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慕 > 第1212章 谁敢欺负我徒弟?
    京城,方寸山,院内树下。

    “主子,听说紫龙阁今天很热闹!”

    刀疤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看向灵武霄,脸上满是笑容。

    灵武霄放下牙签,随手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

    “是吗?怎么热闹了?”灵武霄放下茶杯,淡淡的问。

    刀疤没有立马回答,而是把剩菜剩饭都收拾干净,把碗碟都刷完之后,这才从厨房走出来,从怀里取出一张纸,递给灵武霄。

    “主子,这是端家露出来的产业,还有人脉!”

    灵武霄点着头,随手接过这张纸,只是瞥了一眼,就冷笑着摇头:“还不错嘛,几十年的时间,经营到这种程度,王后不愧是王后。”

    “是啊,这次秦朗他们,怕是有难喽。”刀疤也深以为然的点头一笑,语气透着几丝担忧。

    灵武霄扫了眼刀疤,放下手上的纸,随后干脆揉成一团,扔在垃圾桶里。

    “最近在山上待着没意思,刀疤,陪我去城里走一走?”灵武霄锤了锤大腿,随口问着刀疤。

    刀疤闻言,脸色一凝,而后深深的望着灵武霄一眼,没有说话。

    灵武霄缓缓起身,走到刀疤身前,随口说道:“端家想欺负我徒儿,这我可不干!”

    “我也是时候让他们知道一下,我这个三朝元老的底蕴,有多深了。”

    “端家?呵呵!”

    灵武霄撇嘴一笑,语气满是不屑嘲讽,随即朝着卧室走去,关上房门。

    刀疤目光望着灵武霄走进卧室,心中泛起无尽的感慨,有这样的师父,何其之幸啊。

    秦朗啊秦朗,你说你惹出来的麻烦,最后还是要让主子给你擦屁股。

    你都多大了啊?做事还这么鲁莽?

    饭要一口口吃,茶也要一口口喝啊,太快的话会噎住,会烫到的。

    他正想着,就听到灵武霄卧室房门咔的一声推开。

    灵武霄从卧室走了出来,只不过已经换了一身正装,不再是随意的穿着,换了一套黑色大褂,看起来像是要去说相声一样。

    只有刀疤的脸色一变,认出了这套黑色大褂的来历。

    当年,应该说是五十年前,这一套黑色大褂只有五个人拥有,灵武霄是其中之一。

    而当年拥有这一套黑色大褂的五个人,全都是太祖国王器重的手下,亦是太宗国王器重的左膀右臂。

    秦凤山有一套,只不过已经随着秦凤山的去世而下葬烧掉了。

    如今还活在人世并且还有这一套黑色大褂的人,只剩下两个人。

    一个是秦昭的父亲秦老爷子,另外一个就是灵武霄。

    灵武霄此刻穿上这一套黑色大褂,意欲何为?或许从中能窥探出几分来。

    “去备车,进京,紫龙阁!”

    换上衣服的灵武霄,整个人气质都变了,举手投足都透着强者的风范。

    …

    紫龙阁,国王办公室内,依旧气氛沉默。

    随着将部的三位一等将军出现之后,谁都不说话了。

    但是无形的气氛下,却给了秦朗一种失控的滋味。

    脱离了自己原本意料的控制,甚至从古晟铭与姜朝出现的这一刻,就已经失控到底。

    国王赵懿依旧面色如常,也不知道他心里面的想法,只是依旧坐在办公桌后面,一言不发。

    这样的气氛,持续了整整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内,谁都不说话,大眼瞪小眼的互相望着对方,似乎都指望谁开口,打破这样沉寂的氛围。

    可没有人开口,因为谁都清楚,这个时候谁要是开口的话,无疑会受到全场的关注。

    古晟铭和姜朝不会开口,他们出现在这里,本来就承受了巨大的风险,已经得罪了国王赵懿,又相当于背刺了秦朗一枪。

    这个时候两个人若是继续开口,会彻底得罪这两个人。

    至于冯云更不能开口,一旦他开口的话,涉及经济部的过失问题,很有可能被秦朗咬住不放。

    他来这里只是给端家撑场面,除此之外,概不负责。

    端康静也不开口,她从来到这里之后,只跟秦朗说了几句话,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开口过。

    她有分寸,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出声,也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开口,否则会彻底惹怒赵懿。

