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网游小说 > 斗破之从拯救云韵开始 > 第624章 新婚之夜(四)
    第624章 新婚之夜(四)

    清衍静和清萱提着月亮石制成的灯笼在花海中相互追逐着,不急不缓,不紧不慢,姐妹两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愉快的打闹了。

    陈墨躺在帐篷里,双手枕在后脑勺上,她们打闹,陈墨倒是乐的于此,正好借此时机,好好的歇息的一会。

    闭上双眼,眯了起来。

    “衍静,待会我和夫君洞房后,脱下来的婚袍你就换上,然后你和夫君也简单的拜堂成个亲,这样也不会有遗憾。”

    花海中,清萱跑累了,弯着身,双手放在膝盖上,对清萱说道。

    “我...我才不要呢。”清衍静羞红着脸,也是停止了下来,站在清萱的身后,替姐姐整理已经偏移了位的凤冠。

    “你不先不要这么快拒绝,这里又没有别人,不会知道的。”清萱看了眼离自己好远的洛漓,小声道:“她没见过你,应该不知道你的身份。”

    清衍静红着脸没有说话。

    ...

    洛漓提着婚袍的裙摆,手上拿着红盖头,露出两截雪白的小腿,在花海中游荡着。

    她知道清衍静,虽然两人没有碰过面,但在清衍静布置阵法的时候,看过清衍静一眼。

    从别人的嘴里,知道清衍静的身份是浮屠古族的神女。

    不过前段期间浮屠古族不是发出消息,说清衍静被貔貅抓走了吗,怎么现在在凌烟城。

    还和陈...夫君在一起。

    她和夫君什么关系?

    ...

    洛漓不是多嘴的人,虽然好奇,但也没去问,依旧提着裙摆,在花海中畅游了起来。

    ...

    花海中,清衍静和清萱闲聊了一阵,后者已经不怎么想和清衍静聊了,便道:“天色不玩了,我...我也该洞房了,要不然成何体统...”

    说完,红着脸朝着花海中间的帐篷走去。

    期间,清萱还回头轻声说了一句:“妹妹,记得我说的话。”

    “才...才不要。”清衍静娇嗔了一句。

    清萱来到花海中间的帐篷中。

    竟然发现陈墨竟然睡过去了。

    这可把清萱气坏了,洞房都没有,他竟然睡了。

    清萱可是很在乎新婚之夜的。

    清萱气鼓鼓的拿出大红色的被褥,在帐篷内铺好,被褥上,绣着鸳鸯和喜字。

    接着又拿出了红烛点燃。

    虽然有了月亮石照明光亮,但还是红烛更有仪式感。

    最后,清萱又拿出了喜酒,酒杯,分别给两个酒杯倒满酒后,清萱自己给自己盖上了红盖头,旋即推搡起了睡在旁边的陈墨:

    “醒醒,夫君醒醒了。”

    陈墨并没有真的睡,他只是想看清萱之后会怎么进行,却没想。她盖上红盖头就完了。

    陈墨睁开双眼。

    清萱坐在旁边,紧紧的攥着裙子,表情十分的气恼,哪有新婚之夜,新郎睡着的情况。

    就在她准备发泄一通的时候。

    一根金杆杆挑开了清萱头上的红盖头,一张俊逸的面孔,出现在她的眼帘中。

    只见陈墨拿起清萱倒好了交酒杯,一杯自己拿着,一杯递给她。

    酒杯碰撞了一下后,双方自各自的腋下穿过。

    期间没有任何话语。

    一杯苦酒入喉。

    陈墨随意的把酒杯扔至一旁,然后伸手对着清萱的肩膀一推,清萱就倒在了帐篷内的被褥上。

    “娘子,该入洞房喽。”

    说完,陈墨的身体便压了上去。

    然后……

    清萱看到一只大手,伸向了她衣襟上的布料扣,轻轻挑开...

    窸窸窣窣。

    很快。

    这片花海中,便是响起了琵琶行。

    已经远离帐篷的洛漓,听到这古怪的声音,都是脸色一红,身体莫名的发烫了起来。

    就在离帐篷不远的清衍静,贝齿则是紧紧的咬着下唇,陷入了纠结之中。

    良久。

    清衍静还是迈着步子走了过去。

    她的心中,还是有着拜堂成亲,然后真真正正入洞房的执念的。

    帐篷内的...稍微停歇。

    清衍静捡起洒落在帐篷外的红色衣袍,拿出铜镜,坐在一旁,然后红着脸穿戴了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她的铜镜里,出现了一张面孔。

    让得清衍静的脸色猛地红了。

    不是陈墨是谁。

    “宝贝,我来给你梳头换衣裳。”

    陈墨从纳戒中拿出木梳,解开清衍静盘好的发髻,轻柔梳理,陈墨没少给他的女人们梳理头发,对于这门手艺,他还是很在行的。

    周围十分安静,只有木梳穿过青梳时的细微声响,和时而急,时而缓的呼吸声。

    清衍静脸红的同时,神色有些恍惚,看着镜子里认真梳头的陈墨,她想要和往日一样说点抗拒的话,可此时此刻,却找不到半点话。

    因为她走过来,并拾起婚袍的那刻,心中便已经打算好了。

    陈墨给她盘好头发,要给她换婚袍的时候,她才扭了扭肩膀:“我...我自己来。”

    陈墨抿嘴笑了笑,没有说话。

    清萱坐在帐篷里,全身裹在被褥中,看着为妹妹梳妆的夫君,心中五味杂陈,不说吃味那是不可能的事。

    清衍静拿起婚袍,便是朝着花海中走去。

    远处,已经逛够了的洛漓,开始朝着花海中央的帐篷处走来。

    花海中,清衍静借助万花的遮掩,窸窸窣窣了起来。

    片刻后,清衍静身穿嫁衣,端庄而又温婉的从花海中走出,莲步轻移,腰腹上用金丝勾勒出飞凤纹路,紧紧束在腰间,勾勒出曼妙的身体曲线。

    手儿叠在腰间,明显比往日多了几分紧张与羞涩,似乎是察觉到了陈墨的目光,还微微低头缩了一下。

    哪怕红盖头遮住了动人脸颊,眼前的场景依旧让人惊艳而迷醉。

    陈墨半蹲着打量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正衣冠,旋即去拿放在帐篷里的金杆杆,不过走到中途,又察觉不对,他还没和清衍静拜堂成亲。

    于是,他缓步上前,来到清衍静的身旁后,一把拉住她的玉手,朝着花海中那一片开着鲜红花朵的花从中走去。

    清衍静低着头,不紧不慢的跟着,生怕踩到了陈墨的脚跟。

    而在另一边。

    洛漓直接惊住了。

    什么情况。

    清衍静怎么穿上了她姐姐的嫁衣。

    她要和夫君去干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