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开挂神医 > 第105章 豁达
    康鸿检查了他浅表淋巴结,没有肿大,用听诊器听了他的肺部,发现右肺的呼吸音降低,目测右上腹隆起,用手轻轻按摩,发现有一个囊性的东西在腹腔里,没有触痛。

    康鸿说道:“问题不是很大,不用担心,对了,你是省城人吧?”

    “是呀。我从小到大就是省城长大的,就是那五年到边疆去工作。”

    他妻子陪着笑说道:“我老公是中学老师,教了一辈子书,学生倒是多的,各行各业都有,这次住院,还是几个以前的学生来探望他,发现他病了又不肯去医院,光顾教书。生拉硬拽,非要把他带到医院检查,发现肝肿大必须住院治疗,如果不是那帮学生坚持,他现在还不肯住院呢。”

    说到后面,黄老师的妻子眼圈都有些红了,对他来说,丈夫远比事业重要。

    黄老师笑了笑说:“也没什么大问题,别太瞎担心,没听到刚才这位医生说了吗?哦,对了,以前没见过你,怎么称呼医生?”

    “我叫康鸿,是普外科的。”

    刚才康鸿介绍的时候,黄老师还不是很在意,现在听到这话,顿时紧张起来,赶紧问他:“外科的,我这边要做手术吗?”

    康鸿点点头说:“你在腹腔有这么大一个肝肿大,原因现在还不清楚,就我个人的经验而言,估计得做手术,不然光用药物很难消除这么大的肿块的。”

    “不是什么肿瘤吧?”

    他妻子气死了,连着啐了好几口,打了他一下说:“你瞎说什么?好端端的说这些晦气的。”

    黄老师笑了笑说:“没什么呀,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自然规律,有什么可怕的。再说了,癌症它不是一种病吗?得了就得了呗,治得好就治,治不好就死,为什么不能说呢?”

    康鸿赞道:“很少见到像康老师你这么豁达的人,这是非常重要的。对待病魔必须有这种豁达的心情,精神压力小,康复得很快的病人,基本上都是像黄老师您这样的心胸开阔的。”

    “你放开了心情才不怕它,你越不怕它,你就越不会死。”

    离开病房,走到走道上,倪红回头看了看没有其他人,压力声音对康鸿说:“我听你刚才这话里话外的宽慰对方,是不是他的病很严重啊?不会真是癌症什么的吧。”

    康鸿亲自检查之后,他完美及洞察力已经清楚的告诉他,这个是恶性肿瘤,但具体是什么肿瘤,可能需要做进一步检查。不过康鸿不想轻易的把这个判断告诉别人,哪怕是护士长,毕竟不是自己的病人,还是要慎重。

    他说了一句:“现在还不好说哦,会诊之后就知道了。”

    倪红已经从他沉重的话语听出了些什么,点点头,叹口气:“这黄老师挺豁达的,一心扑在教学上,甚至最后是被学生强行送到医院来看病。唉,真是可敬可佩的一个老师。”

    说话间,正好遇到常秋,常秋对康鸿说道:“差不多到时间了,我还正说你干嘛去了?”

    “我去看了看病人。”

    “哦,有没有什么结果?”

    “看了之后,我觉得病人是进食少,上腹满胀,做B超是巨大肝囊肿,CT显示是肝内多发囊肿,但我刚才查看之后我觉得有点像癌。”

    康鸿还尽量让自己说得平淡,没有用肯定的语气,但其实检查之后,他完美级洞察力就已经让他确认,这就是肝癌。

    常秋皱了皱眉说道:“等一会儿你先不要发言,毕竟你是住院医师,等到主任,副主任,主治医师这些都说完了,点到你说你再说,如果没有点到你,或者没有征求其他人的意见,你就别说了。”

    康鸿问道:“为什么?不是科室会诊要求大家都参加吗?”

    常秋点点头说:“是这么回事,可是你的意见太非主流了,我担心大家误解你。我会要求做剖腹探查,那时候就能弄清楚了。咱们可以用稍微委婉一点的方式来实现目的,不需要什么事情都弄得很激烈。”

    康鸿有些纳闷,我怎么处处都得罪人了。想想也是,这段时间的确顶撞了不少人,甚至得罪了不少人,可是有什么办法,总不能眼看着对方误诊,自己却明哲保身吧。

    会诊准时在消化内科的会议室里举行,消化内科和普外科一边坐一排科室的骨干,没有职称的都是坐在靠墙的两排听着。

    主持会议的是消化内科的主任段荣他和和普外科的主任雍兴安。

    两人谦虚了几句,最后还是有段荣做主持,他介绍了一下相关情况,说道:“这个病人在边疆工作过五年,又做过胃切除,患过痢疾,现在肝肿大,腹胀,体重明显减轻。我们讨论之后觉得这个病情比较隐匿,有可能是肝囊肿之类的,所以请示院领导之后,决定请普外科的联合会诊,看看到底怎么处理?现在会议开始,谁先发言?”

    一时间大家都不说话,段荣对旁边的医生说:“那就由你来说吧,你是这个病人的主治医师,你介绍一下你的判断。”

    蒋医师点点头,清清喉咙说道:“我怀疑病人是肝包囊虫病,据我所知,这种病在我们医院曾经出现过一例,就是咱们普外科的,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我想请你们过来会诊是最适合的,你们有过类似的经验。”

    “做出这样的判断,主要是因为病人曾经在边疆工作生活过五年的时间,据我了解,他所在的地方正是牧区,那地方曾经发生过肝包囊虫病,现在病人腹胀,肝肿大,B超和CT都显示肝脏有巨大的良性占位性病变,结合病人的生活经历,所以我高度怀疑是肝包囊虫病,但这种病说实话我从来没接触过,这是第一次,所以到底对不对?我也没把握。”

    段荣瞧了众人一眼,目光望向了普外科:“你们曾经治疗过一个肝包囊虫病的病人。这方面比我们有经验得多,能否请你们的主治医师介绍一下这个情况,看看我们这个病人,有没有可能,也是肝包囊虫病。”

    雍兴安望向常秋,常秋想了想说:“上一次的肝包囊虫病,虽然名义上是我的病人,但实际上是由我们的康鸿医生他诊断出来,并且由他主刀完成的。而且据我所知,他查了大量的肝包囊虫病的资料,要不让他介绍一下吧。”

    康鸿有些意外,心想:常秋这是怎么了?之前不是让自己低调不说话,不问不答吗?怎么现在反而要我先回答了。

    他扭头望向了常秋,发现常秋也正瞧着他,并点点头。

    康鸿站起身,说道:“这个病,不是肝包囊虫病。”