    不要觉得赵懿此刻已经束手无策了,如果他真的只是这么简单的话,他也不可能在当年好几个皇子的情况下,脱颖而出了。

    没有一个国王是简单的角色,赵懿同样不是。

    她端康静也从未指望过刚才的三招祭出,能够彻底压服赵懿。

    只不过是表达一个态度罢了,表达出端家很重要,想要动端墨瑞,请慎重。

    在这个底线的基础上,赵懿无论做什么处罚方式,她都不会阻拦。

    赵懿见到这里所有人都不开口,以至于二十分钟的氛围非常的怪异和死寂。

    无奈之下,也只能由他这个国王打破沉寂氛围。

    他放下预备军的采购名单,看了眼预备军首将郑天明,缓缓说道:“这份采购暂时停止!”

    “三江兵工集团的背后势力是端家吧?”

    叫停了军耗采购之后,赵懿直接望向端康静,等着端康静开口。

    端康静微微一笑,点头答道:“是,国王,三江兵工集团还是当年我叔叔成立的。”

    她叔叔二十年前是军中第一个从事兵工销售业的将军,也一举筹建了三江兵工集团。

    谁能想到当初一个投资不过几百万的军工小作坊,会做到如今的地步?成为一个数千亿资产规模的中型兵工集团。

    赵懿其实心里知道三江兵工集团背后是端家,他之所以这么问,不过是走一个形式而已。

    “既然是端家的产业,从今天开始交给将部托管,端家不必插手了。”

    这是国王赵懿的第一个反制措施,他必须反制了,如果再不出手的话,事情可能真的要朝着不利的局势走去,也许会脱离他的掌控,也说不定。

    不过至少眼下,一切都还在他的掌控之中,没有出什么太大的幺蛾子。

    甚至包括端家在这里给自己秀肌肉,也都在他的意料之内。

    端家有多少肌肉,他这个国王还能不清楚吗?

    既然最清楚不过,为何还要执意对三江兵工集团出手?

    自然是因为赵懿需要给秦朗一个交代,给端家一个惩罚措施,也让端家涨一涨教训。

    他今天其实是有怒火的,而且怒火还不小。

    端家今日的所作所为,真的有些过分了。

    可他又不能妄动端家,这跟胆小鬼无关,即便想要把端家连根拔起,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一步步的筹划。

    绝对不像别人所想的那样,他这个国王一句话说出去,端家就不复存在了。

    那只存在小说里面,只存在理想之中,现实却绝非如此。

    按照赵懿的预算和推测,自己想要把端家连根拔起的话,至少也需要五年到八年的时间。

    说句晦气的话,其实拔掉端家,就如同在赵懿自己身上拽肉一样,他同样难受。

    因为端家已经与龙国融为一体,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入手,赵懿都会感觉到疼痛。

    但这个疼痛点并不是指上理上面的疼痛,而是在宏观上面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是赵懿目前承受不起的损失。

    那么就要找到双方的冲突和矛盾,只能够找到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就是三江兵工集团。

    “秦朗,你意下如何?”

    赵懿看向了一旁坐着的秦朗,询问秦朗的意思。

    甚至说白了,能不能解决掉今天的事情,最关键的人就是秦朗。

    只要秦朗答应的话,这件事也就不会有太多意外。

    可是秦朗现在只想要一个结果,一个对端墨瑞处理的具体宣布。

    虽然秦朗很清楚,想要看到端墨瑞倒霉几乎不可能。

    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大自然或者野生动物园去看猴子交配。

    众人都将目光放在了秦朗身上,这个时候秦朗的回答,几乎就是局势走向的最终结局了。

    秦朗若就此下坡答应,那么今日之事,大家就默许的当作没发生过。

    可如果秦朗不想就坡下驴的话,那么这件事,就很有可能造成所有人无法下台。

    秦朗这一刻感觉很多视线都盯着自己,就连国王也是如此。

    都指望我?指望我说几句缓和的话?然后缓解这样一片死寂的氛围?

    秦朗想到这,刚要开口,却只见紫龙阁的房门,直接被人推开了。

    咯吱一声,大门一开,露出了灵武霄的身形。

    灵武霄的突然出现,任何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甚至包括国王赵懿和王后端康静。

    等到反应过来之后,所有屋内的人,全都主动对灵武霄打招呼,语气充满着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