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明第一狂士 > 第1354章:人在局中破局难、自此放眼、一子惊天
    “把《移山策》交给你的主人,现在就去。”

    只见沈渊冷冷地说道:“你想知道野哥能不能活?

    他现在是九死一生!”

    “等我回来……要跟野哥死在一起……”只见南宫燕昏昏沉沉地抱着这个包裹,一边说着一边游魂一般向外走去。

    “谁也别拦她,让她走。”

    沈渊吩咐了一句,随即满院子的人就任凭南宫燕一步一步,慢慢走出了沐云堂。

    院子里一片寂静,众人沉默不语。

    只有火手阎罗神医卜郁成正用一块布擦着手,他从刚才的情况似乎已经猜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于是喃喃地说道:“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唉……”……等南宫燕出了院子,所有人都惊愕至极地看着沈渊,他们不知道沈少爷放南宫燕离开之际,为什么要把《移山策》也交给她。

    那《移山策》可是关系着沈少爷的身家性命!只要那东西在梁园之外一露面,那就意味着身死族灭,沈渊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他的生命,都会化为梦幻泡影!这一刻沈渊若有所思地看着躺在地上,陷入昏睡的风倾野,而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他的身上。

    柳小智和蓝姐姐不知所措,青姑娘和孟晓妆若有所思。

    那位素以头脑反应极快著称的金姑娘,此刻看着沈渊,就像看着一个不可思议的怪物一般!此刻金姑娘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深深的寒意,就像她还是一个小姑娘的时候,面对着自己的老师鬼佛行知一样。

    没人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也没人知道他要如何行动,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他的心里就像是装着一道……无尽深渊!……“莲先生”沈渊轻轻叫了一声,随即一个身影出现在园中。

    妙莲和尚刚刚一直就在附近警戒,听到沈渊的召唤,他自然是现身出来。

    而这一刻,沈渊居然并没有跟妙莲大师说什么,反而慢慢地抬头看向了天空。

    只听沈渊喃喃自语地说道:“青姑娘和金先生都在这里,东厂的刁乘风和刁乘云都来了……名山九影之一也在此现身。”

    “京师风雨都汇聚在梁园,我不相信你会置若罔闻。”

    “现在我需要你帮忙,沈渊生死是小,事关天下大局!你在不在?

    你来了没有!”

    沈渊的这几句话说得莫名其妙,大家等到他话音一落,全都不明所以的相互看着,不知道这番话沈少爷到底是对谁说的。

    这一刻周围是如此安静,小园里只有微风吹动落叶发出的“刷刷”声。

    等了一会儿之后,只见沈渊又咬着牙说道:“现在我就靠你了,你要是不出来,我就死定了!”

    “你是不是非要等我开口骂你你才出来?

    你个死老道!”

    ……“哈哈哈!”

    就在这时,大家突然见到一道青影出现在小楼的房檐上。

    只见一个邋里邋遢的老道就坐在那里,他拍着房脊上的瓦片,笑得胡子一翘一翘地说道:“怎么样?

    没我不行吧?”

    “对对对,你是我活爹行了吧,赶紧下来!我保证不踢死你!”

    这时的沈渊连忙向着炼心道人招手。

    这个老道“嗖”的一下子就从房檐上跳了下来,一边朝着沈渊这边走过来,他还一边笑着伸出手指,凌空点了点站在远处的妙莲大师。

    妙莲也笑着双手合十,向炼心道人施礼。

    他们都是绝顶高手,心中惺惺相惜,看来这两位之前两次比剑的事,就在这无言的默契中翻篇儿了。

    而这时的老道一边走过来,一边还笑着说道:“真不知道你这小子是咋想的?

    屎都堵屁股上了,才想起找茅房?”

    “你弄了这么大的一个局,都进行到这份儿上了,才知道缺人手?”

    “我知道我缺人手,也知道这里边肯定有你……”就见这时的沈渊朝着另一边招了招手。

    等到妙莲大师走过来,就见沈渊一手搭在老道的肩头,一首搭在妙莲大师的肩上。

    三个脑袋凑在一起,沈渊飞快地嘀咕了起来。

    “炼炼炼……”这时的金先生才明白过来,只见这姑娘用手指着炼心道人的背影,一双眼睛惊愕地瞪圆了,简直比猫头鹰还大!“这老道可比你有见识!”

    青姑娘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此时金姑娘还震惊于福王手下的头号高手,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投靠了沈渊。

    而此刻她一回头的功夫,却发现那个武功绝顶的年轻人和炼心道人,他俩的身影居然同时消失不见了!……就见沈渊抬起头,向大家身上一一扫视了一遍,然后他正色道:“知道现在外面正在发生什么吗?”

    “发生什么了?”

    柳小智惊愕地向沈渊问道。

    “东厂那边一定派了很多人在外头,准备接应刁乘风和刁乘云。”

    沈渊冷笑了一下说道。

    “太子和名山那边也在外面布置了大量人手,随时准备向东厂那边下手抢夺。

    而福王朱常洵那边由鬼佛行知亲自带队,正准备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们的目标,都是《移山策》!”

    “可现在那部《移山策》正在南宫燕的手上,被她带出梁园。”

    沈渊冷冷地说道:“人见利而不见害,鱼见食而不见钩。”

    “不管是名山那样的智者,还是鬼佛那样的高僧,现在他们的眼睛都只会盯着《移山策》。”

    “所以现在是咱们行动的时候了。”

    只见沈渊飞快地说道:“火手阎罗照顾野哥,青丫头陪着金姑娘,无双青霜蓝姐姐霍四哥负责保护梁园。”

    “剩下的所有兄弟,跟我行动!”

    ……沈渊换过了一件衣服,将地上那把新式火枪捡起来塞进怀里。

    然后他告诉霍老四,如果南宫燕回来,立刻给她解清身上的余毒。

    在这之后,沈渊带着身边的一众兄弟呼啸而去,刹那间便在沐云堂中消失了。

    ……刚才还险象环生、热闹非凡的沐云堂,一下就变得冷清下来。

    这时留下来的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大家所有人脸上的神情都是一片愕然。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那个鬼神莫测的沈渊,他到底打算怎么做?

    这场以天下作赌注,以京师做棋盘的博弈,等到尘埃落定之后,赢下它的那个人……究竟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