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我竟然成了圣僧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万年布局一朝空,从此将为圣魔僧
    “杀盗淫,贪嗔痴,幻化无穷,毁人善功者,此谓之魔。

    没想到这界外魔神,入世已有千万年。

    难怪这方天地间,妖魔不尽。”

    周逸抬头眺望向染透血煞的魔界天云,口喧佛号:“阿弥陀佛……”

    佛号声响起。

    四面八方的魔气闻声而动,幻化成大大小小,五花八门的魔头,或是俊男靓女,或是白童红婆,又或是可怖的妖物鬼怪,蜂拥而来,围攻向周逸。

    周逸纹丝不动,眸眼低垂,雪白的僧袍下,那一身冰肌玉骨愈发空灵剔透,万邪不侵,诸邪难犯,任凭魔影重重,或穿身而过,或贴体游走,也都毫不动容。

    这八年多来,几乎每一刻,只要他佛心稍动,善念生出,便会引来魔头,层出不穷,源源不绝。

    他虽有一身高强的佛法修为,可一入魔界,却如在冰天雪地中生起了一团佛火,这原本旺盛的佛火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魔风与魔冰的打压剥削。

    八年过后,周逸终于彻底消化了岭南功德,可一身佛法修为却也在此刻熄灭殆尽。

    噗!

    从亿万道魔影之后,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像是火焰在风中被吹灭的声音,又好似充满戏谑的轻笑。

    一阵熟悉而诡异的声音从对面响起。

    “僧人,你,真以为看破了一切?”

    哗!

    亿万道魔影向两旁飞散开来,暴露出了开口说话的那道魔影。

    周逸抬起头,凝视向那魔,淡淡道:“难道不是?自从上古时期,你降临此界,与神佛一战之后,就再没有离开过。”

    魔影冷笑:“哦?你倒是说说看,这些年来,你究竟悟出了些什么?”

    周逸目光悠远,仿佛已经穿透了魔影与魔界,落向无尽的三界尽头。

    许久,他方才开口道:

    “根据传说,从上古开始,在三界之外,就有界外魔神。

    这魔神,神通广大,永生不灭,大多数时间都在沉眠,可偶尔也会苏醒。

    而祂苏醒之时,便会下界作乱,或变成举世无敌的妖魔,或化作红颜祸水蛊惑君王,又或者直接引来大劫。

    据传,上万年前,天道尤在之时,就曾有界外魔神乱行天地,最终还是佛门大能出手,将其镇压,杀死。

    之后天道逐渐隐匿,冥界六道轮回也停止运转,天地间进入了漫长的无道时代。

    漫长的岁月里,方外正邪两道,人间修士和妖怪之间的斗争,从未消停过。

    直到千年前,中土佛门、术道、香火神祗、紫微一脉,以及南江龙宫,共同卜算出了一个预言——

    千年后,有国朝名为大唐,占据中土之地,彼时,将会有大妖再一次召来界外魔神,重现上万年前的上古时期,界外魔神的乱世之祸……这才导致后来的中土佛门与三十六妖君的明争暗斗,同归于尽。

    然而,所有人都忘了一件事,传说永远只是传说,并非是真相。”

    听到这,那魔影玩世不恭的脸庞上,终于浮现出了一抹阴冷:“哦?你倒是说说看,真正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周逸淡淡一笑:“真正的真相,与传说也很接近。

    界外魔神的确神通广大,完全凌驾于诸天神佛之上。

    神佛只得召引天地灵气,付出巨大的代价,方才将界外魔神重创。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却是传说中所有没有的——上古神佛,为防界外魔神死灰复燃,于是乎,便以这方天地为牢笼,将重伤的魔神镇压囚禁于这一方世界。

    为此,祂们施展神通,抽剥了大部分的灵气,使得天道消隐,六道轮回停止运转。

    这方世界看似进入了乱道末法的时代,事实上,却是绝天地通,断绝了你回归界外的路途。

    从此,你便被彻底封印在了我们的世界中,代价却是,这方世界往后的岁月里,天道消隐,冥轮不现,走向末法。”

    魔影眼里浮动着深深的忌惮,许久,冷笑道:“那你如何解释,千年之前,那个集佛、术、香火、紫微等方高人,共同推演出的预言?”

