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西游从满级唐僧开始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资本注入
    对方为什么会提加入空门寺的请求。

    唐僧一眼就能看穿。

    这个性空一身气息强悍,修为不凡,已经达到了洞虚境巅峰地步。

    甚至与梅花和死神也不相上下。

    他加入空门寺,得到他的资本注入,那么空门寺肯定能够坚持下去,直至取得进入下一个比试环节的名额。

    而性空一旦加入空门寺,便是空门寺的弟子,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参加下一轮的比试,然后去争夺佛心竞价的一半金额。

    那将是一个十分庞大的天文是数字。

    就心在来说也佛心竞价总数也已经达到了五六千万,便以五千万的一半来算,也是两千五百万两黄金。

    用通俗一点的话说,这个性空就是来摘桃子了。

    没有付出什么,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轻轻巧巧地摘下三十家寺院血拼后的胜利果实。

    当然了,唐僧是在分析这个人的动机。

    但是,有唐僧在这里,是绝对不会让此人得逞的。

    唐僧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苦根大师和性空大师,看他们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再看大悲寺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其余寺院的人也在看,周围的那些围观者,同样也在看。

    那性空大师似乎正在与苦根大师神念交谈,几句话之前,似乎两人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

    然后苦根大师回头看向了大悲寺的僧人,问道:“圣寺的高僧,请问,本寺可以在这个时候收下这位性空大师吗?”

    “呵呵,那是你们寺院内部的事情,大悲寺不干涉这些事情。”白胡子僧人呵呵一笑地说道。

    很明显,他是放任这种事情发生了。

    而另一方面,他说的也没毛病,难道哪个寺院收弟子还得大悲寺同意吗?

    就算是普济寺连着收下两个寺院一千多名弟子,大悲寺也没有干预啊。

    得到了大悲寺的肯定答复后,苦根大师再无顾忌,便对星性空大师说道:“性空大师,从现在开始,你便是空门寺的一员了。”

    “是,方丈,请叫价吧!”性空合十道。

    “空门寺佛心报价二百一十万!”此时,苦根大师清了清嗓子,报出了价格。

    场中一片寂静。

    刚才的价格,他只须出到一百九十八万就可以跟上了,可是他没有这样报,而是一下子加了十三万,直接涨到了二百一十万。

    苦根大师报完价格,然后性空大师果然没有食言,取出了十三万两黄金,放到了桌案上。

    由于取出来的黄金太多,每当积累的一定的时候,都会被大悲寺的人收走,所以,现在桌子上的空间还是够用的。

    这边支付完毕,就该轮到下一家了。

    “一百九十八万!”

    下一家报出了价格之后,再次拿出了宝物,作价支付。

    “一百九十八万……”

    “一百九十八万……”

    接下来的几家,并有跟着苦根大师的报价,依然是一百九十八万,因为下边还有一百九十七万的呢。

    只要有一家支付不了,就直接淘汰了。

    傻逼才直接涨十三万呢!

    这一轮,所有的寺院都勉强通过。

    从新轮到了了性大师,他加一万,加到了一百九十九万,后面的都是跟上,到了苦根那里,不加了。

    人家现在还是第一呢!

    如此经过了几轮,已经涨到了二百零三万。

    终于,又有一家山穷水尽了,把所有剩余的资产全部拿出来也不够一万了。

    这家寺院的方丈自然不甘心,绝对的不甘心。

    既然前面有了先例,这个方丈也开始寻求支援。

    “贫僧子浩来也!”

    这个方丈刚一开口,立刻有一名僧人从群里现身出来,看年龄也就四十多岁,但是修炼者是不能从表面看年龄的,也许人家已经五百多岁也说不定呢!

    “这位是苦修僧子浩!”

    “那个大名鼎鼎的苦修僧?”

    “不错,一身修功参造化,很是厉害!”

    “他也是来摘桃子的?”

    “嘘……小心祸从口出!”

    四周再次响起了轻声的议论声。

    唐僧再次眼睛一眯,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

    是不是都觉得场上的这些外来寺院都是肥羊,谁都想来宰一口啊!

    唐僧心中冷笑不已,看此人修为同样已经达到了洞虚期巅峰,修为却也不凡。

    但是,那就是一个屁,丝毫没有被唐僧放在眼里。

    这一次子浩的出现,与之前悟空的出现如出一辙,也拜在了那个寺院的门下,然后出资,帮着那家寺院度过了难关。

    接下来的事情,更是富有戏剧性。

    竞价一轮接着一轮地进行,每当有寺院支撑不住的时候,便有外援入场,给那家寺院注资,当然了,前提就是加入这家寺院。

    连续三家寺院,无不是如此!

    而且所来的僧人,无不是洞虚期巅峰强者,甚至在西凉山都是比较有名的僧人。

    自然,谁都能看出来这种诡异,但是,场上每一个寺院都是骑虎难下。

    一些没有注资的寺院,看到那么多洞虚期巅峰强者的加入,一个个脸色都非常难看,这样的强者越多,他们在下一轮比试中能够获得奖励的机会就越小。

    甚至很可能根本就他们的机会。

    不但是那些寺院感到愤怒。

    就连灵岳寺和灵陀寺的两个方丈同样如此。

    此时的叫价已经涨到了二百一十六万,轮到灵岳寺方丈了性叫价。

    了性沉吟片刻,离开了红桌,来了唐僧的身前,对唐僧深施一礼道:“玄奘大师,了性不加价了,不能把普济寺再拉入泥潭了。从今日起,灵岳寺加入普济寺,为普济寺当牛做马偿还债务。”

    了性这一句话,说出了心中所有的愧疚。

    如果不是他开口借钱,就不会出现现在的这个局面。

    他叫价,玄奘出钱,而且不只他自己,还有灵陀寺的一禅大师也是这种模式。

    也就是说,每一轮,玄奘大师要出三倍的钱。

    原本以为竞价很快就将结束了。

    可是自从有西凉山本土强者的加入,竞价的味道就变了。

    把竞价变成了一个泥潭,玄奘深深地陷在里面。

    只要没有人退出,每一轮玄奘都要拿出三倍的加价。

    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一旦继续有资金注入,让这场加价持续进行下去,最终很可能连玄奘的身家也要掏空。

    那么灵岳寺和灵陀寺将成为普济寺的罪人。

    了性是想及时止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