中带着失望转身离开,准备另外想想办法。

    “五千块钱,12点前能到。送不送?”

    忽然,许兵的声音忽然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