    周逸深深看向那道魔影:“所以,这才你是最为可怕的地方。

    你被困镇压于这方世界,时醒时睡,始终无法真正苏醒。

    而你又明白,只有打破这方囚笼,开启这方世界的封印,获得重返界外魔域的路径,才能真正苏醒。

    于是乎,你每次醒来时,都会释放魔性,影响天机,迷惑生灵,在方外打造属于你的势力。

    你知道,这方世界的佛门等势力,对于魔道深恶痛绝,为了不引起那些方外势力的注意,你暗中打造神君殿。

    神君殿人数虽不多,可都是道行高深的真魔,或化身海外高人,或自称奇人异士,悄然影响着方外格局,左右人妖鬼三界走向。

    至于千年前的那个预言,不能说是错的。

    只不过,在这千年间,被你暗中修改了一些,最终变成了另外一种意思。

    想来,真正的预言应当是这样的——‘千年之后,在中土大唐,将会有妖君重现上古时期,绝天地通前的大荒盛景,因而导致封印被破坏,将沉睡的界外魔神,从这方囚笼中释放出来,彻底苏醒,回归界外魔域。’。

    而你真正的目的,是想借那些应劫妖君之手,先灭了佛门,随后控制那些妖君,打破三界秩序,重现人妖鬼混居于世的景况,使你能够彻底苏醒,回归界外魔域。

    小僧所说得这一切,可对?”

    周逸说完,只觉这魔界之中,突然安静了下来。

    八年前,他被迫进入这方魔界时,就已经明白,自己所身处的乃是界外魔神的梦魇之境,等于魔神自己的领域,又或者说是祂的精神世界。

    而他进入这方魔界后,除了暗中吸收那场功德气运外,便是利用黑色小字,洞察这界外魔神的真正目的。

    然则魔道千变万化,法门无穷无尽,诡谲莫测。

    光是界外魔神的三个念头,便险些让周逸功破人亡,何况祂的精神世界?

    他用了足足八年时间,耗尽佛法,终于洞察天机,明白了一切真相。

    “有趣,有趣,厉害,厉害。”

    沉默的魔影突然指着周逸,放声大笑了起来:“所有的真相,你都已经知道。

    不错,我的目的,便是要打破诸天神佛离开时定下的秩序,重现上古生灵混居之盛世。

    僧人,你不觉得,我所做的才是正确的吗?

    上万年前,那些神佛自私自利,为了囚禁本座,竟将这方世界变成牢笼,断绝了天道与冥轮。

    等本座彻底苏醒,打破牢笼,回归界外魔域,这方世界的天道也自会重新降临,这方天地也将迎来真正的修行盛世。”

    周逸低喧佛号,微微摇头道:“不,等你苏醒,打破牢笼,回归界外魔域之后。你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重返这一界,毁灭这个曾经将你囚禁了上万年的世界。”

    魔影眼中泛起浓浓的阴霾。

    祂深深凝视了眼周逸,幽幽道:“佛为我敌,果然,最了解本座的,莫过于本座的死对头。

    可惜,你大势已去,被困于本座梦魇之境中的这八年里,你只顾寻求真相,却忘了守护修为。

    现如今,你的佛法修为已荡然无存,要么坠入魔道,要么被我魔炼化。

    除此之外,你已无路可走,更别说逃离此界。”

    魔影说完,吐出一口玄气,吹向周逸。

    哗!

    魔风荡开,亿万道光怪陆离的魔气再度生出,可却比此前八年更加猖獗疯狂。

    须臾间,浩瀚如海漠的魔气已将周逸彻底笼罩,淹没,渗透。

    萦绕于周逸身体表面的那圈金光终于消散,幽黑诡谲的魔气无孔不入一般钻进他体内。

    周逸身体微微抖动,素来平静淡漠的脸庞上,浮现出了一丝痛苦与狰狞,双眸之中开始升腾起细线般的黑气。

    与此同时,他的身形面貌也开始发生变化。

    一身白袍也逐渐变黑。

    “苦苦强撑了八年,终究还是被我魔道同化了。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那么坚持?”

    魔影发声大笑,酣畅淋漓,心中升起浓浓的满足感。

    这个僧人,不仅能压制住祂的分身,挡下祂三个念头,且还只花了八年时间,便于魔界之中洞察悟觉出了祂于上万年前就已布下的脱身之局。

    也是现如今天道不存,灵气微弱,换作上万年前的那个时代,此僧成佛作祖,跳出三界五行,超然众生,亦不在话下。

    能让如此一个万古罕见的佛门天才坠入魔道,何尝不是大功一件?

