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重生警花军嫂 > 第493章 好成绩≠好品行
    一张车票,六百多块,对于赵宝录来说不是小钱。

    他平常省吃俭用,六块钱吃一顿饭都觉得贵,恨不能天天馒头就咸菜,一下子被骗走六百块就像在他心口上剜了一块肉似的疼。

    当然了,除去钱方面的损失,还有票的问题要解决。

    现在根本买不到票,站票都买不到,赵宝录是又气又急,一时没压住火,就跟代售点的工作人员吵起来。

    事儿闹大,赵宝录被拽走关起来,等他冷静下来警察也到了。

    唐枭和二师兄了解事情经过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赵宝录坐在椅子上捶胸顿足的说道:“丧良心啊,真是丧良心。他一个健健康康的大小伙子干点儿什么不好,非得骗我一个活不几年的老头子!”

    唐枭组织一下语言叹息着对赵宝录说道:“这种事儿您跟工作人员闹没用,他们也管不了啊。这样,抓骗子的事儿交给我们,买票的事儿我们也想办法帮您办,您就放宽心,等回家跟儿子团聚吧。”

    赵宝录挺可怜,可唐枭和二师兄面对这个老头儿的时候总是起不了特别深刻的同情之意。

     他那俩儿子只是个子比平常男人稍微矮一点儿又不是残废,怎么就不能自己赚老婆本儿?啃老啃出花儿来了,被啃的还心甘情愿觉得自己倍儿慈祥倍儿有爱,想一想就来气。

    赵宝录跟很多群众一样,不大喜欢跟警察打交道,见着警察就有些畏畏缩缩的,听了唐枭的话只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错了,一切都听警察同志的安排。

    唐枭又详细询问赵宝录被骗那天的情况,根据赵宝录提供的线索,再搜索全市范围内类似的报警记录,从别的报案人笔录中寻找到更多的线索,最终确定那骗子经常出没的几个代售点儿和车站售票厅的位置以及时间段。

    接下来就是蹲点儿实施抓捕。

    唐枭和二师兄推算出一个接下来一天骗子可能出没的地方,开始在附近蹲守。

    这种事儿本来不该他们干,毕竟片儿区事儿多,总有警情需要他们去处理,根本没办法专注的跟一个案子。可是没办法啊,快到春节了,从下到上每个警察都忙的脚打后脑勺,就算是把案子移交给分局那边也没人侦办,那还不如他们辛苦一点儿,抓紧时间把案子破了呢。

    蹲守抓人非常辛苦。

    要精神集中,观察视野要广,水不能多喝厕所不敢去上,表情动作还不能太刻意省的被人发现不对劲儿。

    从早上蹲到下午一点多,跟被骗人描述非常像的嫌疑人终于出现,在他试图接近一位排队买票的老人的时候将其抓获。

    带回派出所一审,嘿,还挺出人意料。

    这小伙儿还是赵宝录本家,叫赵宇哲,二十四岁,京都某名校在读研究生!

    学历高并不等于素质就一定高,这个赵宇哲就属于那种高学历但素质不行的人。

    他初中的时候就曾因骗同学的钱花挨学校处分,高中更是利用生活委员这一职位挪用班费,还差点儿因为这事儿跟高考失之交臂,还是他父母苦苦哀求学校领导并且把他捅的窟窿补上才把事儿摆平。

    大学四年,他也一直没有消停过。

    他在宿舍兜售假货,连自己舍友和同学都坑。因为受害的都是他认识的人,大家顾惜那一点点的同窗之谊没有往深里追究,让他侥幸顺利读完本科。

    火车站骗人是他去年才想到的生财之道。

    据他自己交代,他偶然听本地的学弟学妹聊春运放票高峰帮不会网络和电话订票的农民工志愿订票的事萌生骗人票钱的想法。

    行骗之前他是下过苦功夫的。

    他很少去大车站的售票厅物色受骗人,即便去了,也会格外的小心,因为售票大厅的服务人员志愿者特别多,偶尔还有警察和武警出没,很容易被抓。

    小的代售点儿是个不错的选择,这种地方管理不严,来购票的也多是中老年外地人,下手容易。

    不光行骗之前做足功课,赵宇哲还善于总结和记录。

    他在行骗的过程中会很好脾气的跟受骗者聊天,了解受骗者的情况,从而分析出受害者报警的可能性多大,就算报警,受骗人也会因为着急回家或者忙于工作没办法配合警方调查最终让案子不了了之,从而让他逍遥法外。

    行骗成功后,他会把每一个受害人的个人信息记录下来,后面还跟着骗来的钱目,就是一个详细的小账本。

    两年的春运购票高峰,赵宇哲统共骗到手两万多。整体看是不多,可仔细想一想,一张票几十块到几百块钱不等,他要骗多少人才能骗到这么多钱啊!

    以赵宇哲的本事随随便便打一个假期工赚的肯定就不止这些钱。他有本事自己做一个小程序模拟购票网站让人找不出破绽,肯定有很多企业需要他这样的人才。可惜啊,有才青年不走正路非得琢磨这些歪门邪道,天网恢恢,终究逃不脱法律的制裁。

    从审讯中就能看出来赵宇哲是一个极度自信的人。他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警察不可能找到他,可他到底把别人想简单了。

    算计什么都好,千万别算计人,算计到最后折里面的肯定是自己。

    赵宇哲被抓,肯定要联系他的家人。

    他的父母接到通知第一时间赶过来,对办案民警苦苦哀求,甚至要下跪。他们只求办案民警高抬贵手,放过他们优秀又上进的儿子一回。

    即便结案很久之后,唐枭依然对赵宇哲母亲说过的一段话印象深刻。

    赵宇哲的母亲说:“我们家小哲不是坏孩子,他只是不懂事,求求警察同志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他在读研,他特别优秀,你们不能因为他犯了小错就毁了他一辈子啊。”

    呵呵……

    犯的小错,毁他一生……

    赵宇哲能长歪,他的父母助力不小。从小到大就没有教育好,用学习成绩衡量一切,以为只要孩子学习好其他的错误就都是小错,就都可以原谅。

    以前犯的小错家长还可以帮忙擦屁股,现在违法犯罪了,赵宇哲的父母还希望别人也能像他们一样宽容赵宇哲,想法很愚蠢,很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