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 第770章 我是炮灰原配(十一)
    想到了这些,张令宗喷涌的怒意瞬间被冷却。

    他脸上的狰狞之色也慢慢退去。

    现在,还、还不能跟严氏撕破脸。

    另外,也不一定是严氏红杏出墙,对不对?

    或许是误诊呢?

    张令宗的脑子很乱,他一脚深一脚浅的进了寝室。

    抬眼就看到严氏半靠在床榻上,脸上带着充满母性光辉的微笑,双手微微放在小腹上,仿佛那里藏着什么绝世珍宝。

    听到脚步声,严素锦抬起头来,眼底满都是欢喜,“大少爷,您回来了?”

    张令宗死死盯着严素锦的眼睛,试图从她眼中发现不安、心虚、羞愧等神情。

    因为在他想来,就算再无耻、再会伪装的妇人,眼底那一闪而逝的神采却骗不了人。

    而严氏也不是那等久经风雨的市井女子,她只是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大小姐。

    她单纯、温顺,一双眼睛似乎能够看穿她的心思。

    也正是严氏被严家保护得太好,所以张令宗才能轻易的哄骗与她。

    对此,张令宗一直以来都非常有自信。

    虽然严氏怀孕的消息让他有些懵,但,张令宗还是觉得,这件事或许另有隐情。

    他此刻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也能理智的思考问题。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成亲后,他与严氏的相处情况,以及严氏的一言一行。

    虽然两人相处的时间只有一年多,但张令宗已经多少对她有些了解。

    严氏,就是个单纯的蠢女人。

    而且,严家也是京中有名的清贵人家,讲规矩、重礼数,这样人家教养出来的女儿,是不可能做出与人通奸的丑事!

    新婚之夜,张令宗故意说自己有病,一年多不肯跟严氏圆房,让她守活寡,严氏也都没有怨恨,反而处处帮他遮掩。

    由此就能看出严氏的心性与教养!

    刚才张令宗也是气急了,一时没有想到这些。

    此刻,张令宗异常冷静,眼神更是锋利如刀,不肯错过严氏的丁点儿眼神变化。

    张令宗发现,严氏看到自己的那一刻,没有心虚,没有不安,更没有羞愧,反而是慢慢的激动与兴奋。

    她是真的高兴,而诸多情绪中又夹杂着一丝委屈。

    仿佛自己辛苦许久的事儿,终于有了好的结果。

    这、这——

    张令宗更加困惑了。

    他都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到严氏床前,他的精神仿佛游离于身体之外,远远的听到自己干巴巴的说:“素锦,你、你有了?”

    “嗯!”严氏眉眼全都是欢喜,却又有一丝不好意思。

    也是,算起来,她还是个新妇呢。

    又是第一次怀孕,难免会觉得不好意思。

    但,怀孕这件事,对于严氏来说太过惊喜,所以片刻的羞赧过后,她还是激动的对张令宗说:“……大少爷,真是太好了,我、我终于怀孕了!”

    “多亏这几个月太太一直给我到处搜寻生子秘方,还找了那么多灵验的道观、寺庙,对对,我差点儿都忘了,等我坐稳了胎,就去那些寺庙道观一一还愿!”

    “还有啊,我娘那儿也给我请了送子观音,抽空我也要去拜一拜!”

    “大少爷,我、我终于有了咱们的孩子,我、我——”

    说着说着,严素锦竟哭了起来。

    她的哭是喜极而泣,但也是一种苦尽甘来。

    那哭声,让人听了不禁有些心酸。

    张令宗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那什么,最近几个月,自己那个亲娘确实有些过分。

    她总往侯府送些奇奇怪怪的秘方,严氏虽然百般不愿,却还是捏着鼻子,将那些黑漆漆的苦药汤子都喝了下去。

    最初的时候,严氏也曾在他面前诉过委屈。

    严氏虽然没有明说,但她那可怜又无助的眼神,张令宗读懂了。

    严氏是想让他告诉程氏某个“真相”。

    如此,程氏就不会总逼着严氏吃药了。

    但,张令宗却故作没有读懂。

    这可是他的计划呢,不能有半点疏漏。

    严氏确实可怜,但、但他也是不得已啊。而且他以后会补偿她的。

    再说了,不过是些生子的补药,又喝不死人。

    多喝喝,兴许还能帮严氏调理身体呢。

    张令宗装糊涂,严氏就只能继续接受程氏的催生轰炸。

    看着严氏一天三大碗的喝药,张令宗也愧疚过,但看得多了,他竟也习惯了。

    另外,程氏还会经常领着严氏去某个有名的道观、寺庙许愿求子。

    为了彰显诚意,程氏“建议”严氏从山脚下就开始一叩一拜,一路磕头,直到半山腰或是山顶的神像所在地!

    每次出去一趟,严氏回来后,走路都需要有人搀扶。

    张令宗无意间瞥过一眼,发现严氏的两个膝盖都是一片淤青。

    有时不小心,严氏还会跌到,弄得整个人都狼狈不堪。

    ……张令宗再无耻,他也必须承认,为了“生子”的事儿,严氏被“婆婆”折腾得不轻。

    现如今,严氏终于怀孕了,她才会哭得那般声嘶力竭。

    她这是要把自己几个月来受到的委屈和苦难都哭出来啊!

    张令宗嘴里有些发干,仅剩不多的良心让他有些许羞愧。

    唉,自己亲娘确实过分了,怎么能这么折腾严氏呢?

    但,心里再抱怨,张令宗也不会真的怨恨自己的亲娘,毕竟他娘不容易啊。

    当年,她也是这样从婆婆手底下讨生活。

    还是自己接连生了五个儿子,有了底气,婆婆也老了,这才不敢继续欺负她。

    张令宗从小到大就没少听亲娘抱怨:“你奶那个老虎婆,阴险又恶毒,哼,你娘我但凡软弱些,都要被她欺负死。就算不死啊,可能也要被逼疯了!”

    “就像隔壁村的那个小媳妇,因为生不出儿子,生生被她那个恶婆婆给打疯了!”

    等等!

    张令宗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凑到床前,仔细看着严氏的神情,愈发觉得她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古怪。

    难道,难道严氏受不了程氏的逼迫、磋磨,生生被逼疯了?

    她犯了癔症,误以为自己怀了孕?

    这种可能,听起来或许有些匪夷所思,却最符合严氏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