    忽然,界外魔神的眉宇间,闪过一抹意外之色。

    “哦?这就是你心境深处,所藏的执念吗?”

    不知不觉间,祂对面的僧人,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一身紫色长袍,身背长剑,腰间挂着一只青色的酒葫芦,同样俊美无双,卓尔不群,气度超然。

    然而,他的头上却生着浓密的黑发,眸中流露着七情六欲之色。

    “你的执念……竟然是还俗?”

    界外魔神微微惊讶地看着长发飘飘、眼神妖冶的周逸,随后再度放声大笑,笑得要多畅快有多畅快。

    “佛门硕果仅存的圣僧,万古无双的佛道天才,最大的执念,竟然是想要还俗?

    哈哈哈,这要是被那些隐遁的佛门大能,佛祖菩萨知道,还不得笑死?

    有趣有趣!逸尘,你竟是我道中人!好一个圣魔僧!”

    “圣魔僧?”

    周逸嘴角浮现着若有若无的笑,狭长幽黑的眸中,仿佛藏尽了天地阴暗幽晦之色,“这一名号倒是不赖。自古佛魔不两立,而我既是佛,更是魔,从此往后,我便是圣魔僧。”

    界外魔神无比欣赏地端详着周逸,微微点头:“不错,既是佛,更为魔。当初我那分身绝天魔祖,便曾经自毁修为,化身为僧,投入中土佛门,这才获得了解封应劫妖君的佛门秘法。而你却是由佛入魔,日后成就,当更在他之上。”

    “哦?原来那绝天魔祖,乃是我魔的分身,难怪手段如此高强。”

    周逸手指捋过长发,目光闪烁:“不知界外魔域之中,还有多少如我魔这般的存在?”

    界外魔神深深凝望了眼周逸,淡淡道:“一下问这么多,你倒是颇有野心。等本座彻底苏醒,破开这一界牢笼,带你重返界外魔域后,你自会知晓。至于现在,你还是继续于我梦魇之境中修行悟道吧。”

    周逸冷笑:“我魔还不准备放我离开,可是在担心什么?”

    界外魔神道:“你初入魔道,心境还不稳固,为防你再度回归佛道,至少年百年之内,本座不会放你离去。本座要睡了,等日后本座重返界外魔域,你圣魔僧便是本座的左膀右臂,地位不会在绝天魔祖之下。”

    周逸起身作揖:“恭送我魔。”

    界外魔神微微颔首,身影向后飞退,缓缓变淡。

    然而在祂沉睡之前,却又释放出了一道念头,掀起滔天血煞魔气,化作一方血海牢笼,内藏千万魔头,禁锢住了周逸。

    周逸一脸平静地看着这一切,直到界外魔神的气息彻底沉眠隐没,方才轻叹口气:“我都已经是圣魔僧了,还不放心,这魔神心思,果然诡谲难测。”

    血海牢笼外的山丘上,缓缓浮现出一道雪白的僧袍,同样也是周逸,却无头发。

    他看向被困的分身叶小郎,微微一笑:“如此,就麻烦你留于魔界,以安这界外魔神之心。”

    化作圣魔僧的叶小郎,朝向远处魔丘上的周逸遥遥拱手:“你我本为一体,本主何必客气。你我布局八年,终于李代桃僵,互换身份,瞒过了那界外魔神。如今魔神已睡,也许将是祂最后一次沉眠。还请本主速速离开魔界,返回人间,找到魔神真身所在,将其彻底诛杀,维护三界稳定。”

    “可惜,这魔神太过警惕,最终还是没能探寻出祂真身所藏之地。”

    周逸轻叹口气:“叶道人化阎君,镇幽冥地府,你化圣魔僧,守于魔界,小僧则将返回人间。从今往后,或难相见。”

    叶小郎大笑:“我已入魔,是佛更是魔,你我最好还是不要相见为好。”

    “也是。”

    周逸莞尔,转念之间,心中便已释然。

    又一个念头闪过。

    一道马影从丹田升起。

    须臾间,纵横天地三界、无所不至的夜马,现身于魔界。

    周逸翻身而上,驾驭夜马,向人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