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从外卖骑手到娱乐圈 > 第二十六章 蛊婆苗人美的传说
    《沧海一声笑》的录制完成的同时,宋阁也将《湘西蛊婆》的剧本创作完毕。

    “喂,小宙,有时间吗,来一趟我这,剧本已经完成了,我们接下里要准备组建剧组和遴选演员事宜。”

    宋阁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发了一条语音。

    “好的,宋老师,发给位置,那上到!”

    十分钟之后,毛小宙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宋阁家。

    司机毛大宇跟在后面,只是,可惜,刚要下车,脑袋就被毛小宙按了回去:“哥,你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电影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毛大宇本来还想跟着妹妹,蹭一蹭宋阁,叹了口气:“行吧,那你好好听从宋老师的安排,哥先回公司了。记住,要是宋老师有新歌的计划,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行了,知道了。”

    毛小宙敷衍的作别了老哥,便是兴冲冲的赶向了宋阁。

    宋阁住的小区是一个老小区,环境非常幽静,树木郁郁葱葱,走了几个弯,才到了宋阁家。

    毛小宙微微有些紧张又期待的敲响了宋阁家的门。

    一会,宋阁闻声而来,开门之后,一身随意的穿搭,不过一点都掩饰不住帅气。

    “小宙来了,来进来坐。”

    宋阁随意说了一句,便是去给小宙倒了个茶。

    毛小宙本来还在欣赏男神的家,非常的干净整洁,幻想着男神是不是和自己一样,习惯光着身子,在房间里走来走起,俏脸微微一红。

    “喝茶,这是剧本,你先看一下。”

    宋阁将茶水放好,便是将早已打印好的剧本放到了茶几上。

    “好好。”

    毛小宙这才定了定心神,余光瞟了瞟,宋阁拿着小笔记本在一旁写着东西,应该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吧。

    毛小宙深吸了口气,才开始恢复严肃,翻开了剧本:

    “1994年10月,三个学电影的学生,方铭,杨树,莎莎,来到了湘西边陲浦市,准备调查当地关于蛊婆苗人美的传说,他们为了寻找苗人美来到了荒山野岭之中,但不久他们就消失了。

    5天后人们开始寻找他们,当地政府为了寻找他们调用了一百多人,进山搜寻,动用了警犬,直升机,甚至卫星,但是两周之后依旧没有一点结果,于是只好放弃搜寻工作。

    一年之后,莎莎的妹妹无意中在姐姐的电脑中发现了它的网盘之中,上传了一个奇怪的文件夹,里面有着莎莎的一些文字记录以及数十段诡异恐怖的视频。

    莎莎的妹妹打开之后,看到了里面记录了三个人在一年前的山林中失踪时发生的恐怖事件...

    而这一部影片就是根据莎莎的日记以及数十段手机短视频剪辑加工而成...”

    看到这里,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房间里比较阴暗还是心理作用,毛小宙感觉浑身有些凉飕飕的,赶紧拿过面前的热茶喝了几口,感受到丝丝暖意,才继续读了下去。

    “莎莎的日记,第一段文字:

    那是我们进入古镇的第一天,我和杨树,方铭进入了湘西苗族聚居区浦市丹青乡某村进行田野调查。

    一个小孩,看起来约3岁多,却一副老成的样子,坐在田坎上,安静地看别的小孩子玩。

    我记得早上离开的时候,他那样坐着,等下午我调查回来,他还是那样坐着。我问他为什么不去和别的小朋友玩,他茫然地看看我又把眼光移开,似乎根本没听懂我的话。

    “他不懂汉话!”一个小孩子告诉我。

    “他有病!”又一个小孩子说。

    我想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那些小孩竟齐声说:“他中蛊了!”

    ...“

    “莎莎的日记第二段文字:

    今天是我们三个人进入荒山的第二天,村民们说,在其中一座山峰的顶峰有着一个与世隔绝的村落,里面住着十几户人家,里面能够问到最后一位蛊婆苗人美的传说。

    于是,我们准备上山。

    我们花了六个小时爬山,在山腰的一个小溪口停了下来,我们再这里煮食了一顿面条。小溪滩上的石头非常光滑,也很凉爽,水也非常清澈,我们捧了几把,洗了洗脸。

    方铭在水源的上游水潭拿锅子接了一锅清水,用来煮面,我们放了早已准备好的雪菜肉丝,还手撕了几块番茄,这里的溪水非常奇怪,我们煮了好久才煮开。不过,面条非常美味,有一种特殊的鲜味。

    吃完之后,我在其中一块大石头躺了一会,迷迷糊糊之间,被方铭的奇怪声音吵醒,他在溪水的上游呕吐,脸色非常之难看。

    我和杨树走了过去,然后看到了一个这辈子最令人恶心的画面。

    在水潭之上的泉水源头,我们看到了好几个奇怪的瓦罐,透过瓦罐的碎裂孔,我们能够非常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蜈蚣,蜥蜴,壁虎,蝎子,以及一条狰狞的猩红毒蛇,虚弱的盘着...

    奇怪的是,这些毒物完全没有要从瓦罐裂缝之中出来的意思...

    而且,我们看到了有几个瓦罐泡在了溪水里面,溪水顺着流到了水潭...不过好在,经过杨树的确认,泡在水中的几个瓦罐是破碎的,上面结满了青苔,而且里面已经空无一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回想起溪水的鲜美...“

    “莎莎的第三段日记:

    我们强忍住心理上的恶心,又休息了一番之后,总算开始继续赶路。看着甘甜的泉水,天知道,我多想再喝上几口,不过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们接下来又爬了三个小时的山路,一路无话。

    终于在快要天黑之前,找到了那个山村。

    我们在村口的一条田埂上,看到了坐着的一个小孩子。

    腊黄的脸、呆滞的目光、孤而寡的神情,瘦小单薄。

    杨树上前问了几句,但是小孩子听不懂汉语,也不搭理我们,只是安静的看着我们。

    我们当时被找到古村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兴奋着,赶向了炊烟袅袅的山村...

    直到,我走进村子,才想起来之前在山下,同样只有3岁多,却一副老成的样子,一样的安静的看着别的小孩子玩。

    “他中蛊了!”

    几个字,再一次在我的脑海里炸响...

    可是一切已经太晚了。

    我们不该上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