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从外卖骑手到娱乐圈 > 第二十一章 《女巫布莱尔》
    “伪纪录片?”

    毛小宙眨了眨眼睛,沉默了一下,显然是被宋阁给问住了。

    “就这?”

    毛大宇看着平时牙尖嘴利的妹妹,皱了皱眉头,心里面吐槽了一句:

    “好你个毛小宙,一天天跟我面前吹嘘自己多厉害,多专业,这宋哥才第一个问题,就给问住了。丢人,太丢人了!”

    对于伪纪录片的概念,毛小宙不清楚当然也非常正常。

    宋阁之所以会这么问,就是因为在地球的电影史之中,有着这么一部经典的小成本恐怖片,采用了开创性的伪纪录片手法。

    1999年7月20日,由米国佛罗里达中央大学电影学院的毕业生独立创作的恐怖片《女巫布莱尔》。

    该影片采用了伪纪录片的叙事风格,讲述了三名电影系学生深入马里兰州的丛林中寻找女巫布莱尔的故事。

    出人意料的是,这部情节极其简单的三无恐怖片,无著名导演,无大牌明星,无视觉特效的影片竟然收到了电影观众的强烈喜爱和追捧,并且成为了当年最大的票房黑马。

    自上映以来院线数量迅速增长到了1100家,而且连续两周蝉联全国票房亚军。

    更不可思议的是,《女巫布莱尔》虽然是一部成本十分低廉的小片,大约只有3,5万美元的摄制投入,却在当年已经惊人的盈利近1.5亿,美元,而且还得到评论界的广泛好评,荣获第52届戛纳电影节最佳海外电影。

    当然这一部“小制作,大盈利”的独立电影之所以能够取得非凡的成功,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当然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它在通过互联网进行电影传播和营销方面,策划尤为精细周到并取得了显著成效。

    世人对于《女巫布莱尔》的评价就是:作为一部以互联网为主要营销驱动力的影院发行影片,《女巫布莱尔》在电影史上应该已经赢得了它的一席之地。

    ...

    “你是说以手机拍摄的画面直接做为电影影像,影片的内容就是讲述1994年10月三个学生带着手机前往湘西边陲浦市古镇周边荒山野岭,调查关于湘西蛊婆的传说,他们进入山林之后却再也没有能够回来,一年后他们上传到云端的几段视频被发现,而影片就是对这些视频资料的修复改编加工?”

    毛小宙直接被宋阁的大胆想法给惊呆了。

    宋阁自然不可能完全照搬《女巫布莱尔》,而是将背景改到湘西,女巫改成了更为神秘的蛊婆。

    至于DV拍摄,改成了手机录制,毕竟以蓝星目前的科技水平,在云台加持下的手机视频,完全能够制作高清视频。

    “伪纪录片的精髓就在于它的极致的真实性和记录性,通过手机的这种新颖的手持拍摄,仿佛没有演员,没有布景,没有剧本,也没有表演。类似于吉加-维尔托夫所讲的真实电影。”

    听到宋阁如此大胆富有想象力的电影概念,毛小宙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如饥似渴,激动不已。

    “当然,以这种写实手法创作的伪纪录片,最重要的就是营造一种独特的艺术效果和观影体验,仿佛观众完全融入影片之中,就像是在看一场户外直播,进而能够有效的增强恐怖气氛。”

    “而且大量的主观镜头的运用,能够暗示观众带入特定的角色,这样一来电影观众似乎已经脱离了现实生活,进入到了电影叙事中而被影响世界包围,所以身临其境的感受油然而生。”

    宋阁继续对着毛小宙论述着这种伪纪录片和恐怖片之间的完美兼容性。

    毛小宙看着滔滔不绝的宋阁,有种听老教授娓娓道来的欢愉感,好厉害!

    “宋老师,你真是一个天才!一个真正的电影天才!”

    毛小宙是一个科班出身的优秀毕业生,所以她很快就领悟了这种伪纪录片形式的天才创举。

    一旁的毛大宇本来听得昏昏欲睡,见到妹妹如此的推崇宋阁,不由得大为惊讶,难不成宋哥还是一个艺术全才,竟然还懂电影?

    他不是一个作曲人么?

    “宋老师,但是这种伪纪录片有一个巨大的缺陷就是,手机录制的电影是无法登上大荧幕的。”

    毛小宙非常敏锐的发现了一个致命问题。

    “所以,一开始我们就不打算进入院线,而是走网络大电影的途径。”

    宋阁自然是早就计划好了,毕竟《女巫布莱尔》本身也是开启了利用互联网实行病毒式营销的先河。

    “网络上播放?哦,那没事了。”

    “怎么样,小宙,有没有兴趣我们一起来完成这样一部电影,至于投资,前期我能够提供五十万,等电影拍摄好了之后,我会再投入五十万进行网络上的病毒式营销。”

    宋阁计算过自己如今的存款,等下个月稿费和歌曲的分成,差不多能够凑够一百万。

    “拍电影还真是烧钱啊。”

    宋阁心里面默默感叹了一句,不过为了之后小姨的影后计划,一切都是值得的。

    “当然,宋老师能够参与如此开创性的伪纪录片形式,是我的荣幸。”

    毛小宙激动不已。

    “那你等我这几天将剧本写出来,然后之后演员的挑选和剧组的搭建,还需要你协助我。”

    宋阁选择伪纪录片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不需要太多的演员,拍摄难度相对而言也会低很多。

    “好好好。”

    毛小宙非常恭敬的点着头,对于宋阁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毛小宙搞不好就能够凭借这部电影,在华国影史上留名啊!”

    毛大宇一旁仿佛闻到了似曾相识的舔狗味道。

    “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大宇,小宙,我有事情先走了。”

    宋阁准备回去将《佛本是道》的第二卷最后整理下发给蓉蓉,然后开始写《湘西蛊婆》的剧本。同时开始准备《沧海一声笑》小样的录制。

    直到宋阁走了一会,毛小宙还站在门口,目送着。

    “切,你这和我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个工具人导演。”

    毛大宇看着沦陷的妹妹,撇了撇嘴。

    “你懂什么,宋老师是真正的大才,给他当工具人,我乐意!”

    毛大宇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谁说不是呢。”

    喝了口咖啡,毛小宙叹息了一句:“哥,我发现你越来越瞎了。”

    “怎么和你哥说话的!”

    “你不瞎,你管宋老师这样的人,叫电影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