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明第一狂士 > 第327章:小桃无主玉露滴、江湖邂逅、重施故伎
    沈渊想着这些,就见赵小寻姑娘已经重新收好了峨眉刺。

    对于这个小姑娘,他心里也仔细想了想。

    应该把她送到蓝姑娘身边儿,让她好歹学点文字上面的东西……还有武功。

    沈渊暗自想道:赵原最擅长的武艺是长枪大戟,像小寻这样的小姑娘让他来教武艺,想必成就也是有限得很。

    先让她跟苏小棠学武吧,将来有机会再把那个武艺高深的妙莲和尚抓来,让他好好指教一下这小姑娘的武功。

    还有她身上的这股劲头,我就纳闷了。

    她为啥每次看到我都跟小猫似的?

    我都害怕一瞪眼,能把她吓得原地出溜下去。

    “……这可不成!”

    沈渊心里暗自琢磨道:“要不把她送到崇王府朱羽棋那边,让她学点儿大明朝的贵族范儿?”

    “嘿!这主意不错!”

    沈渊心里边正在合计着,小寻姑娘却不知道这位少爷眼神飘忽,心里在琢磨着什么,一时间小姑娘倒是越发紧张了起来。

    “你先出去吧,有劳你送茶来。”

    沈渊见状赶紧打发小姑娘离开。

    他虽然面色亲切和蔼,心中却暗自想道:“看你都紧张到这个份儿了,万一要是一个不留神,当场给我尿地上就麻烦了……”小寻姑娘急忙走出少爷的房间,这俩人一个屋里一个屋外,却是同时松了口气!……这时的小寻只觉得脸上滚烫,不知为什么,她跟少爷单独相对的时候,这小姑娘心里总是紧张得不行。

    甚至跟少爷答话的时候,她都是飘飘忽忽地如在梦中,她真怕一时不慎说错了话,那就太失礼了。

    在院子里小姑娘等了半晌,只觉得脸蛋上的灼热依旧未减。

    她只好走到井边上打上了一桶水,用凉凉的井水洗了把脸,这才觉得好过了许多。

    ……沈渊穿上了外出的衣服,从自己房间里走出来之际,却看到小寻姑娘正站在井台上,向着这边转过头来。

    映衬着中午的阳光,小姑娘的脸庞上带着晶莹的水珠,犹如带露珠的花瓣般晶莹剔透,水润可人。

    “既然还没走,就跟我一起出去一趟。”

    沈渊看着慌忙用衣服袖子擦脸的小寻姑娘,无奈地说道:“馋馄饨了,就在街口,咱走吧。”

    小寻姑娘慌忙跟上,之后这一大一小便走出了太平巷,一直来到了长乐街上。

    ……姑娘大概是从他父亲赵原那里知道,沈少爷最近惹上了一伙强敌,身边时刻都需要人保护。

    所以赵小寻和沈渊一到了热闹的街上,她便紧紧跟在沈渊的身后,目光还时刻扫视着周围的人群。

    结果还没等走出几步远,沈渊就在街边的一个小摊上坐了下来。

    和老板打了个招呼之后,沈渊要了两碗水晶馄饨,还有两碟子鲜肉烧麦。

    等馄饨一端上来,他就把葱花香菜像不要钱似的往碗里洒……“吃香菜不吃?”

    沈渊一看到赵小寻手足无措的样子,就拿着舀香菜的调羹向她问道。

    “吃……吃……吃不得香菜。”

    小寻姑娘这一通结巴的功夫,手疾眼快的沈渊已经把香菜倒进她碗里了。

    “说话还带大喘气的……这都跟谁学的?”

    沈渊忙不迭地用另一个调羹把撒进去的香菜顺着姑娘的碗里往外舀,心里不由得一阵好笑。

    把香菜仔细舀干净之后,这位沈少爷已经乐得都不行了。

    这种桥段他还是在前世的相声里听过,没想到在大明朝却亲身赶上了一回。

    而且对方还是无胆匪类小寻姑娘,这让沈渊越想越憋不住笑。

    而此时的赵小寻心里,也正是一阵七荤八素。

    当她舀起馄饨来吃的时候,即便是名扬天下的扬州水晶馄饨,在她嘴里都吃不出味道。

    “少爷的样子哪里像个主子?

    就算是亲哥哥对妹妹的好,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当小寻想到这里的时候,心中却是越发忍不住心情激荡。

    “哎呦!”

    正在这时,沈渊身边有一个身穿彩衣的女子,似乎被街道的青石缝隙一绊,一个踉跄差点就地摔倒。

    好巧不巧,她正好向着沈渊的方向跌了过来。

    赵小寻一抬头,小姑娘的浑身上下在这一瞬间,就像弓弦一般绷紧了!随即她就看见即将摔过来的那位姑娘,两只白嫩的小手在空中挥舞,似乎想要抓住什么,涂着蔻丹的红指甲上方,十只芊芊玉指犹如水葱儿一般娇嫩。

    她手上既没拿着什么兵刃,看着也没有任何杀伤力,小寻随即就是心中一松。

    而沈渊则是一回头之际,看到这位姑娘正要跌倒,连忙一伸胳膊让她扶住了自己。

    “啊!吓死了!”

    这个姑娘好不容易站稳,却见她脸上惊魂未定,不住地拍着胸脯……手掌下立刻就好一阵波涛汹涌!沈渊向着这位姑娘的身上一看,就见她身材窈窕犹如弱柳扶风,美人肩圆润娇小,真是我见犹怜。

    再往姑娘的脸上看……霍!好一张宜嗔宜喜,桃花般娇嫩的脸蛋儿!……这姑娘脸上的五官小巧精致,鼻子俏皮地挺着,一双红唇更是娇嫩可人。

    沈渊见状,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对不住先生了,奴家不是故意的。”

    这时的姑娘放开了扶着沈渊的手,退后了一步,却是眼波流转,向沈渊盈盈施礼答谢。

    “没什么对不住的,要是故意的倒好了!”

    沈渊也是面带笑意,看他的眼神和笑容,分明带着一股发情的味道!“这就上当了?”

    赵小寻看着沈渊和这个不明来历的姑娘,俩人眼神儿犹如天雷勾动地火,赵小寻姑娘愤慨地想道:“少爷怎么这样呢!可真是的……”“这就上当了?”

    而此刻沈渊面前的那位姑娘,正一边羞怯地笑着,心里却是一股喜意暗生!“这小子果然是个色鬼,姑娘的风流手段还没用出来呢,你看他的魂儿都飘出来了!”

    “这就上当了?”

    而此时的沈渊,一边眉飞色舞地看着这位姑娘,眼神中“啪啪”地向外眉目传情,一边在心里暗自好笑地想道。

    “在我前世身家过亿之后,像这样的桥段,哪年我不遇上个十回八回的?”

    “看画展会有姑娘摔在你面前,喝咖啡会有人故意把咖啡弄洒。

    甚至在自己公司,也会经常有漂亮的姑娘连人带文件,在自己眼前摔得满地乱飞。”

    “在我跟前玩假摔的美女不说是多如牛毛,那也是千军万马人仰马翻,你居然想用这么LOW的招数骗我?”

    “……这也太低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