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西游从满级唐僧开始 > 第一千三百零章 黎明前的黑暗
    这一次,青云寺离开了竞价台!

    大玄寺也离开了竞价台!

    再加上之前走的元空寺,以至于整个场上只剩下二十七家寺院。

    也就是说,还必须有七家寺院,需要淘汰。

    灵岳寺和灵陀寺毫无压力,都是随口叫价,并且,由玄奘予以支付。

    但是其余宗门就不一样了,有的宗门看起来财大气粗,应该暂时还能支撑下去,但时有的宗门能够看出来,已经在苦苦支撑,拿出不少东西抵价售卖了。

    当叫价喊到一百四十万的时候,再次有一个寺院的方丈黯然离场。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身为一寺方丈,此人的脸色有多看,简直是痛心疾首的感觉。

    说来也是,就算是香火鼎盛的寺院,谁家又能有多少积蓄呢?

    而且,寺中有不少的僧人,需要供养,那都是钱啊!

    这位离去的方丈,几乎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当尽,然后才一跺脚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看了玄奘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终于什么都没有说,那就那么心灰意冷地离开了比试场。

    唐僧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然后远远地给慧心神念传音交待了几句,慧心随后离开了本寺阵营。

    场中到现在为止,只剩下二十六家竞价的寺院。

    四个寺院住持的离开,让还站在这里的寺院住持生出了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感。

    有的人已经开始盘算,以自己的身家,还能坚持住几轮竞价。

    想要朝玄奘借钱是不可能了,谁都能看明白,只要这个局不结束,普济寺也好,灵岳寺也好,灵陀寺也好,都要往里填钱。

    一轮就是三万两黄金啊!

    而且都是玄奘一个人去出。

    除非玄奘脑子进水了,还把钱借给别人,让别人继续支撑下去,然后他一轮三万,一轮三万地去填这个无底洞。

    无净和尚就是因为看不清这一点,而且还态度倨傲,感觉别人像欠着他似的,然后才闹得灰头土面。

    这次能来西凉山大悲寺佛门圣地参加比试的寺院,大多都是把原来的寺产全部处理完了,然后才来了这里。

    否则的话,以一般寺院的家底,根本不可能想着在这里买下寺院,然后移香于此。

    那些孤注一掷,把买寺院的钱都砸进了这个大坑里的寺院,就算是本轮胜出,甚至下一轮胜出,也是没钱买寺院了。

    之所以还这么砸钱,都是因为把希望寄托与下一轮了。

    都想着能够在下一轮,把钱给赚回来,毕竟大悲寺说了,要把所有佛心竞价所得的一半当做奖励。

    也就是说,到时候,还有机会翻本,然后拿着翻本的钱再去买寺院。

    这就是他们的计划。

    可是,如果在这个环节就结束了,不要说去买寺院,可能全寺僧人的生存都成了问题。除非每人都拿着钵盂四处化缘。

    因为之前离开的筹钱的那一个时辰,基本本寺弟子的身家都已经被搜刮一空,再无积蓄可言。

    每个还站在这里的各寺方丈,早都在研究这其余各寺的方丈,甚至一个一个与那些人比较,能够战胜哪一寺,又比不过哪一寺。

    到了这个时候,出了普济寺出钱支持的那两个寺院之外,始终没有使用宝物作价的还有六家。

    也就是说,加上普济寺,这九家是妥妥地胜出了。

    其余十六家,也就是拼枪剩余的十一个位置。

    而每个寺院也同时在这十六家中做着对比,但是最终发现,这些已经全部已物作价的寺院,根本是没法对比。

    除非到了某一家寺院突然宣布,退出比试的时候,否则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储物戒中到底还有什么东西。

    结果显而易见,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自然是倾家荡产也不会有人退出。

    结果竞价到一百四十六万时候,终于再有一家安然退出了竞价。

    到一百五十三万的时候,第六个退场的寺院产生。

    到一百七十二万的时候,再次有寺院极其不甘地退了出去,因为实在没钱了,本寺的弟子已经把所有身家都送来了,也只能支撑到这里。

    极度可惜。

    到一百七十九万的时候,另一个寺院,终于没能支撑到最后,也离开了。

    到一百八十万两,即将接近胜利的曙光,唐僧身边的一个宗门,终于榨干了最后个铜板,离开了这里。

    到现在,场中只剩下,二十一家寺院,依然占在竞价台上。

    而本次竞价,将会留下二十家寺院,进入下一场比试。

    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只需要再有一家寺院淘汰,这一场竞价便宣告结束。

    接下来的竞价变得更加艰难,速度比之前要慢了许多。

    二十一家寺院中,有十二家需要变卖资产,需要大悲寺作价,需要一家接一家地重复这个过程。

    到一百九十八万的时候,一个家名为空门寺的寺院,终于再也拿不出来任何东西了。

    所有的十二家寺院都在支撑着,都希望能有一家寺院能够在自己倒下之前,先倒下。

    所以,这些寺院的苦苦支撑,终于换来了,这家叫空门寺的寺院到了奔溃的边缘,如果这一轮跟不上,那么马上倒下的就是这家寺院。

    方丈苦根大师,欲哭无泪,转头看向了四周,无数围观者。

    那些围观者,身家不菲者比比皆是,而苦根大师需要的可能仅仅是三五万两黄金,能支撑过三五轮,可能就此站稳了。

    “各位,谁能解囊一二,空门寺定将衔草结环相报,苦根可以在佛祖面前发誓!”

    说着说着,眼睛里真的流出了泪水,能走到这一步太不容易了,前方马上就是黎明了,可是在这黎明前的最黑暗处,却是将要倒都在了这里。

    “苦根大师,不要着急,贫僧悟性来了!”

    苦根大师的声音刚刚落下,立刻从人群中走出了一名年约五旬的老僧。

    “啊,是悟性大师!”

    “度仙寺的悟性大师?”

    “是的,就是他!”

    人群中立刻有人惊呼起来,议论声顿时响了起来。

    “苦根大师,贫僧悟性,已经脱离度仙寺,准备加入空门寺,如果成为本寺弟子,接下来所有的竞价费用,全部由贫僧承担。”

    悟性宣了一声佛号,声音低沉地说道。

    这一句话,立刻引来了轩然大波。

    很多人都轻声议论起来。

    唐僧也是目光落在这个性空的身上,眼睛不禁微微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